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左右思考,他也不是傻。

這裏,畢竟是天音閣的總部。

他們要是在這裏,調–戲天音閣的女性修煉者,一旦鬧大了,小命,就撂在這裏了。

“一羣,無-恥卑-鄙-浪-蕩之輩!”

南天本來,不想多管閒事的。

但是,這些男性修煉者,竟然是黑焚煞谷的人。

南天今天就要管一管了!

這些年來,南天和黑焚煞谷的人,矛盾很大!

已經有了水火不容之勢。

“哪一個!”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小子,你找死!”

幾個黑焚煞谷的弟子,暴怒而起!

他們對付不了天音閣的人,但是,對於南天這個孤身一人而來的人,卻是囂張無比。

帝非良人 “蹬蹬!”

幾人,飛身而起,直接是攔在了南天的面前。

“小子,休要走!”

“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必須取你性命!”

最爲的雄壯的男子,兇悍地說道。

“必須要取我的性命?”

“你們好牛逼呀!”

南天冷笑。

“我就是說你們無恥,卑鄙了,你們還能拿我怎麼滴?”

南天已經用武神系統,掃描過了。

這一羣黑焚煞谷的弟子,實力大都在一品機甲戰皇。

最強的一個人,也不過是半步機甲戰聖。

看樣子,這些人,應該是黑焚煞谷內谷裏頭,最爲墊底的一羣人。

幾個天音閣的女修,見到那南天爲她們仗義執言,現在,被黑焚煞谷的人圍堵。

她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這裏是天音閣總部,沒有得到長老們的授權,嚴禁私自打鬥!”

一個女修,瞪了瞪虎視眈眈的黑焚煞谷弟子。

“你快走吧!”

另一個女修,也是悄悄地提醒着南天,讓南天快些走。

南天卻是輕笑。

“幾位姑娘放心,一些小屁蟲,在下,還是可以解決掉的!”

南天呵呵一笑。

黑焚煞谷的人,肺都快要氣炸了。

“師兄,你看他衣着簡樸。沒有什麼顯然標誌,顯然不是大宗門的。這一次,天音閣開放日,有許多小門小派也來了。這個傢伙,估計就是從哪些小門小派過來的。”

“拿他殺雞儆猴,沒什麼不妥的!”

一個人大笑着。

“小門小派?”

南天不禁好笑。

宗門事務特派團,是特殊的軍事機構,比紫淵衛都要高呢,有銀河軍內部編制當後臺,虧他們這些人,說“小門小派”。

南天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被人誤解,也是史特使故意爲之。

其實,南天現在的級別已經很高了。

可以穿着特殊的服裝,一眼就可以讓人辨別出爲:特派員。

但是,史特使就是故意沒有給南天衣服。

“今天,就把你廢掉!”

那個黑焚煞谷的半聖,獰笑,兇悍地撲向了南天。

ωwш▪ тт kдn▪ ¢ O

“聒噪!”

也不見得南天如何動作,只是輕輕地一揮手。

一道罡風平地而起,“呼啦啦”的,就將黑焚煞谷裏頭的幾個弟子,全部卷飛而走。

“噗通!”

這幾個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廢物一羣,還敢猖狂!若非,這裏是天音閣,必取你們性命!”

神醫系統:沖喜娘子美又嬌 南天冷冷的道。 “公子!”

幾個天音閣的女修,都是一驚,他們沒有料到,衣着平凡,看起來,貌不驚人的南天,竟然有如此身手。

她們這一羣女修,清一色的是一品機甲戰皇,面對那個黑焚煞谷的半聖就要遜色了。

可是,南天卻是擡手之間,就解決掉了黑焚煞谷那一幫子人,這其中的差距,十分之大!

“不用擔心我,只是略施小技罷了。我打他們,易如反掌!”

南天微微地說道。

“嗯!”

女修們,羞紅着臉道。

不得不說,南天仔細一看,還是丰神俊秀,瀟灑帥氣的。

加上,南天修爲又這麼高。

一時間,這幾個女修倒是有些犯了花癡。

黑焚煞谷的人,基本上都被南天剛纔那一擊給打得受了不輕的傷。

不過,那個黑焚煞谷的半聖,卻是個陰狠的角色。

“好,好!”

“今天,算我們認栽了!”

“你厲害,可否告訴我,你是那個勢力的?”

“改日,我們黑焚煞谷定會前去拜會!”

