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從兩人進入這片小空間的時候開始,雖然交談了片刻,其實一直都在蓄勢,現在再次交鋒,將會比剛才更猛烈,所以兩人都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嚴陣以待,隨時準備發出自己最強的一擊。

此時光明神國外面,梵城上空,從半個小時前突然陰雲密布,隨即電閃雷鳴,大雨傾盆,恍如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偏偏不遠處的羅馬城區陽光燦爛,沒有任何影響。

看著頭頂的天變,城中教皇坐立難安,隨即趕到祭祀大殿,意圖與神國內突然現身的神王取得聯繫,但無論他如何呼喚,卻始終得不到回應,就連護持在神國中的聖殿騎士團首領耶和華也沒有反應。

心急之下,教皇立刻召集城中的十位紅衣大主教,以及留在城中的三十多位白袍主教,一起到大殿中進行祈禱。只是他們並不明白,這天上的異變,乃是他們眼中的神王,與趙前交手之後,神國碎裂對外界造成的影響,要想結束這種異變,要麼神國徹底崩潰消失,要麼停止破裂開始恢復,只是兩個超級強者交手之下,后一種是沒可能的了。

奧丁釋放出自身的力量之後,同時又在借用神國的力量,實力比剛才竟然強了一倍還多,原本與他旗鼓相當的趙前,頓時落在下風,橫槍格擋的時候,竟然手臂發麻,只能苦苦支撐無力反擊。

自從趙前進入南海妖府,成就人仙之軀以來,對敵莫不是以遠超對手的絕強實力碾壓,從未出過全力,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但現在,在奧丁手中的權杖之下,趙前第一次激發出自己的全部力量,身上的氣血涌動,每一寸肌肉都在緊繃跳動,經脈虯結血脈僨張,果真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而且這還不夠,仙人境的神念反視自身,調動著體內的每一分力量,使其絕不浪費,同時天眼通天耳通大開,緊盯著對手奧丁的每一個動作,兩人周身的每一分氣流,尋找著對手的破綻。

如此這般,才能在奧丁的狂轟濫炸中勉力支撐。

只是這種支撐並不能長久,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恐怕這裡還真就成了趙前的葬身之地。

越是心急,趙前卻越是冷靜,眼睛盯著奧丁的每一個動作,腦子裡還在飛快地轉動。

片刻之後,趙前將牙一咬,隨著一聲悶哼,霎時血氣密布,滿臉鮮紅,好像就要滴出血來。 血魔功,不僅有吸血修鍊的法門,也有利用自身氣血的法門,那便是燃血術。

與天魔解體類似,通過刺激自身氣血,透支潛力來獲得超過自身的力量,只是天魔解體有點像最後的自爆,用過之後還能留口氣就算是撞了大運,而燃血術釋放出來的力量雖然沒有天魔解體強大,卻也沒有那麼嚴重的後果,透支精血之後,通過一段時間的療養,還能恢復過來,只是透支掉的潛力就徹底消耗掉了。

這次趙前被逼到牆角,不得已之下,只能施展燃血術,來提升自己的實力,還好這裡有一個光明神國,而且還是一個正在破碎,神力四溢的光明神國,利用遠古巫術的嫁禍之法,將透支的潛力替換成神國的神力,雖然依然要消耗大量的精血,事後免不了虧虛一場,但總好過原版燃血術終身再無進境的悲劇。

力量暴漲之後,趙前一槍將奧丁的權杖格開,卻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反手一抓,將十方金剛結界連同裡面的白玉祭壇收進妖度空間,然後鼓起全身氣血,以十二分的力道猛地砸向虛空。

隨著嘭地一聲,早已支離破碎的光明神國終於徹底碎裂開來,無數的空間神力在虛空中亂竄,現實世界之中,梵城上空的閃電連成大片,照得暴雨中的教廷好似魔域空間。

「好膽,」奧丁大驚失色,他沒想到趙前竟然還開闢了能裝活物的隨身空間,當即一聲怒吼,大口一張,那四散的神力立刻有如倦鳥歸林,盡數投入奧丁口中,同時也避免了將梵城徹底摧毀的慘劇。

趙前長槍一揮,一槍刺破空間壁障,破出光明神國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道聲音,「奧丁,想要光明氣種,就跟我來。」

