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左夕應該很少看到肖北這麼早到出版社,又因為昨天的事情所以沒什麼好臉色的看了她一眼,隨後就回答了自己的座位上。

九點十五分。

肖北去了凌雲洛的辦公室。

她剛走進凌雲洛的辦公室,坐在了他的對面,可是還沒等她開口說話,凌雲洛就已經先開口了。

「我為昨天左夕的行為,向你道歉。」凌雲洛鄭重其事地看著肖北,說:「畢竟左夕這孩子是在一個大家庭里長大的,沒有受過太大的委屈和打擊,這次做出來的行為比較過激,希望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董事長您放心,我不會放在心上的,當然也不會和她計較的。」

「這樣就最好了。」凌雲洛說,「對了,這次你有想到什麼好的方案嗎?」

凌雲洛看肖北完全不介意的樣子,就直接進入了正題。

「當然,我昨晚上已經想到了該怎麼去解決寨子的事情。」

「嗯?」凌雲洛有些激動,很明顯。

「讓這些寨民們突然搬離自己生活了好幾十年的地方肯定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寨民們也會相當反感,我們如果用強迫的手段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肖北說,「所以,我們不拆遷。」

「什麼意思?」凌雲洛被肖北說的雲里霧裡,皺著眉。

「旅遊景點開發沒有說一定要拆遷才可以完成,只要可以開發就行,而且剛開始我們的方案就有提到過說要求保留當地的文化和風俗,所以為什麼要讓大山裡的寨民們搬離呢?」肖北一字一句的說著,「我們現在不僅僅要秉持不拆遷的概念,我們還要把寨子保護起來,我們在開發過程中不去破壞他們的生態壞境,我們甚至還要給他們建造條件更好的家園。」

凌雲洛有些驚訝,他怎麼沒有想到。

「董事長,當時我們給市政府的方案也是要打造一個民俗文化,這種歷史悠久的山寨不就是文化的象徵嗎?」肖北說,「我們為什麼還要花費這麼多的精力和錢財去自己創造一個人為的文化,更何況我們為什麼不能直接就用現成的,我們當然也可以將寨子的文化在旅遊區裡面發揚光大!如果做得好,還能夠成為引起國家的重視。」 「你繼續說下去。」凌雲洛對她的想法很肯定。

「我不是說我去山裡了嗎?我當時去了解情況的時候也發現了寨子裡面存在一切弊端,他們也是有需求的,比如教育。山寨裡面因為閉鎖所以只有一個老夫子在教學,但是現在老夫子的年紀慢慢大了起來,自然沒有這麼多的心思了,很多孩子如果想要上學就只有去山外面的鎮上去,但是路途遙遠山坡崎嶇,很多家庭其實是不希望如此的,那麼我們就可以給他們送教育進去,幫他們修建學校,現在社會上有很多的大學生志願者,很多人會願意到這種地方去支教的。」肖北說,「不過至於這種事情的話就全部交給市政府去做,市政府會做得很好,還能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

「你的點很好。」凌雲洛說,滿臉的高興完全掩飾不住,「你馬上把這個方案簡單的寫出來,我下午就拿去市政府和市長說,我相信都已經到這個份上,市政府是不可能還會拒絕我們。」

「嗯。」肖北點頭。

「阿爾法公司,哼。」凌雲洛狠烈一笑,「機關算盡,還想把我拉下水,簡直就是自作聰明,這種啪啪啪打臉之後看他們還能怎麼得瑟,恐怕現在市政府的人都已經把他們拉進黑名單了。」

肖北抿了抿嘴唇。

心思在那一刻卻有些停頓。

她其實只是把龍天一的方案稿簡單而又粗略的看了一遍而已。

沒想到她自己的記性能夠這麼好。

不過有些靈感還是來源於之前那個中年婦女所說的。

其實這個點不是那麼難想到,只是很多集團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而暫時想不到而已。

她起身:「那我現在就去把新的方案稿寫出來。」

「越簡單越好。」凌雲洛提醒道:「最重要的還是時間。」

「好,我明白。」

肖北離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開始寫方案稿。

下午時刻,凌雲洛帶著肖北去市政府,親自見了市長。

凌雲洛將他們的方案一字不漏得傳達給了市長,並且坐了詳細的解說,也得到了市長的高度肯定,甚至毫不猶豫地直接就拍了板。

歸根結底,市政府也是希望雲夕出版社來做這個旅遊景點開發的項目。

而後就向外發出了通知,最終和雲夕出版社簽訂了旅遊景點開發項目的合作協議。

一時之間,這個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商場,商場上也沸騰了起來。

其他投標的集團還在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規劃拆遷方案的時候,雲溪出版社就這麼一聲不吭的已經找到了最優的解決方案,並且拿下了項目的經營權。

