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從助理那邊聽說,秦凌予也在住院,而且病情非常嚴重,需要容幼儀陪著。

當下尊霍就是後悔,後悔不過就是一點小傷,幹嘛要來醫院,幹嘛要給他們見面的機會。

可是現在看到容幼儀丟下秦凌予過來,尊霍忍不住露出燦爛的笑容。

「沒有事情,我們現在就能走的。」

「怎麼沒有事情,雖然肋骨沒有斷,但是醫生說是有裂開跡象,這段時間不能提抱重物。」助理忍不住碎碎念。

「原來這麼嚴重,那能走路嗎,需不需要扶著?」容幼儀一邊說,一邊已經主動湊過去。

尊霍只要低頭,就能聞到幼儀頭髮香味。

這刻尊霍絕對不管受什麼傷,都是值得的。

只是三人手機都沒電,完全不知道醫院外面已經圍滿媒體記者。

一到樓下,助理髮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記者媒體一窩蜂的湧來,直接就將他們團團圍住。

「尊霍,沒事吧?」容幼儀連忙擋在尊霍面前,然後沖著記者說道:「你們可不可以通通讓開,尊霍今天不舒服。」

「幼儀公然維護尊霍,請問這樣是否就是間接承認戀情?」

「剛剛到醫院的時候,容爸爸過來迎接,是不是容爸爸已經和尊霍見面,是不是非常滿意尊霍?」

「請問兩位什麼時候在一起的,是不是因戲生情?」

一個一個問題接踵而來,讓容幼儀應接不暇,尊霍想要上前為幼儀說話。

但就在這時,穿著軍裝的幾名男人出現,為首的赫然就是秦凌予身邊的徐天逸副官。

「鬧什麼鬧,通通把攝像機給我放下!」

「不想去警局,現在就滾!」

記者們再強硬,面對警員同樣不敢吭聲,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徐副官,謝謝。」

「奉命行事,是少帥擔心你們被堵,讓我下來看看。」

「只是有句話,還是應該該說說,幼儀小姐不喜歡尊霍,就該和他保持距離,免得外面的人亂傳,壞小姐名聲。」徐天逸幽幽的說。

徐天逸自然是站在先生那邊,說出來的話,滿滿都是對尊霍的看不起。

「謝謝你的好意,只是不一定我不喜歡尊霍,或許媒體說的都是事實。」

容幼儀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話,帶著尊霍離開,比起和尊霍,容幼儀更不想的就是和秦凌予車上半點關聯。

