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怎麼越想越覺得他比怪物還可怕呢!

「可可給我看過她的心路……你們都是可憐之人!」夏雨行看著模樣凄慘的胖子,真的有點不忍心下手。

「那麼,你可願意也看看我的記憶,如果可以的話,幫我報仇……」這時,胖鬼魂彷彿也恢復了一絲理性的正常人類的情感。

「好!」

話音落下,夏雨行就看到了胖鬼魂的生平記憶。

……

他的名字叫做高大壯,從小就喜愛音樂,但是因為人長得太胖,在學校里總是被同學嘲笑欺負,也不受老師待見……

家裡條件並不好,學習成績也平平的他,並沒有上過什麼正規的音樂學院……

但是,他真的非常有天賦,這一點,起初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在音樂的路上一直堅持著,並且胖子也有七情六慾,也有對美好事物的渴望,也有對青春偶像的追求……

在一次明星的見面會上,他終於見到了心儀多年的美女歌姬——南昕,大壯把自己寫的曲子給偶像看,希望能夠進入她的團隊,每天近距離看到她,至於其他的非分之想,這個老實巴交的胖小夥子是沒有的……

然後,他也確實進入到了南昕的生活中,卻是以家中傭人的身份。當然,曲子照寫,只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那些動人的樂章是出自他手,反而那位歌姬多了一個『創作歌手』的頭銜,星途也越來越順……

但是,這一切,高大壯不在乎,能為南昕付出這一切,他感到值得,直到有一天,他譜寫了一曲《春風飛舞時》……

這曲子彷彿有一種別樣的神韻,超拔於世間,也喚醒了高大壯的自尊,以前的事情,他全部都不在乎了,可是唯獨這一曲,他想以自己的名義發表,並不是為了名為了利,只是為了對這聖潔樂章的尊重!

「你認為粉絲們會相信我這樣青春美麗的創作女歌手,還是相信你這種滿身油膩的死胖子!」南昕當時是這般諷刺的。

「這首曲子和之前的那些不一樣,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以自己的名義去發表的,哪怕自己花錢,先發到一些小網站去!」這次高大壯變得堅毅,變得有尊嚴,在這個女人面前。

南昕突然覺得自己再也控制不住這個死胖子了,他這麼有才華,萬一以後再創作出更好的曲子,打響了名聲,把自己那些事情泄露出去的話……

她不想身敗名裂,高大壯的突然改變,讓她覺得陌生,讓她沒有安全感……

於是,她柔聲細氣地放下架子哄這隻死肥豬吃了一頓飯,期間大獻殷勤……

然後,這個可憐的胖小伙就再也沒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陽,他的身體被切割成無數的碎塊扔進了河裡,每一塊上面都被釘上了一根魂釘,是南昕從特行者那裡得來的小玩意兒……

然後,就遇到了正在招魂的沖霄子,看他實在可憐便施術解救,並把一段段殘魂重新拼接……

……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我會幫你!」夏雨行不忍直視高大壯身上的那些傷痕。

但是,在他合眼的瞬間,這個『死胖子』突然解體!化整為零掙脫了符文鎖鏈的束縛,不顧清虛子的攻擊,再次虛化,朝著穹頂上衝去,沒入了石壁。

「仇!我想自己報!」

夏雨行驀然回神,「南昕!今天她在靈泉山露天廣場開演唱會!」

他也一下衝起到了穹頂邊,這兒離著地面已經不遠,夏雨行雖然不會虛化,但是他有大地之心。

「開!」

一聲輕斥過後,穹頂的山壁向兩邊分開闢出一條向上的窄道。

等他衝出去之後,發現上面正好是一個寬闊的大舞台,有一個女子七竅流血地倒在地上,不是南昕又是誰。

而廣場上正奏響著那首《春風飛舞時》,高大壯稀薄的靈體陶醉地飄蕩著,此時沒有歌詞的唱腔,只有曲調的迴響,當真是一曲神作。 高大壯是顯了形飛到舞台上的,凶魂一下撞入南昕的身體,一陣鬼祟,她當場就暴斃了,普通人哪抵擋得住這個呀。

舞台四周的粉絲們全都看傻了,剛才那個東西是鬼嗎……?

枯竭多日的靈泉重新湧出,不應該是祥瑞之兆嗎……?

南昕七竅流血了,她倒下去了,她死了?……這般美麗善良溫柔迷人的美女大歌星竟然死了,太沒天理了……!

