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巨大的餘波在那一瞬間擴散,如龍身邊的兩人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瞬間被強大的餘波衝擊,狠狠地被拋出了數丈之遠。

見項少宮二話不說便開打,三天魔臉色一變,也不再多想什麼,連忙是想出手幫忙,畢竟眼前的這一個才是最大的敵人,要是沒有將項少宮先解決了的話,又怎麼可能耍心思。

所以,如果還在多想些什麼的話,最先被做掉的,便是他們三人了!。

但是他們剛剛想出手,連感覺到一道身影射了過來,瞬間擋住在他們的面前。

而這一個人不是誰,正是鳳舞。

緊接著,一聲琴聲在虛空之中響了起來。

琴聲虛虛渺渺,像是存在於天地,又像天玄音,給人一種如痴如醉的感覺。更重要的是,眼前的景物也隨之一變,就像是來到了仙界一般。

無論是三天魔還是如龍三人,面對一個強敵之外,還要時刻注意著天外之音。

六人口中同時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不好,魔音。」

六人連忙將自己的聽覺封了起來,眼前再一次恢復過來。可是當他們恢復過來的時候,便感覺到一股殺意當頭落下來。

如龍倒是好一點,畢竟他與項少宮兩劍對持,餘波也衝散了不少何以的天外玄音。

「你們兩個先去對付那一個彈琴的小妞,千萬別種了她的幻境。」如果不斷則斷,果斷下了一個決擇,同時提醒兩人道。

兩人自然也不是什麼傻子,何以在這裡可是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只要是有她在的話,他們的動作便會有所畏手畏腳,完全是發揮不出來。

「哼!你們既然是想找打,你以為本家好欺負的不成,信不信本家搞死你們。」項少宮那一種囂張跋扈的神情,壓根就不像一個強者擁有的氣質。

項少宮自然是不會給他們過去,手中的軒轅劍一抖,瞬間化作了兩道劍光,直取天沙與白落的要害。

兩人哪裡敢再往前,連忙將自己的法寶祭了出來,擋住項少宮這一擊。

可是令到他們兩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項少宮所化出的兩道劍光,並不是法寶而是劍氣。當就要擊落在兩人的法寶之時,瞬間化作了點點的星光。

在那一刻,點點的星光在法寶後面凝聚,重新凝聚成一道劍氣。

嘶!嘶!兩人感覺到這一擊的詭異,連忙是閃身,但是最凝還是慢了一步。兩道劍氣狠狠地在他們的身體劃過,要是再慢上一點,整個人都會被劃成兩斷。

在這一瞬間血光衝天,一股血腥味也在虛空之中散開。

「該死,他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地步。」天沙想想剛才那一瞬間就感覺到后怕,可是真的再慢上那麼一點,便去閻王那裡報到,口中驚罵了一聲。

其實,對於項少宮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地步,他們不是沒有聽說過,只是他們並不相信擺了!畢竟這可是劍修之中最難的一道關卡,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破去這關卡。

劍修之中,大多數的修者,都不能領悟到人劍合一的境界。即便有些飛仙之人,都沒有能夠領悟到人劍合一。

很多一人都認為,劍修達到了人就是劍,劍就是人的地步,便是人劍合一。可是對於一些真正的劍修來說,這並不算是人劍合一。

又或者說,有些人認為,劍修達到了無劍即劍的地步,就已經超脫了一劍合一的境界。

就好像是一個劍修,可是摘葉傷人,那就是達到人劍合一?

其實這也不過是小把戲,不要說是劍修,即便是修者都能做到這一點。

劍修就是劍修,沒有了劍又怎麼成為劍修,那不過是失敗者給自己的安慰敗了!

「人劍合一的境界,不錯,但你們知道,為什麼會有劍才稱為劍修嗎?」項少宮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意,淡淡地問了一句。 如龍三人不禁是微微一愣,沒有想到項少宮會扔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而且,這一句話卻感覺是傻子才有如此的一個問題。

當然了!他們可不會覺得項少宮是一個傻子,要說他是一個高手還差不多。

在這裡,用劍的人倒是有幾個,其中如用還有白落。而對方則是項少宮還有鳳舞,也是兩人。可是要說在這裡那一個是用劍高手,那莫過於眼前這一個了!

