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尹璃和允逸寒已經跑了過來,允逸寒看著兩人,「看來是沒什麼大事,快走!」

兩人點頭,跟著他們快步離開。

鳳九黎長劍上滿是血跡,臉上也有飛濺的血跡,她又砍死一個人,「這不是辦法,人太多了!」

神尊和君陌遙打著打著已經到了這附近,神尊聽到鳳九黎的話后哈哈大笑,「聖域幾十萬人,豈是你們可以殺完的?」

「你的人殺不完,我們的人,你以為也能殺的完嗎?」遠處傳來曼珠的聲音,她身後,是一群連著一群的花精。

曾經彼岸的所有精靈,都來了。

鳳九黎唇角一勾,「我都忘了,如今幽冥已經恢復,忘川解除冰封,忘川不枯竭,我手下的人,你一輩子,都別想殺完!」 她手中靈力綻放,那群精靈身上被一層紅光籠罩,鳳九黎目光中閃過冰冷的殺意,手指帶著靈力劃過手腕,有血液飛出,帶著濃郁邪魅的幽香,那群精靈,在聞到這幽香,原本的瞳色驀然變成血紅,身上的靈力加倍增長。

「這是……」神尊看著這一幕,進入狂躁的精靈,比正常的精靈,強了不止數倍!

「你或許不知道,我的血,除了可以救人,還可以讓他們變得,更加厲害。」

血液低落下方的海洋,海域形成巨大的漩渦,流朔飛來,一劍落下,火焰帶著海水飛起,海浪直衝天空,將附近的神使通通卷進去,封鏡和無音看準機會,封鏡的幻化型武器化成無數光刃,伴著無音的無數音刃,直接飛過去,從各個方向,進入海浪中,將他們殺掉。

精靈們衝過來,這是真的不怕死,即便是被神使一招殺死,馬上又能復活,然後再上前攻擊。凌利而密集的攻擊,將這些神使和神尊逼到海域上空的一方天地。

無音手中藍色的靈力落在海洋之上,他冷冷看了眼神尊,「你今日最大的錯誤就是,將戰場放在海域,在海上,我,是絕對的主宰!」

海浪飛起,形成無數巨大的水龍捲,流朔在旁邊勾唇一笑,目光閃過一抹邪肆,「讓我再給你加一點猛料!」

用力揮出一劍,紅靈火焰裹在水龍捲上,讓這些水龍捲形成無數國柱,將神尊和神使都困在這一方天地。

遠處的人們乃至整個大陸,即便相隔很遠,仍能感受到這一方天地的撼動,扔可以看到,這一處天空的異變。

已經退遠的蘇陌鍾離等人,緊張地看著一片天空,無數火焰直衝天空,鍾離握緊靳慕琛的手,「他們會沒事的吧!」

「放心,他們會安然無恙的。」

鳳九黎飛到海域正中央,「當年,因為天罰殺不了你,今日,就讓我,來結束這一切!」

身上紅光綻放,她的腳下,法陣開啟,這已經不是當初攻打城門時的法陣可以比擬的了,法陣直接將這一方天地籠罩,無數光劍懸空,鳳九黎在陣眼站著,手中長劍用力一揮,那些光劍跟隨她的動作飛動,神使們陸續爆炸,法陣開啟后的結界將這力量盡數化解,然後將他們殺死。