凌雲洛在商場上又揚眉吐氣了一把。

但是,也因為這個事情讓阿爾法公司的老總的臉黑了下來。

阿爾法公司的老總夏天臨將手上的筆狠狠地砸在了辦公桌上,響起劇烈的聲響,盛怒的對著面前的林蕭:「怎麼回事兒。」

剛剛街道市長秘書室的電話,說旅遊景點開發方案的項目已經確定是雲夕出版社了。

林蕭抿唇沒有說話。

「用了那麼多的方法去阻止他們的到這個項目,但是最後還是落在了凌雲洛的手裡。」夏天臨狠狠地碩大,「你讓我太失望了。」

「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有什麼用啊。」夏天臨怒視,「你從來都沒有失誤過,我真得是要被你們氣死了,之前是因為張啟文的關係讓我們這麼白白丟失了這個項目,現在這個明擺著能夠把我們的位置稍微擺正一些,甚至讓市政府的人可以對我們刮目相看,但是可倒好還是便宜了凌雲洛,你讓我在商場上的面子往哪裡擱。」

「沒想到雲溪出版社會這麼快找到解決的方法,之前寨民們是一直都很排斥的。」林蕭說,「我本來是想這次故意製造一點矛盾出來,然後我們從中再插一腳,可是……」

「你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夏天臨的臉色難看到極致。

他根本聽不進任何解釋。

從來都是。

他在乎的只有他的切身利益。

當初如果不是張啟文擅作主張的跟凌修司說好,私底下買賣方案稿的話,現在的結果根本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

然後現在他好不容易攪黃了這個項目,居然在這麼幾天的時間裡,又雙手還了回去。

他此時此刻甚至都可以想象的到,凌雲洛會在商場上得瑟到什麼地步。

那隻老狐狸,野心大得很。

「你給我出去,好好反省一下。」夏天臨大聲說道。

林蕭也不再多說什麼,離開了夏天臨的辦公室。

依然,從他冷峻的臉上,完全看不到任何錶情。

就跟面癱一樣。

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里。

偌大的辦公室,一面大大的落地窗。

他的辦公室樓層很高,透過落地窗基本能夠看完整個城市,繁華一片。

他眼眸微緊。

其實阿爾法公司的大廈和雲溪出版社大廈離得不是很遠,幾乎只是隔了一條街的距離,也都是商業圈中心的位置,幾棟大樓也都聳立在其他樓層之上,所以他站在這裡可以非常得清楚看到雲溪出版社幾個燙金大字。

他轉身,按下電動窗帘,然後直接走出了辦公室,提前下班。

他開車回去了。

……

雲溪出版社門口。

肖北一口氣跑到了門口熟悉的車子旁邊。

自從龍天一說喜歡她之後,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就變得親密起來,甚至就連肖北都覺得自己好像每次一看到龍天一就會很開心。

