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嗎,可可買了一些水果,去了一個地方。

這是一個老舊的小區,但尚可算是乾淨的。可可在這裏給方大石租了一個房租,付了一年的房租。她希望他可以生活得久一點。

可可來看他,心裏有着說不出的感覺。

“最近身體怎麼樣?”

“還不錯,最近我天天早上出去鍛鍊身體,感覺好多了。”方大石看着自己女兒。

可可點點頭,比較認同他說的話。鍛鍊身體的確有利於身體健康。

“可可,爸爸有一件事想和你說。”方大石看着她,知道這件事很爲難,但是這事他的心願,也是臨死之前想做的事情。

“什麼事情?”可可皺着眉頭,不知道她想和自己說什麼。

“那個……我想和你的還有你的丈夫一起吃一個飯。我知道我這個要求很過分,可是我真是的想看看你的丈夫,知道你過的好不好。”方大石緩緩的說着。

可可看着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事情。

要見歐陽撤嗎?

這怎麼可能呢!

不是自己不同意,而是歐陽撤根本不會同意的。就像今天,他連和自己一起產檢都失約了,何況是和他一起吃飯。

“以後有機會在說吧。”可可沒有直接拒絕,是不想他失望。

可是關於這件事,她心裏卻很明白。

看過方大石,可可買了一些菜回家到,只是沒想到回來的路上好多人對她指指點點,她皺着眉頭,有着不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知道回到了家,看見歐陽撤和歐陽月月坐在沙發裏,驚喜的是還有苗苗。

以前,她只是見過一個人,現在一起看見感覺真的很奇怪。

不過,今天歐陽撤怎麼回來這麼早?而且氣氛怪怪的。

“撤,你會來了。苗苗也來了,正好我買了好多的東西,我去做飯,等一下、你留下來一起吃飯。”看見苗苗來了,她心裏很開心。

在可可想轉身的時候,低沉的聲音響起。

“你坐下。”

可可轉身,看着歐陽撤,他陰沉的一張臉,不知道他怎麼了。她看着歐陽苗苗,可惜她也一臉沉靜的神情。

她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他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撤,有什麼事情嗎?”

歐陽撤眯着眼睛,看着方可可。“可可,和你結婚這麼久了,還不知道你家室,說說你的家人。”

可可的心咯噔一下,看着歐陽撤,沒想到他會問這件事。

“我……我只有一個哥哥。”可可心虛的說。

“是嗎?其他的家人呢?”

“其他家人……我沒有其他家人了。”她以前就和歐陽撤這麼說過,所以她還是得這麼說。

歐陽撤冷笑一下,看着她說謊臉不紅心不跳的。

該死的女人,她就這麼喜歡說謊,她從來都這樣,一直沒有變過。

“折這麼慘?我知道你的母親得病死的,你的父親呢?”歐陽撤低沉的聲音問着。

可可咬着脣,不知道怎麼說。她無法在詛咒一個得病的老人,她做不到。

“怎麼?說不出來了?方可可,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去加過最厲害的女人,你真是滿嘴謊言。”歐陽撤眯着眼睛,起身逼近她,眼中有着恨意。

如果說曾經他她厭煩這個女人,是因爲她騙了自己,騙了他的信任。但是現在,他不但厭惡這個女人,還很恨這個女人,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

他矗立在她的面前,握緊拳頭。“方可可,我在問你最後一遍,你最好和我說實話。”

他的聲音有着說不出才冷漠,讓可可聽着心裏一陣的發慌。

她點點頭,不知道歐陽撤想說什麼。

“你的父親叫方大石?”

可可一怔,沒想到他會問關於父親的事情。

方可可點點頭。

“他曾經因爲**一個未成年的小孩坐牢?前不久剛剛出來?”歐陽撤的聲音中有着一絲隱忍。

“你……怎麼知道的?”她以爲歐陽撤不知道這些,沒想到他什麼都知道。

歐陽撤捏着她的下巴,“爲什麼不告訴我?” 該死的,她騙得他好慘,真是的好慘。

“撤,你聽我說,我不是過意騙你的,我……”

“方可可你不要再狡辯了,你知道你父親曾經做過的事情嗎?他簡直的人渣是禽獸,他怎麼能對一個小孩子做這樣的事情呢?”歐陽撤顯得十分的激動,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

今天他才知道,那個曾經傷害過月月的禽獸出獄了,就算他出獄也能這樣活着,他會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可是她還還不及做什麼的時候,海兒來找他,看見他桌面上方大石的照片,說可可曾經和這個男人在一起。

可可怎麼會和他一起?

