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心中莫名興奮了一下。

李揚擡起手腕看看了時間:此時剛好是六點五五分,預計他與冷雪鷲到A710房間需要用五分鐘的時間,李揚方纔迅速從停車場跑進了金悅酒店一樓的大廳。

重生之一日爲師 看到毫不知情的冷雪鷲站在大廳裏,李揚突然感到很緊張。

他知道他接下來要辦的事情有多麼傷害冷雪鷲。

可是,人都是自私的。

爲了得到冷雪鷲,今天,他決定將惡人演到底。

“你朋友呢?”看到李揚,冷雪鷲笑問。

“剛纔我去衛生間碰到了他,他這會去酒店門口拿個文件,一會兒就回來,不過他把房卡給我了,我們先去他的房間等着他吧。”李揚揚了揚手中的房卡對冷雪鷲故作輕鬆的說道。

而他手中的房卡則是今天下午千子交給他的那張A710的房卡。

“恩,好吧!”冷雪鷲點首,跟着李揚走進了電梯。

“叮–”

隨着電梯門傳來“叮”的一聲脆響,李揚與冷雪鷲所乘坐的電梯便順利抵達了酒店七樓。

“是哪個房間啊?”冷雪鷲問道。

“A710。”李揚回答。

說這句話時他沒敢直視冷雪鷲的眼睛,他害怕冷雪鷲將他眼中的不安看穿。

而李揚的一顆心也在回答冷雪鷲這個問題的時候“咚咚咚–”拼命的跳了起來。

“李揚–,這裏,A710。”突然,李揚聽到冷雪鷲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對着李揚興奮的喊道。

“哦–”

李揚機械的應聲,此時他的臉色已經由於太過於緊張而變得僵硬。

如果不是走廊裏的燈太過熾白,如果冷雪鷲再細心一點。

或許她便能夠從李揚的神情之中看出點什麼蹊蹺來。

此時,李揚額頭上的冷汗已經順着他的臉頰流向了他的下巴。

他知道,他一旦打開這扇房門,將會對冷雪鷲造成前所未有的打擊。

只因夜色太瘋狂 “房卡呢?我來開吧。”冷雪鷲依舊在照顧着李揚,她知道李揚的雙手失去了直覺根本無法用手將房門打開。

“在口袋裏。”李揚回答,他覺得他的聲音都在顫抖。

“哦–”

冷雪鷲應了一聲,便從李揚的口袋裏拿出了房卡。

迅速將房卡在A710的房門上刷了一下,A710的房門則被冷雪鷲輕易的打開。

只是,在打開房門的一剎那,冷雪鷲卻聽到了一陣別樣的聲音。

這讓冷雪鷲感到眼前一黑。

冷雪鷲將不穩的身體迅速靠在門口,她的一隻手也由於不能承認那個女人口中所喊出的名字而痛苦的扶在額頭之上。

雙腿如被灌了鉛一般,冷雪鷲覺得自己痛苦的快要死掉了。

這種聲音,任誰也知道他們是在幹什麼,除了是一對男女在牀上肉博以外,還能幹什麼?

只是那個女人的聲音令冷雪鷲感到好熟悉。

那是千子的聲音根本不會錯的。

打死冷雪鷲,她也能夠聽出是裏面那個女人的聲音是千子的。

“冷雪鷲,怎麼了?”門外的李揚故意問冷雪鷲。

他明明知道里面正在上演一場騙局,但他卻佯裝根本不知情。

“哈哈……哈哈哈……”冷雪鷲根本沒有理李揚,她突然狂笑起來。

今天下午安辰才向自己表過決心,可如今,轉眼之際他卻與他的未婚妻滾在了牀上。

“冷雪鷲–”

就在此時,卻聽到房間裏面傳來安辰的聲音。

他迷迷糊糊中聽到了冷雪鷲在笑。

他睜開眼睛,他確定他的確聽到了冷雪鷲的笑。

他要告訴冷雪鷲明天他就會帶她走。

帶着她離開這個複雜的環境。

只是,安辰剛走了幾步,他的腳步卻怔在了原地。

因爲他發現他的身上竟然不着寸縷。

而此時,聽到安辰喚自己名字的冷雪鷲則由狂笑變成了冷笑。

她突然衝進安辰與千子的房間。

她冷笑着望着依舊赤身luo體的千子與安辰。

“安辰,你就是這樣讓我相信你的嗎?”冷雪鷲冷冷的注視着安辰,心痛的厲害。

他們身後那張大牀上凌亂的衣衫以及被單撒落了一地,這是他們剛剛瘋狂過後的痕跡。

“冷雪鷲,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剛剛明明在睡覺,沒想到……”安辰想要解釋,他是真的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騙子!”突然,冷雪鷲氣急敗壞的伸手甩了安辰一計耳光。

假戲真婚:萌妻送上門 他就是這樣讓自己相信他的嗎?