觀眾席上亂成一片。

特殊區域的那幾個大佬們想法就實際多了。

「我說這小歌星哪來這麼大本事把泉水唱活呢!花都的問題一直出在水裡,感情這水一冒出來,鬼怪就跟著來了啊!」遊樂城老闆模樣的男子眼睛都發直了,這讓他以後怎麼做生意,南昕看起來是凶多吉少了。

「哎呀,先別說這個了,哥幾個都快走吧,小命要緊!」另一個人把他僵硬的身體從椅子上拽起。

「剛才誰說的,今晚要讓她到床上『邪』一個……」還有一人的位置離通道最遠,緊推著他們二人,牙齒打著顫,強開起了玩笑。

「別提這茬了,還嫌不夠邪乎!當心她晚上去找你!」

「那幫特行者盡知道鑽下水道了,不管靈泉山這邊,我看全都是豬腦子! 萌妻來襲:邪魅總裁的小甜心 結果我這兒來一鬼!」

「恐怕不是一鬼!」最後那大佬邊跑邊看了舞台方向一眼,「又出來一個!」

「一個鬼兩個鬼都不是我們招惹得起的……咦,那看著不像鬼啊!」

這麼一說,三人都停住了,確實,跟前面出來的這個死胖死胖還半透明的傢伙相比,現在出來的這個怎麼看怎麼像人啊……

「可……要是人的話,他怎麼從底下出來的!」一人說道,「看那架勢,倒跟這鬼不是一起的。」

「特行者……」另外兩人也稍安了一點,不再撒腿了。

舞台的效果,夏雨行的身形清晰地印在大屏幕上,非常地安神醒腦。

「看著像是人,不過……這世上有這麼帥的人么……」

「別瞎說,有的特行者不常出來走動,一直在深山老林里修鍊,保養的好,你看,他手上的是不是雷啊!」

他們看到了夏雨行手中亮起的紫光。

「確實,肯定是特行者啊,鬼物怕雷,這人人都知道,倘若是鬼,怎麼還能拽著雷電呢!」

「對對對,可別再說特行者不管你這兒了,當心人家一雷電把你劈了,然後當作天遣來報道!」

這遊樂城的老闆也不管兩個朋友你一言我一語的調侃,他只知道,此時,自己心中安定了許多。

……

而這時的舞台中央,高大壯驚異地看著夏雨行,「你……你竟然能追出來!你是人是鬼!」

「你仇也報了,可以安心去了!」夏雨行左手一翻,金蓮閃出,符文鎖鏈飛射,困住了欲往人群中退去的胖鬼魂。

高大壯痛呼一聲,再一次分裂,他的能量消耗了很多,這一次分裂后靈體更稀薄了。

夏雨行吃一塹長一智,這次早就做好了準備,右手一揮撒出一道雷網,在高大壯觸雷麻痹的瞬間,清凈蓮化印再次發動,更多的符文之鏈將其捆住,這次封得密密嚴嚴,不管他怎麼分裂都逃不出來,鬼魂會虛化,但是卻穿不過『恆心』的伏魔法印。

雷光閃耀,灼灼其華,生得忠厚,死狀凄慘的厲鬼最終也難逃魂飛魄散的命運。

《春風飛舞時》的醉人旋律還在迴響,看著南昕那七孔流血死不暝目的樣子,夏雨行暗道這樣也好。

只是,剛才只顧著戩除鬼魔了,現在松下心神來,環顧四周,這……這麼多人看錶演呢!

瞥到身後的大熒幕,他頭一次被自己俊美無比的容貌『嚇到』,需要放得這麼大么,再看看那些高位攝像機…還有……觀眾席上無數個手機攝像頭,夏雨行果斷選擇了離去,地面重新開了一條窄道,地上太危險,先回地下吧。

現在的人都是怎麼了,鬼都不怕嗎,死亡都不震撼么,沒見什麼人逃跑,反而都坐著看戲……夏雨行完全不知道,高大壯的鬼魂出來才沒幾秒鐘,觀眾們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他這樣絕世神俊的英姿就出現在了大屏幕上,懲了奸除了惡,年輕人崇拜還來不及,哪還有心思走啊。

反而是他這麼神出鬼沒地離開,又引發了新一輪的轟動。

「你們有沒有看到,剛才地面裂開了,然後他就,他就!……」

「他就鑽下去了唄,是土地神吧!」

「去去去,世上哪來這麼帥的土地神!」

「就是,土地神還會用雷電啊,太帥了,我要嫁給這樣的神……」一個女子花痴道。

類似這樣的言論還有很多,特殊區域的幾個大佬多少接觸過一點特行者圈子,唏噓起來就是另一種腔調了。

「你們看到他的本事了嗎?」遊樂城的老闆說道。

「瞎子都看到了,還好不是現場直播的,希望媒體那些人別犯渾,要是給轉播出去,樂子可大了!」

「嗯,我們管好自己那一塊就行,至於群眾方面,讓政府頭疼去吧……」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見過……這樣的……如此厲害的特行者,反正……我是沒有見過!」

