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怎麼樣,貝京有戲不,有料記得請大餐哦!”思琪明朗的聲音絲毫聽不出處在人生的低谷的感覺。

“有木有戲,都要請的,你怎樣,肚子…沒事吧。”晨曦原來想說肚子裏的寶寶的,一看身邊有老媽急忙捂住了嘴。

“健康着呢,下次你來摸一摸就知道了,你先休息幾日,我這兒還有幾門課沒結課,等我結課了,再聯繫你。”

晨曦微笑着收起了手機,可手機還沒來得及放回包裏就震了一下。

“考的怎麼樣?”是上官文浩發來了微信。

晨曦握着手機望着車窗外,猶豫了起來,要不要回信?對於特殊身份的男人,晨曦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手中的手機又一次震了震。

“晚上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晨曦反覆默讀那短短的兩行文字。

上官文浩在約她吃飯,怎麼辦?她又想見他又想和他保持距離…上一次在咖啡館相遇之後一直處於自我矛盾之中,這兩天考場上相遇她也盡力的避開着他的目光。

考試考完了以爲不用面對他,誰知在這個時候文浩提出了見面,她該怎麼辦?見還是不見?

汽車裏的冷氣開的很足,可晨曦依然覺得額頭直冒汗。

不回不是個事兒,可是怎麼回呢?

晨曦寫了又刪,刪了又寫終於寫出了相對自然的語句。

“考的還行,晚上陪家人去不了了。”輕輕點擊發送按鈕,如重釋負的收起了手機。

劍影橫秋 “那明晚呢,明晚有時間嗎?”晨曦回到家時看到了上官文浩的回信。

文浩這麼執意見她,看樣子怎麼也得再見一次了。 那是一個悲慟的回憶,真正的噩夢,晨曦最不願意想起往事。

前世,她的家族有一個不爲人知的祕密,那就是她們能看得到凡人看不到的東西,聽得見凡人聽不見的事情,可人類懼怕另類的存在,稱她們爲巫女,視爲帶來厄運的種子。

就在她六歲的那一年,孃親就被村民活活燒死,乳孃帶着她逃命,多虧柳逸晨幫忙她和乳孃躲過了追捕。

雖然柳逸晨後來說不記得那時的事情,可晨曦永遠不會忘記,那一晚的那一輪月亮,那一晚的漂亮哥哥。

一個比她高一個頭的哥哥從此住進了她的心裏,深深地紮下了根…

“晨曦。”上官文浩看到穿着淺藍色連衣裙的晨曦招了招手。

晨曦看到那身姿停頓了兩秒,微微笑了。

“逸晨,你好嗎?”晨曦輕聲說出了逸晨的名字。

上官文浩穿着POLO衫向她這邊大步跑了過來。

“晨曦,你剛說什麼?”

晨曦搖了搖頭,“沒說什麼,你穿POLO衫很搭。”人靠衣裝馬靠鞍,男人也離不開衣裳的裝飾,換了現代裝的逸晨,別有一番風姿。

“是嗎,那以後只穿POLO衫了。”上官文浩羞澀的笑了笑。

逸晨一笑眼睛就成了彎彎的月亮,晨曦的的心流過一股暖流,逸晨離開她的時候就留下了這樣的笑容。

“晨曦,想吃什麼?”上官文浩站到了靠馬路的那一邊。

“都行啊。”晨曦往裏面走了走,深怕文浩靠近機動車道。

“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上官文浩又一次眯起了眼睛。

文浩和明主截然不同的一人,選定吃飯地點的方法都這麼的不同,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對這樣的兩人有感覺…

