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廖玉梅一看到她們,尤其是唐小芯,熱情迎接她們到裡邊坐,她去倒茶拿糖果、小吃等。

「玉梅姐你不用這麼客氣,都做吧!」唐小芯也看到廖玉梅一家三口都在這邊坐著,她沒最後是落在了廖玉梅的女兒齊麗君身上,從口袋裡拿出了紅包遞給了她。

齊麗君不敢收,抬頭看著廖玉梅。

「小芯你這是幹嘛呢!」

「大過年的,我給小侄女發個紅包不行呀!」

「行!」廖玉梅眉開眼笑,她看得出唐小芯是將她當自己人,那她也就不好讓女兒不收唐小芯的紅包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等齊麗君收了紅包之後,唐小芯就問了齊麗君最近的情況,這時她才知道齊麗君已經考上了高中。

「哇!麗君你也太厲害了!以後要好好讀書!」

舊愛來襲,總裁的偷心寶貝 「小芯阿姨你放心,我肯定會繼續努力的。」

「嗯!」

唐小芯又拉著廖玉梅、席桂花寒暄了起來。

廖玉梅突然就提了,「小芯呀!租給你們的那房子我打算賣了。」

「為什麼呀!」再過個二十年左右,那房子可值錢了。

「我家婆出了點事,她現在身體不怎麼好,人都還在醫院裡呢,我這邊又急需要錢,所以我就打算賣了。」

「其實我覺得你房子挺好的,賣了有點可惜,要不然我先借點錢給你,等你周轉過來了,你再還我錢就是了。」她就是知道未來的趨勢,她也是見廖玉梅的為人特別好,所以她就不想占廖玉梅的便宜了。

「不用了!」

「真沒事的,我們做生意的,今年還是掙了點錢。」唐小芯聽到她的拒絕,就想到廖玉梅可能以為她們也是需要錢周轉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小芯你聽說我,我家婆那邊需要用錢,我女兒讀高中也要用錢,我們手頭上的積蓄都用完了,我們家又還借了外債,你們也知道老高那一點工資,都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還得上。」

「那沒關係呀!你可以慢慢還我們。」

「是呀!玉梅姐我們的錢又急用。」

「不了,我就不跟你們借了,原因也是不想老高這麼辛苦,反正我們就一個女兒,她都是要嫁出去的,那房子我留著也是沒用。」

「你這不是可以收收租金嗎?」唐小芯仍然勸她。

「小芯你也知道那房子是有一定的年頭了,到時還得要花錢裝修或者重建。」這些她都已經想了很久,才做出這一個決定的。

唐小芯看她堅定不移,一點都不想改變主意,那她也不好再勉強廖玉梅。「那好吧!」接著她連想都不想就說:「那好吧!你這房子我們買了!」

席桂花和廖玉梅都很驚訝看著她。

「你們這麼看著我幹嘛呀!」唐小芯用很奇怪的眼神與她們對視。

「這是買房子,可不是買其他的東西,你要不要先回去跟桂花姐商量一下?」

席桂花連忙說:「這個由她做決定,我一向都聽從她的決定。」

「玉梅姐,我是打算用我自己的名義買的。」跟席桂花或者滷味店的事,不掛鉤。

「可你又不住在這裡。」廖玉梅就覺得她開口要買自己的房子,那就是完全看在自己眼前有困難的份上,所以,她還是想著勸一勸唐小芯。

「那我店子還在這邊呢!」

「那行吧!」廖玉梅斟酌過後,點頭答應了,「剛好明天這事也可以辦了。」

「玉梅姐你都還沒說多少錢呢!」唐小芯笑說。

「這房子也老,也舊了,你給我七八百吧!」

唐小芯也知道如果不是廖玉梅有困難的話,也不可能會將這房子賣了,於是她主動將價格提到了一千塊。

「你給得有點高了。」

「說實在的,不高。」給多的錢,就當是幫廖玉梅渡過眼前的難關吧!

「謝謝你小芯!」

「不用客氣。」其實她心裡有點壓抑,不知道該怎麼跟廖玉梅說。

回滷味店的路上,席桂花也多次問她這是怎麼了。

唐小芯就打了個比方,將未來土地特別值錢的事,都跟她說了。

席桂花想了想,「這是玉梅姐只願賣給你的,而你也多次勸她了,就算是你不買,那也會有其他人買。」

「嗯,也是!」

「小芯,以後土地會很值錢嗎?」

唐小芯想了一下,就說:「大姑媽我這麼給你分析吧!當人口越來越多的時候,是不是就要建房子,那自然就需要土地了,大家都需要,那土地就會貴了。」

「可是華國那麼多土地,建房子隨便建都有土地,比如我們村子里的土地還有那麼多。」

「……」那哪一樣呀!唉,還算是了吧!她提多了,也沒用,很多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

