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張天道:「一個手機產業、一個軟體產業、一個製藥產業。」

聽了張天的話,趙雲轉頭問黃飛:「老大,你家的公司叫什麼名字?」

黃飛知道趙雲這是在幫自己,趕緊說道:「我家公司叫世英高科。」

然後趙雲對張天說道:「天哥,你說的那三個項目全部跟世英高科合作,並且給予他們最大的資金和技術上的幫助。」

PS:加更到!現在鮮花已經98朵了,還有2朵油條就要再多加更一天!筒子們,努力! 明白人一聽就知道!這哪是合作啊,就簡直就是白送!

砰!

黃飛直接給趙雲跪下了,說道:「小雲,我黃飛什麼本事也沒有,但是從今天開始,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了。」

趙雲立刻將黃飛扶起:「老大,你這是幹什麼!兄弟之間要是還有什麼利益的成分夾雜在裡面那還叫兄弟嗎?如果你要是再這樣,你家的事我可不管了。」

黃飛著急道:「我…我…」

趙雲笑道:「你什麼你啊!還不給我介紹介紹伯父和伯母?」

黃飛一拍腦袋,恍然大悟道:「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然後領著趙雲到黃世英跟安娜的面前,解釋道:「爸,媽!這是我寢室的兄弟,叫趙雲。今天的事多虧了他,要不然咱們都得……」

沒等黃飛的話說完,趙雲就打斷道:「伯父,伯母,你們好!小雲來晚了,讓你們受苦了。」

彬彬有禮,謙謙君子。這就是黃世英對趙雲的形容。

黃世英說道:「小雲,你是小飛的兄弟,咱們就是一家人,外道話咱們都不說!事情都過去了,我現在就是在想,咱們晚上吃啥!」

黃世英的話讓趙雲非常高興,可以看出黃世英也是一位豪爽之人,深得趙雲的賞識。

這時黃飛的母親安娜說道:「小雲,你別聽你伯父亂說,他這人就這樣,什麼事情都大大咧咧的,沒個正經的。」

趙雲說道:「不礙事!我就喜歡伯父這種性格。一看就是那種不會斤斤計較的人。」

待眾人收拾好之後,趙雲請客去王府井大酒店吃了一頓,飯桌上他主要跟黃世英商量了一下合作的問題。

最後趙雲決定,將世英高科合併到龍雲集團旗下,但是只挂名而已,公司的真正持有人還是黃世英,趙雲只是給黃家的世英高科提供一個保護傘而已。

……

第二天,世英高科合併到龍雲集團下的消息傳遍了整個BJ城。很多跟黃世英認識的朋友都了解他,根本沒有什麼親人在龍雲集團內工作,他怎麼可能搭上這艘快艇呢!最後當大家知道這個消息是從龍雲大廈的新聞發布廳傳出來的時候,就對此深信不疑了。有很多黃世英以前的合作夥伴,老朋友什麼的都找上了他,想與其合作,共享龍雲集團這份美羹。

但是黃世英全部都給否決了,他昔日落魄的時候怎麼沒見這些人來幫助他一把,現在有了龍雲集團的保護,都舔著臉來這裡找他。對於這種偽朋友黃世英打心底里厭煩。

當孫宏興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更是無比的震驚。在侵吞黃世英產業之前,他已經派人調查過黃世英的背景了。根本就不知道有龍雲集團這麼大個靠山。如果早知道黃世英與龍雲集團有關係的話,孫宏興再怎麼喜歡和氏璧也不會用那種偏激的方法去做。

隨後他趕緊給魏晨打電話,確定一下昨天是不是把和氏璧弄到手了。

嘟!嘟!嘟!

