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從裏面出來一身穿着深色襯衫的人,嘴角咧開一抹邪笑:“既然你們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跟馮小峯將手裏的符篆放在了身後,宋婆也體會到了這前方的殺氣。

不出幾秒,我們就被很多一模一樣的男子圍了上來。



是鬼王門十分牛逼的祕密武器,東海的人差不多都應該都聽說過。

這就是鬼王陣,不過看樣子,這些擺陣的人佔時沒有想要將我們困住,怕是覺得這麼高級的陣用在我們身上白瞎了。

鬼王一聲號令,圍住我們的人,立刻全部都涌了上來。

“攔住他們!”其中一個人說道。

我跟宋婆還有馮小峯全部都靜靜的站在中央,誰也沒有說話,倒是這工廠內,突然傳來一個女子的求救聲。

看來,這怕是在極其一個,就真的可以煉成這個極惡的法術,爲那有錢人續命了。

鬼王並沒有叫他們殺掉我們,而是攔住我們,可想的時間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緊迫,看來,勝負只在這一瞬間了!

宋婆盯着前方圍住我們的人說道:“凌志澤,趁着不過子時,一定要將工廠裏的女子救下來,不然,這個世界陰陽秩序會被毀壞的,所有一切都會變成我們想象不到的糟糕!”

宋婆說完,自己的身子一轉,便拿出手中的帶着符文的金色毛筆,朝着前面的人走了過去。

雖然宋婆年紀很大了,可是她的身手真的是沒的說。

彷彿這裏的人沒有誰能是他的對手。

不過,宋婆爲了我既然創造下了這麼好的條件,我自然是不能辜負。

我朝着前面就跑了過去,廢棄工廠的門口也有好幾個守衛,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我要是想進去,必須要經過他們。

所以,我立刻準備好了幾張嗜血符,不見心頭血不收。

這種符其實也算是茅山正派法術中比較沒人敢用的了,這種符可以讓使用者的壽命減少幾年,但是威力確實是非同小可。

這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會拿自己的壽命開玩笑。

要組織掉鬼王,就必須要爭分奪秒,抓緊時間。

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我只知道,這屋子內有一個我該去救的人。

我嗜血符一出,門口的幾個守衛,便被我的嗜血符牢牢的貼住。

符篆中的血紋發着淡淡的紅色光芒,閃爍其中。

彷彿有生命般在符篆上流動,卻不知,這些都是我的壽命。

門口沒有了守衛,我立刻朝着裏面衝了進去。

一進去,就被一股清香到噁心的味道凝在了鼻尖。

“這是什麼味!”我捏着鼻子繼續往裏面走。

這裏面幾乎都是女子,目光呆滯,朝着自己的路線渙散的走着。

每一個女子,身上都沒有活人的氣息,她們的肉身也沒有腐爛,這一點令我很吃驚。

這可能就是宋婆說的,陰女?

我看着這一幕,卻突然想起來跑我店算命的那一魄。

是不是她們的怨念所形成的那一魄?

