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後浪與花海:用實力說話,這方面我一直挺佩服輝夜的。哎,到底是第一幫會!一下子就擁有5件黃金裝!

涅茵:求火焰之心的秘境攻略!就算沒噩夢難度的,困難的也行啊!

更木劍八:現在觀自在還收人不?

……

觀自在的幫會頻道也不太平靜。畢竟今天剛經歷過新成員的退會風波,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剩下成員的內心情緒。

在士氣低落之際,會長輝夜帶領隊伍通關噩夢難度秘境這一消息像給成員們打上了一記強心劑,讓成員們再次活躍起來。

[幫會頻道]

溫柔一刀:哈哈哈,那群退會的真不識貨!霸霸不跟風退會的選擇是正確的!

離盎:那群傻叉,不提也罷。

馬蹄蓮:站錯隊伍,才是真要命,你們說,他們現在會不會腸子都悔青了?

King.心跳:腸子會不會悔青不太清楚,不過臉會腫是肯定的……

36D奶爸:不知道為啥,突然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舒坦~

縱情:嗷嗷嗷~不愧是我的輝夜女神!#星星眼

兮枕:恭喜主隊通關噩夢難度~撒花~

千金散盡:恭喜!

鷹擊長空:恭喜主隊通關噩夢難度~撒花~

孤注生:恭喜主隊通關噩夢難度~撒花~

遛狗遛死你:嘖嘖,果然是觀自在,噩夢難度都輕鬆拿下。一想到退幫的那群白痴,老子就暗爽得不行!

……

秘境里好友消息的提示音此起彼伏。七月流火、彈棉花、我是大魔王忙著回復朋友發來的祝賀。

黎夜這邊也不清閑,不僅收到若兮、千金散盡等成員發來的消息,還收到四海傭兵團的浩海發來的「賀電」。

土豪兄妹倆商議了一下,雖然低調的奢華剛成立不久,風頭又被輝夜、觀自在蓋過,兄妹倆的心情堪稱微妙而複雜,但他們能夠建立幫會還是因為輝夜的那塊建幫令,本來走的就是同盟路線,決定還是發消息祝賀下。

於是黎夜收到了江暮寒的道賀。

「嗯,謝謝。」

黎夜這樣回復,想了想人家建幫會的時候,隊伍正在推魔女boss,沒顧得上恭喜對方,現在補上應該來得及吧?

「也恭喜你們建幫,’低調的奢華’,這幫會名聽起來很不錯!」

收到黎夜的消息,江暮寒抽了抽嘴角。

梨綰見自家哥哥一臉無語,不禁好奇:「哥,怎麼了? 美食供應商 是輝夜說什麼了?」

「她說恭喜我們建幫。」

梨綰聽完抿了抿嘴,有點兒不高興:「建幫都有一會兒了,她現在才恭喜我們……好沒誠意!」

江暮寒苦笑:「我們建幫時風頭那麼盛,甚至有人說觀自在要沒落,輝夜不也沒說什麼……」 說到這裡,江暮寒嘆口氣:「不過啊,就算輝夜沒說什麼,觀自在的風頭也不是那麼容易被蓋過的……或許,是輝夜預料到她的隊伍能通關噩夢難度,才懶得跟我們計較一時的風頭,反正觀自在總能掙回去的……」

