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連美滋滋享受貴族動物待遇的黑貓和公雞都站了起來,看了過去。

房間中,面色微白,一臉大汗的陳浩走了出來,看向客廳中的衆人,勉強露出一個微笑道:“四平前輩,幸不辱命。”

衆人聞言,都是大喜。

特別是四平道長,看着陳浩手中那明顯透出靈光的鐘馗神像,都變得精神振發。

這下除邪有望了。

當即魏老闆就跑上前,一臉感激的道:“多謝陳大師,大恩大德,容後再報。”

其他人也走過來,四平道長笑道:“道友果然神通不凡,有了開靈神像,我這拘靈禁法,總算可以施展了。”

陳浩笑着把神像遞給了四平道長,道:“我損耗不小,需要休息一下,其他的事,就麻煩前輩了。”

“應該的,道友好好調息。”四平道長接過神像,對徒弟一招手,就轉身走向魏琪的房間。

魏老闆和白髮老人自然跟上。

這時候,黑貓和公雞屁顛屁顛的跑到陳浩身邊,仰頭看着陳浩,滿眼的疑惑。

愚蠢主人這是幹了什麼事?看起來好疲憊虛弱的樣子?

陳浩看着四平道長等人的背影,嘆息一聲。

其實他很想跟上去,觀摩一下這位修行前輩是如何施法的。

不過做戲就要做到底,他既然表現的虛弱,可不能再逞強去圍觀,否則豈不是露餡了?要知道他爲了表現出疲勞的效果,可是做了大半個小時的俯臥撐,仰臥起坐,這才弄出了一身的汗水。

現在又累又餓,說來,還真是有些渾身發軟。

“陳大師,您這麼長時間沒吃東西了,要不我給您訂個外賣?”莊舟這胖子倒是沒有去圍觀,而是笑眯眯的跑過來,很有眼見的恭維陳浩。

陳浩是真餓了,下午都沒吃飯呢,當即不客氣的道:“勞煩莊兄了。”

“陳大師客氣了,您也別叫我莊兄,叫我小莊,小舟就行。”看陳浩沒有推脫,莊舟笑的小眼睛都看不見了,美滋滋的跑到一邊,拿出電話就撥打一個號碼。

“老秦,把你酒店的皇家珍饈套餐給我送一套過來,在魏叔家,速度要快。”

“什麼?大師傅下班了?我告訴你,什麼理由我都不管,半個小時內,我要見到珍饈套餐,否則咱倆以後也別一起玩了,友盡,就這樣。”

看莊舟居然如此態度,陳浩哭笑不得。

這些富二代,還真是打破了他的認知,看起來很好相處嘛。

“莊……小莊,不用這麼麻煩,隨便訂一個就行。”陳浩說了一句。

莊舟當即認真道:“這可不行,我請大師的第一餐,說什麼也要上檔次,不然我這臉沒地兒擱。”

陳浩無奈,也就由他了。

走到客廳坐下,黑貓順勢爬到了陳浩的腿上,還用腦袋蹭了蹭陳浩,似乎在安慰陳浩,讓陳浩很欣慰,萌貓小乖乖又變回來了。

公雞也想上去,可是看了看,雞眼瞪得很大,完全沒地方嘛,這死貓,怎麼動作這麼麻溜!

陳浩笑着把公雞拉到了身邊,伸手**了一下。

還別說,這公雞的雞毛,柔軟光滑,涼中帶溫,摸起來不比黑貓差。

公雞頓時心滿意足,順勢臥了下來,雞眼都歡喜的眯起。

莊舟看的羨慕,開口道:“陳大師,您這貓和雞是從哪裏買的?我覺得它們好聰明,好有靈性啊。”

陳浩好笑的看了一眼莊舟道:“我這倆寵物,可不是錢能買到的,你就別想了。嗯,說起來,小莊你到底接觸了什麼東西,居然沾染了陰氣?”

