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律師很快走到慕初笛的身邊,把文件遞過去,「這是霍總給你的,簽名即可。」 霍驍這個名字,最近出現的頻率很高,然而沒有任何一次,有這次那麼的振奮人心。

律師說,霍總沒事?

「律大狀,你確定霍總沒事?可這不是有照片證明霍總死了嗎?」

「到底是誰在說謊?」

肯定有一個人在說謊的,記者們在眾人之前巡視了一片,目光最後定在掏出照片的董事身上。

看著他的眼神都充滿懷疑。

他們相信律大狀,懷疑董事。

重生星光璀璨 人性都是自私的,他們潛意識會選擇自己想的那個。

在座的記者不少買了霍氏的股份,他們都不希望霍驍有個萬一。

董事怒了,剛才被慕初笛恐嚇也就算了,現在這些記者還用這樣的眼神看他。

「我沒有說謊,不信的話你們自己看。」

照片,他有好幾張,平時帶著就是為了防範於未然。

於是,從懷裡掏出兩張照片扔向記者。

照片跟慕初笛手裡的一模一樣。

記者剛才沒有看到照片,所以才懷疑董事的話。

可現在看到照片了,照片里的霍驍,傷痕纍纍,胸膛更是一片乾枯的紅色,看著十分驚悚。

傷得這麼重,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可是,律大狀為什麼要說謊?

難道是為了保住霍氏?

記者們狐疑地抬眸看去。

律大狀絲毫沒有理會混亂的記者人群,他眼中只有他的任務。

「慕小姐,麻煩接一下。」

文件律大狀已經遞出去,可慕初笛一直沒有接過去,於是他催促了一下。

「好。」

律大狀對著底下的工作人員道,「開了投影,文件內容就讓大家一起看。」

他並不想解釋太多,剩下的讓他們自己看就好。

工作人員聞言,馬上開了相關的設備。

主台後的屏幕亮了起來,很快,便出現慕初笛手裡的文件。

文件內容正是霍驍把霍氏集團的股份暫時轉移到慕初笛的名下,讓慕初笛暫管霍氏集團。

鏡頭慢慢地往下。

簽名處正是霍驍的親筆簽名。

而時間,是今天。

合同是今天簽訂的。

那不就證明,霍驍並沒有死去嗎?

這的確是霍驍的親筆簽名。

慕初笛拇指摩挲著霍驍的親筆簽名,眼眶微微的泛紅。

他沒事,他沒事真的太好了。

剛剛的那張照片把慕初笛打入絕望的深淵,可現在的文件,卻讓她一下子回到人間。

不,她是上了天堂。

沒有什麼,比霍驍安然無恙更讓她覺得幸福的。

慕初笛文件都來不及簽名,她緊緊地抱著文件,目光灼灼地看向律大狀。

「帶我去見他好不好,求你了。」

她想見他,迫不及待的想見。

律大狀面若冰霜,冰冷的臉沒有絲毫的變化。

「我今天來是工作的,請慕小姐不要耽誤我的工作。」

「其他的事情,等下再談。」

態度很強勢,沒有退步的餘地。

慕初笛把文件擱在桌面上,拿起桌面上的筆準備簽下去。

遽然,文件被搶了過去。

「不可能的,這文件是假的,霍總明明已經死了。」

說話的人是莫董。

他滿臉的難以置信。 死死地盯著文件上霍驍的名字。

儘管這名字跟霍驍平時簽名的十分相似,可莫董始終不肯相信。

不,他不是不肯相信,而是不能相信。

如果相信霍驍沒事,那麼他強行硬撐的神經就會崩潰,他會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霍驍會對他進行報復。