即便是元嬰期修為的如龍,也沒有眼前這一個金丹期修煌劍修可怕。

「哼!別以為你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地步,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修為低一階還是階一階,根本是無法與修為與比擬。」如龍冷冷哼了一聲,找起借口道。

如龍也可以說是一個天之驕子,可是當他來到了天墓之後,才發覺他只不過是平平庸庸之輩。他沒有三俊傑那邊的實力,也沒有項少宮那般的天才。

在這幾天里,他所聽到的都是別人的牛事,而他自己卻只是一個聽客,而不是故事裡的一員。這一種就是差別了,更重要的是,對方竟然在金丹期修為,便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

試問一下,他這一個天之驕子,又怎麼可能心裡會平衡呢!

大家都是被選進來,而不是走後門進來。要是說走後門進到天墓之中,那他自己也特么的認了。

可是,進入天墓之中,並沒有能夠走後門,這一件事情壓根在天星大陸之中沒有傳開。即便是一些大門派的人物,都沒有聽說過,又怎麼去走後門。

所以,如龍心裡很不甘很受打擊,自己名就是如龍,卻偏偏像條蟲。

眼前就是一個好機會,只要將此人擊殺掉,他自己便可以與三俊傑齊名了!

心中每每想到這一點,都忍不住有些激動,可是剛剛對方的一擊,幾乎是將他從山巔推落到了深不見底的深谷之中。

但是,他依然不放棄,畢竟這是一個機會,一個難得的機會。

即便是掉到了谷底深處,也要如龍一般飛起來。這也是他自己唯一的信念,只要這一個信念不被破去,便還有機會。

依靠著自己內心之中的信念,如龍在這一瞬間暴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而且他自身的修為也開始隱隱約約之中有所突破一般,竟然達到了元嬰中期的極點。

「咦!沒有想到你還真是能遇強則強。」項少宮有些錯愕地吃了一驚,但是轉念一想,便有所明白過來。

這一邊說著,項少宮再一次提起了劍,向著天空一拋,左手雙指併攏,點向拋出的軒轅劍。

天沙與白落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一變,白落連忙說道:「快點,抗下這個傢伙的一招,為如龍爭取時間。」

白落自然也看出如此在臨升點之中,如果他在這一個時候被破壞掉的話,那麼他就無法晉陞元嬰後期的修為。

而且她也看出項少宮如此做,自然是不想讓如龍晉陞,如果晉陞了的話,對他的威脅是最大。而對自己這一方,則是最慘的下場,所以他們必須要阻止這一擊。

兩人將自己的法寶全推出來,即便是自己受了傷,也要為如龍爭取那麼一點的時間。

而這一個時候,項少宮兩指點向了軒轅劍,一股龐大的力量在那一些間暴發。

嗡!狂暴的劍意不斷地肆虐著空間,好像天空都要被這一股劍意所撐破了一般。

遠處看著這一場打鬥的玉虛與空空,雙眼都幾乎是要掉出來之際,張大的嘴巴就像是被一把無形的牙籤撐起來一般。

而五子則不斷地揉著自己的眼睛,似乎還在懷疑著自己,是不是在夢境里。

「空空,我們要往後一點,這些人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要是被他們的餘波所波及的話,我們恐怕要閉關百年才行。」玉虛感覺到這一股劍意的可怕,連招拍了拍空空的肩膀,說道。

空空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連忙是點了點頭,畢竟他自己也非常清楚,這一股力量的可怕程度達到了什麼級別。

退遠之後,兩人還不覺得放心,連忙釋放出一個光環,將自己三人死死地防住。

而此時,鳳舞與三天魔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之中,特別是鳳舞的九把劍,虛空之中的九劍,比起項少宮的巨劍,卻是精神萬分。

「唉!還沒有達到人劍合一的地步,要是能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相信也可以使出劍鳳九天了!」鳳舞這一邊催動著自己的劍訣,心裡依然是有些不滿意。

不過,此時即便想到了也沒有作用,畢竟她現在完全是以實力壓制著三天魔。

當然了!其中也有何以的幫忙,畢竟她的音波攻擊可是令到兩方人都有些手足無措。

項少宮控制著巨大的天劍,在那一瞬間,劍意都可以將一個靈寂期的修士給分屍了!也就在項少宮的天劍招數落下來之時,白落兩人所扔出來的法寶,恰好擋在巨大的軒轅劍劍尖下。

轟!

