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算是她,也不是其對手了。

「也罷,過去了,就過去好了,只是可惜了以前美好的日子了。」林凡感嘆的說道。

眨眼之間,幾年過去,早已經物是人非。

「你的天資已經不是丹藥所能提升上去的了,能夠提升天資的丹藥,你都已經服用,如果沒有天大的造化,這天資基本不可能改變了。」林凡說道。

「這我知道。」女帝點了點頭,正如林凡所說的那般,她的天資已經無法得到提升了,或者說是已經達到了極限。

想要再次提升天資,除非有天大的機緣。

不過這機緣何其難得。

「好了,我來給你提升一下天資吧,萬界也不知道何時開啟,能夠提升實力也好。」林凡抬起手,籠罩在女帝的頭頂上方。

「你幹什麼?」女帝身子一縮,一臉驚愕的看著林凡。

「提升天資啊?」林凡詫異的說道,「想要提升天資,必須觸摸頭頂,怎麼,莫非有什麼問題不成?」

女帝看著林凡,冷艷的面容上露出了為難之色。

自己可是女帝啊,萬人敬仰的存在,可是現在卻要被人觸摸頭頂,這……。

可是對女帝來說,她也想提升天資啊,最終,女帝點頭同意了。

林凡淺笑一聲,手掌放在女帝的頭頂上。

這種感覺很是不錯,就跟在教導一個小孩一般。

摸一摸!

真乖!

「還沒開始嗎?」女帝被摸的有些不太自在了,頭頂被人觸摸,恐怕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女帝還不是女帝,只是一個希望得到父母寵愛的小孩。

「正在開始,別說話。」林凡平淡的說道,但是心裡卻是爽的很啊。

兩人站在那裡,林凡一手觸摸著女帝的腦袋,手指輕輕的拍動著,彷彿是在疼愛自己的孩子一般。

女帝低著頭,雪白的臉蛋深處,微微透露出一絲微紅。

神識放開,確定周圍沒有人,最終鬆了一口氣,這要是被人看到的話,你這臉面還能往哪裡放啊。

「還沒好嗎?」女帝此時感覺怪怪的,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快了,快了。」

林凡淺笑一聲,隨後感覺也差不多了,不由開啟了調教模式。

嗡!

女帝的潛力還沒有耗盡,在這剎那之間,女帝面色一變,她感覺到自己體內所發生的變化,在內天地之中,一扇緊閉的門戶,彷彿受到了一股浩瀚的力量擠壓一般。

轟隆!

門戶上光芒照射,一股玄妙的力量從那門戶上散發了出來。

打開了,竟然打開了。

女帝神色大變,這是她最後一扇門戶,可是辛苦了如此之久,試用了各種辦法,這門戶依舊紋絲不動。

可在這個時候,竟然有鬆動的跡象了,這對女帝來說,是何等的興奮。

轟!

就在女帝興奮之時,那門戶徹底的打開了。

那積累已久的玄妙之力,噴涌而出,遊走全身,一道道霞光透過女帝的頭頂,照射在天地之間。

「我的天資真的提升了。」女帝興奮的驚呼著,那美艷的絕世容貌上,也是閃爍著陣陣光華。

「很簡單的事情。」

林凡收回手,背負在身後,一臉平淡的說道。

女帝感應著自身產生的變化,隨後看著林凡,「謝謝。」

「呵呵。」

林凡笑了,「小事情而已。」

對於林凡來說,這的確是小事情,可是對女帝來說,這卻是一件大事了。

就在林凡準備再說寫什麼的時候,林凡的面色一凝,神色也是變的凝重了起來。

「怎麼了?」女帝看到林凡的臉色變的有些怪異,不由緊張了起來,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此時,那飄蕩在內天地的古聖祭壇,在這時,卻是發生了劇烈的波動。

這是有人在祭獻。

在那古聖祭壇之中,回蕩著那一句句祭獻之音。

「祭獻自身,庇護雲宗。」

這道祭獻之力很強,是一位高手在祭獻自己,而能夠將這高手逼到這等程度,絕非尋常的敵人。

林凡探入到了祭壇之中,透過祭壇,看到了那遙遠之地,雲宗宗主正在燃燒著自己的一切,以自身的一切,換取整個雲宗的未來。

「我有事先離開了。」

林凡沒有跟女帝多說什麼,直接放下這句話,便離開了這裡,朝著雲宗趕去。 曾經和平,美好的雲宗,此時不在美好,建築破裂,天空都快被染紅了一般。

雲宗在古聖界算是大宗,其門下弟子,包羅萬象,各個種族皆有。

尤其是其宗主,更是神天位八重的實力,最近更是突破屏障,提升到了神天位九重八荒合一境界。

門下長老也是浩瀚如海,實力強悍,非同小可,可就算這般,在今日,也是面臨了破宗之難。

總裁大人放過我 三天三日的轟擊,雲宗那固若金湯的壁壘,也是被徹底的轟開了。

天空之中。

雲宗弟子一個個神色憤怒的看著遠方那密密麻麻的黑影。

「雲宗主,你們隱藏在次元世界之中,固若金湯,不可攻破,不過在巨鯊神舟之下,任何防禦都將破裂。」

一艘巨大的戰舟,連綿長達數十萬丈,那舟身更是散發著陣陣神光,而想要推動這巨大的神舟,至少需要三十名神天位八重的高手,全力灌輸法力,才能維持神舟的運作。

而此時在那神舟之上,一尊鯊首人身的生靈,霸氣側漏,凶威絕世,這是上古十大凶獸之一的巨鯊族。

「沒想到你們巨鯊族,竟然投靠了古族。」雲宗主冷視著虛空,厲聲道。

「識時務者為俊傑,雲宗的氣運已經結束了,你們雲宗膽敢跟古族對抗,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奉古族之命,將你們雲宗徹底的剷除。」