明明人髒俱獲,但他卻依舊在狡辯。

“冷雪鷲,你何時變得如此尖酸、如此刻薄?以前的你不是這個樣子的,兩個人彼此相愛難道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嗎?”安辰怒吼,他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覺醒來一切似乎都全亂套了。

“信任?你讓我怎麼信任你?既然已經上牀了就不要在這裏假惺惺的裝清純,這根本不是你安辰的風格!”冷雪鷲聲嘶力竭的衝安辰大叫。

她此時有一種想殺人的衝動。

“冷雪鷲–”安辰再次咆哮着,他不要冷雪鷲誤會他,他不要冷雪鷲把他看的如此猥瑣。

“夠了,不要叫我的名字,這是對我的侮辱。你不需要向我解釋,你跟你的未婚妻上牀是多麼天經地義的一件事情。只是,我冷雪鷲恨自己當初看走了眼,竟然會愛上你!你這個騙子–”冷雪鷲突然拿起酒店桌子上面的遙控器,她氣急敗壞的向安辰砸去。

“冷雪鷲–,我沒有騙你,我預訂了明天去加拿大的飛機票,我們一起走,我是不會和這個女人結婚的。真的,請你相信我。我今天下午給你發了短信的,難道你沒有收到嗎?”

安辰迅速穿上他的西服褲子,連皮帶都來不急繫好,他便上前扳着冷雪鷲的胳膊緊張的說道。

“騙子!到現在你依舊在騙我。你這個騙子!!!”冷雪鷲大聲的叫着,她拼命的將委屈的眼淚向肚子裏面咽。

此時,她根本就不相信安辰說的話。

帶她走?他會有如此好心?

她曾經說過,她再也不會爲安辰哭泣了。

她真的不會再爲他哭了。

因爲,他根本不值得自己這麼做。

冷雪鷲暢快淋漓的罵完,便要衝出A710房間。

“冷雪鷲,你聽我說,我一定是被千子這個女人算計了,一定是被她算計了。 你不要被假象所迷惑,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安辰不知道該怎麼向冷雪鷲解釋。

他感到極度的懊惱。

“被假象所迷惑?難道你當我是瞎子嗎?走開,你這個垃圾。”冷雪鷲把肚子裏最惡毒的語言全部砸向了安辰。

唯有這樣,她才感覺到自己心中的痛會少一些。

“冷雪鷲–”越解釋越亂,冷雪鷲根本不相信安辰的話。

而安辰也感到相當的委屈,爲什麼冷雪鷲就是不相信自己呢?

他瞪紅了雙眼,想要向冷雪鷲再解釋些什麼,但他卻由於太過於激動而找不到更加合適的詞彙,他只是從背後死死的將冷雪鷲抱緊。

他有一種感覺,如果此時他放冷雪鷲走了。

冷雪鷲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你這個僞君子。”李揚突然挺身而出,他用胳膊肘兒奮力將安辰推向一邊,而後擡起一隻腳便狠狠的揣向安辰。

“冷雪鷲–”而此時的安辰則全然不理會李揚對他的拳打腳踢,他只是從地上爬起來再次將冷雪鷲緊張的擁進懷中。

“安辰,請你放手,否則我就去死。”冷雪鷲慘笑一聲冷喝,她娟秀的面容上滿是絕望。

這次絕望以後,她應該會對他徹底死心了吧?

“冷雪鷲–你是真的誤會了我。”安辰如一頭雄獅痛苦的咆哮着,冷雪鷲竟然用死迫使自己放手。

她明明知道自己是在意她的,可是她竟然以最殘忍的方式來絕情的結束他們之間深厚的情感。

“放開,否則我就去死。 ”冷雪鷲的聲音如一抹雷鳴,她在試圖用生命威脅安辰。

“冷雪鷲–”安辰痛苦的呢喃着冷雪鷲的名字,最終無力的放手。

如果他抱她、他愛她會讓她死,那麼他願意選擇放手。

“安辰,我們就這麼結束吧!結束吧!”冷雪鷲纖弱的肩膀抖動着,她在心中吶喊。

當安辰的大手鬆開她的時候,冷雪鷲便知道他們之間是真的結束了。

再也不會有未來了。

冷雪鷲甩門而去,李揚則望了一眼已經穿上睡衣的千子而後也迅速離去。

祁連市的夜風乾淨而清爽。

一頭披肩長髮的冷雪鷲站在祁連市的一座橋面之上,她的神情呆滯而落寞。

雖然她的眼角晶瑩,但卻並沒有淚漬。

“冷雪鷲,回家吧!安辰不值得你這樣。”李揚生怕冷雪鷲想不開,他垂手站立在冷雪鷲的身邊道貌岸然般的安慰着她。

“李揚,你說愛一個人爲什麼會那麼痛苦?如果會痛,爲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要去愛?”冷雪鷲慘笑,她注視着橋下平靜的水面對李揚說道。

