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很快兩潑人就帶着自己家族的一衆人馬和看熱鬧的外人來到了吳大少爺住的大院前。一靠近院門,吳老爺子就瞪大了眼:“不好。這氣息,有人使了道法。”

屋子裏隱隱傳來一股燥熱的鬼氣,還有些許血腥味。

吳老爺子再也顧不上氣質,一腳將門踢開。那扇北歐風格的昂貴大門被踢飛,遠遠的落在了十多米外。

“耀兒,我的耀兒。”看到婚牀上吳少爺被火焰鎖鏈牢牢捆住,還被封住了嘴,吳老爺眼珠子都氣紅了。更不用說眼睛下移,當看到吳少爺的下體時,所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氣。

只見吳大少爺上方鬼門大開,陽泯鬼全涌了出來。這陽泯鬼本不算什麼,它沒什麼鬼氣,而且對普通人還有益處。如果在靠譜的道士手裏求得一張陽泯鬼符,貼在身上貼一天。就能治療陽痿,還能讓雄性的戰鬥力更勇猛持久。

但是一旦陽泯鬼用多了,就麻煩了。例如吳大少爺現在的狀況。他的全身道法被鎖鏈壓制,根本使不出來,整個人猶如普通人般毫無防禦力。數百隻陽泯鬼從鬼門一涌而出,撲入了他的下體中,可想而知現場會有多慘烈。

他的海綿體因爲承受不住充血而活活爆開,血濺一褲子,甚至血水多的都順着褲子腿流到了地上。這輩子恐怕傳宗接代的能力就要看老天爺賞不賞飯吃了。最可怕的是,全程吳大少爺都在清醒狀態。

他眼神裏透着想昏厥卻暈不過去的痛苦,看到父親進來了,眼淚哼哼流個不停。

“呀!是誰,是誰傷了我耀兒。”吳老爺恨得大喊一聲,心裏滿是怒火。他大手一張,將浮在空中的鬼門生生捏破,又捏碎了兒子身上的火焰鎖鏈,解開了他嘴上的封嘴咒。

“耀兒,說,是誰傷了你。”吳老爺一把用被子將血肉模糊的兒子包裹起來,厲聲問。

“是,是……”吳大少爺剛想說出真兇,卻感覺身體裏缺氧缺血,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吳老爺子怒火中燒,喜慶的衣服被他的道法氣勢撐開,露出了身上黝黑的道袍來。他用力的抱着兒子,憤怒道:“傷我兒子的兇手,一定就在吳家中。無論是誰,我都要他付出代價。”

喜登枝 “查,都給我去查。”他咬牙切齒的對吳家人下令。吳家的人馬全都蜂擁着從婚房涌了出去,調查事件的真相,排查兇手。

顧老爺子也很急:“我女兒呢。悅彤明明應該就在這個房間,怎麼不見了?該死,該不會被兇手擄走了?”

管家偷偷湊到吳老爺身旁,低聲說:“老爺,少爺身上的玉佩不見了。”

吳老爺子渾身又猛地一震:“祖傳的玉佩不見了。”

他陰冷的笑了幾下:“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果然是衝着咱們吳家的傳家之寶,洛書拓印本來的嗎?”

吳老爺讓下人將少爺帶到別院去養傷,他等不及下人的搜索,更等不及兒子醒來告訴他真兇。他從內兜裏掏出幾塊黑色的骨牌,運起道法,在空中一灑。

骨牌神奇的懸浮在空氣裏,碰撞了幾下後,翻開了。

吳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坎卦,爲盜,爲堅心。這算什麼結果。坎卦多爲不詳,他只能算出偷盜玉佩傷了自己兒子的人,決心非常堅定,而且密謀已久,甚至和他們吳家的關係很複雜。至於真兇到底是誰,竟然被某種神祕的法器給遮住了卦象。

顧老爺也抓出了一把骨牌卜卦。他看着卦象,久久沉默不語,臉色同樣陰沉的很。誰也不知道他從卦象中看到了什麼。

“走,去後山。”吳老爺強壓下怒火:“想要偷走我吳家的傳家寶,光靠祖傳玉佩可是遠遠不夠的。”

一千年來,想要從吳家偷洛書拓印本的人絕不少,但是每一個都難以得逞,甚至大多數人早已死在了後上的路上。吳家各長老隱退後都會在後上守護洛書拓印本一段時日,爲了迎取顧家大小姐,吳家山門大開。這段時間,去後山守護寶庫的長老就更多了。

無論如何,拓印本都不可能那麼容易被偷走。

偏偏當吳老爺去了後山,從吳家寶庫的大門內轉悠了一圈出來後,臉上的怒火再也掩飾不住。他憤怒的大吼一聲,滿腔火氣不斷迴盪在山巒間,驚起了無數鳥獸飛蟲。

“我吳家的洛書拓印本,不見了。”

“怎麼可能。”參加婚禮的大佬們根本不相信。吳家能開門迎客,爲了防止意外,後山的機關和人手安排不知道比平時嚴密了多少倍。這特麼根本是在逗我們,怎麼和顧家打了一千年,洛書拓印本都沒有被搶走,卻在今天被一個無名小偷給偷走了?