奧丁冷哼一聲,毫不遲疑破障而出,緊跟著趙前消失在天際,身後是湮滅的神國,還有那在雷暴中顫抖的教廷。

就連光明神國也承受不住趙前與奧丁的交手,放眼整個地星,恐怕也再沒有哪一個地方能做他們的戰場,為了避免地星被打碎,所以趙前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外太空。

只有無盡的星空,才能容納兩個宇宙二級頂級實力的高手交鋒,而不會受到絲毫的損傷。

穿過雲層,趙前飛快地向上飛行,每有地磁之力干擾,便使出神足通避過,神通盡出之下,速度竟然快過火箭,再加上時而穿梭空間,頃刻之間,便已脫離地星,越過月球,沒入茫茫宇宙之中。

而奧丁也絲毫不慢,在趙前身後緊追不捨,同時還有餘力煉化剛才一口吞下的光明神力,雖然遠遠比不上克里斯汀娜體內種下的光明氣種,卻也能延緩傷勢,多出一分實力。

儘管早已成就人仙,但趙前還從未深入過宇宙之中,卻沒想到第一次上天進入太空,會是被追殺進來的。

飛入太空之後,趙前背後光芒閃爍,赫然凝聚出一對金色的翅膀,明明沒有空氣,但撲閃之間,身體已化成一道流光飛速前進,在星空中時隱時現。

一追一逃,飛了半天之後,趙前才找到一塊巨大的隕石落了上去。

宇宙無限之大,在科幻片里經常看到密集的隕石流,戰鬥機在其中穿梭,驚險非常,其實那些不過是特效處理的結果。在太空之中,再近的隕石之間,也隔著數百公里的距離,要是離得近些,就會互相牽引相撞,然後散開,這樣的情況下,自然不會有那種駕駛飛船閃避隕石的動作。

趙前不需要躲避隕石,但卻要躲避奧丁手裡的權杖。

現在雖然沒有了神國力量可以借用,但奧丁體內的傷勢也稍微緩解了一些,力量對比剛才不僅沒有削弱,反而還有些許的提升,只是沒有能量補充的話,奧丁的傷勢必將會繼續惡化,等那個時候,才是最佳的反擊時機。

而趙前施展燃血術釋放出的力量也一直封存在體內,除了剛才爆發的那一下子,剩下的都沒有動用,這股力量的使用並沒有時間限制,直到徹底耗盡之前,任何時候都可以使用,也是基於這一點,趙前才準備打消耗戰。

時移事易,先前在光明神國,是趙前逼著奧丁硬碰硬,現在情況完全反了過來,是奧丁硬逼著趙前死扛。

但趙前身兼魔道妖佛巫各門絕學,各種神通秘術信手拈來,在奧丁的權杖之下滑不溜丟,竟然連一次硬碰的對招都沒有。

兩人打了半天,趙前不僅沒有消耗,反而體力還有所恢復,奧丁一看情況不對,不禁眉頭緊皺,原本以為在這個一級文明星球,能稱王稱霸唯我獨尊,卻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個二級高手,還與自己鬥了個旗鼓相當,難道自己真的是氣數已盡?

想想自己一族天賦神通,在宇宙中也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卻沒想到,等等,天賦神通?!

奧丁猛地將權杖一收,身體后翻退了十幾里,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

趙前愕然地看著他,「你咋啦,傻掉啦?」

奧丁哈哈大笑,「我確實是傻掉了,以己之短攻彼之長,不是傻掉是什麼?」

趙前憑空而立,將手中的長槍扛在肩上,摸摸後腦勺,「什麼長啊短啊的,你到底還打不打?」

奧丁嘿嘿一笑,將手中的光明權杖往旁邊一丟,然後將身上的光明神袍和頭頂的荊棘冠都扯了下來,一起丟了出去。

趙前見狀,條件反射似的神念一卷,將三件神級裝備收了過來,滿臉詫異地看著奧丁,「你是要脫了衣服打架啊?」

這三件可都是好東西,尤其是現在克里斯汀娜成就光明神體,只要保住光明氣種,將之吸收煉化,再裝備上這三樣,恐怕可以直接與化神強者相抗衡,若是不出意外,他日成長為主神級高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要是運氣再好點,說不定能突破桎梏,成為相當於仙人的神王境,所以趙前收起來之後,直接丟進了妖度空間中,放到克里斯汀娜身邊。

