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有讀者妹妹要問了,豆神豆神你爲森馬要作死呢?反正已經拿下了閃大王,直接換個世界不就好了嚕?

小豆:讓我萌來回顧一下久遠的積分設定——在不調整好感度攻略成功的情況下,我們有全積分加成;而在不調整好感度、且同時hold住n個男人、並次第攻略成功時,則有額外的獎勵……

前略,她已經在時廊裏問過n’巨巨了,額外的獎勵是……積分加倍。

……如果能順利拿下藍瑟哥,那麼她只要再拿下兩到三個小夥伴,就可以回家了。

小豆想的出神,下意識伸手撫上了肩膀……

……哎擦,話說回來雖然雁夜已經給她治癒了傷口,總覺得被吉爾菌咬過的肩膀還時不時幻痛,就算最後那件被血弄髒的套裙是吉爾菌刷的卡也略虧啊掀桌。

……嗯,不但肩膀痛,心肝兒也有點痛……冥河的回憶殺史詩真心人幹事,編劇大大的腦洞又擴容了呢……

打住!

——接上,昨晚跟吉爾菌攤牌真是一場硬仗。雖然閃先生從冥河回返時已得知女王失去戀心變得不懂愛、直到最後終究沒有選擇跟他回去的殘酷事實,可歷經千萬年歲月洗禮卻依舊不能分手快樂,明知厄伽已經失去了愛他之心,頭頂的灰色狀態欄內卻依舊好感全滿、“王的至寶”四個小字昭示着這份執着之強烈……

於是“王上王”變成了“王的單箭頭”……哎擦,微虐。

更虐的是,這貨不但淡定地接受着單箭頭的現狀,看這尿性是準備風雨無阻地繼續保持着這份單箭頭……

鑑於以往閃先生愛人的方式相當渣,而昨天除了那一咬之外、接下來交談時他卻表現得意外平靜,小豆在摸不透他腦洞的情況下……略虛。

此時迪盧木多正和小豆在折回路上。由於小豆正想心事,兩人間安靜下來,一時只餘腳步聲和稀疏雨聲。

不多時迪盧木多打破沉默:“你在想什麼?”

豆兒停下腳步。“沒什麼。”轉過身,毫無預兆地欺近他一步、滿臉正氣,“既然被派出來做公關,好歹也該敬業一點……”

說話間手已滑上他胸口,順着男人適中而緊實的胸脯線條摸了上去。

這一下突然襲擊來得妙,迪盧木多還未及反應,她已仰起臉、脣堪堪懸在他面前不逾寸。

她溫熱的呼吸拂在他輪廓清俊的下頷上。

迪盧木多立刻擡手想輕輕推開她。沒等他碰到自己肩膀,小豆突然轉頭看向街角。手指輕輕一彈,纖細的純黑能量簇便憑空凝聚、緊接着如箭一般疾射而出,正刺中了街角牆上立着的烏鴉!

沒有想象中血肉崩碎的場景出現,那隻被能量簇穿刺的烏鴉展開翅膀發出一聲怪誕的低鳴,隨即身軀開始慢慢虛化——

小豆神情揶揄地看着那隻化作光粒消散的烏鴉,“這種男女間的事就不必再繼續看下去了。”

咳。想必遠方正監視着藍瑟哥攻略進度的肯主任,回收這隻烏鴉使魔之時必定會流下欣慰的淚水。

說話間小豆已退離迪盧木多身前,曲起指節在他肩上輕鎧一敲,滿臉正直:“別露出那麼緊張的表情,只是爲了讓你好交差而已。”

迪盧木多早已對女王大大正氣凜然的耍流氓行爲失去了想法,輕柔地虛撥開她的手,“……別拿我開玩笑了。”

小豆愉快地讀着他一臉“我敗了”的表情,“太不稱職了。就算色.誘不成功,好歹也該帶點像樣的情報回去給你的御主,否則他又要不高興了。”

只是這一次迪盧木多沒吃逗,而是意外地表情平和、搖了搖頭,“我沒有告訴主上你的真名。”

小豆微怔了一下。

騎士斂了眉眼,溫溫柔柔道:“被你這樣的英靈寄予告知真名的信任,在沒得到你的允許之前,我不該透露給任何人。”

矮……油。

攻略與被攻略角色逆轉了巴扎嘿!

被反攻絕壁不能夠,小豆迅速抓回拍子,“就算是情報,也只願意使用自己‘堂堂正正’調查得來的那部分結果?就是因爲這種風度才經常讓女人們對你抱有額外的期待啊。”

迪盧木多回以一笑。“比起這種‘期待’,我更向往將我作爲戰場上對手的那種‘期待’。”

小豆微微睜大眼睛——

……auv,被逆襲了厚?_∠)_

不要緊,反正攻略流程已結束,是時候展現一下王♂的睿智氣量了小夥伴們!