一聲巨大的破天聲,向著四周擴散起來。

在那一瞬間,直至到了遙遠的天邊,引起了遠處以後樹林的鳥類拍翅而起。

巨大的力量,瞬間凝聚成一股狂風,直向著外掃而去。雖然他們的打鬥是在半空之中,但是他們所撞擊的力量,令到天上地下,都出現了一些異狀。

地下的山林之中,無論是樹木還是巨石,只要是被這一股餘波掃過,都變成了一片的廢墟。天上的白去,則是被力量蒸發了一般,數里之里都沒有看到一點的雲層。

天空就好像是被清洗了一般,連那麼一點的污跡也沒有。

正當這一股餘波掃向四周的時候,如龍身上也在那一瞬間產生了變化,無論是氣息,還是原來的那一種力量的本質,就已經是的之前的不同了!

似乎是感覺到威脅,如龍也在這一瞬間睜開了眼睛。

一股強大深沉,而又銳氣的氣息散發出來。

項少宮臉色一沉,敵人晉陞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來。 雖然說,以項少宮現在的能力,依然是可以將如龍攻擊,但是在諸多的限制之下,那就麻煩多多了!先不說要顧忌外面的四個傢伙,而且對方可是三人。

而自這一方雖然也是三人,可是其餘的兩人,卻是與另一組在打鬥。

如此一來,也只有他自己面對三人,而且除了如龍之外,另人兩人的實力雖然不怎麼樣,但也是一個攪局之人。

如果將另外的幾件法寶都用上的話,倒是可以將三人輕鬆解決掉。不過,如此一來,他自己的至寶又要暴露在眾人的面前了!

這也是項少宮不原意看到,畢竟匹夫無罪,懷壁卻有罪,更何況是身占數件至寶。

「擺了!可是實在是抗不下,再出寶蓮燈吧!」項少宮心頭轉了幾圈,還是暫時放棄這一個想法,只好先與其一戰再說其它。

心疾念轉的項少宮,也不再有什麼想法,畢竟現在他自己還沒有落下風,一下子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不過,現在可是一個好機會,心念一動,雙指向著巨劍一點,頓時一股龐大的力量在巨劍之中散發出來。

原本擋下巨大軒轅劍的法寶,也就是白落與天沙的法寶,在這一瞬間出現了道道龜裂。

最後咔嚓的一聲,那兩件法寶自身在這一個時候爆裂,最後法寶的力量也開始滲出來,不到三息的時間,瞬間被化作了一片片的碎片。

嘭!嘭!

軒轅劍在那一瞬間,將兩件法寶都擊破碎,緊接著的是,天沙與白落都同時悶了一口鮮血,臉色在那一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與此同時,兩人也受到了一股劍氣的擊沖,原本就已經是受創的兩人,在那一瞬間再度被劍氣所劍。

他們的法寶,最高級別的也只不過是下階靈器,根本是不可能跟項少宮手中的至寶相比,怎麼說,軒轅劍可是一把神兵,並不是普通的凡品。

不過,項少宮卻是感覺到奇怪,畢竟剛剛晉陞的如龍,竟然沒有出手,而是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的發生,連抬手都不原意抬一下手,為兩人擋下這一股強勁的劍氣。

天沙與白落蒼白的臉色里有幾分的難以置信,可是此刻他們兩人的身體竟然開始漸漸變得透明起來,最後化作了點點的星光消失掉。

「原來是這樣,只要是失去了戰鬥能力,一樣是會被排出天圓之內。」項少宮看著兩人不甘的臉容,還有那看著如龍那怨憤的目光,不禁淡淡問了一句:「即然是同組,為什麼不出手呢?」

項少宮對於這一種小人,心裡並不喜悅,畢竟別人可都是以身受重傷的代價,為你護法。你倒是好,過了河之後便開始拆橋,而且手腳還挺麻利。

雖然說,項少宮自己平時有些囂張有些跋扈,但也絕對是做不出這一種事情來。

如龍看了看項少宮,那一種眼神就如同是看螻蟻一般。

「哼!我要親自將你擊殺,藉助別人之殺,根本就不算我自己所為。」如龍冷冷哼了一聲,似乎對於自己的力量,非常有信心,冷哼道。

項少宮聽到這話之時,不禁是微微一愣,感情自己是被人看低了!

