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是,剛纔李太太那嘴也太損了,現在碰見真神了吧!”

店員們的聲音不大,但是在封閉的店面裏,哪有聽不到的道理。

李太太的臉瞬間就黑成了鍋底,感覺像是被當衆狠狠扇了幾耳光,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剛纔自己口口聲聲說張誠買不起包,結果人家眼睛都沒眨就付賬了,然後還不算完,就像逛自由市場一樣,隨手又買了一百多萬的東西,看樣子還一點都不心疼。

要知道這可是一百多萬啊!她家裏雖然也有點錢,咬咬牙也拿得出來,但是怎麼也不敢這麼浪啊!

平時爲了在那些闊太太面前不掉份,她都是咬牙買下幾件用來裝門面,而且每次都是精挑細選,比較半天,最後入手的也就是幾萬塊錢的東西,一年下來花費都不會超過三十萬。

但是張誠呢……從開始買到最後結賬,一共不過幾分鐘吧,一百多萬就這麼沒了……

這哪裏是花錢,簡直就是在燒錢了好不好!

“這怎麼可能!”李太太再也忍不住,對着店員大叫了起來,“你們可得看清楚了,他不過就是個學生而已,信用卡根本不可能有這麼高的額度,你們小心別被騙了!”

導購小姐轉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頭看着李太太,眼裏流露出濃濃的厭惡。

就是因爲你,我剛纔差點就得罪了一位大客戶,幸好人家大人有大量不計較,要不然我這工作可能都要搞丟。

“李太太,這位先生用的不是信用卡,而是銀行的貴賓卡,所有的款項現在已經到賬了,請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什麼!反了你了!”李太太一聽這話,頓時惱羞成怒,“你敢罵我小人!你們經理呢!把你們經理叫出來,我要投訴你!”

“請便,經理辦公室就在那邊。”導購小姐程式化的笑了笑,一臉的無所謂,今天她可是做了一筆上百萬的大單,要是經理知道表揚都還來不及呢,哪會爲了這點小事而生氣。

“好好好……”李太太氣得全身發抖,拉着王安琪,轉身就朝着後面的經理辦公室走去。

林婉兒此時已經懵了,看了看面前的一大堆的東西,又看了看張誠,一臉的呆滯,她做夢都想不到,張誠居然給她買了這麼貴的東西,這也太誇張了吧!他哪來這麼多錢啊!

張誠見林婉兒發呆,從一口包裝口袋裏取出一套寶藍色的連衣裙,笑着說道:“婉兒,要不你去試試看,如果不合適的話我再重新給你買。”

“我……”林婉兒愣愣的接過衣服,下意識的瞟了一眼價籤,一看三十八萬,嚇得手都有點發抖。

她長這麼大,最貴的衣服也不過幾百塊錢,什麼時候穿過幾十萬的衣服啊!這該不會是金子做的吧?

張誠一開口,旁邊的店員立馬就跑了過來,恭敬的對林婉兒說道:“小姐,您男朋友真是好眼光啊!這套連衣裙是我們lv今夏的主打款式,您這麼漂亮,穿上一定好看,這邊請,我帶您去試衣間。”

林婉兒機械的點了點頭,懵懵懂懂的被店員給拉走了。

等了好一會兒,林婉兒纔有些拘謹的走了回來,張誠擡頭一看,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不吹不黑,貴有貴的道理,lv的女裝無論是款型設計還是剪裁做工,那絕對是頂尖的。

特別是穿在林婉兒身上,恰到好處的開領,剛到膝蓋的裙襬,既不暴露又將女性的魅力完美展現了出來。

林婉兒穿上這套衣服,簡直就像國際超模一樣,將她完美的身材襯托得淋漓盡致,甚至還要更勝一籌。

那些超模雖然身材高挑,但是一個個都像搓衣板一樣,哪有林婉兒前凸後翹來得性感迷人。

而且店員還貼心的爲林婉兒搭配上了一些項鍊、耳環之類的小飾品,在燈光的映照之下,交相輝映,簡直美得無法形容。

“哇!好美啊!”

“好漂亮!”

“真是太美了!”

