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火王頹然的坐在戰車臺階上,雙手重重的錘着頭盔,實在想不明白,好好的五千先頭精銳大軍,怎麼就這麼沒了。

“大王,大王,我們的人沒了,沒了啊。”

火族人從未經受過如此慘重的損失,聞休死裏逃生,渾身是血的衝到戰車前跪了下來,痛哭流涕道。

“聞達到底怎麼回事,他不是說城牆上的大炮都是擺設嗎?”

“瑪德,這些大炮威力無窮,全都是滿能量,而且源源不斷,聞達你難道不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嗎?”

火王一把揪住聞達的衣領,猙獰狂吼。

“大王,我對天發誓,我查看的時候,城牆的晶石都是些廢棄之物,城裏一片死氣,我,我……”

聞達那張乾枯的臉上,滿布無奈與惱恨。

“不用想,咱們肯定是被他們戲耍了。”

“大王看到城頭那小子了嗎?以前沒見過他,肯定是寇勳請來的高人。”

“咱們要不撤吧。”

聞休道。

“撤,我這次傾巢而出,押上了所有的身家性命,如今五千條人命丟在這了,你說讓我撤?”

“他們的大炮只能對地,無法對空,聞達,本王再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立即率領黑雕大軍,摧毀城牆上所有的大炮,據我說知,冰雪之城的有生戰力不到三千人,論武力、論人數咱們仍然是他的兩倍,完全可以一戰。”

“將士們,今日不拿下冰雪之城,我等誓不爲人!”

火王怒吼道。

聞達也是一肚子的火,他被秦羿、寇勳給耍了,這攤子事要不找回場子,以後在火族就沒辦法混了。

“大王放心,我這就去毀掉他們的大炮。”

“黑雕軍將士們,隨我上城牆,滅掉那些可惡的傢伙。”

聞達跳上禿雕的背上,一百多名黑雕飛戰士同時起飛,分成四撥,黑壓壓的往城牆上撲了過去。

當看到黑雕撲來時,城牆上士兵頓時感覺到死亡襲來,完全處於無能爲力。

歷來每次只要黑雕戰團一來,對於冰雪之城就是災難。

他們的弓、他們的劍根本無法穿透那些裹着厚厚鎧甲,來自火焰山深處,能扛住上千度高溫的怪鳥,而且那些鳥還會噴吐毒焰,所到之處,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城主,黑雕軍團來了,他們來了。”

明劍咬着牙關,指着天上的黑雕,惶恐不安道。

“秦先生!”

“冰雪之城就拜託你了。”

寇勳知道真正決定命運的一刻來了,以往黑雕軍團來襲,不過是三五隻,如今上百隻,他實在是無能爲力了。

“成敗,就在米小姐身上了,你們應該拜託她。”

秦羿回過頭,衝米雪眨了眨眼。

“聞長老,我們已經就位,請下令攻擊。”

火族的各個黑雕分隊長,同時發出雷霆大吼,那些猙獰的士兵嗜血的俯視地上的冰雪軍民,如同看着螻蟻一般。

“寇勳,你們已經成功的激怒了火王,你與冰雪之城的愚昧之徒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承受我的怒火吧,黑雕戰士聽令,毒焰攻擊!”

聞達停留在寇勳上空,發出渾濁沙啞的聲音。

“你想的太多了。”

秦羿看着聞達,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就在戰士準備控制黑雕噴出毒焰的時候,幾聲清嘯,五隻鳳鳥自雲端而來,分別在城牆四方上空盤旋,龐大的身軀撞進了黑雕軍團中。

“那,那是什麼?”

“蒼天,竟然是五行鳳鳥。”

聞達有一種近乎絕望的崩潰。 鳳鳥是鳳凰後裔七色鳳鳥的後裔,如小墨是鳳凰的直系後代,與四聖獸朱雀是齊名的,而五行鳳鳥則要比小墨更低一代,位於聖獸之下,但也絕對是可怕的存在了。

至少在域外,已經近三千年沒看到五行鳳鳥齊聚了。

在這片天空,由於聖獸極少現身,五行鳳鳥幾乎是空中飛獸食物鏈頂端的存在。

那些黑雕一見鳳鳥,本能的惶恐,別說噴火了,嚇的連翅膀都不知道怎麼拍了。

五隻鳳鳥衝殺進去,黑雕就像是大象腳下的螻蟻,根本不堪一擊,大翅一扇,黑雕軍團就被衝散了,同時五行能量齊發,冰、火、風等所到之處,黑雕紛紛墜落。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損失了三分之一。

“逃!”

“咻咻!”

