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建議首要追查真兇範圍,宮中善巫術者。

……

宮中善巫術者?

蒼元大陸三足鼎立,西岐國人善靈力,東越國修法術,天方國精通巫蠱。

在西岐宮中最擅長巫術的人……

「赤蓮,傳信給妙音,讓她把『抓到劫獄者與鏡公主一道押回錦城』的消息傳出去,並告知,劫獄者已經道出『屍魂蠱』的真相。」

「是。」

寅虎道:「寧王這是引蛇出洞?」

「就算蛇不出洞,追隨的老鼠們會四處逃竄,倒時蛇定然忙於滅那些老鼠。」

寅虎恍然大悟。

花離荒道:「收拾行裝,一刻時間后,返回中州。」

「是。」

花離荒等人還沒回到中州,已經收到妙音的信竹,說,獄官李元年被殺,太醫房姚政服毒身亡。

更離奇的是……

白荷在盛世閣懸樑自盡,被清嵐救下。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號人物參與其中,清嵐能夠阻止她自殺,也非偶然,而是從一開始就懷疑。

兩日後,花離荒帶著花囹羅回到西岐皇宮內。

此時,茹妃已經被軟禁於雲羅宮的住處。

茹妃,名為童秋實,是天方國皇親國戚,擅長巫術。

十多年前政治聯姻,進入西岐皇室,曾被花無極寵及多時,后因懷上龍胎卻胎死腹中,被傳是因為貪練巫術導致。

隨後茹妃失寵,后也再無子嗣。

此案關係到後宮,又因是茹妃,皇上撒手不管,交由皇后處置。

朝陽宮內。

皇后坐於正座,花離荒坐於次座。其他妃子坐於側座。

茹妃站在大殿中央,面色依舊坦然。

「茹妃,本宮再給問你一次,屍魂蠱確實是你所為么?」

「不是。」

「既然你不說。」皇后緩聲道,「把白荷帶上來。」

花囹羅看到白荷時,有種痛心疾首的感覺,雖然她知道白荷喜歡清嵐,但因為喜歡而加害於段潮涯這樣的舉動有些殘忍。

這不跟那些跟人家談戀愛,人家不同意,把人家家人都殺了的那些變態一樣么?

何況,白荷還是暗戀而已……

此時的白荷神情已經有些恍惚。

皇后問道:「白荷你說,是誰把屍魂蠱交給你的?」

「是……是小路子。」

「小路子就是早前在宮裡失蹤的小路子吧?」

「是。」白荷說道,「小路子那天給我一個黑色類似絲線的東西,說不論我給它下什麼命令它都能幫我達成。我就把那黑線縫在公主的衣服上,說只要公主見到段學士,就……就要了段學士的性命。」

花囹羅聽得汗毛都出來了,所以那個屍魂蠱在她跟段潮涯說話的時候,從她衣服上爬出來,融進了段潮涯的影子里,割斷她的脖子?

