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怎樣,尹大少現在派頭是越來越大,連見我一面都沒空了啊。”

秦羿緩緩起身,轉過頭來,淡然笑道。

尹凡瞪大眼瞧了個真切,濃眉清目,麪皮白淨,如同一道閃電般,擊中了尹凡的心臟。

那一刻,他的心跳都差點僵滯了!

蒼天!

真的是他回來了!

“哎,誤會誤會,我是真沒想到,你會留上長髮,還長了鬍渣,所以……”

尹凡聳了聳肩,表示歉意。

“正好你也在,今兒先把這些傢伙給處理了。”

秦羿伸手提起單人沙發扔到了大廳中央,端然而坐。

“這些不開眼的傢伙咋惹到你了?給我個面子,別跟他們計較。”

尹凡剛要倒水!

一旁的百花山莊老闆遊金利卻是明白人,三步並兩步跑了過來,大叫道:“尹少,別,別,給我個機會!”

“這位是侯爺吧?”

遊金利笑嘻嘻的湊了過來問道。

做生意的人講究的就是一個眼尖,遊金利能從一個小混混成爲北州八面玲瓏的大老闆,靠的就是這手察言觀色的本事。

天下間姓秦,如此年輕,還能讓尹凡如此敬畏的人。

除了侯爺,別無他人。

雖然他不明白,相傳已經去世的侯爺,爲什麼又突然活了。

但尹凡又不是瞎子,總不至於連活人都分不出來。

遊金利哪能錯過這等天賜良機。

做生意的,道上的龍頭,那就是財神爺,巴結好了,一順百順,惹上岔了,那是不死不休啊。

“你是遊老闆,遊兵的父親?”

秦羿淡然發問。

“是,爺,小的正是遊金利,侯爺,你來百花山莊,該給我和尹少提前通過氣,我好給你備上雅間啊。”

遊金利恭敬笑道。

情深不晚:傅少實力寵妻 “怎敢,我差點連這門都進不了,進來了吧,你兒子又要轟我出去,這地方看來是跟我八字不合啊。”

秦羿半開玩笑的說道。

尹凡知道秦羿並非愛開玩笑之人,當即使了個眼神。

遊金利一把揪住遊兵的耳朵,拖了過來:“臭小子,給我跪下,誰讓你對侯爺不敬的,快道歉。”

“是,是!”

“侯爺,遊兵眼力不行,認不得你,你莫怪,我向你敬酒致歉。”

遊兵二話不說,倒了一杯極品紅酒,雙手舉過頭頂,恭恭敬敬道。

“不了,你的紅酒一口上千塊,我消受不起。”

秦羿冷笑道。

“還愣着幹嘛,上白開水!”

尹凡在一旁提醒道。

立即有人端來了白開水,遊兵這會兒已經渾身全是冷汗。

他是聽過秦羿的名頭的,這可是江南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僅憑尹凡對他恭敬的態度,遊兵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他惹不起的人。

“白開水,侯爺,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吧。”

遊兵敬道。

秦羿端過,微微搖晃了一圈,看向遊金利:“老遊,跟你談筆買賣。”

“好啊,侯爺仁義無雙,遊某求之不得啊。”

遊金利洗耳恭聽道。

“我曾跟你兒子說過,我這白開水價值是他紅酒的一萬倍。”

“這一杯,也就兩口左右,他是一口一千,我賣你兩千萬,你覺的如何?”

秦羿笑問。

“啥!”

一小杯白開水賣兩千萬,這他媽比搶銀行還狠啊?

所有人都傻眼了,潘偉等人更是渾身上下驚出了一身冷汗,心裏暗叫要完蛋!

“兩千萬,好啊!侯爺所賜,甭說兩千萬,兩個億,我都認!”

遊金利心裏暗自叫苦,狠狠的瞪了自己這個混賬兒子一眼,恨不得掐死這個敗家子。

但一想到百花山莊的前程與兒子的小命,遊金利覺的兩千萬確實不算貴。

秦羿真要訛他,就是要他把百花山莊交出來,他也不敢有半個不字。

“嗯!”

“很好!”

“遊老闆,你常年應酬,這腸胃是時候調理一下了,兩千萬,拿走吧。”

秦羿滿意的點了點頭,遞了過去。

遊金利接過當頭一飲,頓時只覺腸胃一股清涼之氣縈繞,好不痛快。

心知,秦羿拿了錢,卻暗中給了他靈藥,當即更是感激的五體投地。

“遊少,服了嗎?”

秦羿問道。

“服了,服了,大寫的服啊!”

遊兵拱手拜道。

“嗯,下一個,剛剛不服的還有誰,過來!”

秦羿就像是判案一般,不疾不徐的問道。

“侯爺,是我!”

徐蒙不敢託大,踏着正步恭恭敬敬的走到了秦羿跟前,向秦羿敬了個軍禮。

“這麼快就明白了過來?不在我面前擺架子了?”

秦羿挑眉笑道。

“首長說笑了,我是警衛室的,多少是知道一些消息的,只是沒想到會遇到首長您!”

“否則,就是給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啊。”

徐蒙苦笑道。

“去,一邊做五百個俯臥撐!以示懲戒!”

秦羿倒也不爲難他,揮手道。

“是,首長!”