聞達知道今日是栽定了,口中發出奇異的呼聲,強行掌控着剩下的黑雕軍團,就要逃離。

然而就在這時,米雪動了。

但見她神情無比的肅穆,玉指在冰絃琴上有節奏的彈奏了起來。

面對家仇國恨,她並沒有慌亂,相反,看到城牆上那如山嶽一般的身影,她的心無比的寧靜。

她深知,恐懼是懦弱的根源。

有秦羿在,她沒有恐懼的理由,雙眼緊閉,完全憑藉着魂魄對《御獸曲》的理解,身心魂三體合一,本能的彈奏着,完全忘我的沉醉在仙樂中不能自拔。

此曲據說是八仙之一的韓湘子留下的,韓湘子本人便是精通音律的神仙,同時又是一個平和、善良的上仙,此曲並非是霸道的強殺、毀滅之曲,而是通過仙樂感召,引起飛禽走獸的共鳴。

傳聞韓湘子在演奏此曲時,上到天上的鳳凰,下到地上的螞蟻,都會圍聚而來,餘音不絕,絕不離開。

米雪本身是寒冰鼎,天賦驚人,此刻忘情彈奏沉醉在音樂天地中。

音符化作一道道能量在天際盤旋着。

要說聞達還是有點本事的,憑藉着一手御獸之法,硬生生駕馭着剩下的黑雕軍團,從鳳鳥大陣中殺出了重圍。

眼看着就要飛到營地,逃過一劫。

他甚至看到了火王那張快要爆炸的臭臉,然而就在這時,天地間清嘯不絕於耳,但見無數的域外飛鳥自森林中飛出,在城池上空盤旋起舞。

就連正在追殺他們的五行鳳鳥也是調頭回到了城中,乖順的蹲在塔樓的扶欄上,扭動着長長羽翼的尾巴,隨着音樂起舞。

“籲,總算是逃過一劫,真他孃的邪門了,冰雪之城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怪事?”

“五行鳳鳥,還有這該死的仙樂,全都冒了出來。”

聞達暗自慶幸自己還有兩把刷子,要是把這些黑雕軍給損了,他們日後甭說滅掉冰雪之城,只怕連人家的大門都摸不着了。

正暗自得意,火王大吼了起來:“聞達,要暴走了,你還愣着幹嘛?”

聞達還沒回過神來,原本準備落地的黑雕陡然間怪嘯連連,撲騰着翅膀往冰雪城裏飛了過去。

“發生了什麼?”

“咻咻!”

聞達瘋狂的吹着口哨想要控制黑雕大軍,然而,那些黑雕馱着慌亂的士兵一頭扎進了城中,聞達的御獸之法全成了空氣,壓根兒就沒有任何一隻黑雕聽令。

“救我,救我。”

高空數百米,士兵們跳下去就是渾身碎骨,除了兩個倒黴鬼被黑雕掀翻摔成了肉泥,其他的人悉數落在冰雪城中。

明劍挑選的一千精銳,立即上前,拿住了聞達等幾十個黑雕軍團士兵。

聞達做夢也沒想到,他玩了一輩子的雕,到頭來連個小丫頭都不如。

看着自己養了幾十年的黑雕,一隻只圍在塔樓下扭動着醜陋的舞姿,聞達想死的心都有了。

“城主,黑雕軍團已經悉數擒拿,如何處理?”

明劍問道。

寇勳激動的一合拳,長舒了一口氣,大喜道:“沒了黑雕軍團,火族人想破咱們的城池,無疑於癡心妄想。”

“秦先生,這些人怎麼處理?”

“這老兒不是御獸好手嗎?”

“讓他們留下來,給冰族人當苦力吧。”

秦羿想了想道。

“你叫千里眼對吧?現在就交給你一個任務,隨我一起出徵,你要做的就是一件事,利用你的御獸之術,驚了火王大軍的坐騎,這個不難吧。”

秦羿看着面前這個枯瘦如柴的傢伙道。

“沒問題啊,大人放心,那些飛禽、走獸都是由我親手訓練出來的,我讓它們停,它們就得停,我讓它們走,它們絕不敢留。”

聞達一聽有活命的機會,連忙沙啞的誇誇其談道。

他心裏卻是想着,這羣傻逼還敢出去迎戰,火王手上可還有足足五千生力軍,這不是去找死嗎?

他且佯裝答應,等到時候再反水,助火王滅了這羣二貨,豈不是大功一件。

穿書後她成了大佬的掌中嬌 他這點心思秦羿怎麼看不出來,屈指一彈,一道符咒飛入了聞達的眉心,聞達瞬時覺的渾身一陣巨燙,整個人竟然如同氣球一樣迅速的膨脹了起來。

他的經脈,他的肺腑、五臟,無不是迅速的膨脹,甚至連眼珠子都快要鼓突了出來。

只要秦羿再稍微使點法子,他整個人怕是要被炸成肉泥。

“我不喜歡聽話的人,你要不想死,就按照我說的辦,懂了嗎?”