電話剛一接通,孫宏興的著急的問道:「魏幫主,和氏璧的事情怎麼樣了?如果沒拿到,我就不要了,你不要再派人去騷擾黃家了。」

魏晨冷笑道:「孫總這話說的好容易啊!我昨天去了10個手下,死了9個。現在他們的家屬都在找我要安家費呢!不知道孫總是不是能出點?」

孫宏興知道魏晨這是坐地起價,想跟他多要些錢,不過他也不想再多惹事端了,於是就說道:「500萬,你9個手下的安家費。」

魏晨只是個傀儡幫主,能得到500萬對他來說已經很不少了,他就是那種知足常樂的人。高興的說道:「孫總果然是Z國第二大集團的老闆,出手就是跟那些暴發戶不一樣,一張口就是500萬,就沖您這麼豪爽,500就OK了!」

孫宏興現在哪有心情聽魏晨拍馬屁啊!在確定了自己心中的問題立刻掛了電話,坐在他的太師椅上思考起來。

派去黃家10個人,死了9個,那剩的一個肯定是留下來通風報信的。在BJ城敢這麼毫無顧忌殺人的那只有龍雲會了。看來這個黃世英還真跟龍雲集團的人有關係。找個機會把這件事給平息了。否則炎黃集團也會有危險。

炎黃集團能走到今天,孫宏興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沒人能超越他的成就。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那麼孫宏興就是俊傑中的俊傑了。

隨後孫宏興又給自己的女兒孫芊芊打了一個電話說道:「芊芊,黃世英的兒子黃飛也在你們學校呢,是新生,有機會的話多接觸一下,看看他平時都和什麼人來往。」

電話那頭孫芊芊嘟囔個小嘴,撒嬌道:「爸爸,你怎麼老讓我做這些丟人的事啊!再說,我現在已經跟英國的查爾斯王子交往呢!如果讓他知道我主動跟別的男人接近,他會怎麼想啊!」

孫宏興笑道:「我讓你接觸黃飛,又沒讓你跟他交往,就是交個朋友,混進他的那個圈子裡。這有什麼啊!你可以拉著查爾斯王子一起跟他們交朋友啊!查爾斯給我的感覺不是那種沒有氣度的人。」

孫芊芊無奈道:「哎!誰讓我這個當女兒的說不過你了,好吧!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聽到女兒的答應,孫宏興高興道:「好!還有一條,別讓你媽媽知道!」

抓到爸爸把柄的孫芊芊立刻威脅道:「不讓媽媽知道也行!不過我最近沒有零花錢了,而且我還相中了一輛蘭博基尼的紅色跑車。」

拿女兒沒辦法的孫宏興,說道:「你竟然威脅老爸,好!這次就…答應你了!」

「耶!爸爸真好!」說完孫芊芊還在電話的那頭親了一口。

掛了電話后,孫宏興剛才充滿惆悵的面容還上了微笑,自言道:「女兒都這麼大了,我也該為家人考慮考慮了,以後做事不能再這麼魯莽了。」

孫宏興在商業叱吒風雲了大半輩子。到頭來卻被自己的女兒所降服。掌上明珠,真是怕捧在手心掉了,含在嘴裡化了。

……

魏晨得到了孫宏興給的500萬后,噩夢就降臨了。白龍帶著昨天被趙雲收入龍雲會的青年直接找到了龍雲幫的總部。一路斬殺,龍雲幫雞犬不留。最後在頂樓的辦公室,白龍終於找到了那個正準備怎麼花錢的魏晨。

白龍一腳將門踹碎,魏晨見大事不好。立刻掏出辦公桌里的手槍。

啪!啪!啪!

連續三槍射向白龍。 神醫嫡女有空間 只見白龍騰空躍起,一個俯衝就來到了魏晨的身前。匕首就像流星在天際劃過一樣,帶走了魏晨那持槍的手。

撕心裂肺的疼立刻傳遍了魏晨的全身。他用那隻完好的手捂住另外一隻胳膊的手腕處,希望能減少血液向外流。

白龍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來都是鐵面無私,扳著一張冰冷的臉。魏晨恐懼的看著他,顫抖的說道:「白…長…老!你能放我一馬嗎?」

白龍說道:「如果你昨天要是沒派人去黃世英家或者沒打著龍雲會的旗號,我也許會饒你一命。但是這兩樣你都做了。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說完就將握住匕首的手舉起,準備刺向魏晨。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魏晨為了保命,大聲喊道:「白長老,我願意用非常重要的信息換我自己的一條命!」