店員們紛紛發出驚歎之聲,以前她們也讚美過很多客人,但是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如此由衷,如此發自肺腑。

張誠也看得雙眼發直,此時的林婉兒就像是從天宮下凡的仙女,又像是歐洲古國尊貴的公主,將尊貴、美麗、性感、嫵媚等等形容詞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婉兒……你……真是太漂亮了!” 林婉兒俏臉微紅,眼波流轉的看着張誠,她雖然知道張誠有本事,但是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離譜。

這纔多久啊,記得剛見面時,張誠還是一個一窮二白的窮學生,連公交車都捨不得坐,沒想到現在居然出手就是上百萬。

“就知道亂花錢,你的錢也不算大風颳來的啊!”雖然嘴上埋怨,但是林婉兒的心裏還是十分的歡喜。

張誠摸了摸鼻子,自己現在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是幾百萬進賬,其實跟大風吹來的也差不多了。

“那你喜歡這衣服嗎?”張誠真摯的問道。

“喜……喜歡……”林婉兒低下頭,呢喃着說道。

“喜歡就行了。”張誠一揮手,滿臉的豪氣,“只要你開心,錢都不是事!”

“但是你看你買了這麼多東西,我就租了一間小公寓,根本放不下啊!”剛纔張誠可是把店裏一小半的東西都買下了,現在在地上堆了一大堆,林婉兒看着就有點頭大。

張誠撓了撓頭,“這倒是,開始只顧買了,沒想到放不放得下的問題……”

“那現在怎麼辦?”林婉兒犯起了愁,東西買都買下了,現在總不能退吧,而且這些東西動不動就是幾萬幾十萬,萬一不小心弄丟了,那豈不是要心疼死。

就在此時,店裏面突然響起一陣嘈雜聲,衆人轉頭一看,發現是李太太叫嚷着走了出來,身後還跟着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黃經理,就是她!你是怎麼管理員工的!我要求你現在就把她開除!”

李太太一出來,就伸手指着那導購小姐,氣得咬牙切齒。

“這是怎麼回事?”黃經理出來看見堆了一地的東西,眉頭都皺成了一坨,嚴肅的問道。

“經理,是這樣的……”導購小姐連忙走了過來,在黃經理耳邊低聲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什麼?”黃經理一聽有客人一擲百萬,頓時也是一驚,不再搭理李太太,快步走到張誠的面前,恭敬的伸出了手。

“先生您好,我是這家店的經理,感謝您的惠顧,不知道您對我們的服務是否還感到滿意?”

李太太一見自己被當成空氣,鼻子都差點氣歪了。

但是黃經理她以前也打過交道,知道對方的身家背景其實比她家還要強上許多,她也就是仗着老公開了個廠,纔敢出入這些地方。

可是黃經理家裏的產業可不止這一處,而且人脈也要廣得多,所以她也不敢過於得罪,最後只能黑着臉站在一旁不說話。

張誠伸出手,隨意跟黃經理握了一下,點頭說道:“還不錯,挺滿意的。”

黃經理頓時臉色一喜,搓着手說道:“那不知道先生方不方便留下姓名和聯繫方式,以後我們有新品上架,好及時通知您。”

張誠想了想,點頭說道:“行,那你記一下吧,我叫張誠,電話是……”

“呃?張誠!”黃經理剛拿出手機準備記錄,聽見張誠的名字,頓時愣在了原地,但是張誠這名字實在是大衆化了,他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問道:“不知道張先生是否認識潘石,潘總?”

“潘石?”張誠一愣,“認識,那是我老哥,怎麼了?”

一聽這話,黃經理頓時確定了張誠的身份,表情激動起來,腰也彎得更低。

如果剛纔他的態度是恭敬的話,現在簡直可以說是卑躬屈膝了。

“張大師,真的是你!沒想到您能屈尊光臨小店,這……這簡直是太榮幸了!”

“呃……”張誠看了看黃經理,疑惑的說道:“你認識我?”

“現在只要是消息靈通一點的,誰沒聽過張大師的名號啊,您在豪庭酒店的事蹟,現在都傳開了!”

“我有這麼出名嗎?”張誠撓了撓頭。

黃經理指着地上的東西對導購小姐叫道:“張大師能光臨我們小店,那是看得起我們,你們怎麼敢收他的錢!快快快,把錢都給我退回去!”