等他們來到公寓,才知道外面傳的有多難聽。

尊霍看著一些粉絲的發言,眉頭更是皺的緊緊的。

從前也有這種情況,只要一有女明星和他搭訕,就有粉絲上去亂噴,亂罵。

經紀公司不準尊霍出面,加上尊霍與那些女明星確實不熟,所以一直都沒出面。

但是這次不一樣,這次受到傷害的是容幼儀,是他一直喜歡的,想要保護的人。

「就讓她們罵吧,過段時間忘記以後,就能好起來。」

「不行,她們罵的真是難聽,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解決。」

尊霍說是這樣說的,但是容幼儀根本沒有當回事情。

直到三天後,尊霍出席記者發布會。

寶寶五歲·首席總裁,別碰我 三天時間裡面,馮青青一直都在打探馮青楓的消息。

這個一向乖巧的堂妹,好像人間蒸發般,找不到她的半點蹤跡。

和她一起失蹤的還有徐承,不用多想,馮青青都猜出來究竟發生些什麼。

無非就是馮青楓這個沒臉沒皮,沒有半點女兒家矜持的賤貨,跟著徐承私奔。

他們想私奔,馮青青管不著,反正前面的計劃已經失敗。

現在馮青青想要知道的是,馮青楓究竟和秦凌予說些什麼,導致秦凌予生這樣重的氣。

偏偏馮青青越是著急,越是沒有半點消息。

心煩意亂,馮青青坐在客廳,隨意打開電視看起來。

此刻電視上面直播的正是尊霍的發布會。

屏幕內的尊霍已經三十二歲,但是人氣遠遠大於所有小鮮肉,只有是他的話題,一定可以點爆整個微博。

「尊霍先生,前段時間我們致電容幼儀助理,詢問你們情況吧,但是助理並沒有告訴我們。」

「這次您能和我們說說,是否在和容幼儀交往嗎?」

「還有片場究竟怎麼回事,是容幼儀主動撲在您的身上的嗎?」

記者們幾十隻話筒遞在尊霍眼前,尊霍早已習慣這種場面,但是淡然開口。

「出席發布會重點就為澄清這件事情。」

「首先回答第二個問題吧,幼儀絕對沒有主動撲在我的身上,是我擔心幼儀受傷,所以衝上去將她抱住。」

這是現場直播,這個鏡頭很快就讓所有粉絲看到。

儘管自家偶像這樣說,但是粉絲依舊不死心,依舊要在網路裡面黑容幼儀。

【事情發展到這裡,哥哥只能這樣說,博個善良的名聲,但是真相絕對不是這樣。】

【沒錯,容幼儀臭不要臉,說不定是他們團隊,故意讓哥哥這樣說的。】

「接下來回答第一個問題,我和容幼儀並沒有在一起。」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容幼儀打臉了吧!】

【以後再往我家哥哥身邊湊,小心遭天譴!】

「是我一直都在單方面的喜歡容幼儀,追求容幼儀,而她對我一直都是朋友情感。」 背上行囊,郝健踏上了回家的征途。

他擠了幾個小時的大巴,天氣燥熱得很,人又多,車又擠,弄得他渾身都出汗了。所以他漸漸放慢了趕路的腳步。

一路走來,家鄉的每一個地方都充滿了屬於他的回憶。街道,公社,學校,小賣部。

這是一條彎彎曲曲的鄉下田園水泥路,這水泥路不太平坦,人行走在水泥路上面,會感覺特別的吃力。不過,郝健此時此刻的心裏面卻滿懷着欣喜。

夕陽漸斜,天邊的晚霞最是一抹粉紅,看起來煞是好看。但是天氣卻不見涼爽下去,總是悶熱悶熱的。

郝健停了下來,停在了他曾經念過學的地方。他佇足在一棟小學教學樓的圍牆外面,從外牆向裏面望去,裏面總共有五棟教學樓。

郝健還記得,以籃球場爲界,籃球場左邊分別是一棟小學生教學樓,一棟初中生教學樓,還有一棟是教幼兒園的小孩子的教學樓。

籃球場右邊有兩棟比較高的樓房,一棟是個大食堂,一棟是教公宿舍。教公宿舍最低層靠窗戶進門旁,有一個窗口,是一個小賣部,是課餘時間,大家爭先搶後買零食和小吃的地方。

最靠外是一棟三層教學樓。這個教學樓看起來年代比較久遠,兩側的瓷磚是紅白色相間的,上面留下的風吹雨打過的痕跡比較明顯。

祭情思 教學樓裏面已經沒有朗朗書聲了,晚上六點多,看樣子他們早就放學了。

從郝健這個視野看去,是一個校操場,操場兩邊是簡陋的籃球架子。兩旁各有幾個穿校服的初中生在打籃球,打得熱火朝天的,郝健突然開始有點羨慕他們,還那麼的年輕活力,朝氣磅礴。

“好熱啊。”郝健拖着行李箱,擰開一瓶礦泉水咕嚕嚕的喝了起來。大半瓶礦泉水下肚,他感覺渾身冰涼涼的,暑熱才稍微降了下去。

郝健正在心裏尋思着給他爸媽買點什麼東西回去,買什麼好呢?

放眼一望,他突然掃過學校裏小賣部最外排擺放着的啤酒瓶子,他喜出外望起來:“對了,老爸以前不是喜歡喝酒嗎?喝白酒傷身體,我給他扛件啤酒回去涼爽涼爽。”

說到這個小賣部,他以前唸書的時候,小賣部的老闆娘還是一個漂亮又質樸的阿姨。她的小名貌似叫做何小紅,本名他給忘記了。當時,班裏經常去小賣部買東西的小朋友都親切的稱她爲:“小紅帽阿姨。”

小紅帽阿姨閒來無事最喜歡同食堂的大叔大媽們嘮嗑,說說家長禮短,聊聊八卦之類的。 將嫡 或者是追追電視劇,亦或是有空了幫幼兒園的李老師帶帶小孩子。郝健記得當時,李老師教他們折千紙鶴,小紅帽阿姨當時還誇過他學得很快,折得很好。

食堂的大叔大媽們也經常聚在一起,在小賣部旁邊的麻將館搓搓麻將,喝喝茶。不過最多的是在茶餘飯後,聊聊哪家的孩子讀書厲害,成績又考了第一名,或者哪個老師教書教得厲害,班平均分特別的高之類的。