再回到眼前,只見奧丁動動脖子,鬆了松筋骨,「小子,今天你有福了,讓你見識見識我們伊利澤族的神通術。」

「神通術?」趙前眼神微眯,長槍前指,「那就來吧!」

脫去光明神袍后的奧丁,身著一件緊身輕鎧,似金非金,暗淡無光,配合著那副相貌,還是四肢上的倒刺,猙獰中顯得幾分詭異。

丟開了光明權杖,奧丁雙手對握,十二根手指啪啪作響,沖著趙前詭異地笑了笑,隨後雙臂展開,像是抓著什麼東西似的向趙前丟去。

趙前臉色一變,猛地一個縱躍跳了出去,隨即一聲音爆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響起。

「元素操控?」趙前目瞪口呆地看著奧丁。

「嘿嘿,怕了吧,」奧丁得意地哈哈大笑,「讓你看看奧丁大人的磁力炮。」

話音剛落,又是一爪向趙前揮去。

隨著奧丁的動作,趙前明顯地感覺到四周的磁場起了變化,一股高度濃縮的氣團沖了過來,同時隨著磁場的扭曲,遠處的隕石也漸漸被奧丁牽動,隨著他的手勢向趙前飛來。

趙前確實被嚇了一跳,不過不是因為奧丁的神通術,而是這種神通術他之前竟然見過,而且,他自己也會。

宇宙中種族眾多,有些有獨門神通的自然很好理解,據奧丁所說,元素操控伊利澤族的獨有神通,其他種族會這種神通術的極其少見,可是,這種神通術地星的人族也會啊,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但地星人族確實能開發出這種神通天賦來。

各國的異能部門,就有不少這樣的人才,雖說異能神通的威力遠遠無法與奧丁相比,但本質卻是一樣的,都是通過血脈力量溝通元素,進而進行操控。遠的不說,單單是教廷的聖殿騎士團,就有相當多的異能戰士,奧丁在教廷里也待了一年多,難道都沒有發現嗎?

就在趙前納悶的時候,奧丁卻沒有停著,雙手操控著宇宙中的各種磁力,時快時慢,時急時緩地攻向趙前,再加上不時被磁力牽動的隕石,一時間倒也讓趙前狼狽不堪。

看到天賦神通果然有用,奧丁不由得大喜,手中的異能操作愈發顯得急切。

從奧丁使用元素操控開始,趙前就沒有再遞過一槍,後來更是直接將長槍收了起來,專心躲避著無處不在的詭異磁場。

本來磁場無害,而且無形無相不可捉摸,但在奧丁的操縱下,一根根的磁力化成堅不可摧的利器,時而如細線,時而如斬刀,時而如長槍,時而如彎勾,無聲無息地襲向趙前。

在這種詭異的攻擊下,趙前確實有些狼狽不堪,可惜興奮的奧丁沒有發現,那就是趙前竟然還沒有受傷過一次。

自從在南洋設局,與歐美各國異能戰士交手之後,趙前便對這種操控天地的戰鬥方式起了興趣,想一想,與人戰鬥的時候,一手控火,一手控水,抬腳起風,落腳地動,眨眼之間萬物浮空,上下左右皆存乎一心,想想都很帶感啊。

以趙前騷包的性格,怎麼可能放過這麼拉風的戰鬥技能。於是與凱撒等人接觸過之後,沒少偷偷研究他們的異能,就連各國最機密的異能研究所的研究成果都被他暗地裡搞到手。

綜合多方研究之後,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這玩意兒竟然是天生的。

天生的意思就是,每個人都有成為異能戰士的潛力,就看能不能激發出來而已。 婚迷不醒 其他人的激發自然是靠運氣,看天吃飯,但趙前可不是一般人,經過他的潛心研究,拿自己做了多次試驗之後,終於激發出自身的天賦神通,而且與其他異能戰士的單系天賦不同,他激發的,竟然是全系天賦,相當於傳說中的全系魔法師。

只可惜,這個天賦神通對趙前來說有些雞肋,既不能用來長生,戰鬥力也遠不如玄門法術,所以除了偶爾給鄒蓉她們放個煙花之外,還從來沒有用過。

直到今天遇到奧丁。

看著奧丁施展的磁力異能,趙前不禁兩眼放光,原來這種異能是這樣用的啊! 趙前一直躲避著奧丁的攻擊,並不是真的沒有還手之力,而是在暗中觀察奧丁的神通術,半天之後,果然心有所得,一番功夫沒有白費。

原來異能操控元素,並不是單單通過自身的異能去控制,而是以異能為引子,以神念去操控,這樣便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妙用,細微之力,也能移山填海。