“愛情,如果兩個人喝就叫做幸福、三個人喝就叫做痛苦、很多人喝就叫做煉獄。”李揚想起似乎在一本書上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句格外深刻的話。

“那我和安辰呢?究竟是多少人在喝這杯愛情之酒?”冷雪鷲苦笑一聲,她轉頭盯緊李揚的雪鷲孔,明明知道答案卻想讓李揚將這個殘酷的事實說出。

“很多人吧!在這場愛情裏不僅僅只是你和安辰,還有千子、還有–我,所以我們現在應該是都活在煉獄之中吧!”李揚迅速避開冷雪鷲的注視,如果不是千子這個所謂的什麼計劃,如果不是自己太貪心、太自私。安辰與冷雪鷲這杯愛情之酒應該是幸福的吧!

金悅酒店A710室。

盜婚 “千子,你真的是一個瘋子,這下你滿意了,是嗎?”安辰痛苦的揪緊了頭髮,他知道他已經徹底失去冷雪鷲了,徹底!

“如果我是瘋子也是被你安辰逼的。”千子犀利的說道。

她的臉色蒼白的厲害。

她真的很想告訴安辰,她爲了他甚至可以豁出性命。

她是在用她僅有的一點時間在愛着他。

她正在與時間賽跑,她想在時間上贏得與安辰更多在一起的時間。

“被我逼的嗎?你一直都是一個瘋子,歇斯底里的女瘋子。”安辰對千子罵道。

他真想抽她一個耳光,但當他看到千子滿頭的冷汗以及痛苦的表情時。

安辰還是忍住了,他不想打一個女人,尤其是打一個看起來像是得了什麼重病的女人。

安辰氣急敗壞的拿起他的外套而後冷冷的便欲離去。

“安辰……安辰,救我。”看到安辰即將走出門外,千子突然感到胸口一悶,她竟是眼前一黑而後有些眩暈,她努力的張開嘴,她在吃力的喊着安辰的名字。

她想要讓他救她。

可是她卻只是張了張嘴但並未發出聲音。

而在她昏迷的前一秒,她只能遠遠的看着安辰絕情離去的背影而痛苦的抽搐在地上。

胸口窒息的痛如排山倒海一般襲來。

不能隱忍的疼痛將千子的身體瘋狂的吞噬。

千子以爲這次真的是她的生命最終走向終結的時刻了。

但不知道大約過了多久,當千子再次從恍惚中醒來,她吃力的擡起手腕看了看手錶:現在是凌晨二點。

也就是說,這次她竟然昏迷了六個小時。

而在這六個小時的時間裏,她則是像一個無家可歸的可憐孩子一直孤單的蜷縮在酒店房間中的地毯上。

胸口依舊有悶痛存在。

千子痛苦的蜷着身軀艱難的從地上向牀上爬去。

但卻因爲她的身體太過於虛弱無力,她根本不能爬到牀上去。

冷汗再次襲來,很快溼透了她的睡衣。

千子方纔像一條頻臨死亡的生物艱難的蠕動在了牀上。

她喘着粗氣用手在牀頭亂摸了一通而後她終於摸到了她的手機。

她撥通凌叔的電話,想讓凌叔來救她。

現在,她還不想死。

她的計劃只是纔剛剛開始,想要完美的將之實施,她就必須要堅強的活下去。

即使她的生命已經到了苟延殘喘的時候,但她也必須要支撐下去。

一個星期,她一定要再撐一個星期的時間。

她要穿着潔白的婚紗死在安辰的懷裏。

能死在心愛人的懷中應該也是一種幸福吧!

想到這裏,千子蒼白的脣向上揚起微微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喂–”凌叔接到千子的電話,在電話中他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那是因爲擔心太久、壓抑太久的悶氣。

自從離開金悅酒店以後,他便一直如坐鍼氈、一直不能平靜。

“凌……凌叔,快……快來救……救我。”千子的雙手在不停的顫抖,她的呼吸也在引發了胸口針刺般的痛,她的脣幾乎快要裂開了,她對着電話幾乎是在用氣息對凌叔說話。

“小姐,你怎麼樣了?”凌叔立即感到事情不妙。

他的額頭也隨之布上了一層冷汗。

“我……我好……好累。”千子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皮好沉,她好想睡一覺,永遠不再醒過來。

“小姐,堅持住,等我趕到,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我就能夠趕去的。”凌叔對着電話中的千子焦急的說道。

沒想到,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