郝健將行李箱立在窗臺前,走上臺階,雙手撐在窗臺上伸出腦袋向裏面瞅,發現裏面沒人,這個房間裏到處都擺放着各色零食。辣香味撲鼻。

估計小紅帽阿姨又在裏屋裏忙碌或者是在隔壁打麻將去了。

不過事實證明,她應該是在裏屋裏看電視,因爲郝健聽到了經典的瓊瑤劇臺詞,感情她這是閒在家裏看還珠格格。繪聲繪色的那才叫一個經典啊!

“小紅帽阿姨在不在家?”郝健有禮貌的敲了敲玻璃窗戶,彬彬有禮的說着:“我來買點東西。”

他等了半天裏面沒人應,郝健又重複了一句:“嗨,小賣部裏面有人沒?我來買點東西。”

“何小紅妹子,你在搞啥咧?!外面有人來買東西咧!你快出來看看。”這時,一位打掃校園落葉的掃地大媽向裏面大聲嚷嚷了一句。大媽聲音洪亮,估計整棟樓的人都聽得見。

郝健回過頭,發現來人是一個穿着黃色工作服的掃地大媽,臉上皺紋很是明顯,不過看起來很樸素,估計是學校新來的,都十幾年了,就算認識,郝健也全都沒有印象了。

“小夥子,你來買東西哇?”大媽正在上下打量着他,然後露出雪白的兩排牙齒,衝他露出一個大大咧咧的微笑。

郝健尷尬的摸了摸腦袋,也回給她一個微笑,說着:“對啊。大嬸子,天氣太熱了,我打算給我老漢買箱子啤酒回去解解渴。”

“這天是挺熱的。”大媽放下掃帚,走過來對郝健笑了笑,說着:“呵呵,小夥子,你聲音太小了,下次記得要像我一樣。”

“嗯,知道了,謝謝大嬸子。”郝健謝過大嬸子,揩了揩額頭上的汗水,又將拿在手裏的剩下那大半瓶子礦泉水喝了個精光。

“何小紅妹子,你搞快點出來,在忙啥咧,外面有人要買東西。你再不出來,人家可走了喔!”大嬸子嚎了一嗓子,聽到裏面有動靜了,她才埋頭繼續掃地。

“來了,馬上出來。”這時,從裏屋裏走出來一個有點小胖小胖的白皮膚大媽,眼睛的黑眼圈比較重,不過眼睛比較大,看樣子像是昨晚沒睡好的樣子。

郝健打量着她,覺得果然歲月不饒人,當年那個白淨的年輕阿姨如今也變成白胖的大媽了。也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當年那個經常來賣小吃的郝家傻小子了。

“喲,你是來買東西的啊?你要買點啥啊小夥子?”何小紅瞧着郝健覺着有點熟悉。但貌似又記不起他是誰了。不過,既然他知道自個兒這個外號,肯定以前也是這裏的學生了。

“對啊。小紅帽阿姨。”郝健指着窗前桌子上擺放着的啤酒,掏出一百塊錢遞給她,說着:“我來買一件啤酒回去。”

“好,你在這等我一會兒,我進房子裏去幫你抱一件出來。”女人精練的接過錢,驗了驗真僞,然後再放進口袋裏,去裏屋給郝健找來一些零錢後,還順帶抱了一件沒開封的新啤酒箱子出來。 第1026章活不過半年時間

一語激起千層浪,這下微博上面所有尊霍粉絲都安靜下來。

上個回答可以說是官方要求,那這個回答應該怎麼解釋。

難不成還能說,容幼儀把刀架在尊霍脖子上面,逼尊霍說喜歡她嗎?