我的腳步往前走了幾步,就看見鬼王正在盤坐在中央,將一個女子的身上灌輸自己的邪氣。

他跟那女子的身上全部都泛着黑霧,只不過那女子的雙手竟然舉着一個靈牌。

上面寫着,‘楊子龔,1564年,4月3日’。

上面還有一張照片,我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男子是東海有名的商賈傳

奇。

曾經在不少報刊都登過關於他的事。

只是沒想到,原來這一切全部都跟他有關。

1564年活到現在,看來,他跟鬼王門的交易似乎也一直沒中斷過。

女子的雙眸逐漸的被身後的黑霧侵蝕,我清楚的看到那黑霧侵蝕到她的身體中,正在逐漸的幫她把靈魂與肉體完美的切割。

而她卻沒有一點感覺。

這情況,我是一定不會放過的。

我立刻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鬼王可能完全沒有預料我怎麼會這麼快進來。

妃不擇君:王爺靠邊站 他的雙眸一直盯着我,一直在幫眼前的女子切割魂魄。

我立刻掐指念決,默唸心法,一道虛空形成的虛空劍,就已經呈現在我的面前。

劍身泛着金色的光芒,我拿在手裏,將這片漆黑的工廠也全部照亮。

我拿着手中的劍,就朝着鬼王刺去。

他本是人,掌鬼王門,所稱鬼王。

鬼王麻利的一躲,不知用了什麼法術,將他跟女子的身體漸漸的向上升,不過,周邊的黑霧卻被我這一劍全部都打散了一半。

鬼王顯然還沒有想要下來跟我對招,但是那雙想要將我活活撕裂的眼睛瞪着我,我就知道,他的計謀,肯定沒有按照計劃下去。

我也沒有停留,直接朝着他的位置又是一陣劍雨。

這虛空劍,就是憑空氣所變幻出來的,他自然是阻擋不了。

一個人的修行在厲害,也阻擋不了空氣。

不過,這時,鬼王與那女子身上的黑霧卻突然間全部都消失了。

鬼王憤恨的扔下女子,直接撿起地上的劍朝着我刺來。

不過,他像我衝來的那一刻,我有點慌了。

這明明是三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一起朝着我跑過來的,並且手裏都是拿着劍。

這是鬼王門的獨門邪術,我一定不能上當!

雖然是這麼想着,可是這一下子跑出來四個,我也沒有辦法去接招。

正想離開的時候,馮小峯突然跑了進來。

“凌志澤,宋婆叫你小心他的鬼王陣!”馮小峯喊着。

我便已經被他的這個鬼王陣所傷了。

手中的虛空劍也因爲遭受了幾劍,沒拿穩,直接扔在了地上。

就算我在怎麼默唸心法,想要操控這劍,也完全操控不了。

馮小峯見狀,竟然也跑了進來。

那四個跟鬼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圍着我們形成了一陣風,身影快的根本看不見他的身影。

“宋婆呢。”我時刻觀察着圍繞着我們的鬼王對身邊的馮小峯說道。

“她受傷了,叫我來救你。”

我一聽宋婆受傷了,整個人更是憤怒,搶下馮小峯手中的劍,就朝着那陣風不停的胡亂刺着。

做點什麼總比不做什麼好。

老婆,婚令如山 馮小峯見我有些喪失理智了,從自己的中指指尖取下一滴血,直接滴在了劍身上:“鬼王修煉的陰女,我八字屬陰,還是個處男,試試吧!”

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分心去問他真的假的,只能將手中帶有處男的劍,朝着圍繞我們的人桶了過去。

(本章完) 劍在我手裏毫無章法可言。

可能是真的不小心桶對了鬼王的肉身,只聽他啊的一聲,陣法瞬間減少了很多。

我跟馮小峯還沒來得及開心一下。

剎那間,我們又被能有剛纔幾十個的鬼王厚重的圍了好幾圈。

這下子絕對是死了!

“小峯,你剛纔跟我說的,真的是實話?你真他孃的是個處男!”我問道。

其實你問我怕不怕死,我真怕!

但是死,也得把有些事弄明白。

“這種實話你還問我這個!拼了吧!澤!”馮小峯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們兩個背靠背,打算破了鬼王這陣法。

我拿起手中的劍又試着刺了一下,卻被這旋風直接彈回了自己的身上。

劍刃快的將我的襯衫瞬間全部撕裂,鮮血裏面的白肉都已經泛了出來。

我不信邪,就又朝着圍着我們的旋風又來了一刀。

這一次,反彈的不是我,而是馮小峯。

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 他嗚了一聲,就聽見鮮血跟自來水似的不停的向下滴。

‘啪嗒啪嗒’的聲音在我們耳邊迴盪着。

“這回真你孃的死了,沒想到,跟你死在一起了!”我直接把劍都扔了,在這麼捅下去,我跟馮小峯一定會死的更快。

奇遇無限 就在這時,鬼王的聲音在我跟馮小峯的耳邊響起。

“你們以爲搶下了剛纔那個女生的魂魄,就能逃出去?很想要救人?好,我將你們的人皮借他們穿穿!”鬼王暴怒的吼了一聲。

那聲音簡直是聽的我跟馮小峯抓心撓肝的。

可就在這時,卻突然傳來了一聲很慈祥且溫和的聲音:“阿彌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

我跟馮小峯被圍在旋風中,完全不知道是誰在說話。

“你聽見有人說話嗎?”我問道。

馮小峯點了點頭:“好像是有。”

鬼王陣外的鬼王此刻也傳來了聲響:“臭和尚,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是佛教,我是道教,我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跟馮小峯正愁着完全看不見眼前的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卻突然間不知爲何,眼前的鬼王陣,竟然一點點在消失。

不到幾秒鐘,我跟馮小峯就從那鬼王陣走出來了。

原來,來的人是法明大師,只見他一身簡單的休閒裝,雙手合十,

看着我們微微點了個頭。

我跟馮小峯也立刻朝着大師點了個頭:“大師,你怎麼來了?”