鯊驚王,巨鯊族之神十二座下之一,實力強大,力量滔天,這一次領了古族的命令,前來將雲宗徹底的鎮壓。

「你們這幾個混賬東西,真的要背叛宗門不成?」夢恆天一臉憤慨的看著那巨舟上的一些人。

他沒想到宗門之中竟然有長老背叛了宗門,導致雲宗地點曝光,同時也讓巨鯊族如此快速的攻破了宗門壁壘。

這次元世界,乃是老祖開闢出來的,足以庇護他們抵擋古族的攻勢,可是如今在巨鯊族那至寶神舟之下,瞬間破裂,根本沒有一絲的抵抗之力。

那些背叛的長老,臉色一變,隨後說道,「夢恆天,投靠古族才是唯一選擇,如果你們投降,歸順古族,或許還能饒你們一名,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放屁,老子就算死,也不會跟你們這群貪生怕死之輩,同流合污。」夢恆天爆喝道。

雲宗一些弟子,看著此時的情況,內心猛的一顫,充滿了敬畏之色。

那虛空之中,浩浩蕩蕩的巨鯊族,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上古十大凶獸一族,實力非同凡響,絕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

「哼!」

就在這時,一陣爆喝傳來,鯊驚王手持海神權杖,猛的一敲,天地震蕩,一道巨大的海量衝天而起,將整個天地都覆蓋了。

「恆天,帶著弟子們先回去。」雲宗主知道這一次根本無法對抗了。

曾經雲宗是靠著老祖開闢的次元世界,立於不敗之地,但是現在這屏障被擊破,根本無法抵擋巨鯊族的攻勢。

雲宗主知道,萬界恐怕要開啟了,不然古族也不會開始清理各大宗門。

「宗主,那您?」夢恆天擔憂的問道。

「我沒事,立刻帶領弟子回到宗門之中。」雲宗主說道。

「紅雲。」夢恆天猶豫了片刻,隨後喊道。

「長老。」紅雲仙子飄蕩而來,一臉的嚴肅之色,這一次在她看來,雲宗恐怕危險了。

「帶領弟子退回宗門,這裡交給我跟宗主了。」夢恆天說道。

「是。」紅雲仙子沒有任何猶豫,此刻事態嚴重,自然想不了那麼多了。

「宗主,我知道你的想法,不過這件事情還得你我兩人聯手。」

夢恆天自然知道宗主在想什麼,但是這件事情,可不是宗主一人的事情,而是雲宗所有人的事情。

保留火種,雲宗怎麼能就此破滅,就算他們犧牲了,只要能護雲宗上下離開,那這一切就已經值得了。

「哼,想要保留火種,簡直就是做夢,這一次你們雲宗將徹底的消散在古聖界,還在等什麼,封鎖。」鯊驚王冷喝一聲。

「什麼?」

剎那之間,雲宗主等人面色大變,不知何時,宗門之中的一些長老,徹底背叛,直接將雲宗入口徹底的封鎖,不讓一名弟子進入其中。

一道光芒乍現,那些即將衝進宗門之中的弟子,瞬間被絞殺成了碎末。

「王天龍,真火離,你們幹什麼?」夢恆天雙目爆凸,一團怒火猛的燃燒了出來,彷彿是不敢相信這一切一般。

「本王說了,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兩位長老已經歸順了古族。」鯊驚王說道。

那些弟子,此刻不斷後退,最終退到了雲宗主的身邊,對於一些弟子來說,如今所發生的一幕,已經讓他們心生畏懼了。

「宗主,現在該怎麼辦?」紅雲仙子也沒想到宗門之中的長老會背叛。

這直接將去路擋住,讓宗門弟子根本無處可逃啊。

這兩位長老在雲宗的地位也不低,而且實力也很強悍,雖然不如雲宗主,但也是神天位七重的實力了。

如今這兩大長老往門口一堵,基本沒有弟子能夠過去。

「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雲宗主凄厲一聲,「沒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候,導致雲宗覆滅的,竟然是雲宗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長老。」

「古族縱橫古聖界,這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錯啊。」

「也罷,今日就算死,也要為雲宗留下火種。」

「祭獻!」

雲宗主爆喝一聲,全身氣息膨脹了起來。

在這一刻,想要保留火種,只能祭獻自己,否則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鯊驚王的實力根本不是他所能對抗的。

「宗主,不可啊。」雲宗上下頓時驚呼,他們沒有想到,宗主竟然是要祭獻自己。

「祭獻一切,護送雲宗離去。」

轟!

一道光柱將雲宗主包裹了起來,直衝天際,鯊驚王眉頭一凝,倒是沒有想到這雲宗主會祭獻自己。

「恆天,以後雲宗可就靠你了。」雲宗主說道。

「宗主……。」

夢恆天驚呼一聲,可是在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根本攔不住宗主了,因為現在恐怕只有這個辦法,才能為雲宗留下火種了。

咦!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祭獻之力,突然消散了,雲宗主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切。

「怎麼會?」

「哈哈……。」鯊驚王看到這一幕,卻是大笑了起來,如果祭獻的話,他還真抵擋不住,但是現在這祭獻突然中斷,彷彿是被切割了一般,這倒是讓鯊驚王狂笑了起來。

「原來連老天都已經拋棄了你們雲宗,看來你們雲宗的末日到了。」

「給我鎮壓。」

鯊驚王大手一揮,巨鯊族生靈從那神舟之上咆哮而來,浩浩蕩蕩的巨鯊族張開猙獰的巨口,朝著雲宗上下廝殺而來。

而這巨鯊神舟的炮口,更是凝聚這一道光芒,隨後轟隆一聲,破空而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