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彼時秀妍正進了一口熱氣蘊蘊的清茶,舉著茶盞以茶蓋避去浮沫問一句:「怎麼了,清早的生了何事?」

婉媃看一眼從旁次坐氣定神閑的容悅,一字一句道:「昨日夜裡,太醫院院判傅卓於宮外府邸,暴斃而亡。」

滿座嬪妃晨起聽了這樣的話只覺著晦氣,蹙眉拈鼻一副做作,偏容悅像沒事人一樣定定坐在位上,唇角似還隱了一抹詭譎的笑。

「皇貴妃娘娘不覺著意外?」婉媃道。

容悅挑眉看她:「覺得意外,也頗有幾分唏噓。感慨傅卓醫術精湛卻不能自醫,當真是命運嘲弄,可惜可嘆。」

「原是如此,到底是皇貴妃娘娘端莊得體。眾姐妹聞聽此事都嚇得慌了神去,偏娘娘像一早知曉此事一般,氣定神閑不見驚態。」

容悅目光犀利若鋒芒利劍掃視著下座諸人,嗆聲道:「都是宮中處慣了的,這樣生死之事瞧得還少嗎?一個個矯揉造作故作姿態,實在做作。」

「咱們哪有皇貴妃娘娘您見多識廣吶?」琳蘭微微一笑,半是嘲諷道:「論年歲您最長,自然是要比咱們姐妹們活得通透。」

話里暗諷之意任誰也能聽得出,容悅聞言非但不怒,反倒笑得歡喜:「也就是本宮年長,雖膝下只得一女福薄去的早,可到底養育眾多皇子,是懂得如何為人母的。德妃的四阿哥如今與本宮親近的緊,瞧著你日日守在阿哥所外卻不得見孩子,本宮也萬般心疼。今兒個得空了,定要好好兒說嘴胤禛兩句。」

她頓一頓,看琳蘭面色愈難,又道:「非得要他明白,養娘再親,也總得給你這個親娘幾分薄面不是?免得日後長大成人落了個不孝的名聲,總也不好。」

。 【那好像是小衛的布偶,怎麼會在這孩子手裏。】

因為是他送給我的呀。

晴婷眼裏閃過一絲光彩,轉頭露出乖巧的笑容回道:

「阿姨你有事情嗎?」

「小婷,是你送小衛回來的吧。」

徐湘記得自己兒子下午出門時候並沒有帶雨傘,此時晴婷手上卻拿着一把雨傘。

「嗯。」晴婷點了點頭,「衛賴沒帶雨傘,所以我順便送他回了。」

【難道是小衛感謝她,所以把心愛的布偶送給她了?】

應該算是吧,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打賭輸了。

「要不要到家裏坐坐,順便吃一頓晚飯?」

先不管布偶的事情,徐湘想着只要留下晴婷吃晚飯,順便問一下就知道了。

「不了阿姨,我爸媽在家裏等我回家吃飯。」

晴婷抱緊衛賴送給她的皮卡丘,後退了幾步,說完話,甩頭就走了。

衛賴的爸媽在,她不好意思當着他們面跟衛賴下飛行棋,被知道布偶是衛賴送給她的,她更會不好意思要。

可不能沒下成飛行棋,又沒了布偶,所以沒必要留下來。

迎著雨後濕潤的空氣,晴婷朝自己家的方向跑着,眼裏閃過一絲可惜。

徐湘站在家門口,目送著晴婷的身影消失,這才轉頭開門進到家裏。

「媽你回來了,晚上吃什麼?」衛賴早就預測到徐湘回家,一聽到開門的聲音,看着電視頭也不回地喊道。

「少看點電視,作業寫了嗎?」

「在學校就寫完了。」

衛賴癟癟嘴回道,他又想起了被晴婷『俘虜』的橡皮。

雖然自己也『俘虜』了她的橡皮,但總覺得好不甘心。

「那就來廚房幫忙。」徐湘放好帶回來的雨傘,拿上掛在廚房門口的圍裙,一邊系圍裙,一邊往廚房裏面走。

「哦。」

衛賴習慣地應了一聲,然後跟着徐湘走進廚房。

和往常一樣,洗了米倒進電飯煲,然後徐湘開始做今天晚上要吃的菜。

徐湘和衛子康結婚很早,都已經有他這麼大的兒子了,看上去跟二十齣頭的少婦一樣。

平時除了看上去年輕漂亮以外,安安靜靜的並不怎麼惹人注意,但穿上圍裙以後,腰身被束縛住,身材就突顯出來,讓衛賴都懷疑自己小時候的胖乎乎,是不是跟這個有關。

但也可能應了某句老話,媽媽在某些方面顯得特別的笨。

切好的青菜下鍋,才炒了一會兒,徐湘夾起一片菜葉嘗嘗,好看的柳眉就皺到一起,懊悔自己加的鹽太多。

又往鍋里加了點水,徐湘轉頭對衛賴說道:

「記得提醒我少放一半鹽,對了你把你的黃老鼠送給小婷了?」

光影回溯,未來發生一切回到衛賴的眼眸。

徐湘剛舀了一勺鹽,衛賴就出聲阻止道:

「少放一半鹽,你自己說的。」

「嗯,好。」徐湘習慣了兒子的能力,點了點頭,放了半勺鹽到鍋里,輕哼著小調,繼續炒菜。

衛賴卻犯了難,該怎麼解釋自己把皮卡丘送人的事情。

「對了,小衛,你的黃老鼠呢?」

「借人了。」

「借給男生還是女生。」

「女生,總之借出去了,我是不會要回來的。」

徐湘迷眼笑着望向衛賴。

衛賴總覺得,自己像是被看穿心思一樣,頓時廚房也待不下去了,轉身往自己樓上的房間跑去。

自己的兒子害羞的樣子還真是可愛。

徐湘一手托著胸,一手扶著下巴,看着衛賴的背影,眼裏說不出寵溺。

樓上衛賴的房間門剛關上,家裏的大門就被打開。

衛子康走進來,第一時間就去脫鞋子,準備換上拖鞋,讓自己好好放鬆一下。

「老婆我回來了。」

「嗯,去沙發上休息一會兒,飯還有一會兒才好……走開,不害臊。」

「兒子呢?」

「回樓上去了。」

「好,那我去找他。」

衛子康進了廚房以後,先啃了徐湘一口,習慣地被推開后,果斷地上樓去找衛賴。

在房間門口,他敲敲衛賴的門。

「兒子,我可以進來嘛。」

「不要,在門口說。」

「那你幫我看看,等會我給客戶打電話,他什麼要求,跟我說說。」

「隨便說,反正他最後覺得第一個設計方案好點。」

「好嘞,謝了兒子,爸爸愛你。」

拖鞋離開聲音響起,衛賴趴在床上,看着手裏的漫畫書,心嘀咕著。

這個家真是的,媽媽總是一副看穿他的樣子,感覺沒有一點個人私隱。

爸爸一天天的總想着利用他省事情,也沒有一點大人樣子。

……

回到自己家裏,晴婷隨手把雨傘放到角落。

摸著衛賴送給自己的皮卡丘,她走到客廳,家裏靜悄悄的。

媽媽吳馨在廚房裏做飯,爸爸晴華,低着頭在沙上看手機。

又開始了?

晴婷眨巴一下眼睛,看着這幕,摸摸懷裏皮卡丘的腦袋,悄悄地走到廚房,安靜地站在吳馨的身後。

【真是氣死我了,這傢伙居然把我們的結婚紀念日都忘了。】

原來是這事情。

晴婷嘴角微微上翹,又靜悄悄地繞到晴華的身後。

【這該死的快遞怎麼還不到,說好兩天,都已經三天了。】

所以錯不在爸爸嗎?

晴婷點了點頭,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悄悄地溜出家門,晴婷按了一下門鈴。

「請問晴華在家嗎?有你的快遞!」

喊完以後,晴婷拿皮卡丘擋住自己的臉,跑回家裏,躲在門后。

「到了!」

在客廳的晴華聽到門外的動靜,驚喜地跑出門,但門外沒有任何人。

聞訊過來的吳馨站在門口,氣憤地看着自己老公。

「你又買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是給你的結婚紀念日禮物。」

晴婷躲在門后,小聲地說道。

吳馨愣了一下,驚疑地望向晴華,「原來你沒忘啊。」

「當然沒忘,三天前就下單買了。」晴婷繼續小聲說道。

「三天前你就買了?」

「額,嗯,但沒想到他們的快遞會那麼慢。」

晴華走到老婆的面前,不好意思地解釋道。

「算了,你有這個心就好,東西到沒到不重要。」吳馨氣也消了,轉身準備回廚房繼續做飯。

還沒走出兩步,身後又傳來一個聲音。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