那些神使開始逃離,可是,周圍還有火焰包裹的水龍捲,讓他們進退不得。

「結束吧,你造的孽,該結束了!」鳳九黎沉目說出這句話,手中長劍對著神尊落下,天地昏暗,一道紫色的雷電伴隨著長劍的劍氣落下,正落在神尊身上,將這一切,結束。

這一擊,讓天地為之震動,讓整個大陸的人,心都被提起。

鳳九黎用盡了身體里的靈力,身體從高空墜落,周圍的火焰水龍捲也散開,水花淋濕了她身上的衣裙,衝掉了她身上的血跡。

帝凌桀飛身而去接住她,鳳九黎抱住他的脖子,「終於,結束了。」

天空的烏雲漸漸散去,陽光透射出來,灑滿大地,沙灘變成金色,透著神聖的光芒。 「最後那道雷……」

「是天雷,這算是,對他這麼多年所作所為的懲罰吧!」君陌遙接著鳳九黎的話說道,這天地間,再也沒有神尊這個人了。

「那聖域怎麼辦?執掌光明,總不能沒人管理吧!」鳳九黎看著那刺目的陽光說道。

「這個,誰知道呢!」君陌遙淡然一笑,抬頭看著那碧藍的天空。

遠處有很多人跑過來,最前面的是鳳九黎的夥伴們,還有東海附近的所有人類。

「太棒了!」鍾離看著鳳九黎笑道。

鳳九黎還被帝凌桀抱在懷裡,有些不自在,拍了拍帝凌桀的手,「你把我放下來,這麼多人看著。」

「有什麼關係,我們是訂過親的。」帝凌桀無賴起來,也是很無賴的。

遠處而來的人們,看著鳳九黎數人,齊齊跪下,「多謝神拯救我們人類大陸。」

君陌遙往前走了一步,臉上是淡淡的微笑,說道:「各位快起來,我們並不是神,只是被神選中,護佑你們的使者,這都是我們應該的,請快起來。」

其他人唇角也都帶著和善的笑,看著那些被他們保護的百姓,或許,他們當中曾經作惡多端,或許,他們當中曾經殘害過無數人,可是,至少在這一刻,他們是善良的。

這次大戰傳遍了整個大陸,所有人都知道,曾經的三大陸,已經回來了。

戰爭已經結束,鳳九黎幾人告別鍾離他們,「幽冥剛剛恢復,我們要趕快回去,讓至少凍結了萬年的輪迴步入正軌。」

鍾離他們點頭,「你們放心離開,這片大陸,還有我們幫你們守著。」

鳳九黎唇角勾起一抹淺笑,突然想起什麼,走向青翎漪,「當時我被夢貘獸帶走,關於你後來發生的事,都是他們後來告訴我的,其實……」

鳳九黎靠近她耳邊,低聲道:「尹凡對你是真心的,不要錯過了這段感情。」

青翎漪詫異地看向她,鳳九黎只是笑著對她眨了眨眼,然後對著所有人揮了揮手,「再見。」

在他們進入幽冥后,那一處破開的空間,很快閉合。

海上一片風平浪靜,如果不是方才的記憶還在腦中回蕩,方才的經歷刻骨銘心,他們甚至以為,方才的一切都是錯覺。

帝凌桀並沒有跟著他們去幽冥,而是直接回了魔域。

鳳九黎回去后沒有回彼岸,而是直接去了阿雪所在的雪山之巔。

雪山上終日風雪不斷,風雪深處,是阿雪的住處,雪域城堡。

阿雪的屍體就放在裡面,鳳九黎進去,看著密宮中冰床上躺著的女子,她身上的血痕已經在她身下萬年寒冰的治療下癒合,只是,那不再起伏的胸口,讓她不得不面對這個事實。

她已經死了。

鳳九黎跪坐在冰床邊,握住她冰冷的手,「阿雪,幽冥已經恢復了,阿鏡已經回輪迴之境查了,我很害怕,怕你的魂靈,並沒有進入輪迴。」

鳳九黎握著她的手放在臉上,想要將她的手捂熱,可是都是無用功。 門口傳來動靜,鳳九黎抬頭看著流朔,放下墨幽雪的手,走到房門口,拍了拍她的肩膀,「你陪陪她吧。」

流朔點了點頭,在鳳九黎要離開時叫住她:「小九。」

鳳九黎背對著他站住,「嗯。」

「無論是什麼結果,都不要告訴我,讓我安靜地等她回來。」流朔輕聲說道。

鳳九黎幾乎是瞬間落下淚,她輕輕應了聲,「好。」

然後抬腳離開密宮。

一年後。

幽冥冰封了萬年,現在解開封印,無數魂靈湧進,讓幾人忙的不可開交,各自在各自的領域,這一年來,都沒見過幾面。

鳳九黎靠在老榕樹身上,嘆了口氣,「還真沒試過這麼忙的。」

看著夜空的星辰,她和帝凌桀已經一年沒見過了。

曼珠飛過來,落在鳳九黎身邊,「主人,這裡已經穩定下來了,剩下的我看守著,你要是想念魔尊,你可以去看看他。」

「不去,我是那麼沒節操的人嗎?」鳳九黎立刻拒絕了,他都不過來找她,憑什麼讓她去找他?!

曼珠看著自家主人口是心非,攤了攤手轉身離開。

曼珠離開后不久,一隻花精飛過來,對著鳳九黎恭敬行禮,「殿下,無音殿下來找您。」

鳳九黎站直身子,「你帶他進來吧。」

月空下,無音越過曼珠沙華花海走過來,身上的淡藍色華服讓他看起來更加清冷,鳳九黎看著他,他變得沉穩了很多。

「你最近好嗎?」無音看著她,低聲問道。

鳳九黎直接搖頭,「一點都不好,忙死了。」

無音唇角輕輕勾起,「我想了很久才決定來見你一面。」

鳳九黎看向他,想起一年前發生的,收了笑容,嘆了口氣說道,「都過去了,何必想那麼多。」

「沐紅裳我已經埋葬在無妄海海岸,靈魂,我已經交給了阿鏡,差不多百年後,她就可以回來了。」無音轉移了話題。

「嗯,這樣很好。」鳳九黎應道。

一道藍色光芒飛過,鳳九黎伸手接住,看著手裡閃著淡淡藍色光芒的夜明珠,她抬頭看向無音。

「無妄海千年出一顆的藍色夜明珠,有祛毒功效,算是補償你當初訂婚時的禮物。」無音臉上露出釋然的淺笑,「你要過得幸福。」

鳳九黎握住手中的夜明珠,臉上的笑意真誠,「我會的。」

洛夏國。

君問看著奏摺,身邊的太監總管李公公嘆了口氣,「已經一年多了,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是不是已經不會回來了?」

