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張北羽回身翻動手腕,將天收換成反手刀,橫斬一刀,撕開另一人的胸口。

與此同時,江南已經打通了三寶的電話,「上三樓!」而趙雨橋,掄起兩把凳子砸了過去,隨著凳子在空中拋物線,他的身體也隨之而動,嗖一下躥出去。

兩把凳子落地,光頭俊的人只是稍微一散,即刻又圍上來。 密婚1314:腹黑總裁求放過 儘管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張北羽用刀的水平已經有了明顯進步,但畢竟不是三頭六臂。擋住眼前的人,就無法顧及身後。

轉眼間挨了好幾下。左肩被鋼管砸了好幾下,整條手臂都疼的發麻。還好趙雨橋及時跟上,緩解了他的壓力。

解決後顧之憂,張北羽專心致志對付眼前的對手。腳步沉穩,進退之間絲毫不亂,手握天收,左旋右轉刀出如虹。僅憑這幾個人對他根本無可奈何。

江南也適時加入戰局,在地上撿起一根不知是誰掉落的鋼管,突然殺進來。

三對七,雖然人數不佔優勢,但幾乎已經壓制對方。

樓下也傳來一陣吵鬧夾雜著一片腳步聲。三寶他們很快就帶人衝上來,二十來個人瞬間把看場子的幾個混混淹沒,上去一陣拳打腳踢。

試婚總裁一寵到底 張北羽他們三個退了出來,這種純虐的事交給三寶就可以了。

服務員也不敢管,都圍在旁邊。張北羽抬頭掃了一圈,抓起一把椅子走出人群。圍觀的人立馬閃開,給他讓出一條路來。

他徑直走向一台捕魚機,大聲道:「這他嗎什麼鳥地方,好好的攆人家出去,看來你們是不想做生意了。」說著,走到了機器前面,「既然不想做,就別他嗎做了!」

說罷,張北羽舉起凳子砸了下。哐!一下,屏幕被砸的粉碎。江南和趙雨橋從地上撿起鋼管,走過來加入砸機行列。哐哐哐!響聲不斷,一台機器眨眼間就廢了,幾乎成了一攤廢鐵。

張北羽也不想搞得太大,捕魚機砸一台就行了。接著又去砸了一台跑馬機,還有兩台老虎機、拍泰山什麼的,一共砸了六七台機器才罷手。

光頭俊手下的幾個人也都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張北羽大手一揮,一行人大搖大擺的離開。

出了深川,張北羽給暴徒打了個電話,說是有事找他商量。兩人約在了K8,他叫趙雨橋帶人先回去,自己跟江南去了。

見面之後,張北羽把這兩天的事給暴徒說了一遍。

對於暴徒,他還是完全信任的,沒有任何保留。暴徒聽后笑了笑,「我都聽說了。這是個好機會,弄好了可以直接打垮光頭俊。」

張北羽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所以來找師哥了。」暴徒回道:「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會抓住這個機會出手的。讓如龍拖著光頭俊,我們倆在後面搶地盤就行了,哈哈!不過先說好哦,能搶到多少,各憑本事!」

「好!師哥能出手的話,我這邊壓力就小多了。我只要深川!其他全是師哥的!」

……

晚上,507宿舍。

趙雨橋嘿嘿笑著說:「今天真爽啊,再砸個兩三次,估計那老闆就挺不住了。」張北羽卻搖了搖頭,「今天砸場子只是在向他們宣戰,有一次就夠了。咱們的目的不是頂替光頭俊,去深川看場子,而是要拿下深川!」

江南點了點頭,「有什麼辦法么?」張北羽道:「那個地方也是深川老闆租下來的,對於房主來說,租給誰都一樣,何況老陳可以出更高的租金。所以,我們要做的事就是讓深川的老闆主動撤出去!」

「人家生意做得好好的,日進斗金!憑啥撤啊。」趙雨橋說。

張北羽呵呵一笑,「讓他日進零金不就行了!」江南笑道:「聽你這麼說,肯定已經有辦法了吧?」

「辦法多的是,就看怎麼做!」

於是,張北羽問江南,認不認識開土方車的人。

江南搖搖頭,「這我可真不認識!開計程車的我認識,土方車…你找那幹嘛啊?」趙雨橋也伸著脖子看他。

張北羽說:「搞兩車沙子,夜深人靜的時候倒在深川門口。」

江南和趙雨橋張大嘴巴,一臉黑線。趙雨橋驚道:「這也行?!」

張北羽露出個得意的笑容,對江南說:「之前天哥給的那塊積家不是賣了五萬么,拿出來,花錢租車。這事交給你了。」

……

第二天晚上九點多,江南回道宿舍說已經準備妥當。

「凌晨三點動手,兩輛車,16噸的沙子,絕對堵死他!」

因為畢竟這不是啥好事,人家要是真報警的話很容易出事。張北羽本來擔心找不到人,江南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連同沙子、出車等等,一輛車給了三千塊司機才同意。

三人當即就去了浩海,一直等到了凌晨三點。出了門,果然看見不遠處駛來兩輛土方車,牌照都卸了下去。

穿過馬路,三人徑直走到了深川門口。土方車轟隆隆的開過來,也停在深川門口。兩個司機水平很不錯,直接倒車,將車尾對準了大門口。

張北羽嘿嘿一笑,大手一揮!

