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布霍說:「我們家妹子就喜歡我吵,說不定我再所以會她就醒了呢。」

穆星辰蹙眉看了他一眼,看在她也算是照顧了周孜月幾個月的份上,沒跟他一般見識。

醫院的地方實在是小,設備也不是很好,檢查說她沒有大礙穆星辰也沒有強制讓她留在這。

回到宮殿,布霍總想著把他從周孜月的房間里趕出去,但是每次到最後都是他自己被指使的拿一下這個準備一個那個,忙活了一晚上都在幫他打下手。

「統領,這個人到底什麼來頭啊,也太過分了。」

布霍抱著胳膊生悶氣,半晌,看了一眼在他身邊憤憤不平的隨從,「我不是讓你去查發生了什麼事嗎,你怎麼回來了?」

隨從說:「我查到了,有人看見麗娜前天去找過肯特,我去的時候肯特和他的兩個兄弟都死了,死法跟麗娜一樣,都是內割斷了頭,還有人看見一個滿身是血的小孩從肯特家出來,我猜應該是麗娜收買了肯特,肯特才抓了她。」

肯特是出了名的人販子,在這方圓十幾里就他的生意做得最大,突然讓他們不許買賣人口最不願意的也是他們。

布霍說:「這幫王八蛋,我的人也敢動,你去找邊魯,讓他帶人給我挨家挨戶的收,看看誰家還私藏了準備販賣的奴役,要是有就全都抓起來,我倒要看看,我布霍說話到底有多不好使!」 穆星辰聽說周孜月在這為了趕來已經好幾天沒睡了,他不過才打了個盹天就亮了,看了一眼身邊空蕩蕩的位子,床上的人已經不見了。

來之前他也料到她會難哄,嘆了口氣,起身走了出去。

「這個,這個好吃,多吃點,醫生說你是餓暈的,你可真行,我才走了幾天你就把自己給餓暈了,是他們沒給你飯吃嗎?」布霍一邊給周孜月夾菜一邊嘮叨。

周孜月嘴裡塞的滿滿的,沒工夫說話,布霍嘮叨的聲音突然一頓,看了一眼走來的穆星辰,「喲,你睡醒了?」

周孜月背對著門口,聽見布霍的話下意識頓了一下,隨後就像什麼事都沒有似的繼續對抗眼前的食物。

布霍看了一眼周孜月,故意的問:「小月,你認識這個人嗎?」

「再來碗湯。」周孜月沒有回答,把空碗遞給布霍。

布霍看了一眼穆星辰,得意的笑了一下,接過湯碗給她盛滿,「你是不是不認識他呀,他說你是他的童養媳,你真的不認識他嗎?」

布霍嘴碎起來真的很煩人,周孜月瞪了他一眼,凶道:「你還讓不讓人吃飯?」

「好好好,你吃,你吃,等你吃完咱們再說。」

還吃個屁!

周孜月剛接過來的湯一口沒喝直接往桌子上一扔,滾燙的湯濺的到處都是,人站起來就走。

小小的人兒脾氣可不小,布霍不敢吭聲,冷眼看著穆星辰的熱鬧。

經過穆星辰身邊,周孜月腳步不但沒停反而加大了步伐,布霍拖著下巴看熱鬧,心想,就這樣的情況還想把人帶走,這小子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站住。」

穆星辰微涼的聲音到底還是給了她下意識的命令,周孜月腳步挺了一瞬,再次邁起。

布霍看著,輕輕挑了挑眉,撇了下嘴。

說不認識怕是不可能了,他還從沒見過這孩子這麼聽話,讓她站住她就站住。

「哎呦!」布霍無病呻吟的吆喝了一聲,端起剩下的半碗湯喝了一口,「有些人啊,就是不自量力,口口聲聲說要把人帶走,瞧瞧,人家都不願意搭理你。」

穆星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蹙了下眉心。

他走近,布霍抬頭看他,剛想問他看什麼,穆星辰突然一把打翻了他手裡的湯碗,沒給他喝第二口的機會。

湯灑在了布霍的腿上,燙的他蹭的站了起來,「你瘋了?」

那碗是周孜月剛剛用過的,他不嫌棄,穆星辰還嫌棄他呢。

看著打翻在地上的湯碗,穆星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大男人還喝這麼補的湯,你是準備下奶么。」

穆星辰說完就走,布霍尋思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吼道:「男的就不能喝雞湯了,什麼毛病這個人!」

提了提貼在腿上的褲子,感覺皮都被燙掉了一層,布霍呲了呲牙,「有毛病,拿我出氣,我看起來像出氣筒嗎?」

布霍生氣,但是一想小丫頭理都不理他就覺得心裡這口氣緩和了不少,想把人從他這帶走,做夢!