他問過監獄那邊的人才知道,原來方大石是她的父親。

他竟然娶了仇人的女兒!

可惡,爲什麼會這樣?

“撤,你聽我說,我……啊……”她還老不及說什麼,一個巴掌朝着她打過來,狠狠的打在她的臉上。

頓時,她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她握住自己的臉,看着一邊的歐陽月月。似乎比起歐陽撤的怒氣,她眼中竟然有着恨。

她恨她?

爲什麼?爲什麼她眼中有着如此強烈的恨意。

“月月……”

“賤人,你給我閉嘴,都是你,都是你的父親害我這樣的,是你勾引我哥哥的。你父親強姦了我,你卻勾引我哥哥和你結婚,我要殺了你。”歐陽月月激動的掐着她的脖子,恨不得馬上讓她死。

而此時,方可可震驚住,剛剛月月說了什麼?

可可的思緒挖完全是空白的,只記得一句話:父親**了月月。

怎麼可能?世間怎麼會有這樣是事情呢?

就在自己要喘不過氣的時候,有人攔着月月,而可可不穩的坐在地上。

她愣愣的坐在那裏,感覺有人和自己說了什麼,可是她都聽不到。最後,她的目光看着桌面上雜誌,看見的卻是自己和父親。

偌大的標題寫着:歐陽氏家族醜聞,岳父是**兇手,倫理道德下歐陽氏家族難以平靜。

怪不得她感覺一正天都在感覺有人用着異樣的目光看着自己。

原來這樣的。

她看着雜誌,上面寫的很清楚整件事的來歐陽去脈。

老天,當年那個小女孩真是的歐陽撤的妹妹。

她看着月月,終於知道她眼中的恨意是哪裏來的。

她恨她,她是該恨她的。

她看着歐陽撤,想開口說什麼,卻發現自己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現在,她和歐陽撤是在在回不去了。

“可可,你趕緊起來。”歐陽苗苗扶起她,眼中有着一絲複雜的情緒。

爲什麼是可可?要怎麼辦?現在可可和大哥要怎麼辦?

“苗苗。”可可眼眶紅紅的,心中苗苗還願意理自己,她真的很開心。

可是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會不去了,在也回不去了。

“撤,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沒有刻意隱瞞什麼。當初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真的很很他,所以媽媽才帶着我和哥哥一起搬走的。我不知道受害者是月月,我真的不知道,我……”她哽咽着,知道現在自己我什麼也沒用了。

這個男人不會信任自己的,不會再相信她了。

“你以爲你這樣說就可以了?”歐陽撤冷漠的聲音響起,逼近可可,“如果我知道你是那個男人的女兒,我根本不會娶你。”

“我知道。”

“就算你父親坐牢,也彌補不了月月受的苦。”咄咄逼人的聲音響起。

“我……知道。”可可痛苦的說。

她知道月月受的委屈和苦楚,隨意她此刻有那種無能爲力的感覺。

歐陽撤看着她,覺得心裏一陣的煩悶,他低沉的吸了一口氣,“你居然都知道,我什麼也不說,我們離婚吧。”

我們離婚吧!

這五個字給可可的衝擊絕對不小,她身子晃了一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在知道浙這些真相,難道她還指望這個男人繼續履行婚姻的責任嗎?

不,他不會的。

他一定恨死自己了,恨死她了,才提出離婚的。

她再次睜開眼睛按着歐陽撤,發現自己的眼是模糊的,她沒有理由挽留這個男人,更加的沒有勇氣。

“好,我聽你的,”她不知道怎麼找到自己的聲音,艱難的開口。

“好,很好,算你識相。雖然我們離婚,但是你要把孩子生下來給我,我不會讓我的孩子和一個強姦犯在一起。”歐陽撤冷漠的說。

可可的心一緊,看着他冷漠的樣子,她纔想開口,歐陽撤的聲音再次落下。

“你沒有反對的餘地,這是你欠我的,你要還我。”

是啊,這是她欠的他,她要還他,她沒有拒絕的權利,只能接受。

想着要是沒有寶寶,她就覺得生活失去了動力。

她捂着小腹,她和寶寶可以相處的日子還有六個月。

她只有這六個月的時間了。

自從這件事被知道之後,她沒有在住在歐陽撤的房子裏,她也沒有理由住在這裏。她搬了出去,搬到以前和明月遲熙住的房子。

現在,房子裏只有她一個人,冷冷清清的。遲熙和明月都出去了,好像都交了男朋友,很多事情她都沒問,因爲已經自顧不暇了。

以爲自己一個人太無聊了,可可把五千萬帶了回來,歐陽撤沒有阻攔。似乎,只要有關她的一切,他都不算提起。

沒有回到家,看着五千萬來接自己,她就很開心。

是誰的,懷孕的人不能和貓狗在一起的?