莊舟尷尬一笑,遲疑了一下,還是回答道:“那個啥,大師應該知道鬼街是幹什麼的吧,我家老頭子就是一箇中間人,之前出過一批貨,我好奇就看了看,誰知道還能遇到這事兒。哦對了,大師,你手裏還有沒有這樣的法器?我還想買幾個。”

陳浩笑了笑,倒是沒覺得奇怪。

知道了這法器的神奇,經常接觸地下贓物的人,肯定是最需要了。

“暫時沒有了,不過過段時間我會再煉製一些,如果你需要,到時候我通知你。”

莊舟大喜,連忙道:“沒問題,我隨時等候。”

正聊着呢,突然陳浩面色一變,扭頭看向魏琪的房間。

就在這時,一道氣怒的尖銳聲音響起:“你們這些可惡的人類,我要和你們同歸於盡。”

隨後磅礴的陰煞之氣從房間之中散發。

陳浩正待有所行動,被陳浩**的舒服的公雞就好像被激怒了一樣,猛然起身,伸長腦袋,張開嘴巴。

“咯咯咯……”

清亮的鳴叫,帶着煌煌大氣,響徹別墅。

……

第三更送上, 雞鳴清亮,抑陰振陽。

在陳浩的陰陽眼下,明顯的看到那擴散的陰煞之氣出現了一瞬間的停滯。

旋即,魏琪房間中傳來老道士的一聲大喝:“鎮!”

聲落,瀰漫的陰煞之氣瞬間收斂,殘餘的一些,也都漂浮無定,散亂無形。

眼見公雞裝了一把逼,黑貓不爽了。

你這個小三居然敢搶本貓的風頭?置本貓於何地?

當即黑貓從陳浩的身上一躍而起,兩個串步,落在了二樓的護欄上,一張嘴,身體膨脹,金芒裹體。

呼~~

別墅之內,憑空來風,呼嘯匯聚。

風聲裹挾着別墅內殘餘的陰煞,快速流入貓嘴,頃刻間一掃而空。隨即,黑貓一邊咀嚼,一邊得意的看向公雞。

公雞直接無視,輕輕一跳,佔據了黑貓之前的位置,享受的眯起眼睛。

黑貓頓時傻眼。

唉我去,被這死雞套路了!

這時,莊舟已經傻眼了,呆滯了,蒙圈了。

剛纔什麼情況?

公雞的叫聲,讓他心靈一顫,有種渾身上下,通體舒暢之感,神奇的一批。

這也就罷了,黑貓突然玩了個變身!那膨脹的姿態,猶如一隻小老虎一樣,霸氣無雙,震撼的他心靈顫抖,感覺三觀崩潰,對這個熟悉的世界,有了無比陌生的感覺。

“大大大,大師,這,這是,貓嗎?”

看着黑貓恢復原本姿態,跑過來和公雞搶奪大腿,莊舟反應過來了,顫顫巍巍的詢問。

陳浩也回了神,對公雞的這叫聲甚是驚歎。

傳說雞爲正禽,能感天地至陽,當晨曉初到之際,公雞第一個感知,一鳴天下亮。

可是陳浩也沒有想到,雞鳴居然還有這般威能!

這公雞纔多少道行,可以說要不是在鎮海寺吃了個什麼東西,它弱小的連黑貓都能隨便欺負,屁都不敢放一個。

而現在,它居然能一鳴鎮妖邪!

嘖嘖,這要是以後成長起來,也不用自己幹啥了,把公雞放出去,對着天空叫一聲,什麼妖魔鬼怪都給我通通嚇尿。

“呵呵,我說了,我的寵物,你買不到的。”陳浩高深莫測的說了一句,然後起身,直接走向魏琪的房間。

進入房間,陳浩就看到牆面上貼的符紙散落一地,不是破碎,就是失去了靈力,看的陳浩很是無語。

符紙不是載體嗎?這載體都沒有破壞呢,咋效果就沒了?這弱化的符咒這麼垃圾?

隨後陳浩又看到,房間內的其他東西也是一團糟。

魏老闆和白髮老人倒在地上,驚魂未定,老道士四平道長捧着鍾馗神像,面色慘白。

年輕道士更是抓着一把桃木劍,一臉警惕。

“四平前輩,沒有成功嗎?”陳浩凝重的問道。

萬千之心 四平道長輕輕放下鍾馗神像,呼出一口氣,笑道:“真是多虧了道友的靈寵相助,否則老道還真可能功虧一簣啊。”

這就是成功了?

陳浩面色緩和下來,看向那鍾馗神像。

此刻的鐘馗神像,身上靈力涌動,陳浩隱約感知上面有一層網狀的封禁之力,把一團陰煞死死的壓在神像之中。

這就是拘靈禁法?看起來挺厲害啊!

“太好了,那我女兒沒事了?”魏老闆回過神,激動的詢問。

四平道長道:“鬼狐被拘禁,魏琪小姑娘再無大礙,只需要好好調養一番,就能康復了,不過老道要提醒一句,小姑娘受鬼狐奪舍,天生魂魄虛弱,不可前往墓地這類陰氣較重之處,也不能遭受巨大驚嚇,否則必有不測。”

魏老闆神色一凝,點頭道:“多謝真人指點。”

四平道長這才笑了笑,看向陳浩道:“道友,妖邪已除,若不介意,可願去我白鶴觀做客?”