“要不就這兒?”晨曦指了指人滿爲患的露天火鍋店。

文浩點頭着走進了店鋪,找老闆找位子,要餐具。

晨曦看着張羅的文浩笑了,不記得今晚第幾次這麼笑了,可文浩的樣子真的很可愛,他估計這輩子都沒來過這麼不講究的火鍋店吧。

“吃什麼,你看看。”文浩把菜單遞給晨曦。

和明主出去,地點他定,菜譜他點,忽然要自己點菜,晨曦有點迷惑了,看樣子習慣這東西真的不可小看,她好像習慣了不點菜。

晨曦翻着菜譜簡單要了幾樣。

隨後銅鍋和肉陸續上了桌,鍋還沒放一分鐘晨曦就後悔了,原以爲晚上有風可以在室外美餐一頓,誰知這個銅鍋就是大火爐,沒坐一會兒就感到了燥熱。

文浩忽然提議要換座位,晨曦沒想什麼就按着文浩的要求換了位子。

等她坐下來才明白文浩爲什麼要換座,原來風往她原先坐的那個方向吹,熱氣都飛到了那個位置,文浩坐的這個位置離鍋的距離又遠,風落在後背,涼爽舒適。

知了聲吱吱響,火鍋的水咕咚咕咚冒泡,晨曦的心卻感到清涼。

文浩給她夾了塊兒肉,倒了杯可樂。

晨曦默默地低頭吃肉,文浩越對她好,她的心更是混亂。

“晨曦。”

“嗯?”

“喜歡你,晨曦,我,喜歡你。” 晨曦夾住的魚丸掉到碗裏,濺出幾滴湯料。

上官文浩說,他喜歡她?逸晨喜歡她,那她該說什麼?

說,“好啊,那我們談戀愛吧!”怎麼可以!幾個月前不剛剛接受過明主的嗎,雖然逸晨的出現讓她迷茫了許久,可總不能這麼說啊。

那她該說什麼?

說,“不行,你不能喜歡我,我已經是冥主的愛妻了!”怎麼可以!冥主是誰,逸晨是誰,上官文浩什麼都不知道,他怎麼可能理解她此刻糾結的心。

“晨曦,紙巾。”

晨曦接過紙巾慌忙擦了擦,頭腦混沌一片,完全不知道說什麼。

“晨曦,我沒有其他意思,只是憋了多年的話,不說出來,就要爆發了,所以今日才鼓出勇氣說了出來,只是說出來而已,真的,我們還是好朋友是不是。”上官文浩的音色隨着知了聲顫動了起來,晨曦的心如同那渾濁的明月一般一團亂。

上官文浩說,憋了多年的話,不說出來,就爆發了…

難道他幾年前就開始喜歡上她了?哦,明白了,要麼他怎麼那麼清晰的記住自己家的地址,原來不是巧合…

晨曦一直以爲只是她自己放不下逸晨,從未想過這一世的逸晨會喜歡她。

逸晨喜歡她,她也喜歡逸晨,冥主呢,怎麼辦,她不是放下逸晨把明主放在心裏了嗎,爲什麼這個時候晃動了?

“晨曦,你還好嗎?是不是哪裏不舒服?”上官文浩憂心忡忡的站到了晨曦的前面,半蹲了下來。

晨曦不敢直視他的雙目,急忙站了起來。

“我沒事,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文浩去買單,晨曦走出了混亂的人羣,站到了路燈下。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風停了,一絲風也沒了,樹葉原樣不動的定在了哪裏。

如火一般繁亂的心,始終沒靜下來,晨曦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了錦繡花園。

上官文浩送她到了樓下。

“晨曦,你和上官嘉怡打賭的事兒,別太擔心了。”

晨曦根本沒聽清什麼就胡亂點頭着轉過了身。

“我會說服我妹妹放棄打賭的事兒,你放心,安心休息。”

妹妹?上官文浩是在提上官嘉怡嗎,打賭,不提倒好,一提打賭的事兒就來氣。

晨曦轉過身,嚴肅的說了一通。

“你讓上官嘉怡準備好女傭服裝吧,不久就要用上了,還有麻煩你轉告她,要比成績就正大光明的比,別搞其他明堂,今天你請了一頓,就當替你妹妹謝罪,我就不追蹤你妹妹的責任了。”

上官文浩被一串話語驚呆。

“我上樓了,你路上小心。”晨曦怕再多說就要藏不住內心的想法,急忙扭過頭跑上了樓。

其他都還好,一提那個狐狸精她就來氣,晨曦看不慣文浩護着嘉怡的那種表情,不管是不是孿生兄妹,惡就是惡。

不知上官文浩知道自己妹妹的罪惡時還會不會這麼護着她。

今日,上官文浩的表白敲響了一個警鐘,她必須做出決擇來,不能再拖下去了,晨曦爲了防止自己繼續拖延,決定大學入學儀式前做出決定。 回到家,晨曦直接走進洗手間衝了個澡,不知道爲什麼回來的路上出了一身的汗。 沙漠中的農場 (m舞若小說網首發)

