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年長的孩子擦了擦鼻子,“爺爺,我捉的。”

“哦?”

林震天看向那個稍微年長的孩子,盯了一會兒,目露詫異之色,“小雨,手給我,”

一隻嫩白好似嬰兒的手伸了出來,

林震天捏了捏這隻好似嬰兒的手,少頃,便目露欣慰之色,果然,第九重了,再進一步,就能成爲一名真正的靈武者。

“好,好,雨兒,不錯,是今天才突破的嗎?”

“是的爺爺,僥倖突破了。”

“好,好,怪不得連這樣的老烏龜都捉得住。”林震天有說了兩個好字。

那個孩童放下來的正是一隻身體巨大的。。。王八。

此刻,它還在四腳朝天的爬着。沒有人碰它,腦袋也漸漸伸了出來。

“爺爺,我也出力了,這老鱉是我揹回來的。”一旁較小的孩子連忙嚷嚷。

“好好,小玄兒也厲害。”老人臉上如菊花綻開,佈滿了笑容。

“好了,玩了半天,回去休息吧。”

“是,爺爺。”

兩個孩童攜手跑跳而去。望着這兩個孩子,林震天長嘆一口氣,擡頭望天,

新月已然升起,似要勾起他人無限回憶,他又想起了林峯,

若你還在,此時恐怕已經是武尊了吧,老者心裏想着。

“雨兒也慢慢長大了,很像你,樣貌向你,天賦也像你,不,雨兒的天賦,恐怕還要超過你,可跟你最像的,恐怕還是那倔強的性子啊,這孩子也是可憐,從小無父母陪伴,卻從不在別人面前露出過悲傷,只是在無人的時候望着你小時候帶的玉佩發呆。唉,楓兒,也不知道你現在如何了。。。”

林府西院,一間忽明忽暗閃着微微燈光的屋內,一個孩童 盤膝而坐,雙手結印,與丹田齊平,丹田處,道道淡白色的氣流緩緩流動,飄進孩童的體內 ,隨後散諸四肢百骸,全身經脈,強化着孩童的身體。

這孩童,是林清雨。

暗淡的燈光下,忽明忽暗的小臉,雖充滿了稚嫩,更是充滿了堅定。

許久,林清雨睜開眼睛,長呼一口氣,雖然還沒有正式成爲武者,這口氣卻也是十分悠長。

右手伸進懷裏,林清雨摸出一塊玉佩,一雙明亮的眼睛默默地盯着它,流露出一絲落寞,一絲哀傷。

玉佩並不出奇,也並不怎麼精緻,只是在一面刻了一個楓字,另一面,刻了一個雲字。林清雨知道,她的父親叫做林楓,他的母親單名一個雲字,他的爺爺告訴他,他的母親複姓上官。對於自己的父母,林清雨只知道這些。

早在他懂事的時候,就問過林震天他父母的去向,想起爺爺那難以名狀的眼神,林清雨也不由的打住了追問,那種眼神,就如此刻林清雨的眼神一般,滿滿的充斥這一種東西,這種東西,叫做想念。

“父親,母親,你們在哪裏。。。”心中不止一次響起這樣的索問,夜夜修煉,夜夜思念,只爲能夠有一天擁有闖蕩天下的資格,能夠走出三江,去天下,尋找自己的父母。

後天,就是族內大比了。林清雨心中默默想着。

不久,這亮了許久的房屋,也同周圍其他已經黑了許久的房屋一樣,黑了下來,林清雨收起玉佩,漸漸睡下了。

十年,林家也從十年前的損失中恢復了過來。雖不敢說是更勝往昔,倒也是蒸蒸日上。

林震天也有些顯老了,似乎自林峯離開後,就開始變老了,好似那一天,林楓的離開,也帶走了林震天的精力。

不過還好,新人已經成長起來,二子林鑫和林震山的大兒子林烈也進入了武尊行列,成了家族的頂樑柱。還有一大批處於武師巔峯的族人,隨時可能突破。

第三代也相繼出生,而且也出現了不少小天才,林清雨便是最出色的三人之一,而另外兩人,一人是林烈之子林成幻,比清雨大一歲,如今也是九層。另外一個,就是林承玄了,雖然小了點,而且才七重的境界,可他比林清雨還小了一歲,潛力與清雨相比是絲毫不差,甚至猶有過之,因爲這小承玄,是頑皮的很,充分繼承了他父親林炎能惹麻煩的本事,也和清雨走的最近。

