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御劍,畢竟需要依靠飛劍。

即使是學了御劍術,也需要這類法術進行輔佐。

不然恐怕得捨棄御劍術的攻擊性質,只把飛劍當做上天的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

御劍而行,比依靠御空、御風一類法術速度快上很多。

李敬暫時還沒學習相關法術。

但有狀態欄在,他完全可以現學現賣。

反正他現在兜里又有錢了,技能點也在昨天轟殺魚妖升級後有6點盈餘。

早晚要學的,學著就是。

能做加分項,當然得爭取。

且既然輔查科搞了這麼一個加分項,女性輔查口中的特殊編製想來能夠跟巡查一樣,擁有可以在城市中御空的許可權。

能隨意上天,這可就方便太多了。

特殊編製,必須進!

窗口前女輔查見李敬點頭表示學過相應法術,取出一張表格遞過來。

「先生你先將應試表格填了,今天來應試的人不少,過會十點時我會統一帶各位應試者前去參加筆試。之後還有實技考核,屆時會有考官核查表格中填寫的法術相關。」

「好。」

李敬接過表格去到一旁,查看需要填寫的內容。

表格中要填的主要是些個人資料,然後就是個人學過的法術以及熟練程度。

確認過後,李敬掏出手機直接打開仙學網站,絲毫不含糊選了二境輔助法術中御空、御風一系最貴的遁空法。

存款:-243000

瞅著賬戶餘額只剩下4000多,李敬的心在滴血。

不過該花的錢,還是得花。

也得虧他現在能白嫖陳雨然家的別墅客房,沒有住房壓力,不然真不好搞。

隨著網頁跳轉遁空法口訣彈出,耳邊響起提示音。

「發現可學習被動技能,遁空法,是否登錄?」

「登錄。」

「成功登錄被動技能,遁空法。」

宿主:李敬

經驗值:310/747

等級:8

技能點:6

靈力強度:72

裝備:無

被動技能:須臾空間、護體靈衣(5/5)、遁空法(0/5)

主動技能:掌心雷(5/5)