她不在乎,看着五千萬,就好像看見歐陽撤在自己身邊一樣。

想着這裏,她不禁笑了一下。不知道那個男人知道會如何?

一定會很生氣吧!

可可趁着小花店不忙,她打算回家吃午飯,沒想到這個時候接到苗苗的電話。

“可可,不好了,出事了,你快點來哥哥的公司,你父親在這裏。”

什麼?

爸爸!

可可慌了,馬上合上電話,千萬歐陽撤的公司。

他爲什麼去歐陽撤的公司?這個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的。

心中有着一絲不安,她急急忙忙的拉倒歐陽撤的公司,剛剛下車就看見苗苗在門口。

“苗苗,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可你先別問了,高不好要出人命的,你趕緊和我來。”苗苗拉着她的手急急忙忙的朝着裏面走去。

什麼?

人命?

可可聽着心一顫一顫的,想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苗苗跟本沒就沒給自己機會問,就自動開口了。

“可可,我跟你說,等一下你一定要冷靜一下。你知道嗎,你爸爸她……她來找哥哥,求得原諒。但是哥哥怎麼會原諒他,他恨不得殺了那個男人,我……。”她看着可可,不好在說什麼。

她知道可可已經很擔心了,不能再給她負擔和壓力。原以爲,哥哥和可可會慢慢的改善關係,她也一直覺得,哥哥會喜歡可可的。只要給彼此一些時間久好了,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切的。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可可的父親竟然是……

“可可,你不要怪哥哥提出離婚好嗎?你不知道月月受的委屈和痛苦。因爲我們的雙胞胎的原因,我們經常能做同一種的夢。在夢裏,月月的感受就是我的感受,我能感覺到她的恐慌和無助。我知道月月對你做的事情,你不要怪她,因爲她是一個病人,一個心理有病的病人。”

Www_ttкan_¢〇

有的時候,身體的上的病痛是可以醫治的,但是心理上的傷痛,是沒辦法那麼快的癒合。

可可聽着她的話,不禁點點頭。

很快的,他們來到頂樓的露臺。

可可心裏有着疑問,不知道爲什麼來這裏。可是當看見父親跪在歐陽撤面前,他的臉上紅腫留着血,好像剛剛被毒打了一頓。

而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則是歐陽撤,依然一副高傲的樣子。

“歐陽撤。”可可來到他的面前,叫着他的名字。看着父親的樣子,她知道是歐陽撤弄得。

看見可可,歐陽撤皺了一下眉頭,“你怎麼來了?”他的目光越過可可看着苗苗,“你帶着她來着?”

歐陽苗苗咬着脣,保持沉默着。

就算她不說,他也知道。

“方可可,不要以爲你來了,就可以阻攔我。”冷漠的聲音緩緩的落下。

“你想要做什麼?”可可緊張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看着父親跪在歐陽撤面前,她緊張的一顆心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想扶起父親,可是他就是不肯起身。

“歐陽先生,我知道你生氣,一切我的錯,我和你道歉,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你千萬別和可可離婚,她是無辜的,當年她還只是一個小孩子。”方大石苦苦哀求着。

可可的心一顫,他現在跪在這裏求這個男人是爲了自己的事情?

她無法說出此刻的心情,感覺格外的複雜。

她搖搖頭,不需要他做這樣的事情。“你起來,不要這樣,我離婚和你沒關係,你需要爲了這麼做。”

“可可,你聽我說,你不能離婚,你現在還懷着孩子。一切都是因爲我,因爲害你這樣的,我死不足惜。”方大石痛苦的說,沒想過因爲自己事情而連累到女兒。

他看了雜誌才知道,原來他曾經傷害的女孩就是自己女兒的丈夫。

世間上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

因爲這件事,他知道女兒要離婚。他曾經已經害過自己的她了,不能再連累她了。

“歐陽先生,去求求你,別和可可離婚,她是一個好女孩。是我,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就是別和可可離婚好嗎?”方大石苦苦哀求着。

而歐陽撤則是冷漠的看着他,不禁眯着眼睛,“你真的做什麼都可以?”

“是的。”

“那好,我要你從這裏跳下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