家族蓬勃發展,再無十年前那樣的慘淡模樣。

而後天便是族內每年都要進行的大比。

林家大比,分爲三個層次,分別是煉體層次,築基層次,武師層次。

煉體層次,自然是爲林家那些新進的小輩們所準備,家族的傳承,自然需要新鮮血液的注入,小輩們的培養是不容忽視的。

而築基層次,便是靈武者之間的比試,在林家,靈武者已經是中堅力量,對它們的激勵,卻是十分必要的。

而武師,對於林家,顯然已是管理者層次,尤其是達到武師五星境界以上的,對於林家,每一個都顯得十分重要。

似乎,林家這幾日的氣氛也因爲這大比的到來而愈加熱鬧了幾分。三江城雖然不大,但作爲三大家族之一,林家除了主脈,也是有不少分支的,隨着大比的不日到來,各個分家之人,也分別由族內長者帶着新進的優秀弟子陸續而至。

而此刻,夜已深,熱鬧的林家也處於寂靜之中。弦月高懸,星光漫天,林家處處漆黑一片,除了一處,林震山的房內,燈火依舊明亮,老人坐在書桌旁,桌上放着一張地圖,一封信,信封,火漆已開,地圖泛黃,這是一張藏寶圖。

老人坐在桌前,久久不動。

夜。。。依舊很靜。 比之對陣霍雲時,吳鵬此時顯然已法寶盡出,可見對於練氣八級的霍風,吳鵬沒有必勝的把握,甚至有着些許的壓力。

境界上的差異,在爭鬥中顯得尤爲明顯!就算霍風手中只有和霍雲同樣的法器,但使出來的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語的。

一場激戰,已成山雨欲來之勢…

裁判一聲令下,比賽開始。

和上次有所不同,吳鵬此時只將護體靈光催得更加耀眼,那道令牌在其四周再次加速,迅捷無比的如游龍般穿梭不已。

一面小旗也發出一道紅濛濛的光芒,在吳鵬頭頂盤旋,卻沒有主動進攻。

而手中的一打低價符籙,也緊緊的扣在手裏,隨時可以激發。此次爭鬥,吳鵬顯然打算以防禦爲主!

霍風冷冷的看着對手做完一切。

當吳鵬嚴陣以待,凌厲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時候,霍風眼中一絲戲虐之色浮現。

手中的一把細棍突然向空一拋,一陣青光從棍子上向外噴薄而出,所有的細棍在空中四散開來,落向正在敵對的兩人周圍。

竟然每根都筆直的豎在了臺上。

從高處看,所有細棍的落點連在一起,神奇的形成了一個清晰的太極圖案,霍吳二人正好處於兩隻陰陽魚正中間。

吳鵬看着對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完成了一切,眼中已經顯出濃濃的懼意!

這些圍在四周的毫不起眼的細棍,竟然對他發出了一陣陣無形的壓力。

彷彿一名高階修士的威壓般讓自己透不過氣來,而這一切,都是霍風還未發動攻勢之前!

看着霍風冷冷看向自己的眼神,吳鵬終於忍不住,手中的一打低階符籙激射而出,在空中瞬間變成一枚枚拳頭大小的火球,鋪天蓋地的向霍風襲來。

霍風手中法決飛快打出。

只見整座臺上的細棍忽然間發出一陣柔和的青光,在離檯面三尺開外的高度,一個太極圖凌空閃現,在空中飛速的旋轉,所有的火球在飛到太極圖外圍形成的光圈上時,立即被帶得跟着圖案旋轉起來,瞬間失去了方向。

轉有兩圈之時,所有的火球慢慢的變得透明起來,最終消失不見,彷彿被太極圖吞噬掉一般!