徐蒙二話不說,當着衆位大少的面,這位號稱是江北第二少的天子驕子,只因爲秦羿一句話,趴在地上做起了俯臥撐。

對徐蒙來說,五百個俯臥撐絕對是最輕的處罰了。

以秦羿的軍銜,而且是這種特派的,要整死他,斷掉他的前途,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他孃的,真是邪了門!”

“秦羿這小子不是東州混子王嗎?咋連省、軍、商三界通吃啊,這他孃的,老子不是在做夢吧?”

趙宇軒近乎絕望的撓着頭。

他原本以爲來到北州,便可以穩壓秦羿一頭,再也不把他放在眼裏。

不過現在看來,今兒這臉又得白打了。

連徐蒙都認慫了,他去哪找場子去?

最鬱悶的還得是陳鬆與胡欣,胡欣意識到自己似乎真的錯過了一顆參天大樹!

跟秦羿一比,潘偉那點來頭,連他的腳趾頭都比不上。

而陳鬆,卻是秦羿的左膀右臂,孰輕孰重,其意已經不言而喻了。

“你,給我過來!”

秦羿衝潘偉勾了勾手指。

潘偉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彎着腰走了過來。

“尹少,你我是鐵兄弟,拜託你幫我求求情吧。”

潘偉知道這一劫怕是躲不過去了,向一旁的尹凡請求道。

“潘少,天王老子那,我都可以給你去求情,唯獨秦侯這,我有心無力。”

尹凡深知秦羿的爲人,只能無奈苦笑。

“陳鬆,他是你的情敵,打他的也是你,你來處理。”

秦羿問陳鬆。

“陳爺,我他媽就是頭蠢豬,你別跟我一般計較,你罵我,你罵我是頭蠢豬啊。”

潘偉指着胸口,走到陳鬆的跟前,焦急的催促道。

他何嘗不想要面子,但他看到了他的父親,北州市的一把手還有趙春龍等人早就出來,就站在樓道口,誰也沒有過來。

爲什麼?

因爲他們來了,一樣會丟臉,更加下不了臺。

所以,潘偉已經無任何救兵可用,只能是靠自己了。

畢竟,天下父母,哪有忍心讓人打斷兒子腿的。

他的父親不是不想保,是不敢保啊!

全科醫師 想到這,潘偉想死的心都有了!

當真是做人不能太猖狂,一個不小心就落人手裏了!

“你,你……”

陳鬆哪裏敢罵潘偉這尊凶神惡煞,一時間結結巴巴的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陳幫主,你最好還是罵幾句吧,要不然侯爺那可是過不了關啊。”

尹凡似笑非笑的提醒了陳鬆一句。

“你他媽就是頭蠢豬!一頭吃屎的蠢豬,艹!”

陳鬆一肚子火終於了地方發,擡手就扇了潘偉一記耳光。

這一記耳光打的潘偉是兩眼金星四射,潘偉剛要發作,咬咬牙又忍了下來。

誰讓他孃的,這死胖子是秦侯的兄弟呢?

“陳鬆,再跟他算算斷腿的事!”

“放心大膽的弄,往死里弄,有你哥我給你撐着,天塌不了。”

秦羿接過尹凡遞過來的開水,泯了一口,提醒道。

奪紅顏之恨,讓陳鬆幾近癲狂!

那股子滔天恨意全都爆發了出來,近兩百斤重的塊頭,一腳踩在了潘偉的腳踝處。

咔擦!

潘偉腳踝應聲斷裂,慘叫一聲,疼的直在地上打滾。

“王八蛋,我讓你搶我的女人!”

陳鬆解氣的鬆開腿,恨然罵道。

“陳幫主,我傷你,搶你的女人是我不對,我他媽把她還給你,這樑子了了,咋樣?”

潘偉哀求道。

“好,這事就到此爲止,不過這個蠢豬一般的女人,哼,還是留給你吧。”

陳鬆發了這一通火,心裏的怨氣也散了,也不魔怔了,自然對胡欣也就沒有了半點留戀。

“一山更比一山高,你可以狠,但必須是建立在對的起自己的良心,對得起頭頂上的那天青天,否則必遭報應。”

“記住我的話,對你有好處。”

秦羿拍了拍潘偉滿是冷汗的臉,叮囑道。

“我,我記住了,多謝侯爺賜教!”

潘偉滿臉青筋爆突,猙獰應道。

秦羿一招手,立即有人把潘偉擡了下去。

“胡小姐,你現在還把我的兄弟當豬一樣看嗎?”

秦羿笑問道。

“陳鬆一直都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其實我雖然跟在潘偉身邊,但我的心卻從未半點變過。”

胡欣故意擠出兩點累,假惺惺的演起了戲來,想要麻痹陳鬆。

“我去,你不是嫌老子沒車嗎?”

“尹少,你那輛江東第一號的汽車,能借我玩玩嗎?”

陳鬆問道。

“好說,你要喜歡就留下吧。”

尹凡很大度的把汽車鑰匙扔了過來。

“看到了嗎?我現在有江東最牛氣的汽車了!”

陳鬆揚了揚鑰匙。

“鬆鬆,人家跟你開玩笑呢,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世上最有本事,最有能力的男人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