可是地星上那些異能戰士,有哪個能修出神念來的,全都是只能用異能來催動元素,這樣威力自然就很小,發個火球術能有籃球大就不錯了。就連趙前也沒能跳出他們的框子,以前一直都是用自身異能來催動,偶爾用法力配合,沒什麼效果后也就放棄了,直到今天才學會正確的異能打開方式。

如果說原來趙前的異能只能放出一團房子大小的火球,而現在以神念為引,所釋放出的火球足足有原來的千倍之大,簡直可以焚山煮海。

可惜宇宙之中的確元素稀薄,沒有多少元素可以供趙前操縱。還好這裡也並不是純粹的真空,其間充斥著各種各樣的磁力,以及從星球上散逸出來的稀薄的氣體,都可以用來操縱,比如奧丁操控的就是磁力。

而現在,趙前也在其中插了一腳,這一下就全亂了。

隨著神念湧出,四周在奧丁操控下狂亂的磁力風暴也漸漸平息了下來,兩人之間的交鋒直接變成了神念的對抗。

「你怎麼會我們伊利澤族的天賦技能?」奧丁大驚失色,慌亂地看著趙前。

趙前嘻嘻笑道,「不就是異能操控嗎,有什麼難的。」

「開什麼玩笑,」奧丁暴跳如雷,「這是我們伊利澤族獨有的天賦技能,其他種族可能會懂一些元素操控,但磁力操控從未見有外人懂過。」

「那是你孤陋寡聞,」趙前撇撇嘴,「現在不就見到了嗎。」

「真是見鬼,」奧丁恨恨地說道,「本尊走了數百個星系,見識過上千個文明,竟然被你說成孤陋寡聞,小子你別得意,就算是留下道傷,今天也要將你斬殺。」

趙前輕哼一聲,「別老是只打嘴炮,有本事你就來啊。」

「我……,」奧丁氣得血氣上涌,拳頭握緊了又松,鬆開了又握。

片刻之後,卻又冷靜下來。

奧丁冷冷地看著趙前,腦子裡飛快地盤旋著,格鬥也好,神通也罷,都拿不下這個一級文明的土著,看來只能出最後的底牌了,當初被追殺了那麼久都沒用過,沒想到會用在這裡。真是活見鬼,以前也不是沒見過個人戰力超過自身文明等級的修者,但像這種實力超過文明等級兩級的確實聞所未聞,等殺了這個人,得好好地研究一下這個地方才行。

看著那邊奧丁在蓄勢,趙前也不敢怠慢,凝神靜氣嚴陣以待,至於說打斷奧丁先發制人,趙前卻沒想過,畢竟到了這個階段,什麼小手段都是虛的,只有實打實的實力才是根本。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奧丁身上的氣勢也越來越重,隨著一聲悶哼,奧丁體內的傷勢徹底爆發,但他身上的氣勢卻沒有絲毫減弱,反而在繼續攀升。

此刻趙前終於明白了奧丁所說的道傷是怎麼回事,大道留痕,傷不可愈,就算今天奧丁將趙前斬殺,他自己也討不了好,至少這身傷勢永遠再沒有轉好的可能性了。

茫茫太空中,趙前與奧丁相對而立,此刻奧丁的氣勢終於攀至巔峰,而趙前也終於變色,此時奧丁身上的氣勢波動分明已經達到了三級巔峰狀態,就算他將燃血術釋放出的能量全部用上,也不過堪堪達到三級初階的水準,文明等級越高,每一級相差的距離也就越大,這一關可真的難過了啊。

奧丁傲立在太空中,滿頭銀髮無風自動,全身的能量匯聚到雙手之間,形成一團高度凝聚的能量氣團,眼神緊緊鎖住趙前,隨時就要發動雷霆一擊。

趙前滿臉肅穆,手中的長槍平指,身體時松時緊,已經做好硬接的準備。

兩膝微曲,將雙手收至小腹右側,奧丁頓時發出一聲怒吼,就要向前發出自己最強的攻擊。

趙前連忙抖動長槍,但下一刻,卻目瞪口呆。

只見兩個身穿全身鎧甲,連臉都看不到的人突然出現在奧丁上方,不等他反應過來,兩人就扯著一隻超大的黑色口袋將他兜了進去,隨後用一根金晃晃的繩子將口袋紮緊,緊接著,一艘長達百米的梭形飛船突然出現,露出一個碩大的洞口,其中一個人將裝有奧丁的袋子用力丟了進去,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至於奧丁手中那足以讓地星移位的超強能量,最後連半朵浪花都沒飄出來。

