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心中大爽了一番后,楚河的心便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通過這一番修行后,此時的他知道,現在的力量,已經到了一個瓶頸的階段,即便是仙豆沒有耗盡,再繼續這樣的修行,也不會有任何得寸進了。

就算是能夠提升,那也是很緩慢的……

雖然他是遠古賽亞人,但是,他的精血,他的潛力,卻完全的沒有被激發出來,而是處於一種被封印的狀態,到目前為止,也僅僅才解放出不到十滴的程度。

楚河相信,只要解放一半,不,僅僅五百滴的程度,他的戰鬥力的增長速度,就會達到一種逆天的程度。

不過,想要將精血解放,現在看來,還真的是不簡單!

精血暫時先不打算,各種的招數,也已經被他完全的領悟了,也沒有什麼新的招數再被他學習,現在的他,已經進入了一個極限的狀態。

楚河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打破這個極限,讓自己的修為在做突破,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更高層次的修行。

這一點,楚河在修鍊的時候,就已經深深的思考過了。

地球的力量體系,終究還是太小了,以他現在的修為,這個舞台,已經完全的容不下他。若是繼續呆在這裡的話,那麼,只會使得明珠蒙塵,讓他的修為再無存進。

他需要的,是一個更廣闊,更深層次的舞台。

環顧著這個自己生活了大半年的環境,楚河在心中默然的想道;是時候要離開了。

是的,楚河已經決定,再過幾天,他就要走了。

離開布瑪的家,去做屬於他自己的修行,離開地球的修行。

這一次,楚河的目光變得更加的寬廣了,既然想要縱橫天下,威鎮寰宇,那麼,總不能一直窩在地球上不動吧。

前妻的男人 他的目光,已經放在了整個宇宙!

那麼,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楚河目光一閃,眼神閃爍著思考的光芒。

在心中考慮了一會兒,他目光一定,便下了決心。

北界王星,就去那裡吧!

決定了去向之後,楚河的臉上便掛上了淡淡的微笑。

為什麼要去這裡呢,楚河也是有著自己的考慮的。

首先,在龍珠中,北界王星中的北界王是孫悟空指導他走向巔峰強者的老師,而且,看過龍珠原著中的他,對於北界王這個人,也是知根知底。

無論是孫悟空的界王拳,還是元氣彈,都是他傳授給他的。

雖然他的修為不強,但是,卻是一個好的老師。

而且,北界王畢竟是屬於宇宙中的神,掌管著四大銀河中的北銀河,擁有的情報和資源的數不勝數的。

楚河相信,如果可以接受北界王的指導,那麼,他的實力,他的修為,必然可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畢竟,當初的孫悟空,就一直在北界王門下修行,而且,東南西三大界王手下的高手也是無數,尤其是其中的排骨飯,實力更是超越了擁有超二實力的沙魯,如果以後能交手的話,那也是一樁幸事。

想到此時,楚河的心中便再無猶豫,決定再過不久后,就身前行。

不過,在去之前,這個事情必然要和布瑪他們說一下,畢竟,在這裡住了不短的一短時間,也不能說走就走。

如往常一樣,順著熟悉的小路,楚河向著布瑪一家人住的屋子走去。

雖然是輕車熟路,但此時此刻,楚河的心有了幾分沉重。

畢竟接下來是要和他們辭別,布瑪的爸媽倒是沒什麼,楚河就是擔心布瑪會吵嚷這不讓他走。

布瑪的心意他是明白的,現在當著她的面要跟他說這個,楚河倒還真的沒有把握她會同意?

不過,就算她不同意,楚河也是一定會堅持自己的意見。

楚河是很有主見的,一旦他決定的事,即便是有九頭牛,也拉不會來,就算任何人都不同意,只要他一旦做了決定,那麼,他便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這便是他的作風。

懷著一種忐忑中帶著幾分決然的心態,楚河打開了布瑪家的屋門。

剛一進門,就有一股好聞的香氣淡淡的傳入了他的鼻中,又是一種以前沒有聞過的味道,楚河心知,布瑪肯定是又學會了什麼新的菜式?.. 如同楚河整天沒日沒夜般的刻苦修行,在他修行的這些時日中,因為有了大量的空閑時間,布瑪彷彿一瞬間有了新的目標似得,廚藝也是一日千里,做的飯菜花樣百出,色香味俱全的程度幾乎已經達到了廚師的巔峰。

有時候她做出來的菜,僅僅是菜香氣,就讓人纏艷欲滴,忍不住下口。

想到此處,楚河情不自禁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在回味唇齒中的清香,此時的他,忽然在心中不免感到有幾分遺憾。

「如果真的離開的話,那麼,就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飯菜了。」

楚河在心中暗暗的暗嘆了幾聲,心中有幾分淡淡無奈。

不過好在他吃飯的時候一向是來者不絕,也不會有什麼胃口養刁之類的感覺。

萬界碰瓷王 更何況,他自己的廚藝,其實也是不差,雖然沒有現在布瑪做的香?