“經理……”導購小姐一臉的懵逼,這可是一百多萬啊!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能讓黃經理這麼去巴結。

“不用!不用!”張誠擺擺手,“買東西給錢,天經地義,哪有東西拿走了不給錢的道理。”

“那怎麼行……”黃經理心裏清楚張誠的分量,那簡直就是江城的一尊活菩薩啊,像這種神仙中人,平時想送錢都找不到門路,眼下好不容易逮着個機會,哪能輕易放過。

“張大師,我知道我家小業小的,你看不起我,但是這點東西也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千萬不要拒絕。”

“呃……”張誠一聽這話,頭都大了,老子給錢還成了看不起了,這特麼到哪說理去。

“行行行,既然話都說這份上了,那我就收下了,以後有事給我打電話,我可以免費出手幫你一次。”

“謝謝大師!謝謝大師!”黃經理一聽這話,頓時大喜,連忙讓店員去辦退款,臉上都笑開了花。

張誠的手段他是早有耳聞,說是化腐朽爲神奇那都是謙虛的。

聽說華家前段時間想請張大師幫忙,前後可是花了好幾千萬才請動。

與之相比,自己這點錢算個屁啊!能換到張誠的一個承諾,那簡直是太值了!

二人的對話大家都聽得一清二楚,一時間集體陷入了石化。

什麼鬼啊?

經理是不是瘋了?

人家錢都給了,居然還要強行退回去,完事還要反過來謝謝人家,好像別人白拿你的東西還是給你面子,這是不說有點太離譜了!

李太太更是表情詭異,她從女兒那早就聽說過了,這張誠不就是一個孤兒嗎?什麼時候變成大師了?爲什麼連黃經理都要對他卑躬屈膝?

這特麼不科學啊!

“黃經理,你是不是瘋了?這可是一百多萬啊!憑什麼要退給他,你千萬別被人騙了!”李太太按捺不住大叫道。

剛纔李太太跟張誠起衝突的事,店員已經告訴了黃經理,此時一見這貨還敢大叫大嚷,黃經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來人啊!把這嘴臭的婆娘給我拖出去,以後再敢來,直接給我打出去!” 黃經理話音一落,兩個男店員立馬就走了上來,架起李太太就往外拖。

一見這陣勢,王安琪一下就嚇哭了。

李太太也是一臉的迷茫,她做夢都沒想到,王經理爲了張誠,居然真的敢動手,態度一下就軟了下來。

“黃經理,我自己走,你別這樣,給我家老王一個面子……”

“你家老王?”黃經理哼了一聲,“我沒叫人把你打出去就已經是給他面子了,你自己回去問問,問他張大師是誰,看他敢不敢要這個面子,愣着幹什麼,趕緊給我拖出去!”

李太太被兩個男店員強行往外拖,發出的動靜吸引了整層樓的注意,很多人都圍在店外,對着她指指點點。

李太太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開始的時候她還叫店員把張誠趕出去,沒成想最後被拖走的居然是自己,一見到圍觀的人嘰嘰喳喳,甚至還有人拿出手機拍照,她頓時又羞又怒,差點沒氣暈過去。

“小雜種!你別得意,今天這事不算完!回去我就告訴我家老王,整死你們這對狗男女!”李太太面色猙獰的大喊道。

一聽這話,黃經理頓時嘴角一抽,憐憫的看着李太太,心中暗歎。

你這不開眼的婆娘啊!老子剛纔是在救你知不知道,張大師救人是妙手回春,整人那也是一把好手啊!

你今天得罪了張大師,以後肯定沒好果子吃,我現在讓你吃點苦頭,就是爲了讓張大師消消氣,免得以後爲難你們家。

結果你倒好,都這時候了還不明白形勢,居然還敢滿嘴噴糞,你家老王娶了你……也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果然,張誠的神色瞬間就冷了下來,斜眼看了黃經理一眼,淡淡的說道:“神仙不救作死人,看來她不領你的情啊!”

見張誠一眼戳破了自己的心思,黃經理只能尷尬的笑了笑,一句話也不敢說。

張誠揮手叫停了兩個店員,揹着手走了過去。

王安琪一見,連忙攔在了前面,“你想幹什麼!”

誰知張誠就像沒看見她一樣,腳一擡就繞了過去,王安琪愣了愣,回頭看着張誠的背影,眼神複雜。

以前自己在學校裏最瞧不起的一顆耗子屎,沒想到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居然鹹魚翻身,現在連黃經理都要對他點頭哈腰,而自己在對方的眼裏,已經變得像一粒灰塵一樣,根本不值一提……

張誠走到李太太身前,輕輕在她頭頂一拍,居高臨下的說道。

“我剛纔說過了,如果再聽見你這張臭嘴裏冒出一個字,你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我這人缺點不少,但是一向言而有信……”

李太太色厲內茬的叫道:“你……你想幹什……嘎!啊?嘎……”