PS:一更到!因為鮮花過100明天依然三更!! 「哦?」那揮起的匕首並沒有落下來,白龍問道:「說說看!是不是值得換你的命!」

魏晨哪還顧忌白龍是不是騙他,一股腦的全說了出來:「再給我幾個膽子我也不敢冒充龍雲會的分支啊!是那些R本人讓我這麼做的。他們逼迫我,用我的親人威脅我。然後他們從中操控,其實我只是一個傀儡而已。」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白龍繼續問道。

魏晨想了想說道:「目的我還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們一直讓我用龍雲幫的名號招搖撞騙,降低龍雲會在Z國人民心中的地位。」

「說了等於沒說,這點信息不值你的命。」邊說邊把匕首揮下,狠狠的插進了魏晨的胸口。

沒有立刻死去的魏晨,一隻手捂著胸口,一隻手指著白龍道:「你…你…你…」然後就眼睛一閉,嗚呼哀哉了。

正在白龍拿出電話想要給趙雲報告的時候,他感覺到這屋裡好像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隨後他眯起雙眼,仔細的環視著屋內,希望可以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忽然,一個忍者刀在他的身後出現,那凌厲的氣勢,欲要將白龍從中間劈成兩半。雖然白龍的實力不高,但是他的對周圍感覺的察覺非常高,當然這些都是趙雲教的。

意識到危險的白龍並沒有回身,身體向前一跨,反手持匕進行格擋。

鐺!

忍者刀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白龍的匕首斬斷,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白龍吃痛翻身向前一滾,躲過了這次致命的攻擊。轉身後,白龍緊緊的盯住剛才攻擊自己的空間。

漸漸的,一身黑色勁裝的忍者出現在白龍的面前。看著白龍那狼狽的模樣,忍者笑道:「我還以為龍雲會的人都很厲害,被外界傳的那麼神。原來就這點水平。看來也就是你們那個叫趙雲的幫主有兩下了。」

白龍此時非常的平靜,問道:「你是R本的忍者?」

那名忍者回道:「可以這麼說,不過我是R本隱世的忍者,跟你們Z國隱世的古武者是一樣的。」

白龍繼續問道:「你來我們Z國做什麼?龍雲會好像並未與你們結仇吧!」

那人繼續回道:「我們這次來主要是受到R本首相的委託。早在很久世界上各國的隱世都達成了一個協議,那就是任何國家的隱世之人不得到現世中擾亂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你們Z國非常言而無信。竟然先破了這條協議。所以我們只好來取你們幫主的性命嘍。」

他的話剛說完,白龍就沖了過去,雖然沒有匕首,但是白龍的近身戰也非常不錯。不過跟這名隱世的忍者一比,那簡直是天壤之別。

不論白龍怎麼攻擊,最多也只能碰碰他的衣衫,根本造不成實質性的傷害。白龍是越打越驚,這人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啊!甚至能超過當年趙雲在釣魚島上殺死的那名R本現世中最強的忍者。

也許是這名忍者不願意陪白龍玩了,只見他手掌輕輕一推。白龍立刻飛出了3米外,重重的撞在牆上。

然後這名忍者說道:「回去告訴你的幫主,叫他準備好受死吧。」說完便消失在白龍的眼前。只有地上的腳印能證明這裡曾經出現過人。

那名忍者走了以後,白龍在去醫院的途中給趙雲撥了一個電話,將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如實的告訴了正在上課的趙雲。

聽了白龍的彙報后,趙雲讓他好好休息養傷。隱世的事情就不要擔心了,他自己會擺平的。掛斷電話后,趙雲琢磨到,原來各國的隱世之間還有這種協議。難怪那個叫真清子的老傢伙不肯從隱世出來幫助主席呢。那為什麼上次見面的時候他沒告訴我呢!