「回來了啊,快洗洗手準備吃飯吧,嘻嘻,今天我可是又有新的研究了呢,這次的菜保證讓你吃的舌頭都掉下來!」

後宮笙色 布瑪宛如在等待丈夫回家的家庭主婦,在楚河走入房間后,便聞聲而動,顧不得脫掉圍裙,便一臉笑意的從廚房中快步地走了出來,語氣溫柔似水。

「嗯,好極了,今天又有口福了!」

楚河笑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開心的笑容,和布瑪招呼了一聲后,趕緊按照他說的,去洗手準備吃飯。

如往常一樣,屋子裡的人很快的聚集在一起,布瑪一家和楚河圍坐在飯桌上,和和樂樂,真的彷彿一家人般,開心的吃著布瑪烹飪的飯菜。

「……嗯,好吃,真好吃~」

「…….啊,咬到舌頭了,實在是太香了,再來一碗!」

「…….簡直就是五星級,不,六星級大廚,好吃,真的好好吃,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毫不吝惜的誇讚頻頻的從楚河的口中出現,聽到那一臉串略帶誇張的讚譽,布瑪心中喜悅,臉頰不時泛起一絲絲的開心的神色,神色看上去極其的滿足。

「…………喂,阿河,最近你修行的怎麼樣啊,每次白天除了吃飯的時候,幾乎都看不到你人影?」

「怎麼總是那麼的刻苦呢,這麼沒日沒夜的修鍊,小心累活了身體,空閑的時候,應該要多休息一下,一張一弛,勞逸結合才是王道!不然的話,因為太過疲勞,超出極限的話,很有可能感染病毒性的疾病的!」

布里夫斯博士一邊笑呵呵的扒著碗里的肉塊,一邊笑著對楚河說道。

「是啊,阿河,你該多休息休息了,不要每天弄得這麼累,看得我都心疼了呢!」布瑪的媽媽此時也溫柔著望著楚河,關心的說道。

「沒關係的,我不會累的,應該說,越累的話,我才會越高興,不累的話又怎麼會有效果呢!」

楚河聽著兩人關心的話語,心中微覺一絲絲的暖意,他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自信的說道。

他對自己的身體的掌控可是極其的清楚,肌肉的細微變化瞭然於心,更何況他還是一個天才般的生物科學家,即便是真的患上了疾病,他也能夠自我治療?

更何況,還有龍珠這種東西存在,那就更不用擔心了!

「話說,要不要等幾天大家一區出去放鬆一下,我們去一起各地旅遊,遊玩一下,聽說現在西都新開發了一遍遊樂海域,有許多好玩的娛樂設施,很有意思。讓我們好好地放鬆一下心情!」布瑪聽著他們的話后,眸光一閃,忽然大聲的提議起來。

「……喲,真的個不錯的主意,哎,每天工作這麼繁忙,是應該好好的放鬆一下了!」布里夫斯博士看著布瑪,呵呵一笑,大力地點頭同意,顯然很是贊同布瑪的意見。

「…..嘻嘻,我也同意,大家一起去玩的話,一定很有意思!」布瑪的媽媽笑逐顏開,興奮的說道。

「你覺得呢,楚河?」

見到楚河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布瑪連忙一臉期待的看著楚河,滿心歡喜的問道。

見到布瑪那期盼的眼神,楚河心中頓時苦惱,暗道;怎麼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我想要離開的時候去呢。

不會是故意的吧?

楚河心中無奈的苦笑著,雖然如此,但是,他還是有著自己的決定。

「很抱歉,布瑪,我…….恐怕不能去了!」

雖然這個場合說出這種話有點不妥,但是,此時,堅持自己的主意得楚河,還是將這句說說了出來。

在楚河這句話說完之後,就見布瑪原本期待的神色頓時一下子跨了起來,眼神似乎也在同一時間黯淡了幾分。

布里夫斯博士和布瑪的媽媽神色中也帶著幾分失望,眼神露出遺憾的神情。

「為什麼呢,為什麼不去呢!」

布瑪睜著一雙晶瑩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盯著楚河的臉龐,急切的問道。

「因為,我……..」凝視著布瑪那略帶哀怨的臉龐,楚河微微一頓,直言開口道;「就要離開這裡了!」

「什麼,你……你要離開,要去哪?幹什麼去?」

布瑪的臉色一下子急了,她焦急的望著楚河,用急促的口氣,連聲問道。

「我要去追尋站在最高峰的路途……..」

看著布瑪,楚河的目光閃亮如同夜幕中的寒星。

此時的他,忽然嚴肅起了自己的神色,然後,他一字一頓,聲音如同激濺的火星,用一種不容置喙的語氣說道。

獃獃的看著此時神色嚴肅的楚河,布瑪身子不自覺的一顫,在這一刻,她不由再次感覺到了楚河身上那股令人心悸的氣魄。

令人信服,令人沉醉!