席桂花見她半晌都沒說話,她笑著說:「不過小芯說的話,不管怎樣,我都會放在心上的。」

唐小芯回以她一個微笑。

在以後,她都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席桂花就已經買入了鎮上的兩塊地皮了。

第二天,賣房子的手續辦好了,房產證的名字正式更為唐小芯的名字。

因為這個事情,忙到了四點多去了,唐小芯只能再度將回城裡的時間推到了明天。

初十,唐小芯、李蓉萍一群人都已經收拾行李,到永和鎮準備坐車回城裡,車子還沒那麼快到,於是他們就先到滷味店歇一歇腳。

坐下還沒五分鐘呢,廖玉梅就帶著高蘭文來到這裡。

廖玉梅跟唐小芯他們打過招呼之後,就說高蘭文非要讓自己帶她來,說是有事要說。

唐小芯對高蘭文印象就不是很好,之前見過高蘭文就是用瞧不起的眼神看自己,她至今都還記得,所以現在高蘭文說有事找她,她心裡也覺得特別的奇怪,她還是問了高蘭文找自己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聽我嫂子說她的房子賣給你了,我房子最近也是想賣了,就是一直都找不到人買。」

廖玉梅不以為然瞥了她一眼,那是因為高蘭文聽到齊高明說漏嘴,說她賣給唐小芯的房子有一千塊錢。

所以,高蘭文就心動了,再說了,高蘭文那房子死過人,哪還會有人要呀!

「哦!」

唐小芯恰好也是記性好,之前廖玉梅就已經跟她說過,高蘭文之前將房子出租出去,有人在裡面殺人。

但她還是裝出一副不知道的樣子:「就是不知道你要賣給我的房子是哪一套呢!」

「我就只有這條街上前面的那房子,我可告訴你哦!那房子我租出去價錢可不低的哦!」高蘭文還想著唐小芯不知道死人的事,就想著把房子往高的提,「要不是我最近也是缺錢用,我才不會想著賣的。」

「哦!那要不你找人借錢,等以後手頭上送了,再還唄,反正你都有房子,不怕沒錢。」唐小芯實在受不了高蘭文打算自賣自誇的架勢。 唐小芯這話,一下子就讓高蘭文沒辦法再繼續誇自己的房子了,臉上的笑容也出現了微微的僵硬,她還是生生地說,「我這個人不太喜歡欠別人錢,所以我就想著把房子賣了。」

死過人的房子,誰願意要呀?再說了,她也都已經花了一千塊錢買了廖玉梅的房子了,她也沒多餘的錢。

「我沒錢了。」

高蘭文一聽,心裡頭可不高興了,表面上還是笑笑地說,「你怎麼就沒錢了呢!你都是做生意的,掙了大把錢。」

「蘭文,小芯都說沒錢了,那咱們回去吧!」廖玉梅上去拉著高蘭文,她也不想高蘭文將死過的人房子賣給唐小芯,總覺得有昧著良心。

「大嫂,我找你來是幫忙的,而不是拖我後腿。」高蘭文一臉不高興小聲斥責廖玉梅,然後又將自己的手從廖玉梅手裡掙開,轉過身,又笑笑地跟唐小芯說:「我也是急用錢,這樣吧!你給我七八百塊錢,我就把我房子賣給你,我房子現在都還有人租著住呢!你以後都可以每個月收租。」

她覺得一下子有個七八百塊錢,那也好過每個月定時收那十塊錢,而且她現在也是急用錢,同時她也是想著做點小買賣。

「真要是有這麼好的話,那你自己收租不就得了。」唐小芯還是懂一個道理,死過人的房子,房租只有一直壓低租出去,不可能會有漲租的機會,而高蘭文說出這樣的話,擺明就是挖坑讓她往下跳。

「我這不是說了嗎?我家婆有事,我這邊也是需要用錢。」高蘭文一看唐小芯都不想要她房子的樣子,她還是繼續強壓唐小芯把這房子買了。「你就當是幫幫忙,你都跟我嫂子這麼熟了,都已經算是自己人了,你總不能不幫幫我吧!」

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唐小芯知道自己要是再拒絕的話,那可能就是不給廖玉梅的面子了,而且高蘭文還是廖玉梅帶過來的。

「說實話吧!你那房子是什麼情況我自己也很清楚。」

聞言,高蘭文神情驟然一變,下一秒生氣瞪著廖玉梅,一定是她跟唐小芯說的。

當即她就忍不住了:「嫂子你這是什麼意思呀!你這胳膊怎麼往外拐。」

「我……」廖玉梅欲言又止。

她也沒想到唐小芯會把話說出來。

但她想了想,平時跟高蘭文的關係也不怎麼樣,也不怕得罪高蘭文,便說:「這話是我在兩年前的時候就已經跟小芯說過了,又不是現在說的,誰知道你要賣房子呀!」

「那你都把這事都跟唐小芯說了,那你幹嘛還要帶我來這裡。」任由唐小芯他們看她笑話,而且還連房子都賣不出去。

廖玉梅深深呼了口氣,「在來之前我是不是已經勸過你很多次了,說讓你別來了,說不定小芯都已經走了,你非不聽我的話,還說我攔著你發財,說我見不得你好,都是自家人都不幫自家人,你自己想想,你自己都已經都說成了這樣,我要是再不把你帶來,你就會一年到頭都念念叨叨我,既然這樣,那我就把你帶來好了,也讓你死了這個心。」