實在是太湊巧了。不得不令人懷疑吳家在耍詐,不希望別的勢力在兩書合併之後看出真書下落的祕密。甚至,是他想要獨吞兩本書。

但是吳家主卻有苦說不出,他老吳家的鎮山之寶,洛書拓印本,是真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被偷走了。而且那小偷什麼都沒拿,只拿了那本書。該死,到底是誰那麼神通廣大,竟然穿過吳家重重慎密的機關,在十幾位守護在後山寶庫前的吳家長老的眼皮子底下,偷走了書?

但是光拿走洛書有什麼用?

“不好!”想到這,吳家主和顧家主都同時大叫不好。他們飛一般的趕往禮堂,在衆目睽睽下,將顧家的嫁妝翻開。其中一個黑漆漆的重達三千斤的鐵盒出現在大家面前。

顧家主手都在發抖,他將鐵盒上的封印以顧家特有的道法揭開,掀開蓋子。裏邊靜靜的躺着一本書。但是這本書,卻沒有令他有絲毫欣喜,甚至提着的心口,險些憤怒的跳出胸腔,引起心肌梗塞。

“這不是河圖拓印本。”顧家主將那本不算新的書拿了出來。這確實不是河圖拓印本,因爲書皮上赫然寫着幾個字《大三必修——概率論與數理統計》。

這特麼是個什麼鬼東西。 第664章肖羨,謝謝你

「范媽媽,希望你能身體健康,我們下次再見。」

離開的時候,姜南初沖著范媽媽揮手道別。

雖然范啟星坐下錯事,但是與他母親無關,到底都是可憐人。

「真是奇怪,最近怎麼接二連三的姑娘過來看望,而且最終都是問起啟星的事情。」

姜南初與陸司寒已經走遠,范媽媽自言自語道。

上回過來的似乎還是一位漂亮的律師,周身散發著自信的氣場,真是不錯。

傍晚帝都機場,陸司寒與姜南初從范家出來直接過來等候。

十分鐘后,段景霽牽著奶萌奶萌的星星出來。

一歲的星星正好開始學走路,現在已經不喜歡爸爸抱著。

「星星,我是南初阿姨!」

「阿阿阿姨!」

星星鬆開段景霽的手,奶聲奶氣的撲進姜南初懷中。

「小心一點。」

「沒事的,星星一點都不重。」

「星星,真是好看,長大一定能夠成為帥哥。」

機場另一邊,謝蝶聽到一聲星星,下意識的轉頭看去,眼眶逐漸變紅。

「謝律師,怎麼哭啦?」

「沒事,只是突然有些感慨,親情真是神奇。」

「怎麼聽不懂您在說什麼?」

「前往雲城的航班馬上就要起飛,我們過去吧。」

「嗯。」

謝蝶拿起行李,不舍的轉身離開,星星一定要等媽媽,等到媽媽足夠強大,能從段家手中重新奪回你的撫養權!

另一邊,星星眨著萌萌的眼睛,望著不遠處那道身影。

「媽,媽媽。」

「星星,不要亂喊,我們沒有見到媽媽。」

段景霽從南初懷中抱過星星說道。

「掃墓的時間,定在明天。」

「現在一起回到悅龍灣用頓家常便飯吧。」

陸司寒提議道,畢竟明天就是半雨的祭日,請客喝酒,總歸有些不尊重死者。

抵達悅龍灣,陸司寒與段景霽談論時事,姜南初陪著星星一起玩耍。

「雲城的事情處理很好,司寒你在越來越強。」

「真是羨慕,原本想著我們幾兄弟中,依照你的性格會是最後結婚。」

「想不到如今結婚的早,還能這樣幸福。」

段景霽感慨的說道。

「曾經,你也可以這樣幸福,但是你的猶豫,毀掉所有一切。」

「段家不可能永遠沒有主母,應該考慮起來找人陪你一起撫養星星。」

「不用,段家永遠不會存在主母,永遠不會讓星星喊別人媽媽。」

「這樣的深情來的有些晚,顯得輕賤許多。」

陸司寒說完看看時間已經不早,轉身回房。

段景霽望著星空,依舊是難眠的晚上,謝半雨走過,黑夜似乎格外長。

翌日清晨,四人換上黑色衣服,準備菊花,白玉蘭花前往墓地。

讓姜南初等人沒有想到的是,謝半雨墓地前面,居然已經擺放一束鮮花。

看著時間似乎就在最近幾天,可是謝半雨在帝都已經沒有朋友,而且當初她的死訊因為沒有找到屍體,所以並沒有大肆宣揚,怎麼會有人趕在他們前面祭拜?

