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平姨餘光朝四周瞥去,果不其然看見了褚家的保鏢正從遠處走來。

她頓時心虛地咽了咽唾沫。

「秦小姐,巍巍小少爺還好嗎?」保鏢上前詢問道。

「小少爺」這個稱呼,秦舒聽著十分不滿。

她輕皺了下眉,淡淡說道:「只是小孩子普通的摔了一下,沒什麼。」

平姨感激地看了秦舒一眼。

保鏢點了點頭,說道:「衛助理剛才打電話過來,褚少請您回去了。」

「請」這個字用得還真夠客氣的。

秦舒一想到那個男人那張霸道狂傲的臉,心裡不禁譏諷。

她點點頭,說道:「稍等。」

轉身回了亭子,拿上銀針跟荷包,她對張翼飛和溫梨二人說道:「那咱們改天再聊,我得回去了。」

張翼飛擺擺手,「行,我們也該走了。」

「小舒姐,下次見。」溫梨說道。

秦舒道別二人,牽著巍巍的手,在保鏢的護送下返回病房。

辛寶娥要去柳昱風的病房,因此跟她一路過去。 來人是德妃跟前的公公,溫酒倒是也眼熟,但是叫不上名字。

「哎呦,多日不見,姑娘風采更勝從前了。」那位公公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臉生的肉嘟嘟的,瞧著年歲也不過二十歲上下,說起話來倒是十分老練的樣子。倒是十分老練的樣子。

溫酒笑着寒暄:「公公您這也越來越精神了。」

那小公公笑得開懷,直道:「溫姑娘跟着進宮一趟吧,娘娘說是惦記着您,刻意讓奴才過來接您進宮。」

溫酒笑呵呵的塞了一定銀子,十分隨意的到:「公公,娘娘可說是什麼事兒了,我也好先做些準備。」

四爺晨起的時候還告訴她,讓她好生的歇著。

應當不是四爺的意思,娘娘傳召自己會有些什麼事情呢?溫酒一時之間也有些摸不到頭腦。

那小公公隨意的掂了掂銀子,順手便塞到了袖子裏,面上又帶了幾分笑意的道:「姑娘去了就知道了,總之,不是壞事兒。姑娘不妨多帶些吃食。」

溫酒聽了這話,挑了挑眉頭,同吃食有關的東西?

也不知道是宮裏頭哪一位嘴饞了,即刻令人尋了一些她日常的小吃食,帶上了車。

又打空間裏頭拿出了兩壇酒,讓人一同裝上馬車。

收拾妥當后,溫酒回過頭來叮囑到道:「你們記得,今日所有人都要隨同桂嬤嬤一起背誦規矩,晚間我回來的時候要抽查,若是有人偷懶,今兒個晚上就不給飯吃。」

「別呀,姑娘饒命。」

旁人都是紛紛應是,只有大勺一個人生無可戀的看着溫酒。

溫酒笑的露出了一排小白牙:「沒有商量。」

成功看到大勺一臉呆若木雞的樣子,溫酒笑得愈發開懷了,又道:「我出門之後,大家暫且都聽桂嬤嬤的,宋嬤嬤幫襯著。」

扔下這麼一句話,溫酒上了馬車。

桂嬤嬤:「……」

這麼多年來,桂嬤嬤還是第一次碰到令她如此摸不到頭腦的事情。

她因為這位姑娘要拿捏她的把柄,誰知道她反而令人抄了好多份,分發下去,讓院子裏頭所有的人一塊背誦。

甚至她自己竟也看得十分認真,還揣了幾張紙帶走,瞧著樣子,怕是路上要看的。

這位姑娘生有反骨,坐沒坐相,站沒站相,規矩更是不怎麼樣,她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應對。

心緒有些雜亂的帶着溫酒院子裏的人往回走,才一回頭,便是瞧見了嫡福晉。

桂嬤嬤立即俯身行禮,不想徒惹是非,便是帶着眾人即刻回了去。

烏拉納拉氏對着桂嬤嬤笑着點了點頭,見她們走遠,眸子裏頭便帶了幾分陰霾:「賤人,怎麼就這麼多的狐媚子手段?是給宮裏的人灌了什麼迷魂湯了?」

孫嬤嬤瞧福晉心緒不佳的模樣,當下便勸著:「福晉,而今這溫酒正是咱們貝勒爺心尖尖兒上的人,咱們還是不要去觸這個霉頭。聽聞昨兒個側福晉都沒能留住貝勒爺,這溫酒的手段,怕是比想像中還要厲害幾分。」