所以現在他能做的,只是相信霍驍死了,並且一直相信到最後。

慕初笛淡定從容地搶回合約文件,「既然這樣,那就找人過來驗好了,連帶那張照片。」

慕初笛話畢,莫董那張皺巴巴的臉頓時刷白,話也說不出來。

「找兩家一起驗,這樣大家應該就不會懷疑了吧。」

「一個找政府機構,各位記者朋友,這個就麻煩你們了,我不方便插手,免得懷疑這真實性。」

「另一個麻煩律大狀給我聯繫一下曜晟公證,要請那個大師,就由莫總來挑。」

這樣的話,真實性就能夠很好的保證。

記者們做事特別的快,一下子就聯繫好了。

只剩下莫總那邊的挑選。

莫總一直遲疑著,下不了決定。

「我想沒有這個必要吧。」

這照片的真偽,莫總十分的清楚。

「莫總,剛才懷疑合約真實性的人明明是你,我這是證明給你看呢,還是說,莫總在怕什麼?」

莫總被慕初笛逼得沒有退步的餘地,只能隨意地挑了一個。

二十分鐘不到,政府那邊的人來了,曜晟的人也來了。

兩方對簽名和照片正在進行檢測。

莫總只覺自己心臟撲騰撲騰地狂跳不已,額頭上滲出了細汗。

一直站在他身邊的股東也看出他的緊張,連忙安撫道,「莫總不要太擔心。」

「霍總明明是死了,這個合同肯定是作假的。」

他們相信莫董,所以沒有懷疑過照片的真實性。

來人都是專業的檢測人員,花不了多長時間便判斷出來。

來人把照片和簽名用投影來放大。

「看這幾個簽名的對比,弧度受力度幾乎一致,這的確是本人的簽名。」

「而這個照片,這兩處細微的光線,以及這些傷痕,是P出來的。」

「P的技術很不錯,不過我們最近入了新的設備,這點小伎倆,躲不過了。」

如果是以前,他們也許不會留意到,可自從入手新的鑒別設備,任何P圖都逃不過的。

現場,瞬間炸開了。

慕初笛的心微微的鬆了口氣。

雖然她一直相信霍驍不會有事,可親耳聽到鑒別人員指出照片是假的,慕初笛才徹底的放心。

「董事,這照片是你找人P的嗎?目的是為了什麼?」

「你們是故意偽造霍總死亡的消息,然後召開股東大會,奪取大權嗎?」

「幕後指使人是你嗎,董事?」

那個一直替莫董說話的董事被問得懵逼了。

什麼?

這照片是P的?

這也就算了,媒體還把一切責任全都推到他的身上。

他側頭看向一旁的莫董,莫董卻沉默沒有說話。

意思十分明確,就是不打算涉足這池髒水里。

「麻蛋,莫正雄你這個混蛋。」

「照片明明是你給我們的,你還保證說你的人已經調查清楚,霍總是真的死了。」 「你還給錢我們,讓我們聯合開這個董事會,把你推上去。」

「推你上去,你就能夠阻止財務部的查賬,你在公司貪污了幾千萬,別以為我不知道。」

「怎麼,現在這個黑鍋想要我背,想都別想。」

董事突然間把一切都說了出來,打得莫董一個措手不及。

他連忙叱喝道,「你閉嘴,不要胡說。」

他的事情,不能夠讓任何人知道,特別是律大狀和慕初笛,不然的話……

莫董才剛開口,董事便一拳打了過去。

他心裡委屈,生氣。

若不是相信莫董,他才不會鬧得這麼不可開交。

霍總回來了,以霍驍的能耐和手段,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他明明過得很安定,生活無憂,他只是錯信了莫董,卻害了自己。

這讓他怎能不生氣,更何況這件事,他一直都是槍頭鳥,他就是怕莫董會把事情全都推在他的身上。

這樣就糟糕了。

絕對不能允許有這樣的可能性,所以他出手把人給打了。

場面頓時一片混亂。

沒有想到竟然能夠爆出這麼多的猛料,記者們沒有片刻的遲疑,拿起相機不停地進行拍攝。

閃爍不停的鎂光燈,不停揮動的拳頭,地面上的一片猩紅。

最後,給這個新聞發布會點上完美的句號。

慕初笛沒有心思理會這點小鬧劇,她見律大狀離開,連忙跟了過去。

攔住律大狀的去路,「律師先生,我想見霍驍,能不能帶我去見他。」

律大狀扶了扶金絲邊的眼鏡,聲音冰冷,「怕是不能。」

他見慕初笛還要追問,便指了指他的車,「上車。」

慕初笛跟著上了車。

律大狀從車子的抽屜里拿出一份文件,文件上也有霍驍的簽名。

「這跟你剛才簽訂的其實是配套的。」

只是這張不能出現在眾人面前而已。

慕初笛接過文件,不知為何,心情頓時變得很沉重,似乎不太想看。

可這涉及到霍驍,不能不看。

慕初笛垂眸,細細地看了一眼。

時間每過一分,她的眸色變沉上一分。

她還以為,霍驍真的回來了。

卻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文件是什麼時候簽的?」

「幾個月前吧!」

剛才慕初笛簽下的那個文件,並非今天簽訂,而是霍驍早就簽好,把時間那一欄空著。

此時慕初笛手上的文件,正是附件,是讓律大狀在緊急情況,填下當天的時間。

霍驍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所以提前給她準備好了一切。

他擔心慕初笛一個人對付不了那些狼子野心的財狼。

他一直都為她著想,甚至給她鋪好了路。

可那樣完美的他,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如果霍總有什麼事,他的一切都是你的。」

「其他不需要擔心,會有人幫你處理,霍總一切都安排好了。」

怎樣的情深,才能做到這種地步呢?

「如果我死了,一定會帶上你的,所以你最好祈求我長命百歲。」

曾經男人強勢霸道的話語在耳邊迴響。

說好的會帶她一起走呢?可現在,卻是給她鋪了一條順暢的路,把一切都給了她。 停車場里,隱晦的燈光閃爍了一下。

然而慕初笛陷入了沉思,並沒注意到。

律大狀看向後視鏡,靈敏的洞悉力使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今天的停車場也太安靜了吧。

「慕小姐,我想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律大狀點燃發動機,猛然踩盡油門,然而,車子沒有一丁點的反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