於是她不過靜了一瞬,便不疾不徐地答道:“瞭解了。那麼就回去告訴你的御主,berserker是個公私分明的英靈,戰場上該與你爲敵、取你性命時絕不會手軟。”

聞言,迪盧木多慢慢斂起那抹柔和的微笑;因淚痣而稍顯風流的美貌端肅起來,透出些動人的禁慾感。

少頃他微微頷首,由衷地答道:“……謝謝。”

小豆:不用謝藍瑟哥!你頭頂口嫌體正直的好感度增加已經是最好的謝禮了呢呢呢。

迪盧木多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倏地神情一肅;小豆皺起眉,幾乎和他同時擡頭往南方的低空看去——

佈滿綿綿陰雲的天空一角,突然綻起一道熾白光點。空氣隨着由遠及近的強大魔力開始微微波動,不一時烏雲被撥開,一道纏繞着閃電的黑影現出真型——

征服王渾厚的吆喝聲響徹天際,奔騰的神牛揚起巨蹄牽拉戰車,劈開雲層而來!

好在這裏是人煙稀少的郊區,這麼嚇人的動靜還不至於引來警察叔叔;小豆和迪盧木多同時被震了,一臉怔然地看着征服王大喇喇地駕車空降——

一聲巨響後戰車落地,毫不意外地將公路砸出巨大淺坑!一時間碎礫硝塵亂飛,征服王卻毫無壓力地繼續催動神牛;車輪轟隆轟隆在路上拖行出道道溝壑,這駕龐然大物就這麼橫衝直撞地朝着站在路旁的迪盧木多和小豆猛衝而來!

伊斯坎達爾低喝着拉緊繮繩,這輛讓人膽寒的戰車終於緩下速來、堪堪停在小豆與迪盧木多面前。車甫一停穩,他便舉起手,滿臉笑容地打起招呼來:“喲——!lancer!”又轉向小豆,不確定地招呼一聲:“……berserker?”

韋伯從他身後露出頭來,如臨大敵地看了小豆半天,“果……果然那天晚上在港口看到的不是本體……!”

伊斯坎達爾擡手掃了掃下巴上的鬍鬚,大睜本就挺討喜的圓眼睛,“啊……這麼說來現在這個纔是真身?”說着彎□、湊近小豆:“哦哦哦,本人其實是個挺不錯的女人啊?挺有一套的嘛berserker!話說回來,之前讓騎士王那麼動搖的那個男人形態是怎麼回事?是僞裝的能力嗎?”

身軀宛如巨熊的征服王就這樣扒着車樑、滿臉熱絡地努力伏下腰平視與他相比十分纖細的berserker。對着這張熱情洋溢的爽朗臉龐,小豆被那天然的親切感打敗了,“……是。”

“啊哈哈哈!”伊斯坎達爾挺愉快地笑起來:“果然是個有惡癖的傢伙啊,騎士王恐怕要傷透了心!”

一旁韋伯已經被自家英靈詭異的自來熟技能給敗了——那可是還不知道深淺的敵對英靈啊!這種氣氛是腫麼回事!

少年不由擺出爾康手:“等一下,rider……”

話音落下已經來不及了——伊斯坎達爾已經豪邁地伸手拍在了小豆的肩膀上,“別緊張,這個小姑娘看起來比騎士王好相處多了不是嗎!”

韋伯登時露出了即將遭遇死刑的表情。

他絕望地看向小豆……

卻發現後者居然已經很配合地對rider露出了一個親切的微笑。

媽媽救命!

而伊斯坎達爾已經興致勃勃地寒暄起來:“lancer和berserker,這可真是意外的組合啊。”

“rider。”迪盧木多顯然對這位對手挺有好感,微一頷首致意。“有事嗎?”

氣氛詭異地和樂融融起來,韋伯徹底失去了想法。

論:英靈社交的迷之結界。

“當然有事!”伊斯坎達爾張開雙臂,滿臉興奮,“來喝酒吧!宴會地點就定在saber家的庭院怎麼樣!”

登時場中一片死寂。

韋伯臉裂了:“哈!??!等一下,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怎麼了?”伊斯坎達爾笑眯眯地回頭看他一眼,“目前爲止只約了一個人不是嗎?人多聊起天來才更有意思!”說到這,似乎是想起什麼來似的轉向小豆:“哦對了,我來時的路上已經約了archer。一起來吧,我不會把你們偷偷約會的事告訴他的!”

這回輪到其餘兩個英靈表情不太好了。

韋伯崩潰了,“根本不是那種問題吧!!做這種事到底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意義了,這是正事不是嗎?”rider露出了苦惱的表情,“我說master,你不是想知道她的真名嗎?”