水流滑過皮膚落在了地面滴答聲響,晨曦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離入學儀式還有兩個多月,這兩月她必須想清楚,必須做出決定。

再艱難的問題也得有個答案…

晨曦匆匆洗完澡走出了浴室,情感問題再困擾她,她也不能忘了夜世界的事情,今夜她必須去找貓頭鷹,連着數日沒見蟲蟲他們,都不知道有沒有搞定魑靈。

小美爸爸應該還沒消失吧,晨曦囑咐過貓頭鷹,只要小美爸爸的靈力接近臨界值就通知她,至今也沒收到貓頭鷹的消息,應該沒什麼事兒吧。

晨曦急忙躺到涼蓆上讓靈魂就飄了出來。

不知道靈蟲他們去哪兒了,晨曦向窗戶那邊飄了過去,見靈蟲和貓頭鷹飄在窗外正望向屋裏。

看樣子事情有進展了,晨曦急忙跟着他們一同飄了出去。

“是不是,有線索了?”

貓頭鷹點了個頭。

“在哪裏?”

晨曦看到眼前的建築,略顯吃驚,貓頭鷹和靈蟲竟然帶她去了戒毒所,怎麼是這裏?

“魑靈的窩應該就在這邊,我們已經觀察過數日了,就等你一起來抓現場。”靈蟲聽到晨曦的心聲解釋道。

“沒想到吧,找了半天竟然是這裏!”靈蟲搖着尾巴感嘆。

“是啊,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魑靈,太狡猾了。”晨曦都覺得很憤怒。

“死了那麼多的失靈者,魑靈,拿命來!”貓頭鷹的頭髮隨着他的動怒飄了起來。

“接下來怎麼做,有計劃嗎?”晨曦俯瞰着戒毒所全景緊張的問道。

那一天,她和魑靈交過手,差點搭上性命,對魑靈還是捉摸不透。

“你負責打開這個看不見的空間的門,我去在抓魑靈和那個幕後指使者。”貓頭鷹吩咐着向前飄了過去。

晨曦集中意念啓動靈力,尋找那看不見的空間,誰知那個魑靈的老窩竟然在戒毒所的下水道里…

要麼那一天,魑靈在戒毒所對她下毒手,原來老窩就在這裏,躲起來也方便。

笨死了,早知是這裏就該早點過來除掉魑靈的,這樣說不定還能多救一些失靈者,雖然失靈者是不好的存在吧,但是畢竟也是一種存在體,那一天,她還答應小美媽媽救小美爸爸的,不知道小美爸爸現在怎麼樣了。

貓頭鷹已經飄進了裏面,靈蟲在外守候,晨曦也跟着飄進了下水道。

噁心的東西,老窩都選擇這麼噁心的地方,到底爲了什麼啊!

晨曦看到貓頭鷹已經和魑靈開戰。

貓頭鷹的移動速度夠快,晨曦都看不清具體的動作,那一團鱗片一樣的東西瞬間轉移,貓頭鷹跟着追捕,空間一閃一亮,尖叫聲不斷,場面很是驚心動魄。

晨曦膽戰心驚的握緊了拳頭,貓頭鷹會不會有事兒?貓頭鷹加油!

貓頭鷹猛地甩到了地面,他扶着地面吐出黑色的液體。

晨曦急忙扶住貓頭鷹,盯着急速移動的那一團鱗片,把她身上的靈力移給了貓頭鷹。 晨曦沒想到,魑靈的靈能會如此強大,強大到傷及貓頭鷹,她又不會打鬥,只能把身上僅有的靈力移給貓頭鷹。(m舞若小說網首發)