陳浩精神一振,當然願意啊,哥們現在對修行界一無所知,就等着您老多指點指點了呢。

當即陳浩回道:“前輩邀請,晚輩不勝榮幸。”

魏老闆連忙道:“這天色已晚,要不留下休息一夜再走?”

四平道長淡然道:“我前來,只爲老友託付,如今禍事已除,就沒有留的必要了。”

魏老闆表情僵住。

陳浩默默點了個贊。

老前輩果然也是對這貨有看法啊,這種年輕時候作死貽害家人的傢伙,真心沒有必要認識。

別說什麼現在變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佛門傳教的套路,道家纔不吃這一套。

錯了就是錯了,如果犯錯之後想改就改,那天下還不亂了啊,嘯傲山林數載,賺了個盆滿鉢滿,搖身一變就成好人了?

哪怕是真心悔改,但是曾經所犯的錯,那也是污點,抹不掉的。

陳浩就是這樣,黑白分明,要麼一直是好人,要麼就徹底做壞人,當了婊子再從良,恕我高攀不起。

“那,那真人慢走,這報酬我一定奉上,請真人莫要推辭。”魏老闆尷尬的說道。

四平道長卻是沒有理他,和陳浩一起離開了房間,留下弟子收拾還沒有損壞的法器。

出了門,陳浩對莊舟道:“小莊,你那訂餐就算了,我現在要走了,待我煉製了法器,再與你聯繫。”

“啊?怎麼就走了,這麼晚呢,大師你也沒吃飯啊。”莊舟有些措手不及,語無倫次的說道。

陳浩笑道:“吃飯是小事,你也不用破費了。好了,言盡於此,就此別過。”

說完,陳浩和四平道長就走出別墅。

黑貓和公雞連忙跟在後面。

等到了別墅外,陳浩看向四平道長道:“前輩,要等五元道兄嗎?”

四平道長笑道:“不用,他開了車,老道與你一起就行,呵呵,這吃飯還是要的,就算是修行中人,不入先天,也不能避免五穀輪迴嘛。老道認識一個奇人,飯菜做的很是不錯,專門招待我們修行中人,小友可願一去?”

陳浩歡喜道:“這當然願意啊,獨自摸索,晚輩可是對修行有諸多疑問呢,能認識同道中人,也是幸事。”

四平道長道:“那好,我們走吧,那位奇人生平有三好,修行,做菜,喜新秀,道友這樣不靠外物,獨自入道的天驕,那位奇人可是最欣賞不過了。”

……

第一章奉上,因爲下個禮拜沒有大推薦,比不過別人的書。所以只能靠各位喜歡本書的書友一個個推薦收藏頂起來。

另外,聽說有人要給我寄刀片?我要巧克力味的,可以嗎?? 上了車,在四平道長的指點下,陳浩離開了桃城,進入了前往黃州的高速。

眼看是一段不短時間的行駛,陳浩不願浪費時間,忍不住開口問道:“四平前輩,您之前說,不依靠外物,還有靈石?這是什麼意思?晚輩不太明白。”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四平道長也不意外,笑道:“所謂靈石,可不是道友看網絡小說中的那種蘊含靈氣的石頭,而是一種孕育靈機之石,十分罕見。和靈氣有關也無關。天地之間,靈氣從未斷絕過,否則這天地萬物,何有生機?靈氣是天地孕育,滋養萬物,自然對天地之間的任何人都有用。而我輩修士,就算入道,也不能和小說中的寫的一樣,吸納靈氣,造化自身。這是錯誤的想法,入道只是基礎,有了修行的可能,想要駕馭天地間的靈氣,須得先天方可。而我們修士修行,最缺的不是靈氣,而是靈機。”

陳浩恍然,旋即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四平道長。

這位前輩年紀不小,居然還愛看網絡小說?