*

周孜月回到房間之後把門給反鎖了,手機她早上已經看過了,要不是那天手機沒電關機,她就會早點知道穆星辰來找她了。

這段時間都沒有看龐子七的消息,但龐子七一天都沒有斷了跟她聯繫,最後幾天問的是有關北國的事,最後一天說的是穆星辰來南亞了。

砰砰砰!

「開門。」

周孜月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煩悶的打開電視,電視聲音調到最大,被子一蒙,躲在被子里不出聲。

電視里嘈雜的聲音掩蓋了敲門聲,過了一會,被子突然被人一掀。

周孜月嚇一跳,坐起來就看見剛才還立在那的門板這會兒已經躺在了地上,而原本被隔離在門外的人卻已經站在了床頭。。

電視的聲音依舊吵吵嚷嚷,放的剛好是當地的一個糾紛節目,就跟打架似的。

穆星辰一瞬不瞬的盯著不肯看她的小傢伙,過了一會,布霍因為電視太大聲被引了過來。

「怎麼了,怎麼了?」

看著門板倒了,他指著穆星辰嚷道:「你這人怎麼回事啊!」

「出去。」

穆星辰拿起遙控器關了電視。

布霍不肯走,叉腰杵在這,「憑什麼我出去,這是我的地盤。」

「出去。」這次是周孜月說的,語氣跟穆星辰很像。

見布霍不動彈,周孜月看了他一眼。

你的愛如星光 布霍放下叉腰的手說:「好吧,他要是欺負你就告訴我,姐夫幫你擺平。」

不是哥哥嗎,這麼一會又變成姐夫了?她姐又是誰?

穆星辰蹙眉看了一眼走出去的人,「你到底在幹什麼?這傢伙是誰?」

「他叫布霍,南亞統領,至於我在幹什麼,你管不著。」

「我管不著,誰管得著?」長時間了,她一直杳無音訊,他沒日沒夜的找她結果換來是管不著?

「誰也管不著,我是孤兒,沒家也沒家人,我願意去哪就去哪。」

穆星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從床上拽了起來,「跟我回去。」

周孜月驀地甩開他的手,大聲吼道:「我不!」

「周孜月!」

周孜月瞪她,兩隻眼睛瞪的溜圓,滿滿的都是抱怨,「我憑什麼跟你回去,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已經死過一次了,你別再用老闆的身份壓著我,至於童養媳,我又不是賣給你的,我們家沒有拿過你一分錢,我就算要走你也管不著,管好你的唐文,別來煩我!」

穆星辰被她氣的頭疼,「什麼唐文,跟她有什麼關係?」

「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吧。」

周孜月從床上跳下去就走,穆星辰抓都抓不住她。

周孜月去找布霍說雇傭軍的事,可是一想到穆星辰在這她就一直走神,布霍說了半天她都沒有反應,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想什麼呢?」

「沒什麼。」

雇傭軍已經答應暫時休戰,布霍按照她的話去收買雇傭軍,他們確實聽了,不過除此之外他還說了一些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話。

南亞就是南亞,沒有外斗的時候內鬥也就算了,但現在他知道霍永國確實跟常家的事有關,就算小丫頭改變了想法不去報仇,他自己也不會放過霍永國,所以跟北國開戰是遲早的事,他希望他們能幫忙。