皇后又問:「你為什麼想殺段學士?」

白荷這個時候,停頓了好久才說:「因為……因為段學士來了之後,奴婢就沒能再進過清苑……」

「就因為不能進清苑你就起了殺人之心?」

「對啊,白荷,你怎麼可以因為這個就起了殺人之心?」茹妃嘖嘖道,「我茹妃殿里的小路子如今哪兒去了?」

「我……我不知道。」白荷驚慌道。

「不知道?你是不是害怕自己的罪行暴露,把小路子也殺了?」在後宮這麼多年,茹妃早就學會了如何移花接木借刀殺人。「皇後娘娘,您可得幫小路子伸冤啊。」

「沒有沒有,小路子給了我東西后我就沒見過他……」白荷從來沒像現在一樣後悔自己做過的事。

「那你說,通知護城軍鐵統領到清苑抓你家公主的,是不是你?」審案的儼然已經由皇后變成了疑犯茹妃。

白荷此時驚慌看向花囹羅,嘴巴張了張,最後點頭:「……是。」

花囹羅倒抽了一口冷氣,不可置信看著白荷。

想問為什麼,可反過來想,白荷能因為清嵐跟段潮涯在一起怨恨之下對段潮涯起了殺心。當然也能因為花囹羅喜歡清嵐,對她起了算計之心。

從她把屍魂蠱縫在她衣服上時,她就已經計劃好了一箭雙鵰,把段潮涯跟她一併剔出清嵐的身邊。

白荷跪在地上頻頻發抖,她不過就是想清嵐大人只注意到她一個人而已。

茹妃咄咄逼人:「所以,你怕事情敗露,就把小路子跟鐵統領給殺了?」

「我不知道鐵統領也出事了……」

「一個敢殺人敢害自己的主子的奴才還有什麼不敢做的?」茹妃冷笑道,「皇後娘娘可不能因為天方國人會適應巫術,就認為這些事是臣妾做的,臣妾最近身體不適,連門都不出一趟……」

「經常為你診病的姚太醫忽然服毒自殺,茹妃不覺得奇怪么?」作為後宮之首,皇后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

「不僅奇怪,更覺得可惜啊,當年不就是他確診臣妾肚中的胎兒是因為巫術導致流產的么?」

茹妃整理自己的衣袍。

「一群奴才折騰著陷害自己主子,皇後娘娘卻要拿臣妾說事,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呢?」

皇后看了自己兒子一眼,一直沉默的花離荒開口道:「如妃娘娘是否很惦記小路子?」

茹妃看了寧王一眼:「確實很惦記。」

「茹妃大概不知,洗衣房后的水井裡邊是乾的。」

茹妃眼神一眯:「寧王這話我可挺不明白了。」

「這得問問玉兒才知道……」

玉兒是茹妃的貼身丫鬟,立即上前跪拜:「奴婢愚鈍,也不明白寧王說的。」

「既然不明白,本王叫小路子跟你們解釋吧。」

一聽到小路子,玉兒的臉瞬間煞白,脫口而出:「不可能。」

「不可能小路子還會出現?」花離荒冷哼一聲,「本王都說了,那口井是乾的,把小路子帶進來。」

小路子從門口低著頭走進來就跪下:「小路子給皇後娘娘,寧王,還有各位娘娘請安。」

玉兒嚇得撲騰倒在地上,驚恐看著小路子。

「小路子,你抬起頭來。」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小路子把頭抬起來,花囹羅一看,下意識皺起眉頭。小路子脖子上有一道淺淺的紅色痕迹,像是曾經被利器切割過的傷口。膚色有些偏青色,眸光獃滯渾濁。

「小路子,本宮問你,是誰讓你把屍魂蠱交給白荷的?」

「玉兒。」

玉兒手指頻頻顫抖,皇后此時話鋒轉向玉兒:「玉兒,你為何要讓小路子把白荷?」

「因為……」玉兒看了一眼茹妃,戰戰兢兢說道,「白荷她來跟奴婢要……」

「我沒有。」白荷否認,「是小路子自己拿給我的。」

玉兒本就心虛,一聽到別人否定自己說話,又忙著找另外的理由:「是奴婢自己給的……」

「你為什麼要給白荷?」

「因為……因為奴婢一直討厭白荷,就想讓她闖大禍……」

「且不論你這說法站不站得住腳,本宮就問你,你知道什麼是屍魂蠱么?如果不知道,那屍魂蠱從何而來?如果是你煉製的,那麼你可否告訴本宮如何煉製?」

「哈哈哈哈!」見事情瞞不過氣,茹妃忽然藏狂大笑,「對,都是我做的,是我!哈哈哈哈。」

皇后眼裡閃過一絲勝利,卻痛心疾首說道:「茹妃,你這是為何,本宮對你是在太失望了。」

「失望?你應該很高興才對?納蘭氏,就算我死了,我也不會忘了當年你是怎麼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我不可能看著你一雙兒女都優秀的。寧王……」

茹妃眼中怨恨四起,「我那孩子也是個男孩,如果不是你母后殺了他,他比你還大兩個月,也未必沒有你優秀!」

「我不會等著,花離鏡也像你那樣強大,令我無從下手時才後悔莫及!」

花囹羅無語了,這算什麼?該不是因為她參加了一次什麼冬季賽,出了那麼一點點小風頭,就要被人陷害吧?

