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德帝心裏念叨:「我只是不想看到羽化神朝被世家和宗門威脅。」

……

藺九鳳進入極陰之地的第一年,武廟落地,並且大肆推廣。ωωω.⑨⑨⑨(m)

第一年入學的寒門子弟,足足有一千多萬。

分佈在羽化神朝各地武廟裏。

這一份成績讓德帝幹勁十足,他在武廟裏為藺九鳳立下了一塊無字碑。

意味着平生功績無需用文字來表達。

就憑這一面無字碑立在了武廟的最高學府門前,入學的學生第一眼就能看見。

這一年因為有藺九鳳斬殺十五位尊者境界的鋒芒,天下都很安靜,任由德帝把武廟立起來。

他們不敢阻攔,哪怕一些世家着急上火,恨不得去把滿天下的武廟給摧毀。

但他們不敢。

害怕隱藏在帝都里的藺九鳳,拔劍殺人。

但他們不知道,藺九鳳已經進入極陰之地,正在努力修行。

第一年,他主要是用【陰陽曼陀羅大領域】來提升自己。

把以前走錯的路糾正過來,然後把領域擴大了好幾倍,並且在不斷的變大。

可以說藺九鳳和德帝的收穫都很大。

藺九鳳收穫的是實力,德帝收穫的是潛力。

第二年……

第三年……

第四年……

第五年……

一連五年,這個天下都還算安靜。

藺九鳳一劍斬殺十五位尊者,讓天下安靜了五年。

這五年給德帝爭取了巨大的時間。

他修武廟,他培養學生,他招攬高手,他組建錦衣衛,他組建暗網……

一套套的東西,或者是暗子有條不紊的佈置下去。

德帝端坐紫禁城,以天下為棋盤,開始下棋。

他身上的帝王之氣更加霸道,心機深不可測,即便是玉林公主見到德帝,都看不穿自己這個哥哥到底要幹嘛。

但只要是為羽化神朝好的,為百姓謀福祉的,她都支持。

「妹妹,你什麼時候突破尊者境界?」五年後德帝問玉林公主。

「我在等一場春雨。」玉林公主淺笑的回答。

所謂的春雨,在她這裏就是一個機緣。

她需要一次機緣,一次頓悟,來進入尊者境界。 青銅甲蟲族屬於凶獸一脈的下位種族,它們靈智很低,卻生性兇殘,喜歡以恐怖的數量來吞食萬物,所過之處,必定會有死亡降臨。

數千萬的青銅甲蟲一擁而上,那架勢絕對是可怕的,別是元神尊者了,就是法則君王也要避讓三分,否則會被蟲潮生生淹沒過去。

也幸好那些青銅甲蟲不會飛,在炎劍山升空之後,張無忌、昭、韋一笑、楊逍等人,才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站在炎劍山之上,居高臨下的看着海面上密密麻麻的青銅甲蟲,韋一笑是后怕不已,咽了咽口水,道,「太可怕了,差點就完了,幸虧我們跑得快。」