轟!一聲,車斗慢慢翻起來,裡面啥子嘩嘩的落下來。三個人趕緊閃到了一邊。

這個時候,裡面終於有人出來。一個服務員出來看了一眼,當場愣住,大叫一聲就跑回去了。隨即,兩個混混跑了出來。

看來之前受傷那一撥人已經被光頭俊調走了。

這兩個混混的反應也一樣,看著如水瀉般的沙子倒下來,都愣住了。還沒等反應過來,張北羽一刀劈過來,抬腳踹翻一人。趙雨橋和江南也撲了過來,兩三下就放倒另外一個。 一番寒暄,兩人被迎了進去。

入禪房。

上好茶。

在喬拉丹一臉懵逼的注視下,倆尼姑開始打起了禪語。

聽不懂。

一腦門子的漿糊。

「咳咳……」

咳嗽兩聲,提醒降龍師太別忘了正事兒。

降龍師太翻了個白眼兒。

抹不開面子開不了口啊。

可是。

再怎麼磨嘰,該說的還的說。

「靈蘊,本尊此次來貴寺,是想討一個人情!」

豪門婚殺:亡妻歸來 來了來了!

靈蘊師太心想,那群弟子說得對,這倆人還真是來我這裡要東西來了。

也不知這倆人看上了觀瀾寺什麼寶貝,一般的東西,還真入不了降龍尊者的眼,指不定是什麼天才地寶呢。

心裡膩歪的很。

嘴上卻很是熱情:「尊者言重了,你我兩寺同氣連枝,有什麼需求,但說無妨!」

這是在提醒降龍師太呢。

畢竟是戰略合作夥伴,別要價太狠了,免得傷了兩寺的和氣。

可惜啊!

靈蘊師太想破了頭也想不出這倆人來這裡的真正原因。

什麼天才,什麼地寶,統統滴不要!

「本尊想要討要一個小尼姑!」

降龍一言,讓靈蘊師太懵了逼。

要一個小尼姑?

這是什麼個意思?

這要是別人求尼姑,做法事啦,祈福啦,倒也可以理解,這降龍師太要尼姑,這可就有些詭異了。

別的地方會缺尼姑,這龍虎寺卻是絕對不缺的,而且,從數量上來講,龍虎寺的尼姑比觀瀾寺可是多了去了,佛法精深的更是不在少數。

搞什麼呢?

無意中瞥到了坐在降龍旁邊兒一臉板正的喬拉丹,靈蘊師太猛的一個醒悟。

難不成,這尼姑不是降龍師太要的,而是這小子要的?

是極是極。

那龍虎寺的女尼雖然數量眾多,可是,這質量嘛……

肯定是這小子色膽包天,看上了觀瀾寺的美尼,想要……

念及此處,靈蘊師太那叫一個怒啊!

倒不是沒有前例。

甚至,觀瀾寺的女尼,在修真界那是出了名的,但凡有人求上門來想要雙修的,靈蘊師太都會網開一面,促成姻緣。

可是。

那些是什麼人!

最起碼也得是元嬰境的強者!

你一個鍊氣境的渣渣,也敢打我觀瀾寺美尼的主意?

活膩歪了!

若不是降龍在旁邊兒坐著,靈蘊估計早就一巴掌把喬拉丹給拍死了。

不能拍死喬拉丹,卻也不能給他好臉色看。

不屑的瞥了喬拉丹一眼,靈蘊師太譏諷的對降龍師太說道:「看來,尊者也是受人所託啊!」

說著,略有所知的又瞥了喬拉丹一眼。

話都說開了,也沒啥好隱瞞的了。

降龍師太忙介紹到:「倒是本尊疏忽了,這位乃是拉丹子,是我龍虎寺新晉供奉,一手煉丹術出神入化,乃是不世出的奇才。」

啥?

靈蘊師太愣了一下。

感情,眼前這鍊氣境的小子,還不是一般人吶,手裡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怪不得。

靈蘊師太這才反應過來,若是一般人,怎麼可能勞駕降龍尊者出面。

看樣子,這小子不一般啊!

心念一轉。

靈蘊師太有了計較。

雖說依然膈應的慌。

可是,降龍師太已經出面了,再加上這小子看起來也算是可造之材,有龍虎寺做後盾,未來成就不可限量,舍他一個美尼,倒也沒什麼,觀瀾寺美尼眾多,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就當是投資了,說不定在以後就能得到十倍乃至百倍的回報。

也是個見風使舵的主兒。

口風一轉。

「修鍊一途艱辛頗多,若無道侶相伴,著實寂寥,拉丹子小友的想法倒也無錯。」

「只是不知小友看上了哪位?」

「若是沒有中意的,貧尼倒是可以推薦幾位,剛好本寺有些許美尼想要還俗,跟了小友,也算是善事!」

這話說的,大方!

既然靈蘊師太這麼會做人,那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那就多謝師太了,我與貴寺的靜秋歷經生死、情投意合,已許下諾言,此生不離不棄,多謝師太成全!」

喬拉丹心裡那叫一個高興啊!

想到很快就能和小尼姑在一起了,一時間,激情澎湃。

可是。

「什麼!」

「靜秋?」

殿下,別搶我孩子! 「不可!」

「大膽!」

五雷轟頂啊!

這小王八蛋忒膽大包天了,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靜秋的身上。

靜秋是誰?

那可是擬定的觀瀾寺未來接班人,是要繼承大寶的!

豈能就這麼許了別人?

而且還是許了一個才鍊氣境的渣渣?

這要是許了出去,觀瀾寺怎麼辦?

另擇繼承人?

怎麼可能,你以為那繼承人就跟街上的大白菜一樣,隨便撿啊。

須知,觀瀾寺有一條鐵律,只有修鍊青蓮梵心經大成者才能得登殿堂,而這青蓮梵心經,對修鍊者的天資要求太高,莫說大成了,資質不足者,連入門都不可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