「特么的,追了這傢伙十幾個星系,終於將他幹掉了。」

「雖然浪費了一個黑洞袋,但能將這傢伙徹底消滅,也不枉費咱們辛苦一場。」

「嘿嘿,等能量反應爐將他化成灰,再把他的骨灰收集起來送到總督府,自然能得到一大筆賞錢,那才是真正的不枉費辛苦一場啊。」

「正是正是,哈哈哈,唉,只可惜沒把他的空間裝備留下,聽說裡面可有不少好東西。」

「得了吧,這傢伙逃了這麼多年,就算有再多的好東西也不夠他糟蹋的,再說了,等拿到賞錢,你還看得上那些破爛玩意兒。」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哈哈……」

……

看著眼前的場景,趙前表示懵懂無知,那個強橫無比的奧丁就這樣沒啦?!

再看看前面,那兩個人還在低頭私語。

「咳咳,淡定一點,那邊有個小子。」

「管他呢,反正他又聽不懂星際語。不過說起來,能幹掉奧丁,還多虧了他啊,全靠他牽扯著奧丁的注意力,還作死不給自己留退路,才被咱們一舉擒獲呢。」

「估計連奧丁自己也沒想到咱們竟然能追到這裡吧,不過這個地方還真夠偏的,航行圖上完全沒有這片星域的標註。」

「這個小子也真奇怪,竟然能將奧丁逼到這境地,要不,你看……?」

「你是說?妙啊,英雄所見略同啊!」

「對了,這個一級文明還有什麼特殊的沒有?」

「我已經查過了,除了眼前這小子,其他的連一個突破到二級初階的都沒有,不過也奇怪,他們文明種類倒是挺多的,什麼科技修真魔法的都有,還真是從來沒見過。」

「宇宙中什麼稀奇古怪的文明沒有,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算了,還是先搞定這小子吧。」

遠處的趙前滿臉古怪,星際語?聽不懂?

什麼時候巫妖爭霸時期,天妖一族的神文成了星際語?自己之前確實不懂什麼神文,不過後來小青蛇莫名其妙地覺醒血脈傳承,腦子裡面多了一堆東西,其中就有這種神文,自己早就學會了好吧。

這時其中一個人沖著趙前招招手,示意趙前過去。

趙前脖子一縮,立刻向前飛去。

開玩笑,這兩個人都是三級高階的實力,哪怕自己釋放體內全部的力量,也打不過其中一個,自然沒有對抗的本錢,再說了,誰知道那艘飛船裡面還有沒有他們的同伴呢。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自己還是聽話點的好。

等到趙前飛近,那人隨即一指點出,趙前只感覺那根手指似乎籠罩天地,躲無可躲,還來不及反應,一團意識流就已經湧入腦海。

晃了晃腦袋,趙前才回過神過來,那是一個語言包,正是他們口中的星際語,趙前印象中的神文。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不過這種神文與小青傳給趙前的神文有些差異,有不少文字內容都不一樣,還好發音沒有太大的變化。

這也正常,大夏幾千年的文明歷史,文字不也是隨著時代變遷發生了變化么,神文用了這麼久,才有這些變化,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不過這兩人的實力還真是可怕啊,奇怪,奧丁雖然厲害,卻與自己的差距並不大,他是怎麼從這兩個人手中逃脫的呢?

「小子,你是這個一級文明的人?」將趙前招來的人問道。

趙前點點頭,怎麼看都是一副土鱉的樣子,「你們是什麼人? 穿書後大家都成了我的檸檬精 難道這個宇宙中真的有外星生命嗎?」

「哈哈,浩瀚宇宙何其精彩,萬族林立之下,生命多了去了,只是你所在的文明等級太低,沒有人來與你們接觸罷了。」另一個人笑著說道。

「小子你運氣好,」兩人像是唱著雙簧,「宇宙文明有規定,什麼樣的實力就得去到什麼樣的文明生活,現在你跟我們走,帶你去三級文明見見世面,也算是升級了啊。」

「不去行嗎?」趙前苦著臉。

「當然不行,」那人嚴肅地說道,「這是高級文明定下的規矩,不能破壞,我們沒遇到也就算了,遇到了就一定要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