喚出狀態欄進行查看,李敬選擇把遁空法拉滿,著手填寫表格。

為了低調些,他將掌心雷、護體靈衣及遁空法統一填寫為小成。

他的目標只是通過考核入職輔查,沒必要太過搶眼。

填完表格,李敬看了眼時間。

才剛九點。

筆試得等到十點。

尋思著還要等一個小時,他乾脆揣著手機打開新聞網站。

北城區連續發生妖魔化事件,有不少後續。

在某些無良自媒體刻意引導下,網路上熱鬧非常,吵得不可開交。

沒關注網路上那些風言風語,李敬著重檢索了主流媒體對妖魔化事件的跟進播報。

自昨天午後開始到現在,北城區沒再出現妖魔化事件。

主流媒體的播報,不似自媒體那麼隨便,只為吸人眼球一頓瞎寫。

不過在種種跟進報道中,北城區風雨欲來的味道很重,平靜背後隱隱透露著一股令人不安的味道。

對此,李敬沒太多想法。

居安思危,是應該的。

相比網路上的輿論風向,他更在意導致妖魔化事件頻發的真正原因。

…… 「你意思,不會是讓我們一起回沄熙吧。」蕭玉兒說道。

「去打鬼」厲辛跟著道。

「我與師弟種了大量靈藥,搬運需花費些功夫了。」聶漁說道。

關慕晴一副心不在焉,沒聽進去的樣子,任新覺緊握她一隻手,亦未說話。

「鬼族戰事未起,真打了也不建議你們參戰,留在凌山更妥…」

薛通說了一半,關慕晴忽然詭異笑道:「殺鬼不是挺好,總比殺人好。」

「薛大哥這哪有鬼,沄熙的鬼還不知在哪。」薛通說話小心,盡量平和簡單。

任覺新傳音薛通:「關慕晴升宗師之後,煉功受精神干擾日益嚴重,修為表現亦不穩定,聽不得打打殺殺的字眼。」

任覺醒偷偷指了指腦袋,意思腦子有點問題。

「薛某的神魂術尚不夠強,不然或能治好關道友的惡疾,僅能先想辦法穩住。」薛通傳音。

薛通說道:「闕仙宮的道友不遠數十萬里,令人欽佩,薛某收集了些功法武技,總比闕仙宮多點,各位看中什麼儘管拿。」

薛通取了儲物鐲,遞給闕仙宮人。

幾人面露喜事,謝過薛通,聚在殿角翻找起來。

「薛師兄想去沄熙如花認為鬼界離很遠,不如先把眼前事做好。」樊如花說道。

「嗯,薛某有意去沄熙,但考慮等鬼界之事先發酵一陣。」薛通說道。

……

百餘年間,薛通煉體鍊氣,神魂道訣真沒下夠功夫,修為不及,無法去除關慕晴的精神障礙。

僅能用些鎮靜術之類的道訣,先穩住病情,再加上蕭玉兒、樊如花、厲辛的陪伴,常聚一起談天說地、東拉西扯,使關慕晴的精神狀態,以一種非常緩慢的速度趨好。

「需打造識海幻境,令其信以為真,徹底解開心結。」

「但這談何容易,沒數十年苦煉,薛某的神魂術根本無嘗試可能。」

薛通有意減少煉體的時間消耗,改用於神魂道術。

他魘骨真魔訣已至最後一層,獸人血丹再無效果,只能靠豆糕和厲辛的魔茶緩慢提升,七八十年間僅煉成兩節。

薛通托黃龍天芒宗,搞到兩粒化障丹,算是幫了雷震、孟經朝的大忙,讓他倆看到了十年內晉級先天的希望。

……

天芒城。

薛通是天芒慶典的坐上貴賓,蕭玉兒、關慕晴、任覺新同來散心。

薛通問起齊源洪正事:「齊宗主,近期可有素心宗消息」

「素心宗沉寂了很多,幾位天人極少露面,似都在加緊苦煉,至於道法的音訊,一星半點皆無。」

齊源洪知薛通心思,平日特別留意相關訊息。

薛通眉頭微蹙,他曾有獨闖鰲山大營的經歷,知玄凌道場的防禦,根本承受不了天人修士的強攻,即使相隔十餘萬里,道法真要趕來,也就一兩個月的事情。

除了素心宗,矮族赤熜舊部、多毛野人又平添了不少仇家,一旦獲悉他出遠門、不在道場的消息,簡直不堪設想。

「聽說道長在西域,殺了矮族最強修士,平息了內亂。」齊源洪說道。

「哦,幾年前的事了。」薛通淡淡道。

齊源洪之言,更讓薛通不安,他名聲越響,躲藏暗處的天人級仇家,便越容易獲悉他行蹤,乘虛而入。

那些人對他的仇怨,可是刻骨銘心的亡族亡宗之恨,絕不會因時光的流逝而趨淡。

薛通近一年的猶豫,終有了決斷。

……

薛通召集所有人,說了遍西域經歷。

「薛某考慮解散玄凌道場,不給那些人目標,薛某不怕那些人,擔心的是你們的安全。」

此言一出,眾皆吃驚不小。

包括腦子不大靈光的關慕晴。

薛通解散道場的想法,樊如花、蕭玉兒亦是頭一回聽說。

「都別急,聽薛某說完。」

薛通雙手下壓,示意稍安勿躁。

「雷震、孟經朝好辦,回天芒宗便是,若想去黃龍宗,也是薛某一句話的事情。」

「聶漁、田昆,周洛、趙江寧類似,天芒黃龍隨意,若想做閑散修士,遊歷四方也行。」

「霍道友去延西,安排起來不難,也是最合適的去處。」

「關慕晴、任覺新,闕仙宮道友,薛某建議去天芒。」

「樊如花、蕭玉兒隨我去沄熙,我三人走了,仇家就沒報復道場的必要。」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