“來找你。”法明大師說道。

只是他的話讓我一愣,主動來這裏找我?

看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可是眼前那鬼王,不知道被法明大師用什麼法術早就已經給拍暈了,整個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法明的話讓我有些不解,立刻問道:“有什麼事麼,大師?”

“你是天煞之人,命中註定要與這些靈,鬼,神,妖打交道,雖會減壽,但是這都是命中八字帶的,修行的好,必會成仙。而我此次來,就是助你跟馮小峯一臂之力,因爲你們命中一劫,你在這一劫失去了壽命五年。”法明大師又看向我身邊的馮小峯:“而你,卻要拜我爲師,成爲我的弟子,這是你命中註定的,也是我的命中註定。”

“啥?”我聽的比較鬱悶。

我折壽五年,馮小峯還撿了個師父。

“你本是天煞之人,早就已經該死了,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蹟。折壽五年來抵你的天煞,你應該萬幸了。”法明大師朝着我跟馮小峯微微點頭,默唸了句阿彌陀佛。

便抓身看着這廢棄工廠中,不少於幾百的陰女輕聲嘆了一口氣。

他盤坐在地上,不停的念着佛經。

不知是超度,還是在幹嘛。

差不多有半個小時之後,這些屍體接二連三全部都倒了下去。

我跟馮小峯面面相覷,就見法明大師走到鬼王門的門主鬼王身邊,從他的額中心取了一滴陰血。

這陰血入手竟然不融。

法明大師唸了句阿彌陀佛後,將這滴血想都沒想就吞在了自己的口中,緊接着,額間就出現一個凸出的金色肉球。

我跟馮小峯完全被這一幕看呆了,只見法明大師這時卻突然說道:“這裏以後不會在有鬼王門。”

總裁老公不夠壞 法明大師說完,用手一揮,有那麼一瞬間我看到他在我的眼裏就好像觀世音菩薩揮灑手中的XX一般。

他的全身似乎都冒着金光,不過在帶着我跟馮小峯走出去之後。

他突然叫馮小峯坐下。

馮小峯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也坐了下去。

法明大師笑着說道:“從現在開始,我的法術,便是你的。”

說完,手掌在馮小峯的腦袋上輕輕按住,灌溉給他一股金色琉璃的

真氣。

我在一旁看着真是羨慕。

不過,當法明大師傳完功力說話的時候,我立刻就不羨慕了。

“徒兒,切記,我是出家之人,你有了我的功力,就不要有男女之事!如果有,你的功力就會盡失,跟沒得到是一樣的。”法明說道。

我在一旁噗的一下笑出了聲,還好沒給我。

“我現在後悔行不行?”馮小峯一臉乞求的看着法明大師。

卻見法明大師微笑着搖了搖頭。

我一把拉起馮小峯,裝作羨慕的說道:“你小子行了啊,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得到跟失去成正比,這句話你不知道?”

法明大師在我跟馮小峯敘舊的時候,卻突然在我們身後打坐笑着圓寂了。

他的人生得以圓滿,而我們的人生還要繼續修行。

找到受傷的宋婆之後,我跟馮小峯立刻把她送回了家,半個月之後,宋婆也安然無恙的好了。

而我跟馮小峯的店,還是在開着。

雖然生意慘淡,可是我們真的由衷的希望,這生意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在來。

我坐在自己店裏,望着窗外的一切,不由得想起,接觸這些事情的那些回憶。

眼眸望着街道上的人羣來來往往,正在這時,我的眸子裏映着一個長髮垂腰,五官精緻長得像范冰冰的女神般人物正路過我們的店門口,我立刻叫着身邊的馮小峯:“快看!有美女!”

馮小峯瞟了我一眼:“滾!”

“哈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