吳鵬的臉色,在所有火球消失的時候立即變得難看起來。

自己的這些符籙,雖然都是些低階火彈符,但每一枚的價格,都是一塊低階靈石,這在一般的修士甚至那些小家族的弟子中,都沒有人能如此奢侈的使用,自己一下發出這幾十上百枚的符籙,就是辟穀初期的修士,也要謹慎對待,卻被對手輕描淡寫的化於無形!

吳鵬手中小旗一揮,一陣更加耀眼的紅光從小旗上噴出,聚集在其頭頂處,越來越多,逐漸形成了一團方圓丈許的紅雲,一隻巨大的蜥蜴,在紅雲中上下游動,時隱時現。

而此時的吳鵬,渾身已經大汗淋漓,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顯然這種驅使法器之法,已經超出了他的修爲極限!

將手一指,頭頂的大蜥蜴突然竄出紅雲,張開血盆大口,將吳鵬頭頂的紅雲一吸而沒,整隻怪獸又瞬間漲大數倍,頭頂處長出了寸來長的犄角。變得狂暴異常,圍着吳鵬上下翻騰,口中噴着一道道的火焰,血紅的雙眼,死死盯着遠處的霍風!

這翻場景,不僅令臺上的霍風大驚失色,就是旁邊的裁判也顯得緊張起來,而坐在席上的三位長老,也相互對望一眼,認真的觀看起來!

霍風手中一道法決擊在臺上,從那旋轉不已的太極圖中,突然飛出一個小型的太極圖,唰的射至霍風頭頂,一陣青光將其身影罩住,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個太極圖,懸在空中轉動不停!

吳鵬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原本猶豫不決的神情一凝,一口精血噴向空中的巨大蜥蜴。。。

只聽得空中傳出一聲沉悶的嚎叫,那隻蜥蜴閃電般向霍風藏身之處撲去,口中噴出一道碗口粗的紅光,身未至,紅光就已經射向遠處的太極圖而去。

而臺上的吳鵬此時已是面無血色,搖搖欲墜。急忙從儲物袋內取出一瓶丹藥,狂吞起來!


轉瞬之間,紅光擊在了太極圖上,一陣刺目的五彩光暈無聲的四散開去,太極圖的青光頃刻就暗淡了不少,原本隱匿在青光中的霍風,此時身影已經若隱若現,而紅光在那凌厲一擊後,隨即就潰散開來,消失在空中!


太極圖中的霍風,雙手一掐法決,另一隻停在空中的巨大太極圖忽然一陣扭曲,潰散,接着憑空出現在了巨大蜥蜴的上空,急速罩下,將整隻怪獸牢牢套進黑色的陰陽魚中,一陣青光將這隻怪獸的身影裹住,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一陣陣的嚎叫聲從巨大的太極圖內發出,青光隨着叫聲閃爍吞吐不已,光芒中的獸影時隱時現,張牙舞爪,四處衝撞着。而整個太極圖也隨着巨獸的掙扎,在空中四處毫無規律的翻轉。

小型太極圖中,一道青光射出,霍風的身影出現在臺上,顯得從容之極,比之對面幾乎站立不穩的吳鵬,多了幾分的瀟灑!

只見他一道法決再次擊在那巨大的太極圖上,立即一陣沖天的光芒從太極圖上噴出,整個巨大的圖案立刻停止了翻滾,停在離檯面三尺的空中,緩緩旋轉起來。

黑色的陰陽魚中,傳來那隻蜥蜴怪獸一陣陣不甘的哀嚎,慢慢的微弱下去,最終無聲無息。

臺上的吳鵬也隨着叫聲的衰弱,緩緩坐在了臺上,竟然等不及下臺,就立即進入了修煉狀態,顯然,此次的爭鬥,已經耗盡了他的真元,如不立即恢復的話,很有可能從練氣七層,跌落幾個境界!

此次比賽,霍風勝!

長出了口氣的裁判,立即宣佈了結果,他一直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這次較量,雙方都使出了頂級的法器,其威力甚至不會低於一般的法寶,如不是法器和實力都正好是一方佔據絕對優勢的話,他自己也沒有把握在雙方失手時能將二人安全的分隔開來!