那股氣魄,在瞬間,就影響了她的心,使得她的芳心不斷地亂顫。

情不自禁地,布瑪的心中油然的生出了一種無法拒絕的念頭,一種理解的感覺在她的心中漸漸的滋生。

「我……我…….」布瑪結結巴巴了好幾聲后,她望著楚河,腦海中思緒不斷地變幻,沉默了許久,忽然,胸脯起伏中,忽然長舒了一口氣。

雖然心中有萬千的不舍,但是,見到現在如此神色的楚河,她知道,就算是自己挽留,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她能夠看出,楚河是下了決心的,她也知道,楚河一點決定的事,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不能做出讓她討厭的事,一定要支持他的決定,這樣的自己,他才會喜歡的吧!

布瑪心中忽然如此的想著……… 布瑪的心中掙扎了好一會後,她思緒起伏中,小小胸脯,也隨之而動,如波浪起伏。

此時,她咬了咬細碎的銀牙,神色一變中,忽然目露堅定。

長舒一口氣后,布瑪沖著楚河露出一絲笑容,點頭說道;「我…….我知道了!」

「啊?你知道了!?」

沒有想到布瑪這麼容易的就同意了他的決定,看剛才的神色,楚河還以為布瑪要胡攪蠻纏一番呢?

此時的他,心中竟然忽然生出了一絲淡淡的失落,他當然不知道自己剛才說話時的氣魄影響了布瑪的心緒,此時的他,臉上露出一絲略帶著複雜的笑容。

布里夫斯博士和布瑪的媽媽聽到楚河的決定后,也是面露不舍之色,不過,他們卻沒有開口多做挽留。

既然布瑪都表示點頭支持了,那麼,他們又有什麼理由去挽留呢,自然是也應該遵從女兒的意見,一起支持楚河的決定了。

「………哈哈,阿河啊,你的決定這麼突然,雖然我是極其的不捨得你走,但是,你是個男人,好男兒志在四方,雄鷹總是要展翅高飛的,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不論在何時何地,都一定會展露光彩,踏上巔峰的,我很看好你哦!」

布里夫斯博士拍了拍楚河的肩膀,一臉堅定,臉上帶著濃濃的信任,認真的說道。

「謝謝博士讚譽,我一定會努力的!」

楚河點頭微微一笑,他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旋即,在布里夫斯博士的注視下,他忽然端起酒杯,向著他敬了敬酒,然後仰頭一飲而盡。

布里夫斯博士見此則大笑一聲,同樣仰頭飲酒做出回應。

「阿河啊,阿姨也捨不得你啊!你走了的話,誰來喝我新釀造的果汁呢,嗚嗚,我可是會傷心的啊!」

在布里夫斯博士剛一說完話后,此時的布瑪的媽媽忽然一邊用一副依依不捨,泫然欲泣的模樣看著楚河,一邊用手掩著嘴,咯咯的嬌笑道。

楚河看著布瑪媽媽的神色,頓時微笑道;「阿姨不用擔心,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以後有機會的,到時候,我一定好好欣賞阿姨的手藝!」

「…….嘻嘻,阿河你就會說些我愛聽的話,好好好,阿姨相信你的話,可等著你哦!」布瑪的媽媽臉上綻放著如花般燦爛的笑容,不斷地點頭說道。

「對了,阿河,你什麼時候走啊?」

布瑪的媽媽看著楚河,在這個時候,忽然問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在布瑪的媽媽話音剛一落下后,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也同樣將目光望向楚河。

此時的布瑪,她急切的眼中,帶著濃濃期盼之色,心中不斷的呼喊;晚點走,晚點走啊!