說着他轉向小豆,綻起一個頗具壓迫感的笑容。

“來時路上我對archer說要把你約來,那傢伙居然很有興致地回答說‘本該如此,少一王都不能成宴’,這話聽了可真讓吾驚喜。……既然要對王者問名,理當先奉一杯佳釀,這纔是禮節。”

……

夜幕之中,艾因茲貝倫城堡巍峨矗立,被朦朧月色籠上一層輕紗般的銀芒。可惜原本入口處蔥鬱的植被因伊斯坎達爾略爲粗暴的來訪方式被毀得相當悲慘,寬闊長道被車輪碾出焦黑的託痕,以魔力斬斷的樹木橫七豎八地散落在道路兩旁。不過也多虧征服王破壞結界和伐木的技巧都屬一流,原本有些複雜的通路少了這些遮蔽視野的林木,小豆很順利地通過結界的缺口進入了艾因茲貝倫的庭院。

想當然耳迪盧木多是不可能放下傷重御主跑去喝酒的。而對小豆來說,攻略對象不在眼前、參加這場酒宴實在沒有意義。何況昨天才攤牌,今天就要和吉爾伽美什再會,實在太考驗心理耐受力了……沉澱了數千年,如今這個英靈版的閃先生她各種摸不透hold不住啊……

可女王的人設不能破。赴宴就赴宴吧,但小豆完全不想圍觀saber被嘴炮,更遑論進行什麼聖盃的哲學問答。所以……

她果斷地遲到了。

比較悲慘的是,當她到達庭院中央時,正好聽到了不該聽的閒聊——

伊斯坎達爾:“我說金皮卡,berserker是你的故人沒錯吧?那麼她一戰時僞裝成騎士王的手下、還挑釁你是怎麼回事?”

吉爾伽美什:“……惡癖。”

伊斯坎達爾臉色微微泛紅、顯然是喝了不少,打了個酒嗝之後嘿嘿哈哈笑起來:“哈哈哈哈,那是捉弄吧?果然是捉弄吧!被捉弄了啊英雄王!”

眼看這場對話漸趨高能、吉爾伽美什又露出了嚇cry小夥伴的表情,小豆覺得還是在他忍耐槽被撓爆之前打斷比較好。

於是她硬着頭皮解除了靈體化。

下一秒場中三名英靈和兩名御主便紛紛回頭看來。

刨去一臉“嚶嚶想回家”表情的韋伯和同樣緊張的愛麗太太,伊斯坎達爾自然是沒心沒肺地歡樂打招呼,saber的表情就略複雜了……

至於嚇cry小夥伴的吉爾伽美什,彼時正端着手中的黃金酒杯慢飲;杯身遮住部分面容、只露出一雙如焰眸子,回頭時耳環叮鈴,妖豔又危險。

如果視線有實質,小豆很懷疑自己這身上等魔鎧會被這位爺的目光燒出幾個洞來。

於是作爲一個攻略帝,小豆很淡定地和其餘兩王打過招呼,便自然地坐在了定時炸彈·閃的旁邊。

伊斯坎達爾對緊張的氣氛渾然不覺,“來得正好!先前在saber和archer都答完了問題,正該輪到你了。”又揪着自己身上快繃裂的t恤牢騷一句:“怎麼今天都是穿着鎧甲來的,只有我一個人穿着遵循現世‘fashion’的便服嗎……”

這活寶發言讓小豆差點沒彬住,就連一直心情不佳的saber都抽了抽嘴角。

那頭吉爾伽美什已輕描淡寫地擡手動了動手指、從扭曲的虛空間漩渦中接住了一隻金酒杯。伊斯坎達爾捧起酒壺,就着他的手滿上一杯,擡眼看向小豆。“先罰一杯再說話。”

吉爾伽美什將酒杯遞迴給小豆。

一見這隻造型鮮明的小巧金器,幾乎是立刻勾起了小豆對遙遠古國的回憶。當然人設不能破,小豆接過酒杯時理所當然一皺眉,看着這澄黃貴重的金屬露出了略微嫌棄的表情。

這個微妙的小動作顯然取悅了吉爾伽美什。他臉上陰鶩之色盡去,反露出幾分得趣的戲謔,意味深長道:“國庫之難。”

小豆表情不變,“品味低俗。”

少得瑟了auo,還不知道是誰被誰順毛捋得掉了坑呢。

伊斯坎達爾饒有興致地左右看了看兩人,突然彷彿醒悟到什麼似的、若有所思摸摸下巴看向小豆,“原來如此。你是……”

遠處的韋伯和愛麗斯菲爾同時緊張起來,就等伊斯坎達爾說出berserker的名字——目前爲止最謎的就是這個英靈了,不但保有理智、目測還是個王級人物,各種不科學有木有?