貓頭鷹勉強站直,從懷裏拿出了黑色籠子對晨曦點了個頭,說了句‘放心’就飄了出去。

又是一場惡戰,貓頭鷹畢竟是追捕能手,交戰幾回還是擒獲了魑靈,他把魑靈成功收進了籠子裏。

晨曦那顆懸着的心也找到了着落,魑靈被捕,事情算是塵埃落定了吧…

貓頭鷹拿着魑靈飄落了下來,觀察周圍尋找失靈者。

魑靈被捕不久,搭建的空間徹底破碎,被屏蔽的失靈者一一現出了身。

晨曦看到失靈者像蜘蛛網上的飛蟲似的黏在了鱗片上,一絲絲鱗片把失靈者身上的靈力傳送到了一個點上。

那白色的點,忽然發出強烈的光芒,周圍如同白天一般明亮了起來,隨着亮光,黏在鱗片上的失靈者身上的靈能一下被吸走,吸得乾乾淨淨。

晨曦天真的以爲魑靈被捕,事情已結束,可以救出失靈者,誰知,那看不見的東西,竟然瞬息之間吸乾了全部失靈者的靈能。

失靈者隨着鱗片同時墜落了下來,還沒落到地面從空中化成了灰燼,一百多個失靈者就那麼全沒了。

事情遠遠超出了她們的預想。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晨曦試着抓住那一抹灰塵,可惜什麼也觸不到…

她們折騰半天就是爲了挽救這些失靈者,可這些失靈者就那麼從她們的眼前被吸乾靈能。

白色的東西,你到底是誰?竟然這麼惡毒,非要吸乾靈能才肯罷休,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可惡!

寂靜的空間響起了一片笑聲,那一團白色的靈氣頓時脫離能量傳送帶向天空上升了起來。

看不到形狀的東西就是是那個幕後操縱者了?抹殺了那麼多失靈者就想這麼逃脫,做夢!

晨曦和貓頭鷹急速跟着白色的靈氣飄了出去,只見靈蟲飄在半空中一動不動。

“蟲蟲,你怎麼不追啊?”晨曦跟在貓頭鷹後面對靈蟲說道。

“白色的靈氣,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冥界擁有白色靈氣的只有兩人,冥主和幽冥,冥主在人間,那這東西是誰,難道是幽冥?幽冥不是死了嗎?怎麼可能!

晨曦無暇詢問靈蟲爲什麼如此的感嘆,獨自一人跟着貓頭鷹飄了過去,飄啊飄,飄到月河河流上方貓頭鷹停止飄移,晨曦也停了下來。

“怎麼了,那個幕後指使者呢,去哪兒了?”晨曦飄在貓頭鷹的身旁問道。

“噓!”貓頭鷹示意叫晨曦不要出聲。

晨曦立即合上了嘴,遙望四周,周圍沒有異常啊,剛纔那白色的靈氣去哪兒了?

這時,靈蟲已站到了晨曦旁邊,它用小爪拉了拉晨曦的衣角,“怎麼樣了,找到了嗎?”

晨曦搖了搖頭。

驀然間,水下引起轟動,一個龐然大怪物破水而出。

“魁靈,這裏怎麼會有魁靈,靈女,貓頭鷹,快撤。”

靈蟲拽住靈女撤回了岸邊,這時,那冰冷刺骨的笑聲又一次響亮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到身影只有笑聲,讓人毛骨悚然,眼前龐大的魁靈更是刺激視覺。【舞若小說網首發】

敵在暗對她們很是不利,而且敵對方出的這個魁靈竟是如此龐大的怪物,絕不能正面迎戰。

“貓頭鷹,快逃。”晨曦對貓頭鷹大喊。

“貓頭鷹,你連邪靈都懼怕,窩囊廢,哈哈,哈哈!”震耳的聲音迷惑人心。

這明明是刺激貓頭鷹出手嗎,太陰險了。

“貓頭鷹,別聽他胡說,快撤!”晨曦對着貓頭鷹大聲呼喊。

貓頭鷹卻不顧晨曦的勸說已經拿出了黑籠子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他是尋靈使者,他不逮捕魁靈,誰來做這事兒,一百多個失靈者消失,已經是大事兒一樁,要是魁靈出世傷及他人,冥界一定大亂,爲了主人他必須打敗魁靈。

魁靈出手,揮着拳頭向貓頭鷹發起了攻擊。

晨曦飄在岸邊眼睜睜的看着貓頭鷹和魁靈搏鬥,貓頭鷹和魑靈較量中已經身受重傷早已不是魁靈的對手。

沒幾招就被魁靈踩在了腳下,貓頭鷹拼出最後一點力氣頂住了和他身軀差不多大的腳掌。

晨曦甩開蟲蟲的拉扯,衝了出去,給了魁靈一擊,魁靈絲毫沒受影響,看向靈女。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