「這個嘛,我決定……」楚河剛想說準備今天就走,但是,忽然感覺到布瑪向自己望來的目光,他心中微微一動,在布瑪那期待的眼神中,那個「今天」這兩個字卻有點說不下去。

微微一頓,楚河在心中暗嘆一聲,驀然改口道;「我準備明天上午走!」

「啊……明天啊,我還因為是今天呢,這麼快,不過,幸好,還有一天的時間呢!」

布瑪聽到楚河的話后,臉上先是露出一絲失落的神色,旋即,她心中想到還能夠在一起一天,她的心中就忽然有股意外的喜意。

「那麼,先說好了哦,既然你明天要走了,那麼,今天就不要修鍊了,要好好的陪我晚上一天,怎麼樣哦!」布瑪一臉期待的看著楚河,目光灼灼的問道。

「好吧,那就如你所願,好好玩一天吧!」楚河這一次沒有拒絕布瑪的要求,而是微微一笑后,欣然同意了布瑪的要求。

布瑪見到楚河此時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他,臉上不由露出由衷的欣喜的笑容,雖然只有一天的時間,但是,對她來說,卻也是讓她極其興奮的事。

她拍手一笑,看著楚河歡快道;「那你好好準備一下,吃晚飯後我們就出去玩吧,我想帶你去很多地方玩,西都還有很多地方你們有去過呢!」

「好,依你,今天你說去哪就去哪!我一天全心全意的陪你去玩」楚河點頭笑道。

於是,在吃完飯後,布瑪就彷彿暫且忘卻了楚河明天要離開的消息,她一臉興奮,興緻勃勃的帶著楚河,兩人一起到西都各處繁華的地界遊玩。

布瑪對西都極其的熟悉,畢竟,這是她從小生活的地方,所以,楚河一切都是由著布瑪安排。

按照布瑪的規劃,行程已經被確定好了。

婚意綿綿:總裁的過期情人 於是,在布瑪的帶領下下,兩人一起去吃各色的風味小吃。

在吃東西的時候,布瑪不時得問起,是她做的東西好吃,還是買的東西好吃,楚河自然不會說假話,誠實說她做的好吃,布瑪神色立刻雀躍,開心無比地笑了起來。

然後,兩人一起去遊樂場娛樂,玩著各種各樣的遊戲。

玩完遊戲后,布瑪又帶著楚河去湖邊划船,又一起看了電影,也一起照了照片作留念。

這一次楚河完全的放開了身心,和布瑪宛如一對情侶般,一路談天說地,好不愉快。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布瑪只感覺彷彿才過了沒多久,這一天的夜晚很快就來臨了。

最後,在一家公園裡,楚河和布瑪兩人觀賞完美麗的楓葉后,便宣告著今天的結束。

「布瑪,怎麼樣,今天玩得開心嗎!」楚河笑著問道。

「嗯,很開心,很高興,今天,我很快樂,真的很快樂」布瑪臉上洋溢著興奮的微笑,她不斷的點頭,開心的說道。

「開心就好!」看著布瑪臉上的笑容,楚河也彷彿感同身受般的笑了起來。

此時,他笑著拍了拍布瑪的肩膀,微笑道;「那麼,我們也該回去了,走吧」

「嗯,我知道!」布瑪小聲的應承道,雖然心中很是不舍,但是,時光的流逝是無法改變的,布瑪只得在心中暗暗的嘆息。

夕陽的餘暉將兩人的背影來的很長,布瑪和楚河並肩而行。

此時的布瑪,她故意的放緩了自己的腳步,她慢慢地,滿滿得行走,楚河也不說話,由著他這樣行走。

此時的布瑪,感受到自己身邊的人,心中忽然湧上一抹甜蜜的興奮,就如同沉醉在一種莫名的氣氛中,在這一瞬間,彷彿天上地下所有的東西全部全都消失不見,整個世界上,就只剩下了她和楚河兩個人。

對方的呼吸,此時,都彷彿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中,彷彿也好似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的發酵,布瑪忽然希望,如果這條通往回家的路有距離的話,她希望是永遠都走不完的路程。.. 但是,時光總是最無情,她並不會因為顧忌你的期待而為你變多,路終究是要走完的,總會有清醒的那一天!

「回去吧,布瑪,玩了一天了應該累了吧,回屋好好休息一下,睡上一覺,你看,你現在臉上都有能看出有點疲倦了呢!要是累病了,可就不好了!」

在布瑪所居住的別墅門前停下腳步,楚河黑亮的眼睛腫閃亮著如星辰般的光澤,他微笑著看著布瑪,關心的說道。

「……..嗯,我知道,我會好好休息的!」

布瑪清澈的雙眸緊緊盯著楚河的面容,聽著楚河關心的話,她心中不由感到高興萬分,於是用輕柔的語氣,柔聲說道。

雖然是如此說著,但是,此時,卻不見她有半分挪動身子的跡象。

此時的布瑪,如水般目光依然落在楚河的臉上,便可知,此時的她心中還是有幾分不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