可惜沒等rider繼續說下去,倏地韋伯身後的空間猛地扭曲起來、片刻後具現出第五方不速之客的身影——

戴着奇形面具的assassin仿若幽靈一般,靜靜地出現在了韋伯的身後。

小豆抿了一口酒,忍不住心音給自己點了無數贊。

唉,這時間點掐的,多麼恰到好處?不用開哲學課堂啦,啪啪啪鼓掌!

——但很顯然,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

以王之軍勢製造出的固有結界,無論是晴朗的蒼穹、乾燥的熱砂還是一望無垠的廣漠,都真實到讓人無法質疑。

征服王率領昔日部屬,衝向遠處的assassin們。比起聲威駭人的大軍,暗殺者的數量簡直不值一提,彷彿象足下的螻蟻一般無助。

古戰場士兵的喊殺聲震天,乾燥熱風涌入皮膚每一處毛孔。

而這情景和感覺是如此令人懷念,簡直就像是回到了久違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

就是在這種微妙的場景下,在小豆望着遠處的地平線、一時有些發怔時,耳邊充斥的廝殺聲中突兀地響起了吉爾伽美什有些冷漠的聲音。

“你的master呢?”

小豆回過神來,目光轉向他。“你問這個幹什麼?”

吉爾伽美什細細看了她一眼,慢條斯理道:“見不得光的蠅營狗苟之輩,那具破敗污穢的軀殼就連供給魔力都成問題,也配驅使王者?你倒有興致,爲了這麼個廢物舉步維艱、小心翼翼節約魔力。”

小豆胸口微微一凜,“……別打不該打的主意。”

“不,別誤會,”吉爾伽美什輕輕晃了一下手中酒杯,“雖然是個形容令人作嘔的男人,但以他作爲你御主的身份而言,留他一命的理由業已足夠了。……何況我還算欣賞他。”

杯中已被沙風吹入一些碎礫的酒液顯然不能再飲;他勾起脣,露出一個有些掃興的懶怠笑容,將手中的酒杯倒置,動作緩慢而柔雅。

“他那份妄自尊大、超出自己能力的願望,和掙扎時如喪家之犬的癲狂醜態,可謂螻蟻的娛王之伎,十分有趣。”

上等佳釀傾瀉而出,成就淅淅瀝瀝一道晶瑩水線、沒入黃沙中。

殘酒甫淨,吉爾伽美什手中酒杯便化作光粒消散。他順勢擡手撫上她臉頰,小豆不想點炮仗,只得順從地被他拉近一些。就在他的脣將將要覆上來時,終於被他那雙眼深不見底的情緒給刺痛,伸手阻住他:“……做這種事沒有意義。”

吉爾伽美什停住了,指腹輕輕一磨她眼角,語氣含着麻木的諷意。“自然。別說從前那副滿含愛火的可人眼神了,這雙眼睛早就已經死了。”

說罷銜住了她的脣。

脣與脣相覆,而他舌尖探入她牙關的一霎那,小豆立刻感覺到了源源不絕渡來的魔力。

她愣了一下,眉心蹙緊;只是不等她發問,吉爾伽美什已在狎暱廝磨間先行出聲,“你不是想繼續養着那個廢物嗎?只是送你些額外的飼料而已。”

覆着他手指的黃金軟鎧滑過她耳垂上的紅寶,觸感沁涼。

他勾起一抹惡質的笑容。

作者有話要說:嘴賤帝閃閃!活該你一生放縱不羈沒人氣!#愛他就是要黑他#

預告下章高能啦!糖哥要給人氣角色發便當!

以及迪擼菌要被哲學豆洗成黑的了,敬請期待!

歡樂地開始脫離世界倒計時。

再來聊聊近況。好久不見寶貝們!不是我不想更新,而是實在太卡文了。這章我隔了多久更就卡了多久,不扒瞎!其實我超想念你們的留言的!超想跟你們一起玩耍的!以及收尾部分,豆豆這邊進度會比較慢……搖着尾巴去寫小天使治癒自己。歡迎去那邊看我我愛你們!擺一個sexy的破屎求愛撫3

先感謝下小七給我丟的專欄票,現在纔看到,超兇殘的!!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0:51:34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0:56:38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0:57:41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0:58:57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00:01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03:13

小柒扔了一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4-02-0121:05:00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06:12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07:20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09:21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11:03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121:12:07

然後是積攢了五百年的這麼多……愛……__

小恩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912:24:24

晴空一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912:35:03

啊餵你的節操呢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913:19:01

寒木瀾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913:46:06

喬依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2-0913:55:48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