打心底里開心。

龍天一很紳士的從駕駛室里下來,站在副駕駛室門邊,為她打開車門,看著她微有些氣喘的模樣,忍不住一笑:「要不要這麼著急,幹嘛跑得這麼氣喘吁吁的。」

肖北看了一眼龍天一。

這貨還真得很喜歡往自己身上貼金。

她懶得搭理他,直接坐進了副駕駛的座位上。

龍天一坐進駕駛室里。

車子離開了出版社的門口,在市區的街道上緩慢行駛,畢竟現在是上下班的高峰期,所以車速想快也快不起來。

肖北看著窗外的車輛和行人,有些沉默。

「今天真得很感謝你提供的方案稿。」肖北微笑著看了一眼龍天一,嘴角微微上揚。

「看樣子你的心情非常好,那麼市政府那邊已經把這個旅遊景點開發案的項目完全交到了你們手裡了?」龍天一詢問。

「你說得沒錯,我此時此刻的心情真得超級好。」肖北收回視線,回頭再一次看著龍天一,「而且今天凌雲洛那隻老狐狸還要求我頂替凌修司的位置,但是只是暫時性的而已。」

「不管是短時間還是長時間,總之我還是非常得恭喜你能夠升職。」

車子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停靠在了一家裝修很別緻的餐廳。

不算是特別高檔的地方,但是環境相當的特色十足。

肖北跟著龍天一走了進去。

服務員恭敬無比。

龍天一似乎是經常光顧這家餐廳,一路走過,「龍少爺」的聲音響了一屋。

兩個人選擇了一間包間。

肖北和龍天一坐在一張大桌子旁邊,龍天一拿著點菜單,詢問:「想吃什麼,儘管點。」

「今天既然心情這麼好,那麼我想要有肉有酒。」

「當然這裡也有你最喜歡吃的小龍蝦。」

「好。」

龍天一對著服務員點了些菜,叫了整整兩箱啤酒。

菜還沒有上齊,龍天一已經迫不及待得讓服務員把啤酒全部打開了擺放在了各自面前。

肖北覺得這種感覺特別好。

她取下自己脖子上的薄絲巾,一副打算要大幹一場的節奏。

而這個舉動,竟然讓龍天一的眼眸一緊。

肖北當然有注意到龍天一的視線。

她今天之所以要圍圍巾,一方面是為了美觀,一方面實際上就是想要遮住脖子上那些疙瘩。

她微微抿了抿嘴唇。

剛剛一個高興就跟忘了似得,她抬起手摸了摸脖子,略顯得尷尬:「這些疙瘩都是在大山裡的時候被蟲子咬得,如果你覺得不好看的話我可以把圍巾重新圍上。」

「行吧,那你就圍上吧。」龍天一沒有半點推諉,「但是我並不介意。」

不過肖北似乎很喜歡也很滿意龍天一的性格。

她最喜歡直來直往的人了。

她把圍巾又重新圍好,然後拿起啤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龍天一也給自己滿上。

兩個人開始乾杯。

這時候龍天一突然又開口說道:「以後如果遇到麻煩找不到我的話,你也可以直接來這裡,報上我的名字就可以。」

肖北有些詫異。

龍天一解釋:「這裡是我的地盤,這些人也都是我的人,你大可以放心,他們一個個嘴巴多很嚴實的,絕對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的。」

「好的。」肖北說。

她也不需要對龍天一客氣,她需要他的保護。

兩個人慢慢的喝了起來。

說是拼酒,其實也沒有拼酒的架勢。

就是你一杯我一杯,反正飯桌上的酒杯空了一個又一個。

面前的啤酒,沒人一箱12支裝已經空空如也。

龍天一又讓人搬了兩箱。

肖北其實有些覺得頭暈了。

但她的酒量……該怎麼說好?!

她去上了好幾次廁所,又回來不停的和龍天一一起拼酒。

剛開始兩個人根本沒有想到會喝得這麼兇猛,都是你一杯我一杯的,但是伴隨著下酒菜吃得還算小清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兩個人就開始拿著酒瓶子直接幹了起來,喝得那叫一個瘋狂。

又是一箱啤酒下肚。 「今天吃的可真特么的爽快。」肖北深深地打了一個飽嗝,覺得自己已經喝的差不多了,「龍蝦也很美味,肉很多。」

其實以前的肖北一直覺得自己的酒量並不好,但是自從和龍天一認識之後才真正的發現自己也是一個酒鬼,一個酒量超級好的酒鬼。

不過啤酒太容易喝撐了,所以並不那麼容易滿足肖北,她覺得下次還不如直接喝白的來得痛快淋漓一點。

「你喜歡吃就好,我還怕你說不好吃呢。」龍天一笑了一下。

「我可不是那種挑食的主,只要是能吃的,不管怎麼做都能進入我的嘴巴。」肖北直白,「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嗯,那就好,我以前一直覺得女孩子的嘴巴應該很刁,反正我身邊的一些女孩子就是屬於這種人。」

肖北看著坐在自己身邊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連臉都不會紅一下的龍天一:「你還真的是喝啤酒喝不醉的呀。」

「你不也是嗎?」龍天一看著肖北,說得相當淡定,「你是我見過這麼多女孩子當中酒量最好的。」

「不不不,我其實已經有點醉了。」肖北承認,「我現在看你都有點模糊了。」

「所以說這頓飯局算是結束了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