秦羿冷笑道。

聞達哪裏還敢不應,連忙點頭答應,那股子火熱之勁總算是消退了下來,撿回了一條狗命。

“城主,是時候出征了,你在這守城,我帶領一千勇士去衝殺敵軍。”

“秦先生,這,這不太好吧,對方的人數是你們的五六倍啊。”

寇勳道。

“人多,不代表能打,只要衝散了他們的中軍大帳,五六千人就是紙人。”

“好了,就這麼定了。”

秦羿不由分說走下了城池。

“秦羿,我給你擂鼓壯士氣。”

米雪下了塔樓,從一旁的士兵手中接過戰鼓的擂槌,無比堅定道。

說完,運足真氣,飛旋打起了鼓來,那曼妙的身姿在風中婀娜飛舞,看似輕柔,然而每一錘落下,都會產生無比雄渾,震撼人心的力量。

就算是世界上最軟弱的人,聽到了鼓點,也會毫不猶豫的挎起灣刀,拋頭顱、灑熱血。 在戰鼓聲中,秦羿跳上了獨角馬,對身後的士兵朗聲喝道:“勇士們,有沒有勇氣隨我一戰。”

戰士們早已是熱血沸騰,一看秦羿一個外族人都能如此不計生死,他們就更沒有退縮的理由了,當即同時大喝:“願隨秦先生殺敵。”

“殺!”

“殺!”

“殺!”

士兵們衆志成城。

“我,我也要去,這種殺敵的好事,怎麼可以讓你獨享。”

“而且,我保證,我一定是最早殺入中軍大帳的那個人。”

“秦羿,你敢跟我打賭嗎?”

明劍冷然道。

他從米雪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樣的光芒,那是米雪看他從未有過的,這個該死的傢伙,來到這短短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已經讓米雪芳心大亂。

而且秦羿的軍事領導才能,以及近乎神蹟的表現,更是讓明劍妒忌的發狂。

原本他纔是冰雪之城最亮的星,如今被這傢伙把風頭全搶光了,連手上的士兵都聽他吆喝了,這絕不是一個好信號。

明劍相信,秦羿確實有點本事,但單從氣場來看,修爲未必就比自己高。

沙場殺敵靠的是真本事,他未必就會輸給這傢伙。

無論如何,他要把自己的場子給找回來。

“賭什麼?”秦羿笑問。

“咱們賭誰能抓到火王,如果我贏了,你滾出冰雪城,離小雪越遠越好。”

明劍道。

“如果你輸了呢?”秦羿雲淡風輕的問道。

“要是我輸了,我就自挖雙目,眼不見爲淨,再不見小雪一面。”

明劍凜然道。

“嗯,這個條件還不錯,那就這麼定了。”

秦羿滿意的點了點頭。

說完,一馬當先拍馬如同旋風一般衝出了城門,明劍不甘落後,拔出腰間的冰雪長刀,緊隨其後,一千名士兵紛紛相隨。

一行人就像是一條白色的巨龍,在鼓聲中卷向了慌亂的火族大軍中,同時五行鳥與幾十只黑雕聽隨米雪戰鼓的驅使,從空中追隨而來。

火王是真被打怕了。

城牆上的大炮,還有五行鳳鳥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隨着五千精銳與黑雕軍團的覆滅,火王深知,今天甭說是滅掉冰雪城,只怕連人家城牆上的一塊磚都休想撬走了。

“哎,大王,冰雪城氣數未絕啊,撤退吧,只能待來日再戰了。”

聞休垂頭喪氣道。

火王狠狠的把手中的酒罈子砸在地上,怒罵道:“大爺個腿的,撤吧。”

還沒來得及撤走,聞休指着冰雪城那飛馳而來的突擊戰隊,眼都直了:“瘋了,瘋了,他們竟然向咱們衝鋒了。”

“大王,這是個難得的機會,打啊。”

聞休大喜過望道。

話音剛落,先行而來的五行鳳鳥與黑雕開始瘋狂的衝着底下的火族士兵噴射毒焰、真元之法,可憐的火族人還沒從驚魂落魄中緩過神來,又慘遭了一輪蹂躪。

此時的火族人完全成了驚弓之鳥,慌亂成團,彼此踩踏,原本野蠻兇族,一旦陷入恐慌也會顯得更狂躁,不可控制。

恰好此時,痛追落水狗的秦羿也緊隨而至,光明之劍所向披靡,所到之處,沒有一合之將,明劍等人在戰鼓的鼓舞下,同樣是人人超常發揮,擁有無窮戰力,原本以往見了就怕的火族人,此刻在冰族士兵手上,如破磚爛瓦一般不堪一擊。

整個突擊隊,沒有絲毫的阻礙,直往中軍大帳衝了過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