君問也嘆了口氣,「他們有他們的使命,不回來也罷。」

他話音剛落,御書房門口傳來女子清亮的聲音,「舅舅你說這話可是讓我們傷心了。」

君問驀然抬頭,就看到鳳九黎和君陌遙站在門口,看著他。

「你們……你們不是回去了?」君問激動的話都說不利落了。

鳳九黎走過去,「幽冥的情況已經穩定,有時間了自然要回來,這裡也是我和哥哥的家啊!」

君問眼眶濕潤,走下來將他們兩人抱住,伸手拍著他們的肩膀,「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正說著,門口傳來很大的動靜,君問鬆開兩人,看向李公公,「你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李公公應了聲趕緊跑出去,過了會兒又跑回來,看著鳳九黎喘著氣說道:「駙馬,駙馬爺來了,帶著聘禮,說是來正式提親。」

鳳九黎唇角一勾,身影一閃已經離開御書房。

君陌遙看著搖了搖頭,看到君問莫名其妙的眼神,笑道:「他們兩個已經一年多沒見了,這事,我們就不要插手了。」

君問聞言笑著點了點頭。

後來,一場世紀婚禮在人類大陸舉行,紅綢鋪滿整個大陸,家家戶戶掛上紅色燈籠表示慶祝,魔域和幽冥出錢,宴請整個大陸的人們,暢吃暢飲七天七夜。

婚禮是在洛夏國舉行的,很隆重,鳳凰台被裝點的史無前例的華麗。鳳九黎和帝凌桀身上的華服,是無妄海產出的蛟綃紗,還有雪山之巔的冰蠶絲製成的,華麗無比,周圍的來賓都是他們的朋友,幽冥的眾人,魔域的各位使者,還有,鳳九黎人類世界的好友,看著兩人握著紅綢緩緩走來,所有人歡呼起來。

花精們在一旁用靈力撒出漂亮的花瓣,鳳九黎頭上蓋著紅蓋頭,看不見周圍的景象,可是聽得出來,周圍很熱鬧。

走到君問和君陌遙前面,兩人停下,一旁的李公公看了看時辰,喊道:「吉時已到,開始拜堂。」

「一拜天地——」

兩個人轉過身,對著鳳凰台後面的寬闊天地,躬身行禮。

神,感謝你,讓我此生可以遇到他(她)。

「二拜高堂——」轉過身,面對君問和君陌遙,行禮。

君問和君陌遙看著他們,臉上笑容更深。

「夫妻對拜——」

兩個人面對面,彼此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緩緩躬身一禮,從兩人相識到現在,那些記憶在腦海中飛過。

「謝謝你,願意愛上我。」

兩個人異口同聲,說完后同時一怔,隨即勾唇一笑。

「禮成——送入洞房——」

李公公聲音落下,周圍那些人都不懷好意大聲叫起來,「鬧洞房,都去鬧洞房!」

帝凌桀往人群中看了一眼,人群瞬間安靜下來,鳳九黎聽不到聲音后噗嗤一笑,身子突然一輕,她被帝凌桀直接打橫抱起。

「誰想來鬧洞房,我等著……」他又看了眼賓客席,警告的目光讓眾人身子一顫。

鍾離靠在靳慕琛身上,嘖嘖笑道:「欲求不滿的男人真可怕。」

「話說,你們還要不要去鬧洞房?」流朔手裡拿著酒笑著問道。

一手搭在封鏡肩上,不懷好意地笑著。

眾人嘿嘿一笑,紛紛起身想著宮殿走去。

喜房內,帝凌桀直接將鳳九黎撲倒,一邊親吻著她,手開始扯開她身上的衣服。

鳳九黎好不容易躲開他的唇,將他推開一點點,「你別這麼著急,萬一他們來了呢!」

「我可是等了一萬年,你還想我等到什麼時候?」帝凌桀才不理她,吻落在她的脖子上。

意亂情迷間,他沒有覺察到門外正有人在靠近。 流朔趴在門口,身後有人推著他,「看到沒?看到沒?」

「你別推我。」流朔手往後撞了下,然後繼續扒門縫。

封鏡站在流朔身後,唇角勾起一抹壞笑,手在他背上用力一推,然後,他一個飛身離開,然後,門被撞開了。

萌妻來襲:最佳女一號 流朔因為慣性直接趴在地上,他背後扶著他站著的人也因為沒有站穩壓倒他身上。

帝凌桀聽到聲音立刻拉過被子將鳳九黎裹嚴實,然後沉著臉看向門口的眾人,聲音中帶著怒意:「看來是沒人把我的警告放在眼裡。」

流朔已經爬起來,飛快地跑出去,媽啊,他好恐怖啊!

將房門換好,眾人看著禁閉的房門,有人問道:「我們就這樣離開嗎?」

流朔勾勾唇角,「再給他們來點深刻的紀念。」

一道靈力飛過去,打在房頂,瞬間,房頂塌了。

「流——朔——!!!」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