「會不會是謝文翰的鮮花,畢竟半雨是他的女兒。」

姜南初將手中的鮮花放下之後,詢問段景霽。

「不可能,謝文翰這段時間感冒十分嚴重,一直都在住院。」

「既然這樣,先祭拜吧,等會出去的時候,查查監控就能知道。」

姜南初說完雙手合十,開始虔誠的訴說起來。

「半雨,已經過去一年,但是為什麼總是不到夢裡看看我。」

「我也已經懷孕,原本孩子應該叫你一聲乾媽,但是卻見不到你。」

「還有這是星星,已經長得這麼高,已經學會走路,學會說話。」

「半雨,儘管放心,只要我在,絕對不會讓人欺負星星。」

星星望著墓碑上面黑白照片,心中覺得大人們都好奇怪,昨天明明見過媽媽為什麼還要拜她?

不過星星還是太小,語言表達能力有限,只能乖乖的玩著手中的汽車不說話。

「星星,快點喊一聲媽媽。」

「媽媽,媽媽!」

星星極給面子喊道,脆生生的童聲在墓地響起。

看也看過,說也說過,四人這才離開墓地。

路過墓園,段景霽取出一疊鈔票,從門衛處買到前面三天的監控視頻。

悅龍灣客廳內,墓地內的視頻開始播放起來,不斷快進,拉動進度條,終於在昨天早上的時候,看到是誰前往墓地。

那是一名女人,只是留給她們一個背影,卻能夠看出身材苗條。

「這是半雨的朋友嗎?」

「不記得半雨有過這樣一位朋友,而且當初的死訊並沒有傳到帝都,能不能看到正臉?」

姜南初話音落剛剛落下,就見女人來到墓碑前,緩緩摘下墨鏡。

姜南初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畫面上面赫然就是謝半雨的容顏。

段景霽激動的站起來,視線緊緊盯著電視屏幕,一刻都不願意放過。

「這不是夢,司寒,告訴我謝半雨活著,對嗎?」

「雖然非常難以置信,但的確是謝半雨,或許當初跳崖並沒有死亡。」

段景霽聞言,立刻出門,監控畫面是在兩天前,現在找起來還是有辦法的。

大唐昏君 只是晚上段景霽回來的時候,臉上滿是失望。

「為什麼這個表情,監控上面究竟什麼情況查清楚沒有?」

「除去墓地監控,外面道路監控通通刪除,有一股勢力趕到我們前面,不想我們繼續往下查。」

「有什麼需要我來幫忙的嗎?」陸司寒坐在沙發,放下手中的報紙詢問。

「暫時不用,不過既然有人出手阻止,就更加可以肯定半雨沒死。」

「原本準備明天回國,但是現在決定留下來好好調查。」

「誰都可以放棄謝半雨,但我不行。」

「因為還欠她一句對不起,沒有親口說出來。」

帝都安霽律師事務所內,一名秘書拿著一份匆匆進入。

「你呀,做事真是一點都不小心。」

「錦都那群朋友,個個都是眼尖的,如果不是我先一步打通關係,刪除道路監控,只怕都要找到我這兒來。」

「肖羨,謝謝你。」

電話那頭傳來略顯冷清的女聲,肖羨覺得忙上忙下也算值得,起碼討到一句謝謝。 《大三必修——概率論與數理統計》?

有幾個從外界讀過985大學的年輕子弟愣了愣,矢口道:“這不是世俗界大學某些理科大三的必修課程教材嗎?怎麼會在箱子裏充當嫁妝!”