不,應該說是對方晉陞之後,已經是不將自己放在眼裡了!可能是感覺到元嬰後期與中期的差別吧,所以才給他帶來非常大的自信。

「哦!那我們也就別廢話了!」項少宮隨意應了一聲,也並沒有太多的回應,左手輕輕一揮,巨大的軒轅劍在那一瞬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隨著項少宮的一聲落下之後,如龍也同時手握著金劍,向著項少宮虛斬而落。

他的這一記虛斬,竟然任空出現了一把巨大的劍影出來,而且還是劍氣所凝聚出來。巨大的劍氣,破風一般呼呼大作。

項少宮也並沒有再多想著什麼,舉起軒轅劍便是一擋,可是令到他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的這一記力量竟然是如此巨大。

劍氣雖然是被擋了下來,但是他整個人都往下落。

「看來,晉陞了一個層次之後,力量方面確實是增強了不少。」項少宮緩緩落下之時,口中卻是喃喃自語著。

聽到項少宮的喃喃自語,如龍不覺是臉色一變,雖在說他這一抬並沒有出盡全力,但是也足足是出了六成的力量,竟然被對方擋下來不說,還輕易地說起話來。

如此一來,如龍又怎麼可能不再認真地對待起來。

沒有多想的他,轉身又是一劍斬了過來,這一次項少宮卻沒有去擋,而是輕輕地一則身,將自己的軒轅劍一扔,左手雙指並著,不斷地虛畫著什麼一般。

「就讓你看看萬劍歸宗的奧妙吧,至於是人劍合人的境界,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扛下這一招再說吧!」項少宮一邊說著,拋出去的軒轅劍,在這一瞬間化作了無數把。

無數把軒轅劍,發出了一聲聲的劍鳴,瞬間令到天空之中寒光閃動起來。

而且,每一把都發出劍鳴來,就如同千萬隻鳥在鳴叫一般,那一種天地都震憾了一般的感覺,令到看著這一幕的人,都不禁再一次往後退去。

如龍看著這一幕,臉上竟然是無比的平靜,好似是對於項少宮的這一招,並沒有放在心上一般,只是靜靜地等待著。

緊接著,閉起自己的眼睛。

項少宮感覺到這個傢伙,似乎是在盤算著什麼一般,也就在這一個時候,如龍突然是猛然睜開了眼睛,兩道金色的劍光射了出來。

而且,還是射落在項少宮的萬把軒轅劍上。

正在向著如龍攻擊的萬劍,在那一肯間停滯了起來,再也無法前進幾分。

「哼!原來是領悟出了劍芒,看來不但是修為提升了,而且法訣也開啟了!」項少宮冷冷地哼了一聲,感覺到自己的萬劍受到一股外力的阻滯,想了一下,便明白了過來。

畢竟,如此也是一名劍修,能領悟自己更高的法訣也並不出奇。 對於修劍來說,當力量提升了一個層次之後,便中以將更高級的法訣習到,這一點並不是什麼困難之事,畢竟修為進階了,法訣跟不上的話,那也是白搭。

即便是項少宮自己,也並沒有半點的例外,只不過他的功法有些特殊擺了!

而且,他的仙劍劍訣也是一樣,基本跟如龍的也是相差無樣,項少宮在那一個時候,也同樣悟出了萬劍歸宗的法訣。

當然了!為什麼達到了金丹期左右的修為,才有兩道法訣的開啟,其實也並不算什麼,正為有劍訣強大的原因,所以需要更多的力量來支持。

項少宮這萬劍訣一出,對方便以劍芒相對,便知道奈何不了對方,所以也並沒繼續,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那麼他也就沒有力量了的支持了!

因為,萬劍歸宗的威力雖然是強大,但是消耗力量也是非常巨大,所以不得不先放下來。

將萬劍歸宗一收,二話不說,身化一道長虹。

與此同時,虛空之中的軒轅劍也同時發出了一聲劍鳴,也同時散發出一股劍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