「哎,她就不能讓讓我們?」梨綰嘆氣。

對於自己妹妹那單純的想法,江暮寒搖搖頭有些無奈:「到底是幫會的競爭,哪能說讓就讓?」

梨綰不解地眨了下眼:「哥,我們跟觀自在不是同盟么?」

「綰綰你記住,所謂的同盟,那也得實力相當,人家看得上才算啊。幫會發展的初期,我們還是低調些吧,不要得罪觀自在。而且輝夜到底是個女人……」

江暮寒說到這裡,兄妹倆一起陷入了某種沉默,彷彿回憶起那些年被母上大人支配的恐懼——

心眼小比較記仇是大多數女人的通病,所以不能輕易得罪女人,尤其是手握權力,站在金字塔頂的女人。

低調的奢華一旦被惦記上,受到觀自在的處處打壓那就比較難受了。

江暮寒那邊沒再回復,黎夜也沒在意。她看著自己屬性版面上的「等級17」字樣,不由感慨:「升級了啊,真是久違了呢。」

有三隻喵喜滋滋地把自己獲得的系統獎勵裝備上。她本來就沒幾個好友,就算有加的也都是幫會裡的熟人。見黎夜這邊的好友消息終於消停下來,擠到她身邊:「看看?」

「看什麼?」黎夜茫然回頭剛好對上滿臉好奇的有三隻喵。

「當然是黃金品質的裝備咯!不是每人一件?」

隨著有三隻喵的手往上指了指,黎夜才注意到纏繞在她黑髮間的流光溢彩的發冠。

有三隻喵得意道:「怎麼樣,這種土豪金是不是能把人的眼睛閃瞎?」

「沒想到黃金品質的裝備有這樣的外觀特效。」黎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從今天開始,你出城得多帶些幫會裡的人手。怎麼看你都像一隻鑲金了的小肥羊。」

「我哪裡肥了?」有三隻喵不滿地撅起紅唇,抗議道。

「你呀,不能把『土豪之光』效果調低些,非得這麼張揚?」

「玩遊戲圖個啥,不就是讓自己爽?」有三隻喵自然清楚黎夜其實是擔心她在野外被人盯上,「調是可以調。不過今天先帶著玩,玩膩了再調也不遲,搞不好明天就膩了呢。」

七月流火那邊也結束,一轉頭看到有三隻喵頭上金燦燦的發冠,一愣。

「這就是系統獎勵的黃金裝?」

「當然。」有三隻喵勾起唇角,得意地伸出手來在發間撫摸了下,然後回過神來用肩膀頂了頂黎夜,「說了半天,你怎麼還不看看?」

「哦好。」黎夜打開包裹,只見角落裡躺著一枚金色的手鐲。手鐲上翅紋環繞,看上去很是高端大氣上檔次。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手鐲上的特效——奈莎之夢。

「我的是黃金腰帶。」七月流火取出自己的獎勵直接裝備上,特意抬起雙手把腰帶露出來,問有三隻喵,「怎麼樣,看起來還行不?」

有三隻喵上下打量后眉頭微蹙:「嗯……怎麼說呢……這種感覺就好像……哦對!’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說罷,還煞有介事地點點頭肯定道。

「貧民窟里的百萬富翁?」七月流火瞪眼,這是個什麼鬼評價?

有三隻喵指了指他混搭風格的法袍、鞋子、護手等部位。

「喏,這些都是『貧民窟』。」

又指向七月流火那根燦爛奪目的腰帶。

「這就是那個『百萬富翁』。」

打趣完七月流火,有三隻喵意猶未盡地回過頭見黎夜對著包裹發愣,更加好奇:「看你那魂不守舍的樣子,難道是jp?」

聽到「jp」字眼,七月流火也看向黎夜。「女神出了什麼?」

想象了下自己在天空里翱翔的姿態,黎夜這才把手鐲發到隊伍頻道。

【飛天.手鐲】:品質:黃金,防禦28,+25智力+20精神+15護甲+10敏捷+3%法術穿透

特效.奈莎之夢:對自由的渴望讓奈莎在死後賦予它特殊的變化能力。使用后變身成一隻飛鳥,獲得在天上飛翔的能力。釋放:10秒吟唱,冷卻時間:2小時,非戰鬥狀態下使用,變身期間每秒消耗1點飢餓值,飢餓值為0或受到攻擊被動解除變身狀態等級需求20,耐久度300300。

從記事起,我便生活在這高塔之上。我從未見過我的父親,但照顧我的僕從告訴我,父親大人他是「奇迹」大陸最偉大的鍊金術師。術士的榮耀總與戰爭相互依存,這也導致父親大人平生樹敵無數。為了護我周全,不得不將年幼的我安置在這高塔之上嚴密保護起來。但這一方小小的天地並不是我想要的。平靜的生活猶如一潭死,哪怕我哭鬧、喊叫也不能掀起一絲波瀾。後來,我學會了沉默,獨自倚坐在窗檯邊遙望天邊的飛鳥。迎著漠漠高空的冷風,望著它們盤旋翱翔的自由身影,只有那樣,我才能意識並確認自己還「活著」這件事。——奈莎