想了半天趙雲也沒想明白怎麼回事。自嘲道:「R本忍者都找到Z國來了,我還有心情想這個事,我現在怎麼學的越來越不務正業了呢!」

自嘲完,趙雲便不再思考剛才的事情,他只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讓那些來Z國的隱世忍者有來無回。

BJ城的一間別墅內,裡面正坐著一位老者,他前面站的五人都對老者低頭哈腰。從他們的裝束上可以看出他們都是R本的忍者。其中那五人中的一人正是剛才跟白龍交手的忍者。

他向老者彙報道:「老師!我剛才已經試探過龍雲會長老級的實力了。也就是相當於咱們R本現世中忍的程度。不過值得人注意的是他們對周圍事物的敏感性竟然能超越現世上忍。」

老者聽著他的話,輕輕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非常隨和的問道:「那你把他殺了嗎?」

那人恭敬的回道:「學生只是將他重傷,並沒有殺他,好讓他給龍雲會的幫主捎個話。」

聽了他的話,老者站了起來,走到陽台上,看著高高在上的太陽,緩緩說道:「你做的很對!看來我是應該去看看真清子那老傢伙了。 嬌妻誘惑太深,解藥拿來 這麼多年不見,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增長到什麼程度了。」

那五人非常迷茫,不知道剛才老師的話是對他們說的,還是不是對他們說的。

一連幾天那些隱世的忍者都沒再出現,讓趙雲非常的鬱悶,說實話他現在真的不喜歡這種平淡的生活,總覺得不做點什麼就渾身痒痒。

那些隱世的忍者正在老者的帶領下踏進了神農架這個Z國最神秘的地方。因為隱世就在神農架里。

當六人來到隱世的入口時,幾名Z國隱世的弟子攔住了六人的去想,問道:「你們怎麼會找到這裡的?」

老者很有禮貌的說道:「我們是R國隱世的忍派,麻煩你通知真清子一聲,就說麻倉老頭來拜見他。」

老者的禮貌換來了守門弟子的尊敬。一名白衫的守門弟子說道:「老人家,你現在這等一會,我去通知真清子師祖一聲。」說完轉身便沒進了世外嵐居。

在守門弟子進去通報的時候,老者坐在一塊石頭上,對自己的五個弟子說道:「Z國隱世可以說是各國隱世中最漂亮、最壯觀的一個,世外桃源都及不上它的一半。一會你們進去就知道了!」

幾分鐘后守門弟子再次出現,對老者說道:「麻倉先生,師祖有請。」說完便帶著麻倉六人進了世外嵐居。

世外嵐居簡直就是浪漫傳奇里那個萬花盛開的地方,幾乎寄託了Z國人所有的夢想,無都市之喧囂,無塵世之煩擾。這裡是一個比世外桃源更美的地方。煙雨,滿山遍野的綠草、山花、溶洞、木樓,嚮往著隱世高尚品質的雲霧閣,那漂流在波瀾壯麗的大山之間的歌謠,更能顯示出隱世人的清新脫俗。這是一個神奇的土地,這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地方有山、有洞、有小橋、有流水、有靈氣的修鍊聖地。

這時一名隱世忍者讚歎道:「老師,這裡比咱們R本隱世的居住地好太多了!與這裡相比咱們住的地方就顯得非常俗了。」

麻倉笑道:「Z國地大物博,相信這種地方還會有很多。只不過是沒有人發現而已。等有機會,你們就去尋找一個這樣的地方,然後把整個R本的隱世都搬到Z國來住。也享受這種天地靈氣所帶來的清新脫俗。相信對你們的修鍊會更有好處。」

說話間便來到了真清子的真清觀。真清子帶領眾人起身迎接。拉住麻倉的手,高興的說道:「麻倉老頭,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姐妹奪愛 語言中透露出一種高興。

PS:二更到!!9點三更! 從真清子的話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兩人有著深厚的感情。麻倉也不見外,拍了拍真清子的胸口,說道:「行啊!身體依然是那樣結實。」

真清子問道:「你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來我們這幹什麼來了?」

麻倉說道:「你這話說的,我沒事就不能過來度個假,就非得在R本待著嗎?」

聽了麻倉的話,真清子笑道:「行!行!行!你麻倉老哥想到哪裡就去哪裡!既然來到我世外嵐居了。那你就隨便住,想住到什麼時候都行!」

「呵呵!」 家有農女初長成 麻倉笑了笑說道:「住是其次,這次來是為了龍雲會的事。是我國首相拜託我來一趟看看。」

真清子,鄙視的說道:「還說沒事呢!龍雲會的事要不算事的話,那世界上就沒啥大事了。走吧!進廳里聊吧!」

入座后,麻倉問道:「清老頭,那個龍雲會是怎麼回事啊?咱們不是都協商好了,隱世的人不允許插手現世的事嗎?」

真清子,說道:「麻倉老頭,你先別著急,聽我慢慢跟你說!」說罷,便讓道童遞上幾杯天絲茶。

天絲茶是世外嵐居的特產,普通人是喝不到的,這茶不僅有提神醒目的功效,更重要的是可以養脈!人身體的奇經八脈對於練武之人是最重要的。脈不通則氣不暢,氣不暢則實力不會大增。所以天絲茶對於練武之人是一個非常好的營養品。