一眼望去,海面上漂浮着數不勝數的青銅甲蟲,本該是蔚藍的海水,此時卻閃爍著幽深的青銅之光,超過千萬之數的青銅甲蟲在海中肆虐,血腥吞食著一隻又一隻的海洋生靈。

突然,昭伸手指著左後方的海面,驚呼道,「教主你快看!」

張無忌應聲而動,目光遠望,只見遠方海面上有一個巨大無比的漩渦,方圓數萬里的海域都覆蓋了過去,無盡的海水被吞噬,彷彿有一尊史前巨凶在吞噬地。

恐怖的漩渦牽引力,甚至慢慢影響到了橫亘在高空的炎劍山,張無忌心中一動,道,「這是…龍吸水。」

昭眨了眨眼睛,輕聲道,「教主,你重寶會不會在那?」

「很有可能就在那,左使馬上駕馭炎劍山飛過去看看。」張無忌也正有此懷疑,所以他當即下了命令。

「諾。」楊逍連忙運轉體內元神之力,駕馭著炎劍山向左飛校

「嗡!」

高空上,一道無形之力橫掃,似刀斬空,又如魔光滅世,詭異的力量直接掃中炎劍山。

這股力量很強大,無形無色,卻又蘊含凌厲殺機,彷彿是地之怒,張無忌踏前一步,右手轟出大九手,「嗯,心。」

「噗…」無形之力被張無忌的大九手磨滅不少,可仍舊有一部分殘餘力量擊中了炎劍山,連帶着讓楊逍吐血倒退。

好不容易才前進了一點的炎劍山,在無形之力的橫掃下倒飛出數千米,楊逍也因此而受傷,「教主,恕屬下無能,炎劍山被鎮壓了。」

「不怪你,是東玄界的意志為了守護重寶,在強勢鎮壓四方。」張無忌一邊取出一枚療傷靈藥給楊逍吞下,一邊神情嚴肅的道,「難怪冰原靈蟒族不敢來這,在東玄界意志的鎮壓下,恐怕修為不到法則君王境,是難以進入了。」

在張無忌的神魂感應中,前方海洋中密佈著一道道的地法則,瀰漫的地元氣中蘊含了世界之力,任何外界生靈進入,都會受到世界之力的排斥。

這顯然是東玄界的世界意志在守護重寶,世界意志的力量很強大,以楊逍的修為,就算是駕馭異寶炎劍山,也一樣是就進不去。

翼蛇雙刀在韋一笑的左右轉動,劃過一道道雪亮寒光,看了看張無忌,他躍躍欲試的請示道,「教主,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要不要我先行前去查看一下?」

「你過不去。」張無忌輕輕搖頭,眼眸深處有絢爛霞光流轉,「重寶就在眼前,可惜跟本座無緣,還真是不甘心呀。」

楊逍抹去嘴角血跡,苦笑着道,「方圓數萬裏海域都有東玄界意志在鎮壓,我們連靠近都難。」

「你們留在這,本座親自前去看看。」張無忌體內運轉太陽古經,身上環繞璀璨金光,三足金烏法相在他腦後顯化。

楊逍下意識的勸道,「教主莫要冒險。」

「教主…」昭憂心忡忡的輕呼一聲。

張無忌一步踏出炎劍山,斬釘截鐵的表態道,「放心,本座自有分寸,要是真有危險,本座會第一時間撤回來。」

見自家教主心意已決,楊澧昭、謝遜、韋一笑也不敢強行阻攔,唯有齊聲道,「請教主一定要心。」

仙凰血在體內流淌,腦後三足金烏展翼,眼眸深處鯤鵬顯化,太陽古經運轉到極致,張無忌動用了最強底牌。

身上有燃燒火焰的璀璨金光環繞,眼眸中有深邃的黑金神光流轉,體內有紫紅霞光映照,踏空而行的張無忌,就如同是一尊神靈降臨凡間。

越是靠近海洋中的大漩渦,所受到的壓力就越大,蒼穹之上烏雲涌動,黑壓壓的一片,狂風捲起巨浪,在四周肆虐,彷彿是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在這裏演化。

以張無忌強大的實力,也難以靠近大漩渦的中心,就更別進入漩渦最深處,去奪取本源重寶了,「可惡,真的過不去了,地的排斥之力越來越強了。」

冥冥中,有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在守護這片海域,鎮壓一切智慧生靈的進入,張無忌傲立於海面上,迎著狂風,眸光撕開黑暗,卻始終不能看穿大漩渦,更看不到本源重寶所在的位置。

海洋大漩渦的附近,有恐怖的禁空力量,海中有死亡絞殺之力在孕育,就是張無忌也不敢貿然闖進去,只能在大漩渦之外的海面上窺視。

這時,張無忌的心臟位置有混沌光輝衍生,接着是古銅鐘的聲音響起,「這是世界本源的自我保護,時機不到,任何生靈都不能靠近。」

「嗯,古銅鐘你睡醒了。」張無忌大喜過望,古銅鐘的存在,是他最大的底牌。

也正是因為有古銅鐘在身,張無忌才有底氣來試着奪取本源重寶。

古銅鐘上混沌之氣瀰漫,「世界本源在孕育本源重寶,可惜還未成熟,不到現世的時候,你這是來早了。」

張無忌苦着臉道,「等時機成熟,就沒我什麼事了,你有辦法讓重寶提前現世嗎?」

東玄界的水很深,光是法則君王就有好幾尊,一旦重寶現世,那些君王肯定會第一時間前來搶奪,以張無忌目前的實力,並不足以跟那些法則君王爭奪。

所以,張無忌希望能藉助古銅鐘的力量,看看可不可以提前奪走重寶。

古銅鐘冷冰冰的道,「本源重寶只能成熟之後現世,若是現在強行奪取,不僅本源重寶會自行毀滅,你也會受到東玄界意志的滅殺,俗稱譴。」

張無忌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由得輕嘆了口氣,「唉…也就是這件正在孕育的本源重寶,跟我張無忌是有緣無份了。」