黑焚煞谷的那個半聖,陰冷地說道。

“告訴又何妨?”

“我是銀河軍內部編制宗門事務特派團的!”

南天,乾脆利落地說道。

“銀河軍內部編制宗門事務特派團?怪不得,身手不錯!呵呵,我記住了!”

黑焚煞谷的那個半聖,閉上眼睛,嘴角露出了猙獰地笑容。

南天眉頭一皺:“怎麼滴?看你地樣子,很是不服氣呀!”

南天一時間,殺氣大漲。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黑焚煞谷的半聖,南天準備解決掉他1

天音閣的一女修,攔住了南天,她在南天面前,搖了搖頭如蔥般的手指,對着南天勸說道:“公子,這裏是天音閣總部。四周都有我們天音閣長老隨時待命。小打小鬧還行,一旦出了人命,就不好交待了。 逍遙章 而且,他們還是黑焚煞谷的人。這一次,黑焚煞谷領隊的,還是弩焚公子。”

“罷了!”

Wωω▲TтkΛ n▲¢ o

“這裏畢竟是天音閣!”

南天想到了李樂音。

“就算是給樂音,一個面子!”

南天心道。

“走了!”

南天邁步離開。

順着一條幽靜的青石板,南天一路向西!

天音閣的總部很大,這一條青石板路,通往之地,十分的幽深。

南天不知不覺地,走了一天一夜。

在青石板的盡頭,是一個山谷。

山谷旁邊,有一個石碑。

石碑上寫着:“絕琴谷”!

南天飛身而起,放目遠眺。

果不其然,這個山谷,從地形上看,就十分的像是一個“古琴”。

“天音閣,素來以樂器,名揚天下。這絕琴谷,地形也是奇特,也算是一個奇妙特色之地。就進去看看!”

南天笑了笑,飛入了絕琴谷裏頭。

………..

另一邊,那個黑焚煞谷的半聖,身份可不簡單。

他雖然實力不強,只有半聖,但是和弩焚公子關係匪淺。

這個傢伙,跟弩焚公子添油加醋的告狀一番。

弩焚公子,年輕氣盛,是青年一輩的巔峯強者,見到跟隨自己的手下們,被打得這麼“豬頭”樣,頓時火冒三丈!

“可惡!”

“着實可惡!”

“宗門事務特派團,雖然是銀河軍的,但是,敢這樣欺負我們黑焚煞谷,我咽不下這口氣!”

弩焚公子,一拍桌子!

“請公子,爲我們做主呀!”

黑焚煞谷的半聖,匍匐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肯定,會你們做主的!”

弩焚公子,神色冰冷。

“走,你們都給我走,我們現在去就去他們宗門事務特派團的人,要一個說法!”

Www◆ тt kǎn◆ C〇

弩焚公子,大手一揮。

呼呼啦啦,黑焚煞谷的一行人,氣勢洶洶的去了。

此刻,史特使他們大部分,還在各自的客房裏頭。

他們居住的地方,是有有標識的。

弩焚公子身份非凡,也認識一些內部人士,很容易就找上門來。

“宗門特派團的人,全部給我滾出來!”

弩焚公子,冷冷地吼道。

弩焚公子這一吼,可謂是驚動了四周許多人。

不少人,都過來看看,想要知道,這雙方到底發生了什麼矛盾。

其中,不凡龍門劍派的人,唐家的人。

還有,天音閣的一些長老。

秋白長老,聽聞此事,也是趕來了。

史特使硬着頭皮,帶着衛黃他們,走了出去。

弩焚公子一瞥眼,盯上了史特使:“你是這一次銀河軍宗門事務特派團的領隊的?”

史特使微微點頭:“我是史特使!”

“我管你,是什麼狗屁特使,你的人,打了我的人!”

弩焚公子,絲毫不給史特使面子!

史特使也是一怒,機甲召喚於身。

“不錯,五品機甲戰聖?也算一方強者,但是,我弩焚,又豈怕你!”

弩焚公子,哈哈一笑。

史特使,旁邊的衛黃憤怒了。

“侮辱特使,你找死!”

衛黃直接攻向弩焚公子。

弩焚公子,看也不看衛黃,只是嘴角劃過一絲冰冷的冷笑。

“狗-屎一般,也敢向我出手?”

“嗖!”

一支火焰箭矢,突兀閃現而出。

“噗嗤!”

火箭箭矢,一下子沒入了衛黃的小腹裏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