烏拉那拉氏眸色沉沉的道:「你也知道她的手腕厲害?而今宮裏頭的人,都十分在意她。

就瞧剛剛那公公,同她溫酒說話,眉開眼笑的。

瞧見我這個嫡福晉,反而規規矩矩,不知道的,還以為溫酒才是嫡福晉呢。」

孫嬤嬤:「福晉,這野雞是永遠也飛不上枝頭當鳳凰的,溫酒哪能跟您比?她給您提鞋都不配。

小太監那便是輕賤她,才嬉皮笑臉的,到底還是曉得您才是主子。」

孫嬤嬤覺得多提溫酒沒什麼益處,當下笑着道:「福晉,貝勒爺允許咱們大阿哥回靜好堂了,奴才和您一塊兒去接大阿哥吧?」

烏拉那拉氏臉上的陰霾到底散去了幾分,只道:「還好她是個生不出來孩子的,即便再受寵又能如何?我呀,還不如將心思放李氏身上呢,怕是李氏比我更氣。」

「福晉說的是。」

烏拉納拉氏往如意館的方向瞧了一眼,冷冷的嗤了一聲:「李氏也是個不要臉的狐狸精,才使了丁點兒手段,貝勒爺就去了她的院子。而今碰上一個比她修行還高的,指不定要氣死。倒是也輪到她嘗一嘗這滋味兒。」

烏拉那拉是說着,心情倒是也好了幾分,只道:「走吧,去接大阿哥。」

孫嬤嬤聽了話,也是鬆了一口氣。

儼然,貝勒爺昨日是對她們正院有些不滿的。若非如此,又怎麼可能換了看院子的人,都沒有同福晉知會一聲。

貝勒爺從前可並不會這般的。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惹了貝勒爺不喜才是。

再者,且等貝勒爺走了,福晉做事,又有誰能管得着呢?

管她溫酒還是溫六,還不是任由福晉捏圓捏扁?

「大阿哥年歲也不小了,而今看來也該練一練騎射了。」烏拉那拉氏路上道。

孫嬤嬤笑着誇讚道:「咱們大阿哥的文章極好,背書也十分聰慧,安達還說,和當年四爺的聰慧比起來也是不遑多讓的。」

烏拉那拉氏笑着點了點頭,緊接着卻又皺起眉頭來:「還是同四爺差了一些,四爺當年不只是文章好,拳腳也是極其厲害的。此番回去,必定要讓大阿哥苦練功夫了。」

孫嬤嬤聽了這話,皺起眉頭勸道:「福晉,這萬萬不可。而今大阿哥的課業便已極其繁重,每日只睡上兩個時辰。白日裏用膳的時間都是掐着手指頭算,若是再加上個練武的時辰,大阿哥的身子怎麼吃得消啊?咱們大阿哥,便是生來身子骨弱些。」

「越是身子骨弱,越是要讓他好生的鍛煉鍛煉,他是四爺的嫡長子,文韜武略哪一個都不能差了。」烏拉那拉氏不允許她的兒子被李氏的兒子比下去。

孫嬤嬤還想說什麼,烏拉那拉氏卻直接只道:「我意已決,嬤嬤照着做就是。」

孫嬤嬤這心懸著,一直沒放下。

大阿哥平日裏連話都不願意多說幾句,同福晉關係更是少了幾分親近。而今福晉只要瞧見大阿哥,便少不得要一番訓誡。

四爺本沒有給大阿哥這般繁重的課業,且一直讓謝嬤嬤看顧大阿哥的身子。

大阿哥其他的課業,大多都是福晉背着四爺給大阿哥佈置的,時常寫到深夜,也寫不完。

。 就連身份尊貴如劉蓁蓁,也不敢肖想君墨寒一刻。

姜憐,只不過是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庶女,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她憑什麼能得到一國太子的青睞。

劉蓁蓁的眼睛氣得發紅,她滿臉怨毒的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

可下一秒,君墨寒無情的話傳來,他吩咐侍衛道。

「好臭的一張嘴,給我扇,不扇的讓小憐兒滿意,不準停下來。『

侍衛立刻領命,上前,直接一把將劉蓁蓁推倒在地,朝她雙頰左右開弓「啪啪啪啪」的扇了起來,力度又快又猛又響亮,直把百姓們看了個目瞪口呆。

這場面,很舒爽,姜憐本該心情大好。

但此時,那君墨寒的雙手放在自己腰間,卻讓姜憐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不舒服,她直接一把推開了君墨寒,面色冷冷的看著他。