喝了天絲茶后,麻倉的那幾個徒弟,立刻精神多了。紛紛讚歎道:「這天絲茶果然名不虛傳。」

待眾人喝完茶后,真清子繼續講道:「首先要說的是,我們隱世並沒有壞了規矩!龍雲會的幫主根本就不是從我們隱世當中出去的!」

麻倉疑惑道:「難道Z國除了隱世以外還有其他會內勁的門派或組織嗎?以前怎麼沒聽過啊?」

真清子說道:「除了隱世以外我們就不知道有沒有了!但是這個龍雲會的幫主趙雲卻是一個特例。為什麼說他特呢!五年前,我在中南海見過他,當時他的實力就跟我差不多。而那是他才15歲。5年過去了,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實力能達到什麼程度了。還有一點,他非常愛國。正常的習武者都不是特別愛國的。」

麻倉對別的不怎麼關注,只對趙雲的實力非常關注,五年前就能跟真清子差不多,那現在的實力可能已經達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最重要的是他還非常年輕,今年才20歲。將他留在世上勢必會對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有威脅。

分析好以後,麻倉決定自己先去會會這個趙雲,如果打不過再想辦法聯合其他國家的隱世一起將趙雲消滅,否則這個逆天的存在,足以讓世界上任何國家都亂成一團。

真清子似乎看出了麻倉的想法。勸解道:「你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最好還是不要去找趙雲,否則任何人都不能保證,你能活著回來。」

麻倉問道:「趙雲當真如此的厲害嗎?如果是這樣,我就更要會會他了。」

真清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話,那就記住我的話,打不過就跑,這一點都不丟人。畢竟事隔五年了,誰也預測不出趙雲現在究竟達到了什麼實力。」

「好!我記住了。」麻倉坦坦的說道。

就這樣,麻倉帶著五名弟子在世外嵐居住了一宿。第二天清早便離開了。準備去尋找趙雲。

黃飛現在因為家裡的事情已經解決,所以人變得更開朗了。見到誰都笑,氣的宋世達是只咬牙道:「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找到龍雲集團這個靠山了嗎?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當然這話宋世達也只能在心裡說說,表面上他可不敢,就算給他10個膽子他也不敢跟龍雲集團抗衡。龍雲集團可是說踩死你就能踩死你的。

這幾天最閑的可能就是趙雲了,因為黃飛他們三還要經常去世英高科幫忙。

又是一個星期六,李芊芊因為今天要補課,所以沒有辦法陪趙雲了。無聊的趙雲只好拿出電話,給秦蓉撥了過去。

嘟!嘟!嘟!

接通電話后,秦蓉高興的問道:「小雲,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趙雲油嘴滑舌道:「你說呢!當然是想你了被!我的秦大警官。」

聽了趙雲的蜜語,秦蓉非常高興,不過她並沒有表露出來,反而假裝生氣道:「你就騙我吧!我都知道,你根本就沒想過我!」

趙雲一聽秦蓉這語氣有些不對,便趕緊解釋道:「誰說沒想過,我天天都想啊!想的我都無心睡眠了。」

撲哧!