「我現在慶幸那人這麼厲害啊!要不然咱們說不定都沒命了,至少也是生意黃掉,遊樂城關門!不過,你看現在那群,叫什麼的,噝……哦!腦殘粉,南昕這小妞死了她們都不難過!」

「這不只是他厲害的原因吧,這人要是願意當明星……」

「人家看不上那個……」

「也對,南昕的樣子是沒救了,意思意思叫下救護車吧,收屍車也可以叫上了!」

……

夏雨行落回洞里之時,遍地的鮮花還是那麼冷俏美艷,清虛子和喻紅蓮還仰著脖子抬著頭,一臉捉急的模樣。

「怎麼樣了夏小友!」見他下來,清虛子上前問道。

「解決了,不過……我可能有點麻煩!」夏雨行後悔之前為了讓喻紅蓮看到自己認真的眼神而摘了面罩,「上面在開一個演唱會,這胖鬼魂的仇人正好是那個歌手,叫南昕的……」

「這種事情自然有專門的人會去擦屁股!」喻紅蓮一把揪住他的肩膀,另一隻手還上下亂摸了起來。

「紅蓮姐,咱能別這樣嗎?」夏雨行在她眼中沒看到多少色意,但這『好哥們』式地親熱也讓人受不了啊……

「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喻紅蓮說著還湊過鼻子來聞了聞。

「怎麼無論是人還是鬼都這麼問我,剛才在上面,那『死胖子』也問了我這個問題。」夏雨行有些啼笑皆非,「那您現在聞出來了么,我是人是鬼……」

喻紅蓮鬆開了他,笑得沒有一絲尷尬,「鑒定完畢,至少不是只色鬼!」

她和清虛子都很默契地沒有去探詢夏雨行那些神奇的本事,特別是最後排開山壁,去追一隻鬼的壯舉。他們不問,夏雨行自然也樂得不說。

花都下水道的事情大局已定,禍源已除,殘局就由當地的特行者組織慢慢處理了。

心魔一路撒下的種子該滅的都已經滅了,還有一些原本有蹤,後來無跡的,估計或是深藏,或是遠避了,短時間無處去尋,也只能等待來日它們自行暴露了,到時候估計又會有難以避免的惡戰,但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了,現在頭疼也沒用。

在夏雨行的再三要求下,清虛子和喻紅蓮都沒有細提洞窟中的戰鬥經過,但從兩人對他的態度上,很多人猜都猜到了這個後起之秀恐怕又有了什麼驚人之舉。

賬上收到的三億九華幣,讓他對『法寶』的損失也不那麼心疼了,當然,其實本來也不怎麼心疼……

喻紅蓮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霸氣地問了鶴追風幾招敗給夏雨行的……銀槍銀袍的驕傲青年伸出三根手指就離開了,看得她直抽冷氣,不過想想夏雨行在山腹里的表現也就釋然了,忽然又有些後悔,或許不該那麼好奇的,給予追風二次打擊,她終究還是個小女子……

這弄得夏雨行很過意不去,想去說些什麼,卻被周峰拉住了,「你說什麼都不合適的……」這個成熟的美男輕笑著搖了搖頭。

在之後的幾天里,夏雨行恢復到了巔峰狀態,周峰細心調養,傷也痊癒了,然後作為花都分部的老大,盡了一番地主之誼,請了幾頓好飯,遊了幾處盛景,惹得優露玲一陣幽怨。

所以,在夏雨行的歸途上,她主動提出要送一程,這一送就從花都直接開到了麗都,因為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了,在楚朝雲面前,她還不敢造次的。

車子到了溪風區地界,夏雨行就和這個時尚的都市麗人揮手告別了。

離約定的地點也就幾公里了,時間也還有一些,他想自己往前走走,主要是不想讓幾個女的碰到了,免得尷尬。

這塊兒也是田野綠茵眾多,溪水清風怡人,夏雨行很享受這種獨自緩緩而行的感覺。

走著走著,就見迎面駛來一輛紫色的轎車,在他面前一個調頭停住,車窗降下,看得他有點目瞪口呆,那留著清新時尚髮型,戴著墨鏡姿態瀟洒,並且坐在駕駛位的,竟然是楚朝雲。 「還愣著幹什麼,上車啊,不認識了!」見他站在那裡發獃,楚朝雲摘下墨鏡,露出一個清爽的笑容。