這些事布霍也不想麻煩她一個小孩去操心,他看著她問:「那個男的你其實認識,你真是他的童養媳啊?」

「他不過是養了我三年,算什麼童養媳。」

布霍笑了一下,「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姐姐是不是也認識他?」

鮮妻超軟萌 周孜月動了動眉心,說:「不認識。」

「看他的樣子應該挺有錢的,你不好好的當童養媳,怎麼會跟白蘇跑出去,私奔啊?」

聞言,周孜月看傻子似的瞪了他一眼,「你腦袋裡裝的是屎么,你見過十一歲私奔的?」

「那不然是是什麼,看著傢伙的樣子好像還挺著急的,要是他早知道你在這,應該早就來了吧,不過話說回來,他是怎麼找到你的?」

周孜月也覺得納悶,如果是狼海的話,頂多就知道她在北國,可穆星辰卻直接找到這來了,鬼知道他是怎麼找到她的。

「你想跟他走嗎?」

周孜月垂著頭,輕輕的搖了搖。

「為什麼?」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我們不合適。」

布霍嗤笑,「你這個年紀確實跟誰都不合適,但長大就不一樣了,所以,你們吵架了?」

周孜月提著眼尾看他,「你吃飽了撐的對我的事這麼好奇。」

「何止是好奇啊,我簡直想替你揍他一頓。」

周孜月心道:那你還真的未必能打得過他。

布霍摸著下巴尋思著,「你說他踢壞的那扇門我要不要找他賠?」

「賠唄,反正他有錢。」

布霍看了她一眼,「多有錢?」

「能買下你整個南亞。」說完,周孜月頓了頓,「說不定還能再加半個北國。」

聞言,布霍一拍大腿,「這敢情好啊,他既然這麼有錢,那就讓他幫咱們一把唄。」

周孜月眼一瞪,「你還有沒有出息!」

「出息算什麼,咱們現在最重要的是給常家報仇。」

「別跟我咱們咱們的,你也不是什麼好鳥。」

好聲好氣還沒享受多久她就想起來懟他了,布霍咂了咂嘴,「我就不明白了,從你來了之後我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你怎麼就這麼煩我,我怎麼不是好鳥了,那我跟你個傢伙比,我倆誰好?」

「反正不是你。」

「那就是他了?還說不想跟人家走,我看你心裡巴不得的。」

周孜月站起來說:「少廢話。」

看著她要走,布霍起身跟上,走出來突然看見穆星辰站在靈堂的那間屋子裡,布霍臉色一變,「誰讓你進去的!」

穆星辰只是經過,見門沒關好奇的看了一眼,誰知道這一眼竟看見了這樣的地方。

布霍疾步跑過去,蹙眉看著穆星辰,「你這人有沒有禮貌,知不知道有些地方是不能亂進的。」

什麼地方能進什麼地方不能進對穆星辰來說並不重要,但是他既然進來了就不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他看向站在不遠處沒敢動彈的周孜月,「紅狐的靈位?」

周孜月動了動眼珠子,突然想起來布霍那天喝多了在靈位上寫上了她的名字。

她嘴角一抽,轉身就跑。

穆星辰打算跟上卻被布霍給拉了回來,「你認識紅狐?」

穆星辰甩開他的手,「那你呢,你為什麼要給她設靈位?」

布霍一本正經的說:「她是我妻子。」

聞言穆星辰牙根一緊,再次回頭,這裡哪還有那小王八蛋的身影!

「妻子。」穆星辰覺得可笑,「你們結婚了?」

「沒有,沒過門的妻子。」

「既然沒過門就別說什麼妻子,惹人笑話。」

穆星辰氣不打一處來,他還以為那丫頭真的是被人扣住了,原來是遇上老相好了,難怪她不肯走。

布霍不依不饒的拉著他,「你這話什麼意思啊,什麼叫惹人笑話,你認識她對不對?你跟她什麼關係啊,你抓了她妹妹當童養媳,你到底是不是好人?」

「好人。」還真是諷刺,他們這些人當中又有誰是真正的好人。

穆星辰看著他警告道:「以後別再對人說紅狐是你妻子,不然我拆了你這靈堂!」

*

周孜月生氣歸生氣,智商還是在線的,她生氣跟穆星辰生氣比起來,她還是覺得自己的小命比較薄弱。要是被他逮到還不得挖地三尺問出她跟布霍的關係,這種事她可說不清楚,所以還是先跑為敬,管你氣不氣死。

周孜月自己在大街上溜達,越想越氣,明明是他綠了她,憑什麼現在一出現就裝成受害者的樣子對她吆五喝六的,再說了,她跟布霍以前也沒什麼,連手都沒拉過,他呢,都承認是唐文的男朋友了,還牽著手!

「混蛋!」 「混蛋!」周孜月踢了一腳地上的石頭,腳勁太大直接踢飛了。

抬頭一看,眼前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捂著自己的腦袋正在看她。

好好走在路上也能被一塊飛過來的石頭砸了頭,這是一件多倒霉的事?

邊魯不太高興,因為他看見了是這個小孩踢的石頭,而且還一腳踢在了他腦袋上。

跟在邊魯身旁的人看到有人偷襲,站出來剛想說什麼,看到是她,頓時沒了聲。

這兩個人周孜月都認識,被石頭砸到的是抓她來的那個頭目,旁邊那個嘛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嘍啰。

砸了旁人周孜月或許還會說聲對不起,但是他們……呵呵。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