「太子殿下,請注意你的行為舉止。」

「呵,小憐兒就是無情,對你的救命恩人都沒有一點感激,連個回報都沒有。」

君墨寒勾唇邪魅一笑,卻並沒有再得寸進尺,只站在姜憐的身邊同她一起看著劉蓁蓁被揍的場面,時不時的,君墨寒還提點侍衛加重力度。

劉蓁蓁哪裡受到過這種委屈,還是大庭廣眾之下猶如一個罪人般被打巴掌,可這是承澤太子的要求,沒人敢上前幫她,只得看著她挨打。

而君墨寒手下的侍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常年苦練的關係,他們胳膊上的肌肉都非常的健碩發達,那巴掌抽在劉蓁蓁臉上還不到一百下,便直接把劉蓁蓁給抽昏了過去。

直到這時,君墨寒才命令侍衛退回去,並且對劉蓁蓁的丫鬟扔下一句話。

」告訴丞相,以後本殿不希望劉小姐再出現在本殿的面前。「

青年笑意盈盈的說著,但在這樣的艷陽天中,卻不知怎得猶如惡魔般讓人膽寒。

丞相府的侍衛丫鬟不敢不從,趕緊道了一聲是,之後就背著自家小姐離開了這裡。

眼前終於清凈了,此時,選拔賽快要開始了。

已經有很多報名了的世家小姐、公子亦或者平民家的少年青年來到演武場,他們一齊朝著演武場安排選手休息的地方走去。

姜憐轉身亦是跟著一眾人朝那邊走去。

選手一旦入了席位,其餘人不得跟隨在左右,因此,小桃、如煙一起,也就和君墨寒留在了外面。

君墨寒一改剛才的冷臉,和小桃、如煙聊了會兒,不過問題大多都是詢問姜憐的。

小桃倒是答的很爽利,並且一副對君墨寒很滿意的樣子,如煙一點都不感冒,而且冷冰冰的似乎對君墨寒有些敵意。

幾人聊了幾句后,君墨寒直接進入演武場,坐到了評審席旁邊。

此時,姜阮本和無涯子已經商討完比試的所有細節,正無聊呢,一看到君墨寒出現,姜阮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姜阮趕緊將身子端坐的挺拔,昂首挺胸端出之前那副清冷孤傲白蓮花的樣子,期待著君墨寒能注視她一眼。

不過,君墨寒只是朝姜阮點了點頭,之後就沒再說什麼了。

姜阮有些泄氣,不過很快,卻又想通了。

選手席位上。

姜憐剛剛坐下,下一秒李炯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席位入口處。

他的身影一出現,周圍選手們議論以及崇拜的聲音立刻傳入耳中。

「李公子應該算是這次比賽的佼佼者了,年僅十七歲就已經是武者五階,還是藍色天賦,天才中的天才,此次大賽他肯定會拿第一名。」

「那可不一定吧,此次報名的人數兩千多名學生,誰知道裡面有沒有比李炯更強的,還是別那麼早下斷言的好。」

「也是,李炯雖然厲害,但這人脾氣很差很橫,極其難和他交朋友,他贏了好像對咱們沒什麼好處。」

「可不是….」

左邊座位上有那麼一堆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著。』

然而還不等他們說完,他們口中這個脾氣極差的小李公子,就徑直從出口處直接走向了姜憐所坐的位置旁邊,問道。

「喂,你這兒有人坐嗎?」

看這樣子,竟然還有點嬌羞。

有位正被天書學院弟子伺候著喝茶的公子見此,當即「噗嗤」一聲,茶水嗆了鼻子。

其餘人見此,更加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而姜憐,她剛才亦是一眼就看到了李炯。

本以為這少年在報名時候被自己教訓了之後會恨上自己,或者不搭理自己,誰知道對方竟然還要坐她旁邊,真是奇葩。

她驚訝的看了李炯一眼,雙手抱胸道。

「沒有。」

「沒有,那我就坐下了。」

李炯嬌羞一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姜憐的旁邊,因為他太胖,重量壓得屁股下的藤椅「咯吱咯吱」響,周圍大家見此笑聲更歡了。

而眼看著,這邊似乎淪為了大家關注的地方。

李炯這才驚覺自己彷彿給姜憐帶了了不便,那大大的手掌摸了下腦袋,他不好意思的道。

「我是不是給你帶來麻煩了啊。」

「沒有。」

姜憐淡淡的回了一句,低頭,她從袖中拿出九宮劍法翻看著,這幾日在家裡的時候,她已經參悟透了九宮劍法第一重,已經可以隨意的掌握武器運行方向,反正現在閑著,姜憐想再看看。

一邊的李炯看到少女這麼認真,便沒再打擾她,而是自己也拿出一本書來看著。

氣氛安靜,似乎被二人所感染,大家也都停下了心浮氣躁的討論,開始各自打坐冥想起來。

而很快,姜馨兒等一些選手們全都來了,此時,天書學院選拔賽正式開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