四平道長察覺了陳浩的詫異目光,笑道:“我這是比喻,方便道友理解。那網絡小說千奇百怪,與我修行無益,我是不看的。就是我那徒兒,性子脫兔,喜歡亂想,曾經未入道時,接觸網絡,就被影響了,還把這當成修行知識問我,當時我抽了他一頓,這才休止。”

陳浩汗顏,倒是沒想到,那個看起來老實穩重的五元道兄,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前輩,按照你這麼說,修行中人,豈不是沒有靈石,就不能修行了?”陳浩繼續詢問。

四平道長嘆息道:“這也是修行中人越來越凋零的主要原因,自元明起,百日築基就成了奢望,修行中人需要依靠蘊含靈機的靈石輔佐,這才能入道,即便如此,也需要近一年的苦修方成。而靈石卻是天地鍾秀之地,千百年孕育而成,十分罕見,又各不相同,難以辨認。因此如今的修行界,早已不復數百年前的盛景,基本上都是單傳,底蘊深厚的,纔多收兩個弟子,多了,也無法培養成才。不過華夏廣闊,人傑地靈,倒也不缺那修道奇才,能感知天地間的縹緲靈機,造化自身,據我所知,當代修行界,就有五位不依靠靈石成就道基的修士,其中一位道友以八十年道行,被稱爲華夏修行界第一人,老道也是佩服的很,只是這位道友坐鎮重地,輕易不會出世。”

陳浩聽得震撼無比。

原來修行界在幾百年前就開始沒落了,到了現在,都變成了單傳。

按照這樣,若是沒有靈石輔佐,有些修道之人就會面臨傳承斷絕的危機。

現在的修行界,好淒涼啊!

嗯,好在我有系統大佬,不用像修行界的這些同道一樣,自己苦修,還面臨無望。

只要完成任務,系統大佬也不吝獎勵。

“哈哈,前輩這樣說,我真是又歡喜,又慚愧!”陳浩謙虛迴應。

四平道長認真道:“道友何必自謙,須知修行一道,成了便是成了,不成便是不成,做不得假,也變不了真。做給我看,沒有必要,做給凡俗看,平白短了你修行的銳氣,道友無人教誨,能獨自入道,這是天賦,也是短板,日後萬不可弱了道心。”

陳浩頓時神色肅穆。

古人云,家傳萬卷經,真傳一句話。

四平道長此刻所言,對於陳浩而言,絕對不比這真傳一句話來的差,算得上一言之師了。

“多謝前輩指點,晚輩銘記於心。”陳浩誠心道謝。

四平道長滿意點頭:“道友即有機緣,也有天賦,更是道心明竅,算是你們這一代的天驕。老道希望你能堅持道心,逐道不止,打破修行界數百年的斷路,一探先天之密。”

“先天?有什麼區別嗎?”陳浩虛心求問。

對於他而言,修行界的一切都是新鮮事。

四平道長耐心道:“先天是修行界的一個境界,古道言,不入先天,不爲真修,只有成就了先天,方知修行之妙,入青冥,探九幽,天地五行,萬法隨心。而成就先天的基礎,就是百年道行,明清之時,尚有人能觸摸這個境界,自新朝以來,如今的修行界第一人,就是最高的修爲了,修行界有不少同道對於修行之人能夠再入先天,都表示了絕望心態。不過老道堅信,大道四十九,留一線生機,我道門不絕,終究會有崛起希望。”

陳浩對四平道長肅然起敬。

這位前輩,按照他所說的境界而言,自身修爲不高,可是這種心態,卻是難能可貴,若是生在修行盛世,怕也能成就先天道果吧。

“晚輩定會謹記前輩之言,不忘初心。”

四平道長點點頭,繼續道:“說起先天,老道也要提醒一下道友,那魏懷中稱我真人,這是誇大。凡俗之人,不懂修行之道。真正的真人,那是先天修士方可承受的道號,我輩不入先天者,以道友論,入道皆是同輩,若親近,也分長幼。但是同道之間,卻從不以真人稱呼,這不是尊敬,而是戲弄,若稱呼有誤,怕會引來誤會。”

陳浩點頭,記下的同時也在慶幸,這一次選擇幫助魏老闆,真是一步好棋,方能遇到這位好心同道,爲自己解答疑惑,指點迷津。

之後陳浩不懂就問,老道士也是知無不答,言無不盡,讓陳浩對於修行界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

現在的華夏修行界,說凋零,也沒有那麼嚴重,因爲修行者不算太少。只是大多數都不會在凡俗面前現身,不是居山門苦修,追尋大道,就是遊歷四方,增進道心,順便搜尋奇物,比如能保傳承不斷的靈石。

另外還有妖魔鬼怪的疑問,同樣的凋零,大妖絕跡,小妖也罕見。常見的也就是一些妖魂野鬼之流,因爲一些遊歷修士的存在,厲害的也不敢出來危害,怕被收拾。

還有就是,四平道長提醒陳浩,閉門苦修,不利於道,須得動靜結合,法心同進,方有成道可能,建議陳浩有時間就去遊歷四方,一邊行道,一邊觀世間百態,明悟玄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