「是雲姐姐漂亮還是剛才送你來的那個壞女人漂亮啊!」後座也有人說話了,夏雨行一看不得了,春曉曦也打扮得像個都市麗人,就是類似優露玲那種風格的。

坐進了車裡,有點哭笑不得,「她當然沒有雲姐漂亮,雲姐可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了人了!」

楚朝雲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世上最漂亮的人可不是我!」

「哪裡還有比雲姐姐你更美的人!」這時,春曉曦從後面偷襲了夏雨行,兩隻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喏,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不就是這個快要被你勒斷脖子的人!」楚朝雲嘴角微微勾起。

「放過你了!以後出去玩一定要帶著我……還有雲姐姐!」春曉曦撤了回去。

夏雨行輕咳了幾聲,「大小姐,我這是去玩的嗎……我這回可又是九死一生啊!」

楚朝雲腳尖連點了幾下剎車,把速度降下來,「回去好好說說……現在保持安靜,免得影響我駕駛。」

「嗯嗯!」夏雨行重重地點了點頭,「雲姐無論怎麼變都好看,而且特別靠譜!」

「那個女的是不是一路開著車眼睛卻都貼你臉上……」春曉曦裝著鬼臉又從後面躥上來了。

「呃……多數時候,她還是看路的……」夏雨行感受著噴到臉上的熱氣,「曉曦啊……你的眼睛是真快貼到我了!」

「你是嫌棄我擋著你看雲姐姐了是不是!」春曉曦不停地翻著白眼。

「啊~!沒……沒有,」夏雨行頓感頭疼。

「我雖然比不過雲姐姐,但總不會比優露玲那個壞女人還要差吧!」春曉曦使勁地往外擠眼淚,只可惜一滴都沒有擠出來。

「哎……」夏雨行輕嘆了聲,然後把面罩帶上了。

這下春曉曦真的來勁了,「雲姐姐,他嫌棄我,你看,他竟然帶面罩!他太壞……」

這邊還沒說完,夏雨行又把面罩拿了下來,而這時的他,和剛才有明顯的不一樣了,「有個小丫頭,在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就給了我十足的溫暖感覺,仿若春風拂面,如沐歡悅熙光,那股美麗活潑的傻勁兒,你說,我怎麼會嫌棄她呢!」

「你竟然說我傻……」春曉曦想嘟起嘴,臉上卻樂開了花,但忽又察覺到前面這個日思夜想的人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與此同時,楚朝雲又把車速降了降,她也忍不住轉過了頭,「雨行,你出去這幾天,身上好像……」

「雲姐,注意安全,先專心開車,剛才不是說了么,到家以後我會慢慢跟你們講。」夏雨行的笑容里透著淡淡的自信和年輕人蓬勃的朝氣,這是楚朝雲以前沒有見過的。

春曉曦的頭又探上來,正好接觸到那光彩照人的眼睛,瞬間心跳就加快了一倍,想說的話,想撒的嬌全都忘記了,直接把臉抱住,親了上去。

夏雨行這回主動迎接,但只是親了一下小蘿莉的臉頰,然後用手輕撫了一下,「乖,先安靜地坐著,別影響雲姐開車!」

這話彷彿有魔力一般,春曉曦很安靜地就坐回去了,只是雙頰緋紅。

車子駛入『天野雅頌』之後,夏雨行也被那大氣的格局,精緻的裝點,怡人的花木園林所吸引了,「原本以為溪風區的野景好,想不到我們『彼岸天』的家景更漂亮!」

「當然了,家花也比野花更香吧。」楚朝雲明亮的眼眸里映照著淡淡的自信,停好車子,優雅地走了出來。

夏雨行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黎叔這趟派我出去,可真不是什麼好差事,最苦的就是見不到雲姐!」

「那我呢!」春曉曦楚楚可憐的倚上來。

「呵呵……小丫頭。」夏雨行輕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雲姐也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另一隻胳膊。

於是,夏雨行就以這樣一個『左擁』『右抱』的姿態,走進了別墅裡面,幸好白天也沒什麼人,梁韻怡和顏若水她們教琴去了;江萬流閑不住待不穩,他走到哪裡又都會帶著冷千山;黎元聖和龍玖每天在地下練功切磋……

只有長年不離開別墅的老莫和小魯在監控室里看到了他們,這一幕使得兩『宅男』眼睛直放光,「這小子真是好福氣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