擦了下頭上的冷汗,裁判宣佈爭鬥雙方都下臺休息

霍風立即將太極圖一收,一隻小蜥蜴驚惶地串了出來,向着吳鵬身上射去,沒入那面小旗中不見了蹤影! 朝陽初升,林家又迎來熱鬧的一天。

“清雨哥,開門啊,清雨哥。。。”林清雨房門前,小成玄叫喊着。

“清雨哥,起來了沒有,快開門啊。。。”門依舊沒開,屋內也沒有任何聲音。

小承玄撅着嘴,嘴裏自顧自的暗暗嘀咕,“清雨哥這是幹嘛呢,他那麼勤奮,不應該睡懶覺的啊。”

“知道我不會睡懶覺還敲這麼半天,我不可能起的更早些嗎,”身後傳來話語,小承玄轉頭,顯得十分驚訝,“清雨哥,你怎麼這麼早啊。聽說城裏開了個拍賣會,二伯要去看看,我們也跟着去玩玩吧,”

“哦,是天羅拍賣場嗎?”


“是啊是啊,一起去吧。”

略作猶豫,林清雨便是點點頭,隨小承玄去了。

天羅拍賣場,乃是涼國兩大世家之一羅家的業務,羅家以財富聞名於國,傳聞羅家的財產堪比國庫,富可敵國,羅家把握着涼國諸多經濟命脈,整個涼國九成以上的拍賣場都是羅家所掌控,涼國每個大行省都有羅家的拍賣場,不同的城市,拍賣場的規格也不同,行省省會的拍賣場爲主拍賣場,其他城市設置子拍賣場,分爲三級,而林家所在的城市三江城雖然不是處於行省的邊緣,與那些大城市還是有一些差距的,三江城的天羅拍賣場,是二級拍賣場,其內有一位武尊坐鎮,而且更可貴的是,這個拍賣場,有一位煉丹師。三級煉丹師。

煉丹師,大陸上一種職業,善於煉製丹藥,一般很是受一些勢力歡迎的。雖然不是多麼難能可貴的職業,可大陸資源豐富,想要利用,便需要將其改變成適合修煉者使用的東西。煉丹師,便是靈藥的利用者。

煉丹師分爲九級,等級的劃分,主要是根據煉丹師所能煉製的最高等級的丹藥,而丹藥也是被劃分成了九級,一到三級的丹藥,一般是武尊境界以下使用,較爲容易煉製,而三級以上的丹藥,丹成之時會有異象出現,至於是何種異象,便要看丹藥的種類和等級了,而七品以上的丹藥已是奪天地造化之功,逆天者必遭天妒,七品以上的丹藥,每一粒都有化腐朽爲神奇之效,這些丹藥,被稱爲次神丹。

既有次神丹,神丹何在,傳聞,那位達到天武境界之上的至尊,也是一名煉丹師,成就至尊之後,煉製了一枚丹藥,傳聞這枚丹藥並未給任何人服用,而且也不知所蹤,渺無蹤跡,成爲了一個迷。

丹藥種類也是有很多,大致有療傷類,修煉輔助類,戰鬥附加類,還有毒丹類。

想要成爲一名煉丹師,先天條件並不多麼高,只需要火屬性即可。而分辨一個人的屬性,在築基之時自然會顯露出來。

煉丹師的修煉一般較常人來說畢竟要快一些,而且由於丹藥人人可用,因此煉丹師也成了大陸上頗爲熱手的行業。


三江天羅拍賣場中,

富麗堂皇的大廳中,賓客滿座。一排一排墨綠色的扶椅整齊劃分,而第一排,銀白色的座位耀眼華目,這是貴賓席位。

作爲三江城的三大家族的林家,自然是坐在這裏。

銀白色座位,左側,並不十分華貴,卻十分得體的衣着,是林家二子林鑫,此刻他向右看去。那裏,同樣銀白色的座位,是一位臉色陰鷲,雙目微眯,同樣盯着林鑫的人,此人,是林家的死對頭,呂家之人,呂森,一個同樣踏入了武尊之境的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