她話才說了一半,突然感覺嗓子火燒一般的疼,隨即就再也說不出話來,鼓足了勁兒,也只能發出一陣類似鴨子的叫聲。

“既然你不會說人話,那以後就學畜生叫吧。”張誠揮了揮手,兩個店員不敢怠慢,將“嘎嘎!”亂叫的李太太強行拖走,王安琪一見,也連忙哭着跑了出去。

“你剛纔給她說了什麼?怎麼她突然說不出話了?”林婉兒疑惑的問道。

張誠聳了聳肩,一臉淡然的說道:“我就罵了她兩句,可能是氣傻了吧,行了,咱們別管這種人了。”

黃經理在一旁看得頭皮發麻,暗想傳說果然不虛,張大師那巴掌,既能救人也能害人,以後可千萬不能得罪。

“黃經理是吧?”張誠想了想,轉頭說道:“這些東西搬回去我女朋友也沒地方放,就暫時存在你這,過幾天我再來拿。”

“行行行!”黃經理連忙點頭,對着林婉兒說道:“小姐,以後你看上什麼,就直接給我打電話,我親自派人送到府上。”

林婉兒看了看張誠,見張誠沒有表示反對,這才輕輕點了點頭。

離開了lv,張誠又帶着林婉兒在五樓上轉了一圈,剛纔的動靜那麼大,整層樓都知道來了位豪客,只要張誠進門都是熱情招待。

不過林婉兒今天受到的震撼太大,根本就沒心思挑東西,加上lv那邊還存了一大堆,所以一圈轉下來什麼也沒買。

最後張誠只得給自己買了兩套衣服,一套愛馬仕一套阿瑪尼,平時換着穿,就算一套破了,還有一套備用。

身上的舊衣服也懶得換回來了,他穿着一身筆挺的白色阿瑪尼休閒西裝,帶着林婉兒一起離開了億達廣場。

二人在附近餐廳美美的吃了一頓飯,然後又在街上閒逛了許久,感情也越來越融洽。

期間林婉兒也問過張誠哪來那麼多錢,張誠含糊其辭,就說自己家裏有一些古老的偏方,碰巧治好了一些富豪的病,所以大賺了一筆。

之前林婉兒知道張誠治好過潘石,所以也不疑有他,不再多問。

這兩人,一個全身阿瑪尼,一個全身lv,看上去猶如王子公主一般,挽手走在街上,回頭率百分之百,真是羨煞旁人。

約會的時間總是短暫的,張誠感覺還沒過一會兒,天就黑了下來。

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張誠打了輛車,送林婉兒回家。

一路上,林婉兒緊緊依偎着張誠,在她的心中,這個男人已經無比重要。

她發現張誠身上就像是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越是相處,越是讓人離不開。

但是她心裏也清楚,張誠是一個做大事的男人,自己不可能一輩子拴住他,就像一隻雄鷹,遲早都是要展翅高飛的,而自己能做的,就是站在他身後,默默的支持他。

一路上林婉兒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享受着貼在張誠身邊的感覺,很舒服、很安全、很踏實。

車子很快到了小區門口,二人下了車。

“好了,你回去吧,早點休息。”雖然心裏捨不得,但是張誠還是開口說道。

林婉兒低頭玩着手指,小聲說道:“你要不要……上來坐一坐?”

咦……這是在暗示我嗎?

張誠愣了一下,隨即心中一陣狂喜,難道我保存了二十年的貞潔……今天晚上就要不保了?

他小雞啄米一般的點着頭,“好!其實我也想參觀一下美女老師的閨房!”

“死相!”林婉兒俏臉一紅,哼了一聲,挽着張誠的手走進了小區大門。

ps:四更完畢,收工睡覺,手上有票的大佬別忘了砸過來。 林婉兒租住的小區,是一箇中型的公寓羣,位置還算不錯。

當時開放商修建的目的就是爲了業主投資出租,所以大部分都是小戶型。

林婉兒帶着張誠走到一棟樓下,坐電梯上了層。

電梯門一開,就遇見一個倒垃圾的大嬸,好像跟林婉兒認識。

“喲!林老師,你今天穿得可真漂亮!”

一看見林婉兒走出電梯,大嬸就連聲稱讚,卻沒有看見站在電梯角落裏的張誠。

“林老師,我上次給你說那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大嬸拉着林婉兒,熱情的說道:“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該考慮個人問題的時候了,我那侄子可是公務員,聽說年底還有可能升職,到時候可就是大科長了!你考慮考慮?”

麻蛋!張誠一聽這話,頓時臉一黑。

當着我的面給我女朋友介紹對象,這是當我不存在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