「你……」

唐小芯看到她們為了這事而起爭執,以後也只會讓廖玉梅難做,於是她就說:「房子我可以買,但是價格我不可能會給你七八百塊錢。」

「那是多少?」高蘭文一下子調頭問唐小芯,臉上絲毫都沒剛才生氣的樣子,而是兩眼冒出貪婪的星光。

「就是因為你是玉梅姐妯娌,我也不過分把價格壓低了,三百塊錢,如果你要賣,那我就買,如果不賣,就這樣吧!」唐小芯也是想著以後要是那一塊地發展不起來,或者沒人敢買,那最少也是可以種種青菜等等,也是挺划算的。

「唐小芯你再添一點錢。」

「不可能。」唐小芯不鬆口。

高蘭文咬了咬唇,一臉猶豫,在三百塊錢實在太便宜了,可是他們要做小生意的話,手頭上沒有足夠的錢,也只能錯過發財的機會,而且家婆那邊還持續要花錢。

「要不我先回去跟我家那個商量一下。」

「我們還要趕車,最多我也只能給你二十分鐘,二十分鐘你要是不來的話,那我可就要走了,下次回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行!」高蘭文一咬牙,使勁往外跑去。

廖玉梅看著消失不見的身影,無奈嘆氣。

「玉梅姐真的很抱歉,我把死人的事說出來了。」

「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應該是我覺得不好意思才對,你買我房子的事還讓她知道了,現在又還來找你買。」她也知道唐小芯手頭上肯定是很緊了。

「我就當是以後給自己買一塊地種種菜吧!」唐小芯開玩笑地跟她說。

……

高蘭文一溜跑回家立即就跟齊志民商量這事。

齊志民聽完之後,很激動地說,「賣了,趕緊賣了,死過人的房子晦氣,說不定我們一賣了就轉運了。」

有了齊志民的話,高蘭文跑回滷味店直接跟唐小芯說賣了。

就這樣,房產證就轉移到了唐小芯的名下。

到了城裡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大家都覺得累了一天,都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的四點多,唐小芯帶著席麗瓊等人就到了王大飛家買豬肉,拉回幾十斤的豬肉,洗乾淨,還煮好。

九點多鐘店裡才開張。

顧大鳳他們也到這邊來吃飯。

第三天,相繼另外三家滷味店都開張了。

第四天,粵香大飯店也開張了。

沒過幾天,柳小玉就頂著大肚子來看她。

雖然孩子還沒出生,唐小芯還是封她一個紅包,讓她給孩子買幾件衣服。

唐小芯就想到了自己都還沒去看過胡曉曉,於是她帶著柳小玉一塊去。

而她也給胡曉曉肚子里的孩子封了一個紅包。

胡曉曉推了幾次之後才收下。

娘子請住手 三個女人就這麼火熱的聊了起來。

胡曉曉突然就說:「小芯呀!我打算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就跟著你做生意。」

「可以呀!我這邊正好缺人呢!」她能夠來,她非常歡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柳小玉卻故作著急地說:「我可是生完孩子,也是回去工作的,你可不能不要我。」

唐小芯眉開眼笑地說:「你放心了,你生完孩子之後,我立刻就把拉到我店裡做事。」

「那正好,我可以讓我家婆來這邊幫我帶帶孩子。」到時她就可以出來工作掙錢了。

從胡家出來之後,柳小玉突然想起某件事:「小芯你還記得之前胡林宏喊著要離婚嗎?連報告都遞交上去了,結果你知道怎麼樣?」

唐小芯看她那故作神秘的樣子,便不由也配合起她,說:「不知道。」

「他們兩個沒離成,那個任曉萍懷孕了。」

「啥?」唐小芯驚愣看著她。

「剛檢查出來兩個多月。」

「你之前不是說任曉萍不想那麼早就懷孕了嗎?」唐小芯追問。

「是呀!誰知道任曉萍就懷上了。」柳小玉接著又說:「你都不知道,家屬院里所有人都在盼望著他們兩個離婚的,結果現在沒離成,但是,胡林宏那吃軟飯的名聲就不知道怎麼傳了出去,還有的說任曉萍這手段好,快離婚的時候來懷孕,也有的說任曉萍就註定這會跟胡林宏離不了婚。」

唐小芯聽了她的話,倒是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你怎麼不說話呀!你也說說你的看法唄!」柳小玉雙眸一直看著她。

「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說的話吧!」

「說說!」柳小玉跟小孩子一樣撒嬌央求她。

「好!我覺得他們兩個最後還是會離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