看隊伍頻道里發出個裝備,彈棉花聊著通訊順手點開。

聊天聊到一半聽到通訊那端突然冒出一句「卧槽」,月下影不滿道:「怎麼了?」

「女神出神器了!」

對方又匆匆補了句「先這樣,待會再聊」,便被直接掛斷。

「這小子。」月下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女神,這就是你的黃金裝?」彈棉花特地跑來確認。

一旁有三隻喵和七月流火倒吸完冷氣,還處在驚魂未定之中。

「嗯。」

黎夜不想大家把過多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回問過去:「你呢?有沒有看過自己出了什麼?」

「哦對,等下啊……」

彈棉花從包裹里翻了翻,終於拽出一雙金絲鑲邊的靴子,看完屬性后樂不可支地放在嘴邊親了好幾下。

「哈哈哈,我正缺雙品質高的鞋子!能給我加不少敏捷,還有攻擊!」

「你們已經開始摸boss了?」跟朋友炫耀完畢,我是大魔王也加入了進來。 「沒,在看系統公告送的獎勵。」彈棉花搖搖頭,「你出了什麼?」

我是大魔王嘿嘿一笑,立刻提了提褲子。黎夜和彈棉花一低頭,才看到那分外扎眼的金黃下裝。

呃,誰讓野蠻人組的我是大魔王身形威武高大,一般人和他聊天還必須微微仰起頭。

與七月流火如出一轍的辣眼混搭風格,或許在未來會成為開荒組的一大標誌也說不定。

「不錯,看起來挺有精神。」黎夜打量著我是大魔王的神色,點頭道。

通關了噩夢難度,我是大魔王變得自信許多。

「哈哈,是嘛?」我是大魔王摸著後腦笑了幾聲,被會長大人誇獎還是有點羞澀,轉移話題道,「我們是不是該看看boss獎勵?」

「嗯,也是。」

說到摸獎勵,有三隻喵又活了過來。

「摸獎勵什麼的,就交給我好了。」有三隻喵一臉自信。

第一件出了披風部位。

【赤霄斗篷】:品質:黃金,防禦25,魔防20,+23智力+15精神+10護甲+8體質,特效:(被動)治療時有一定概率提升5%的治療效果,等級需求20,耐久度:300300。

「怎麼出了治療的裝備!」有三隻喵對自己的手氣有些不滿,要是把那個提高治療效果的特效換成提升法術傷害,妥妥的魔法輸出系專用!

「我們也未必不能用。」七月流火安慰道,「只是這樣就犧牲了那個特效。」說完看向黎夜。

裝備是自留還是放幫會的物資庫給治療們兌換,到底還是輝夜女神說了算啊。

有三隻喵也看向黎夜。黎夜沉吟了下:「我覺得能用就用吧,辛辛苦苦推倒boss,不就是為了給自己換身裝備?這件披風智力加了很多,輸出也可以穿。」

「既然女神也沒什麼意見的話,我們就開roll吧。」七月流火說完,率先roll了起來。

66點,看似吉利卻非常危險的數字。但看有三隻喵roll出了45點,心裡的半塊巨石落了地。

「怎麼才這麼點?」看到自己的點數,有三隻喵很是懊惱。這也太低了吧,比七月流火roll出來的都低,簡直低得不像話!

見黎夜那邊還沒動靜,不由催促:「小輝夜,快roll吧,反正我是沒戲了。」

「嗯。」

三人競爭一件裝備,有點激烈,連黎夜都被這種緊張的氛圍所感染。她胸中提了一口氣,於眾人的注視之下在隊伍頻道將點數roll出。

「喲!68點!」

與七月流火那剎那間敗下陣來的神色不同,有三隻喵倒是神采飛揚,笑眯眯地把黃金品質的披風遞給黎夜。

「比七月的點數高出兩點,真是險勝啊不容易。」

黎夜看了眼無精打採的七月流火:「七月他沒事吧?」

「他能有什麼事?男人嘛,這種小挫折怎麼會扛不住?」有三隻喵不在意地擺擺手道。

見黎夜將黃金披風裝備后又脫下,奇怪道:「怎麼不穿?」

「我想了下,這件披風還是給你們吧。」

黎夜把披風遞過來,有三隻喵沒接,不可置信地挑了挑眉,直白道:「黃金品質的你不要?可千萬別說你roll到了裝備,心裡過意不去,準備讓給我們。那樣我可是會懷疑你腦子裡是不是進了水。」

