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在陸小白剛剛邁出一步的時候,萬君劍劍靈面無表情的說道:「但是,你好像搞錯了一件事。」

「我確實不能殺你,但是,打你一頓,還是可以的!」

話語一落,萬君劍劍靈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呃……」

陸小白瞬間停下腳步,望着面前緩緩主動走向他的萬君劍劍靈,面露尷尬的說道:「你看,咱們也算滴血認親了。不管怎麼說,就算我不當你的主人,我也可以做你的哥哥吧?」

「你說是不是…….」

陸小白一邊說着,看着那已經走到他身前十米處突然停了下來的萬君劍劍靈,笑這說道:「你看,這就對了,我們要相親相愛一家人,怎麼能對自己的家人動手呢?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就在陸小白說完這句話以後,那停在陸小白身前十米處的萬君劍劍靈,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陸小白。

「嗖」的一聲,萬君劍劍靈瞬間出現在了陸小白面前,玉足對着陸小白的小腿一掃。

「砰」的一聲,陸小白整個人直接被萬君劍劍靈這一擊橫掃,掃倒在地上。

隨後,萬君劍劍靈那無比嫩白的小腳丫便對着陸小白如同雨點般落在了他的身上。

劍冢之中頓時回蕩起陸小白的慘叫,讓人聽者落淚啊。

一開始,被萬君劍劍靈連續踹了十多腳的陸小白還不服氣的罵道:「你個小垃圾,你玩不起,你搞偷襲!」

「我叫你這個色胚盯着我看,我叫你對我不尊重。」

陸小白剛剛說完這句話,萬君劍劍靈那白白嫩嫩的小腳丫頓時踹在了陸小白的臉上。

隨後,一腳狠狠踩着陸小白的臉,在地上狠狠摩擦著,瞬間讓陸小白說不出話來。

「誰和你一家人,誰和你相親相愛。」

「還想做我哥哥?姑奶奶的年齡,都能做你祖宗了!」

萬君劍劍靈說着,便再次對着陸小白瘋狂踹著。

「姑奶奶,姑奶奶,我錯了,我錯了,別打了。」、

一直被萬君劍劍靈按在地上摩擦的陸小白,此時終於向現實低了頭。

嚮往往往都是美好的,只可惜,現實卻是殘酷的。

本以為成了這萬君劍的主人,便可以為所欲為了。

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劍靈居然能把他這個劍主按在地上摩擦。

這和小說之中那些描寫的完全不一樣啊,果然,小說和動漫都是騙人的。

…….

「掌門師兄,小白那孩子說的,可是真的?」

在陸小白在劍冢被萬君劍劍靈瘋狂按在地上摩擦,教他做人時。

天劍山掌門劍無涯也回到了自己的竹屋之中,在他回到自己的住處后,便發現了在竹屋之中等待他多事的玉劍峰峰主,韓紫怡。

劍無涯聽到韓紫怡此話,老臉不斷抽搐著。

心裏大罵陸小白這個白眼狼,他一生潔身自好的清名,就被這臭小子一朝給毀了。

一想到這裏,劍無涯整個老臉都黑了下來。

韓紫怡見劍無涯久久無語,以為這個老不羞默認了。

想到這裏,韓紫怡雙眼微微眯起,看着劍無涯的眼神之中,充滿危險。

「掌門師兄,對於此事,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劍無涯聽到韓紫怡此話,冷汗直流。

因為,此時的他,已經感覺自己被一道殺機所籠罩。

那濃濃的殺意,就是來自韓紫怡的身上。

順着視線看去,劍無涯隱隱約約之間,彷彿好像能看到韓紫怡身上冒出的黑氣。

「那個…….那個,紫怡師妹,你聽我說。」

說道這裏,劍無涯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唾沫,隨後看着韓紫怡說道:「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

「師兄可以發誓,我絕對沒有偷看。」

「而且,師妹,你仔細想一想。為什麼小白這個混小子說我偷看你洗澡,而別人沒說,這證明了什麼?」

韓紫怡聽到劍無涯此話,那微微眯起的雙眼逐漸睜開。

「行,我信你。」

韓紫怡說着,轉身向外走去。

劍無涯望着韓紫怡的背影,輕輕鬆了口氣。

小白啊,這事畢竟是你胡亂說的,我也確實沒有偷看。

死道友不死貧道,你啊,就好自為之吧…….

想到這裏,劍無涯望着韓紫怡離去的倩影,老臉都笑成了一朵盛開的老菊花。

一想到陸小白這個臭小子從劍冢走出以後,面對上韓紫怡,他就忍不住開心。

…….

「你說說你,脾氣怎麼就這麼大呢?」

劍冢之中,被萬君劍血虐半天的陸小白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萬君劍劍靈,滿臉委屈的哭喪著。

「咱們君子動口不動手,有什麼話咱好好說,好好嘮,不就說開了嗎?打什麼人吶…….」

一臉鼻青臉腫的陸小白,此刻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風度和俊逸。

他那英俊瀟灑,貌似潘安的小臉,都腫成了一個豬頭。

此刻,陸小白終於明白了那老話。

把你揍得,連你媽都不認識。

萬君劍劍靈,此時就像陸小白詮釋了這句話的意思。

而被詮釋的人,居然就是他。

站在陸小白身邊的萬君劍劍靈聽到陸小白此話,笑眯眯的說道:「君子動口不動手,可我不是君子,是個女人。」

「……..」

陸小白聽到萬君劍劍靈此話,頓時感到無語。

隨後一臉委屈的看着萬君劍劍靈說道:「那你也不能動手啊!」

萬君劍劍靈看着陸小白的樣子,笑眯眯的蹲了下來。

陸小白見此,坐在地上的他,情不自禁的往後挪了挪。

萬君劍劍靈見此,笑眯眯的向前一步,看着面前的陸小白輕柔的問道:「現在,我來問問你,我們兩個,誰是主,誰是仆啊?」 要上架了,是的,你沒有看錯,就在明天,原神更新的日子。