不帶這樣的玩的!

但不免有覺得背部發涼,後宮真是一個可怕的地方。

花離荒對她的話不痛不癢。

「本王對這些都不感興趣,本王就問你,影子是誰?」 又到了果凍表白時間!

鞠躬~~

首先謝謝一直以來的所有支持與關注,蓮花寶瓶,蘑菇頭,凌霄,唯愛tong,2127,糖大小姐春雪等等還有很多ID是數字的果凍的親愛的們,《妃毀天下》上傳到現在有一個月了,真的很感謝有大家陪伴。

距離上次的加更公告,也應該有兩周了吧……本來說是加更一周的,但因為有大家的鼓勵果凍一直在努力延續。

但是今天,很抱歉的告訴大家,要恢復常更了。

上次公告時果凍也說過,人得生活身不由己。年底了,因工作的原因有些分身乏術,沒足夠的時間碼字,敬請大家諒解。

當然只要時間允許,果凍一定爭取回歸加更的狀態,請稍微等待。

為了避免大家不必要的刷新,果凍彙報一下更新時間:

從周日(12月8日)開始,每天2更(常更),時間不變,早一更,晚一更。

Ps:通常情況下作者的更新大概也是這個幅度,每天六七千字。要是實在覺得太少,大家可以收藏養肥了一起看。

果凍再次謝謝大家,愛你們~

果凍三千

12月6日 「要是我說我也不知道,寧王會相信么?就算我知道,也不告訴你,又如何?殺我?」

茹妃早就將生死看淡。

「哼哼哼,我早就厭倦了這宮裡的一切,不死不過就想報仇而已……宮裡那麼多女人,胭脂粉黛背後,有幾個不是行屍走肉的活著?」

「宮裡有幾個孩子不是死於非命?你們走出這宮裡,抱著你們的腿不放的小鬼,都是冤死的……」

一旁的雲妃聽她這麼說,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平時茹妃經常跟她冷嘲熱諷,還以為她內心足夠強大,沒想到也是心死的女人啊。

茹妃當年進宮不過十四歲,是那麼年輕美貌,如今風華猶存,心卻蒼老枯槁。

若不是她沒有花瀾玥這個孩子做寄託,只怕她也早就崩潰了。

皇后開始也不加以制止她說這些,反正讓那些新來的貴人妃子們都聽聽,也知道收斂懂規矩些。

「母后,這兒已經沒孩兒的事了。」花離荒對這些說辭除了厭倦還是厭倦。

弱肉強食,規則所在。弱者才在這裡抱怨連篇。

「那你回去吧。」

「我們走。」花離荒對一旁的花囹羅說了聲。

「噢。」花囹羅走了兩步才記得回頭跟皇後行拜別禮,可是回頭,看到跪在地上的白荷,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做些什麼。

腳步有些遲疑下來。

白荷忽然抱上她的腿:「公主對不起。」

「……」花囹羅忽然覺得心裡格外難過,白荷,如果你沒傷到人,我真的可以原諒你,但是現在,沒辦法對你說沒關係。

見花囹羅沒動,花離荒一道黑影打過來,將白荷彈飛了。

連主子都出賣的奴才,卑劣至極,死不足惜。

花囹羅跟著花離荒走出朝陽宮,她遠遠地跟在他身後,忽然想著有一天,他的後宮是否也會這樣?

「哥,你以後也會有這樣的後宮,對吧?」

花離荒懶得回答她這個問題:「不過就傳宗接代。」

冷少,請剋制 「但是,你的後代很有可能會被你其中的一個妃子害死。」

「那就只能怪他命太薄太弱。」

「……」能對一個冷血動物說血緣關係這茬兒么?能讓他心裡產生父愛嗎?顯然都是不能的。「唉,做皇室的妃子太可怕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