黎夜無語:「你想太多了好么,我巴不得全身都套上黃金級別的裝備。可我原來的披風,品質雖然沒黃金的高,但特效挺不錯,加了6%法術傷害。剛對比了下,好像還是穿原來的披風傷害更高些。」

替換更高品質裝備的目的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屬性。黃金披風給她增加的防禦、血氣肯定要比黑鐵品質的高。但因為那6%特效但存在,穿黑鐵品質的披風,黎夜的傷害更高一些。

而對於術士這種不貼怪的遠程輸出來說,傷害肯定放在第一位。

因此黎夜放棄了這件看起來華麗但其實對傷害的提升幫助不大的披風。

「還是給你們用吧。嗯,你們要不再roll一次?」

一聽黃金披風要重新分配,七月流火眼睛蹭地冒出一道光,立刻生龍活虎地湊到有三隻喵面前,催促道:「女神說得很有道理,來來來,我們roll起!」

即便如此,有三隻喵還想再次確認,畢竟放棄現階段最高品質的裝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出來的事。

「你真的不要那件披風?那可是黃金品質的啊!」

「嗯。我深思熟慮后決定的,不是一時興起,也不是同情心泛濫。」

「那好吧,我可就不客氣了咯!」

有三隻喵秒轉身,同七月流火roll了起來,隨即不滿地撇嘴:「什麼嘛,居然還是沒roll過七月那個傢伙!」

換上了黃金披風的七月流火,混搭味更濃厚了些,背上金燦燦的像蓋了一層「黃油」。

「這件斗篷我喜歡。」七月流火自我感覺好得不行,不僅僅因自己的傷害又上了一個台階,還覺得這斗篷很符合他的個人氣質。

「看把你能的!」有三隻喵瞪了他一眼,在我是大魔王的催促下繼續開boss獎勵。

「白銀品質的下裝,哦對了,物理輸出系使用,有要的么?」見彈棉花開心地伸出了手,有三隻喵補不了句,「沒加敏捷,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我能用就行!」彈棉花忙不迭地接過。即便沒有加敏捷,但到底是白銀品質,比他那件青銅品質的下裝,力量屬性點數不知道高了多少!

初時聽到是下裝,黎夜心裡還挺激動。畢竟她全身上下只有下裝部位是青銅,拉低了她裝備的平均水準。

誰知竟然是物理系的屬性,心裡不免有點失落。

有三隻喵注意到她微微嘆口氣。

「小輝夜也是在等下裝么?」

「嗯,是差這麼一件。」

黎夜也不隱瞞,如果能讓有三隻喵摸到下裝那是再好不過的。但顯然上天不降及時雨,第三件裝備依然不是下裝。

「咦,怎麼又是治療用的裝備?而且還是把武器……」

白銀的武器,基礎屬性為增加療效,就算有三隻喵想利用也是利用不上的,不無遺憾道:「看來只能丟物資庫了。」 「哎,沒有我能用的么?」期待了那麼久卻顆粒無收,我是大魔王感覺到心累。

七月流火指著赤霄炎狼身上仍未消散的光圈,安慰我是大魔王:「別急,還沒摸完呢。」

「還是不要太期待哦。」有三隻喵「嘖」了兩聲從光圈中抽回手,「最後這件不像是裝備。」

「不是裝備是什麼?特殊物品?」彈棉花猜測道。

「或許吧。」

有三隻喵兩指之間夾著一個純黑的金屬塊。金屬塊呈規則的六邊形,其中一面雕刻著火焰形狀的圖案。

「這是什麼?有什麼用?」我是大魔王問。沒出自己用的裝備,失望是肯定的。不過失望過後也會因抵擋不住的好奇心而湊了上去。

「不清楚。」有三隻喵搖頭。

「難道沒有物品介紹?」七月流火問她。

「這介紹了卻等於沒介紹好吧?」

有三隻喵乾脆把這「最後的獎勵」發到隊伍頻道,讓大家一起研究。

【未知隕鐵】:似乎是隕石上脫落下來的碎塊,幾經打磨而形成如今的樣子。哎呀呀,竟然似曾相識的說,好像在哪裡見過呢……

「有什麼感想沒?」有三隻喵問眾人。

「去他娘的『哎呀呀』。這算是哪門子介紹?」我是大魔王氣憤道。

正如有三隻喵所說的那樣,這物品介紹並沒起到多少幫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