「以你現在的實力,什麼好東西都不屬於你。」古銅鐘是一點也不客氣,很直接的警告道,「實力不足者,不配擁有本源重寶。」

接着,古銅鐘難得的解釋了一句,「本源重寶,是為法則君王所孕育,你若真的想要,就儘快提升修為。」

「我就是不甘心。」張無忌緊握拳頭,眼中滿是不甘,入寶山而空手回的感覺可不好受。

混沌光輝閃爍了一點,古銅鐘提醒著道,「勸你還是遠離這裏,本源重寶一旦成熟,自會有霞光映照山河,能吸引眾多法則君王前來,到那時,你想逃都逃不了。」

張無忌心中一動,突然有了一個想法,「等等,你是,會有很多的法則君王來搶這件本源重寶。」

「本源重寶蘊含了世界的本源,法則境君王得之,可更容易的感悟世界法則,還能得到世界意志的垂青和庇佑。」古銅鐘意味深長的解釋了起來,「一句話,能擁有本源重寶者,都是世界之子。」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東玄古族的法則君王們也肯定會來。」張無忌陷入了沉思,喃喃自語道,「看來,本座可以藉此機會,給他們準備一份厚禮。」

一想到這,張無忌連忙以心神跟古銅鐘溝通了起來,「古銅鐘,你有沒有什麼威力特彆強大的陣法?」

「十萬重水鎖靈劍陣。」古銅鐘並沒有讓張無忌失望,很快就給出了一句話。

張無忌好奇的問了一句,「這是什麼陣法?」

古銅鐘不帶一絲情感的傳遞出一道信息,「一座可以威脅法則君王的劍陣,此劍陣一經運轉,可掌控十萬裏海域的海水演化無盡之劍,就算是法則君王也難以脫困。」

「能給我嗎?」張無忌眼睛一亮,這可是好東西。

古銅鐘並沒有拒絕,但也沒有答應,而是無情的闡述了一個事實,「你的實力太弱,就算給你劍陣圖,你也一樣布不了陣。」

能夠威脅到法則君王的大陣,還真不是一般人能佈置的,更何況張無忌還不懂陣法之道。

「這不是還有你嘛。」張無忌笑了,理所當然的道,「我這也是為了人族的崛起才這麼做的,只有困住東玄古族的法則君王,我人族才有未來可言。」

古銅鐘沉默了一會,才下了決定,「僅此一次。」

「謝謝了,我代表人族謝謝你。」張無忌連忙道謝,同時也對古銅鐘的來歷越發的好奇了。

「嗡嗡嗡…」

混沌光輝從張無忌的心臟位置延伸而出,直接融入到地之鄭

「你看好了,這就是十萬重水鎖靈劍陣的陣圖。」古銅鐘的聲音,充滿了古老、尊貴而又神秘的氣息,「借之力,佈陣。」

一幅無比玄妙的陣圖浮現在腦海,張無忌還沒來得及感悟,陣圖就飛了出去,瞬間融入到了海洋大漩渦鄭

隱約間,海洋中多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劍光在流轉,可是一轉眼,所有的劍光都消失不見,只剩下無盡的海水,這讓張無忌很是驚訝,「這就好了?」

「劍陣融入大海,一經運轉,十萬海域都會被封鎖,海水不枯,劍陣不滅,萬劍轟殺之下,就是法則君王也難逃厄運。」完,古銅鐘又一次沉寂了下去。

「劍陣一開,困殺法則君王,本座還真是期待那一刻的到來。」飛回炎劍山的張無忌陷入了沉思,深邃的眼眸看了看心臟位置,暗暗想道,「不過,古銅鐘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為何會如此眷顧人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張幾合xi拿著錢離開,一場針對drdramc娛樂公司的風波,已經兇猛的在網路上爆炸:

「韓國國稅廳:drdramc娛樂公司長久以來涉嫌存在偷稅漏稅之疑,稅廳決定成立40人的調查小組,正式對其開展賬務清算。」

……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