顧老爺手都在不停發抖。河圖拓印本去哪裏了?明明在整理嫁妝的時候,是他親手將拓印本放進這個箱子中封住的。期間,除了他之外,只有一個人動過。

他暴怒的心臟,突然一冷。像是猛地想到了什麼。

不可能,怎麼可能。突如其來的想法被顧老爺子生生掐死,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就在這時,吳家主發飆了,他身後的黑色道袍一鼓,雙手成爪,向顧家主抓來。這一招,用上了畢生的力氣。

這件事透着古怪,顧家主一直有所防備。見吳家主攻過來,他連忙見招拆招,兩個人來來去去打了幾下後,背後的黑色道袍猛地發出刺眼的光芒,顯然是準備發大招了。

但最終顧家主率先向後退了兩步:“吳老頭,你在發什麼瘋。”

“哼,顧老賊。究竟是你在發瘋,還是我在發瘋,你心裏明白。都以爲你顧家人耿直,心裏沒有彎彎道道。沒想到你們顧家的人,纔是最陰險毒辣的。”吳家主冷哼道。

顧家主一瞪眼:“別血口噴人。”

“那,就讓在座的給我,給我們吳家評評理。我也不怕家醜外揚了。”吳家主不斷地冷笑,他對在場的人拱拱手,嘆息道:“30餘年前,承蒙道界元老,遊道士樂聖真人調解。我們吳家和他們顧家,決定結束千年的爭鬥。30年前,我兒吳輝出生。27年前,顧老頭的女兒顧悅彤出生。兩家人根據協定,在顧悅彤18歲那年,就會嫁給我吳家大兒。從此打破祖宗的恩怨,不光結盟,還會讓分開了千年的河圖洛書拓印本歸一。”

“但是各位,你們猜顧家的女兒,我未來的兒媳婦,究竟幹了什麼齷齪事情。”

顧家主的臉色一塊青一塊白,猜到了吳家主到底想說什麼。他人本來就木訥,話也不多。剛想張嘴巴,卻什麼聲音也說不出來。畢竟那件事,本就是真的。

“本應該是我兒媳婦的顧悅彤不守婦道,18歲進入俗世大學,說是體驗生活,實則是找了個姘頭給我吳家抹黑。他顧家爲了顏面,瞞着我吳家。但是我吳家哪會不知道。我們吳家也有顏面啊。”

這段八卦許多人確實不知道,聽得許多人紛紛倒吸一口氣。

吳家主聲音更加冷了:“我們吳家三番五次派人去找顧悅彤,希望她顧及家族臉面回頭是岸。她倒好,殺光了我們吳家派去的所有人。我們吳家忍了,畢竟還是希望她當我家兒媳婦。但沒想到我們吳家一味的退讓,並沒有讓顧家人收斂。上樑不正下樑歪。”

“你的這個好女兒,俗世大學畢業後混了幾年社會,就回到了你們顧家,三年沒出過門。”吳家主用陰冷的目光盯着顧家主:“是不是?”

顧家主沒吭聲。

“三個月前,你突然派人來我吳家,說女兒想通了,要和我大兒子成婚。我吳家不計前嫌,同意了。沒想到,你顧老頭嫁女兒是假,圖謀獨吞我吳家的洛書拓印本,纔是真的。”

他的話,引起了更多人的吸氣聲。原本兩家人的恩怨已經夠勁爆了,現在又爆出瞭如此醜聞,聽的人血脈膨脹。

“我,我沒有。”顧家主一咬牙,以他的性格,確實沒有這麼多彎彎道道。

“還說你沒有。”吳家主一拍他手裏的書:“你自己看看這本書背後的字。”

顧家主本來就因爲河圖拓印本丟失而亂了心神,哪裏注意到了這本莫名其妙的《大三必修——概率論與數理統計》的書後邊留了字跡。他連忙將書翻了個身,還真有。

字跡娟秀漂亮,非常熟悉。確實是自己的女兒顧悅彤留下來的。只有寥寥兩行:

‘老爸老爸,女兒不孝。我知道自己將要做的事情大逆不道,但是我有必須要做的理由。河圖洛書的拓印本我都拿走了,只有這兩樣東西,才能實現我的願望。

給顧家添了麻煩,女兒不求原諒。只求爸媽身體健康,女兒,女兒下輩子再報答您的養育之恩。

不孝女顧悅彤絕筆’

顧家主大駭,他全身都在發抖。果然是女兒顧悅彤偷走了兩本書,其實他剛纔就隱隱有了猜測。但是她拿這兩本書去,到底要做什麼。可千萬不要做傻事啊。失去書不重要,但是女兒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將他給嚇住了。

作爲女兒奴的顧家主,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自己的女兒有什麼三長兩短。他一跺腳,背後黝黑的道袍飄飛,大喊一聲就朝山門外狂奔:“女兒,我的乖女兒,你到底在哪裏。有什麼事爸爸給你做主,你別想不開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