秦蓉笑了出來,說道:「小雲,你還是不要說肉麻的話了,我怎麼感覺你說這種話,太假了!說吧,找我什麼事?」

趙雲的心思被秦蓉看穿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蓉姐,我今天沒意思,芊芊他們都有事做,就我沒有,所以我想約你出來逛街。」

秦蓉回道:「好啊!我最喜歡逛街了。」

兩人約定好時間后就把電話掛斷了。因為是逛街,休閑。所以秦蓉今天並沒有穿一身的警服。緊身的T恤,黑色的牛仔褲,再加上那前凸后翹的身材,簡直就是男人的殺手。5歲到50歲通吃。

與秦蓉相比,趙雲穿的就顯得低俗了很多。一個手繪大背心,一條手繪大褲衩。外加一頂帽子。簡直就是極品。從來還未有人這麼打扮過。

很明顯趙雲低估了女人逛街的實力。秦蓉和趙雲在商場里整整逛了六圈,愣是什麼都沒買。這看看,那摸摸,弄的趙雲疲憊不已。

又繞了幾圈后,趙雲終於挺不住了。一口氣給秦蓉買了十套衣服,都是比較昂貴的。秦蓉當即激動的在趙雲臉上小啄一下。

伴隨秦蓉留下的唇印趙雲有些迷失了。一種甜蜜,一股香氣都讓趙雲深深的產生迷戀。

就當兩人從商場里出來的時候,商場的門口處已經聚集了好幾千人。趙雲問一位陌生人道:「兄弟,知道這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位好心人,熱情的對趙雲說道:「有人要跳樓了,就是要從這棟樓上跳下來。」

聽著好心人的話,趙雲不禁抬起頭向上一看!好傢夥,那名男子此時正站在樓的頂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營救人員說道:「你們不要再逼我了,誰要是再趕上前一步,我就從這跳下去。」

由於下面的充氣墊還沒有鋪好,再加上這個商場的樓層比較高,一旦這名男子真的跳了下來,那就必死無疑了。

秦蓉本來就是一名責任心非常重的警察,一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立刻向商場的頂樓跑去,希望能幫助營救人員將跳樓男子成功救獲。

「哎!」趙雲無奈的搖頭加嘆氣,秦蓉的事,他是肯定要幫的。隨後便跟隨秦蓉上樓了。

幾分鐘後秦蓉和趙雲都來到了樓頂。看對營救人員和談判專家的疑問,秦蓉拿出了她的警官證。眾人這才放心,一名談判專家來到秦蓉身邊主動和她溝通。

「要跳樓男子名叫霍風,原因是炒股,本來是個大公司的老闆,結果股票狂跌讓他一下子破產了,妻子帶著兒子也跑了。在雙重打擊下,起了輕聲的念頭。這樣人是最容易跳樓的,他現在還處于思考階段,一但想通后,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談判專家侃侃而談,令旁聽的趙雲非常佩服,光聊天就能聊出這麼多資料。

PS:加更章節到!!謝謝筒子們的鮮花,油條拜謝了!! 作為有著多年經驗的秦蓉第一句就問:「那通知他的家屬了嗎?」

談判專家回道:「一直都在找呢,可是電話打不通。誰也不知道他的家屬去哪了。而他老婆的家又太遠了。到這裡最少也要6個多小時,怕人早就跳樓摔死了。」

此時秦蓉就像黑社會大姐那樣,指揮起來,告訴談判專家繼續誘導談話,她準備從旁邊比較隱蔽的地方潛伏過去,將其拉回。

趙雲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位鐵娘子的指揮。心想:「當警察的素質就是不一樣。」

談判專家吸引住跳樓男子的注意力,說道:「霍風,你遭遇的悲慘的事情,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堂堂七尺男兒怎麼能被這點困難和無助打敗呢!從哪裡跌到了就要從哪裡爬起來。」

霍風辯解道:「破產的不是你,你當然會這麼說了。其實破產是小事,有了這次的教訓我一樣會東山再起的,但是我受不了妻子的背叛。我霍風自打結婚以來,就從沒有正眼看過別的女人,我一心一意的為她,可是她卻在我最需要幫助,最需要關懷的時候跑了,換作是你,你會怎麼樣?」

談判專家回道:「換作是我,我就更不會跳樓了,你都說你可以東山再起,那就要起來,讓她看看,她的離去是多麼愚蠢的選擇。能共享福卻不能共患難,那樣的女人值得你去死嗎?你如果死了不反倒是成全了她嗎?」

霍風痛哭道:「你不要說了!你說什麼都沒用了,我心意已決,我一定要用死來這麼那個負心人。讓她吃不好,睡不好!內疚一輩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