「希望所有粉絲給我一點私人空間,希望粉絲可以像是喜歡我那樣,喜歡幼儀。」

尊霍說完這話,不只是粉絲,就連媒體都是驚愣。

尊霍給社會大眾的印象一直都是高冷不可侵的,沒有想到有天居然可以說出如此主動的話。

馮青青看到這個鏡頭,忍不住露出一絲嘲諷笑意。

正準備上樓告訴秦凌予這個消息,只是轉頭的時候,沒有想到秦凌予就在後面站著,而且不知道已經站多長時間。

「怎麼樣,感覺如何,好看嗎?」

「看著自己前妻,能讓國民老公表白,應該非常驕傲吧?」

「從一早,就說過容幼儀是只狐狸精轉世,你們不信,現在相信沒有?」馮青青絮絮叨叨說不停,但是秦凌予根本連理都沒理她,目光一直牢牢注視著電視畫面。

原本想著等到解決馮家的事情,再和幼儀認錯,但是現在看來可能已經來不及。

尊霍這樣光明正大在電視裡面表白,可見他們的感情非常融洽。

而這一切都是馮家害的,馮家利用他的報恩心態,將他一步一步逼到這種絕境上面。

「容幼儀這樣優秀,有人喜歡非常正常。」

「不像你,需要倒貼。」秦凌予冷冷的說,轉而前往廚房,拿起一杯冰水,一飲而盡。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明明從前最看不起尊霍這樣的戲子,但是這刻卻是充滿羨慕。

羨慕尊霍這樣堂堂正正的說出自己喜歡,而他連句對不起都難以啟齒。

馮青青氣的不行,秦凌予現在和她說話,越來越不客氣。

到底朝夕相處四年時間,馮青青可以感覺出來秦凌予對她對馮家有些變化。

比如說發生這件事情以後,秦凌予根本沒找馮德港,甚至沒有告訴馮德港生病的事。

而這些變化都是馮青楓所帶來的,現在找不到馮青楓,說到底該怪的就是姜南初!

都是姜南初救出徐承爸媽,導致馮青楓沒有任何顧忌和徐承私奔,導致現在讓她處於這麼被動位置,讓她無從下手。

這一夜註定沒法平靜。

馮青青與秦凌予吵完以後,各自回房。

在地球的另一端,松本莓終於與雲暮碰面。

這個邀約是松本莓主動提出的,所有一切事情已經解決,雲暮的那段視頻放在自己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用處。

所以松本莓願意做個順水人情,將視頻交給雲暮。

他們約到是在R國一家清吧包間見面。

雲暮見到松本莓的時候,松本莓穿著一身深紅色和服,雖然漂亮,但是看上去透出點點陰森。

因為雲暮比松本莓提前出國,所以還不知道畢芳和松本青山的事。

雲暮只是覺得奇怪,短短一段時間,感覺松本莓發生很多變化,相比從前滿是恨意,現在的她更加陰沉恐怖,好像一灘死水,可以傾覆一切。

「晚上好,雲暮君。」

「來到R國,可要記得品嘗清酒。」松本莓說完,跪在地上,為他倒上一杯清酒。

「我們的關係,不算朋友,不用這樣親近,只要把視頻給我就好。」

「嘖嘖,原來我們的關係,不算朋友,真是讓我傷心。」

「當你知道接下來的話,恐怕我們還能成為仇敵。」

「什麼意思?」雲暮不解看著松本莓,望著那雪白的臉,殷紅的唇,總覺得透出詭異。

「雲暮君難道不恨陸司寒和姜南初嗎?」

「其實,我一直認為,我們是同種人,都是不幸的,都是可悲的。」

「雲暮君,幹嘛這麼好心,那些負我們的,都該付出代價。」

「回答我,究竟為什麼我們成為仇敵,究竟想做些什麼?」雲暮直接起身詢問。

一旦他的動作過激起來,松本莓身邊保鏢,立刻拿起手槍抵在他的額頭。

雲暮只能暫時平靜下來,坐在坐墊上面。

「先把視頻給你,視頻上面的內容,給不給姜南初其實已經不重要,已經當你用槍掃直升飛機時候,姜南初註定無法原諒你的。」

「雲暮君總說我在背後指使,這是錯的,其實是我給你一個理由,一個可以摒棄道德傷害陸司寒的理由。」

「其實你的內心非常討厭陸司寒,不是嗎?」

雲暮不語,內心最齷齪的想法,就這樣正大光明的揭開,雲暮還是有些難堪的。

「松本莓,到底今天想說什麼?」雲暮低吼著問。

「想說以後我都不會再去錦都,已經報仇已經完成,所有人都付出代價。」

「但是這個喜悅的心情,找不到朋友可以分享,所以選擇了你。」

「畢芳被我肢解,死的時候嘴裡不斷哀嚎著,像只一隻牲畜!」

「當然,這個女人本身就是一隻牲畜,不然怎麼連親生女兒都不放過!」

「還有松本青山,所有不幸通通都是他帶來的,更加該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