老讀者或許都知道,當初我是說免費的,但是寫着寫着,作為我的第一本稍有成績的書,我卻又按耐不住自己上架試水的衝動了。

只能說,抱歉了,你們可以去看盜版的,畢竟是我先食言了。

上架那天剛剛好是原神更新,所以估計大夥忙着玩原神,也沒什麼空理我吧?估計首訂是得涼了。

不過嘛,即使是盜版的,白嫖的,我也喜歡大家能來的評論區給我留點評論,來群里和我吹吹牛什麼的。

畢竟對於我來說,沒人看可要比賺不到錢折磨多了。

當然,上架爆更的傳統肯定是不會落下的,大家放心。

《原神之岩王帝姬》宣佈一件大事 錦棠笑了出來,道:「後來她雖到了京城,也有了夫人的身份,可畢竟是小地方出來的,一言一行總是格格不入,倒是那位平妻夫人,很是混得開,漸漸地,那正室夫人便不願意再融進京城夫人們的圈子,沒過三年竟然鬱鬱而終,那位平妻終於熬到了正室,享榮華富貴,還將先頭那位夫人留下的子女從家譜上除了名。」

秦氏吃了一驚,欠了欠身子,「竟還有這樣的事?」

錦棠點了點頭,「何止,那平妻後來和那秀才舉案齊眉,生活的美滿幸福,生的子女也都是嫡子嫡女,再沒人記得那原配糟糠之妻了。」

秦氏眸子閃了閃,她總覺得這話本與外頭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有太大出入,倒像是在點自己,她有些探尋的又看了錦棠,見小小的人兒皺着眉,一副大人一般沉思的樣子,只讓她覺得好笑,又覺得自己是多想了。

錦棠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便不再多言。

這時,丹霞走了進來,小心翼翼的低聲問道:「夫人,到了擺飯的時候了,可還是擺在床頭?」

秦氏嘆了口氣,道:「擺在東暖閣吧,我再歪一會就起來用。」

錦棠笑眯眯,看着秦氏道:「本想留着伺候大舅母用晌飯,可是外祖母早就叫了到凝輝堂用飯了,錦棠便不再久留了,您可要好好的保重身子,有事只管叫丹霞姐姐去絳雪軒去找我,大舅母好好歇著吧,錦棠明日再來看您!」

秦氏點了點頭,眉宇間已見疲色,還是笑着道:「老太太看着你,飯也要多吃一碗的,我可不敢留你,丹霞,你替我送送表姑娘!」

丹霞難掩愁容的替錦棠打着帘子。

錦棠使了個眼色出了內室,忍不住嘆了口氣,大舅母如今這病可不只是心病,而是積鬱已久成了舊疾了。

丹霞見錦棠似乎有話要說,於是便將人請進了西次間,錦棠沒有坐,只拉着丹霞的手,推心置腹道:「姐姐這樣滿面愁容的,只怕大舅母看見也不會痛快。方才的時候我瞧著大舅母屋子門窗緊閉,花瓢的枝子都萎了,哪有個春天的生機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姐姐在跟前照應着,自然是盡心儘力的,只是這病雖是講究個靜養,可也講究一個心態,我也讀過一些醫書,知道大舅母這種病與風寒不同,最是需要每日開窗通風的,若是過幾日沒風了,還請姐姐多將大舅母挪到太陽底下見見光。」

丹霞聽了,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回了內室,卻見秦氏立在窗前,將窗子支起了一半。

「夫人怎麼起來了?」她剛想伸手將窗子關上,忽然想起錦棠的話,又將手縮了回來,轉身從櫃中拿出了一件褙子披在秦氏的身上,又斟了熱熱的參茶,遞給秦氏,才扶着她小心翼翼的坐到臨窗大炕上。

秦氏似貪戀窗外的春光靜樹,又往窗外看了一眼,「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的,我這病你還不知道」她啜了一口參茶,將茶盅放在束腰小炕桌上,「老爺呢?」

丹翠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不該說,見秦氏看過來,忙道:「老爺他昨兒晚上受了家法,將後背都打爛了,正在西院兒養著呢」

秦氏嘆了口氣,「他這是在和我置氣呢。我性子強,從前就算是拌幾句嘴,也總是他先服個軟,現在他就算是傷成這樣,也沒回來,顯見是和我別着勁兒呢!」

丹翠有些不平,端著蜜餞過來,低聲道:「老爺受家法,那可是老夫人發的話,夫人又有什麼辦法?老爺就算是心中不舒服,也不該對着夫人生氣呀!」

秦氏搖了搖頭,笑容苦澀,「他養了外室,沒和我說便罷了,還瞞着我,事到臨頭我才知道,等到老太太發了難,我能怎麼辦?難不成還要我張羅著替他迎進門?這麼丟人的事,我可做不出。」

丹翠有些欲言又止,「可是夫人」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無非是現在已經成了這樣,我再怎麼強硬也改變不了。」秦氏苦笑道:「你知道方才錦娘來,說了什麼?」

「表小姐說了什麼?」

秦氏便把錦棠講的那個話本給說了。

丹翠瞠目結舌,「外面竟然還有這樣的話本?」

秦氏笑的無奈,「怎麼會有這樣的話本,興許會有吧,但是怎麼這麼巧的就被她聽了去。」

「夫人是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