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思涵神色微變,目光微垂,徑直落定在它的腳上,則見它那細瘦的腳骨上正捆著一隻竹筒,那竹筒極為小巧,但周邊卻略微粗糙,並未經過尋常的精細打磨,乍然一觀,倒像是有人在緊急之中做出來的竹筒一般。

只是,她今夜與伏鬼從秋月殿離開,這黑鷹最後便是與東臨蒼待在一起,如此倒好,黑鷹突然腳捆著竹筒而來,是以不必多猜,也知這竹筒定與東臨蒼有關了。

心思至此,也未太過耽擱,她抬手再度摸了摸黑鷹的腦袋,隨即便摘下了黑鷹腳骨上的竹筒,而後從竹筒內撤出了一隻紙捲來。

紙卷不大,稍稍展開,上面也僅落了一排墨跡稍稍而乾的墨字,字跡寫得倒是雅緻,筆鋒則略微顯得幼圓凌亂,而這幾字墨字的內容,簡明扼要,陡然令思涵神色一變,面容也陡然漫出了幾分陰沉冷冽的殺氣。

『公子逸被囚,在下受控,瑤兒若要緊急避難,速去摘月台。』

光線暗淡,紙上的這一排字也跟著暗淡,只是即便如此,思涵仍舊將這幾字看得極為清楚。

這紙卷上的字,的確是東臨蒼的筆跡,短短的一排字,簡潔明了,又像是倉促之中一揮而就。

「長公主,怎麼了?」

正這時,眼見思涵面上殺氣騰騰,葬月眉頭一皺,終究是忍不住問出聲來。

思涵應聲回神,目光朝葬月一落,神色深邃,一時之間,並未言話,待得抬手再度摸了摸黑鷹腦袋,心境也略微平和幾許后,她才唇瓣一啟,低沉幽遠而道:「你可知摘月台?」

說來也是奇怪,摘月台這名兒,她似是在哪裡聽過,一時之間,倒是有些想不起來了。只是這摘月台的名字里也含有一個『月』字,是以便也下意識的以為這名字定與這大英後宮內的某位公子有關,至於究竟與誰有關,她自然是不知,只是待得這話剛剛一出,便見葬月眉頭越發一皺,面色也越發複雜了幾許。

僅是片刻,他開始徑直迎上思涵的眼,不答反問,「長公主,可是出了什麼事?」

思涵淡道:「你只管說你是否知曉摘月台這地兒?」她也不曾回答葬月之言,開口便極為乾脆的將話題繞了回來。

葬月斂神一番,不再耽擱,緩緩朝思涵點了點頭,低沉複雜的道:「摘月台這地兒,葬月自是知曉,它是這大英禁宮赫赫有名的殿宇,離太上皇的寢殿也極近,這宮中那些一直想跟隨太上皇身邊往上爬的公子,哪個不想入住那摘月台。只可惜,這麼多年,摘月台一直空置,太上皇不曾將其賞給任何公子居住,反倒是前些日子,太上皇新納了一名公子,直接賞他住進了摘月台。」

這話入耳,思涵神色微動,突然反應過來。

是了,摘月台,那位太上皇新寵的公子……這些,她似是在東臨蒼口中稍稍聽說過,但卻不曾細問,也不曾了解。

如今,那東臨蒼竟讓黑鷹冒險傳來信條,獨獨是要讓她去摘月台避難,如此說來,難不成東臨蒼那小子這些日子一直都在她面前裝糊塗,且他看似無人可用,甚至東臨府的細作也都被太上皇全數清剿,但實則,他卻是留了後手,那摘月台內的公子啊,是他提前安置進來的人?

也正因那人是他安置進來的,受他之令,是以,如今亂事乍起,他才會讓她去那摘月台避難?

思緒翻轉,一時,重重疑慮驟起,理之不清。

則是這時,葬月深眼將她凝望,猶豫片刻,再度出聲,「長公主,摘月台的那位公子,常日深居簡出,不喜與任何人打交道,自他入宮以來,其餘公子皆不曾見他一面,不知,長公主突然問得摘月台是為何意?難不成,長公主認識摘月台的那位公子?」

思涵應聲回神,下意識朝葬月掃了一眼,低沉道:「不認識,不過是隨意問問罷了。」

說著,再度斂神一番,話鋒一轉,「此地禁軍甚多,極其危險,你我耽擱不得,繼續趕路。」

嗓音一落,已不顧葬月反應,極為自然的轉身過來,踏步往前。

東臨蒼有意為她指路,只可惜這次,她卻不打算依著他的意思行路。所謂人心皆隔肚皮,是以,周遭之人皆得防備,便是那東臨蒼也不例外。再者,東臨蒼那小子本是與百里堇年交好,雖有心與她和藍燁煜聯合一道,但也保不準那小子突然就臨陣倒戈,如此,那小子也不得不防,而他所說的摘月台,她也無心去,反倒是去冷宮與伏鬼匯合,則是當務之急。

越想,心思便越發決絕。

身後葬月的腳步聲也放得輕微,緊緊將思涵跟隨,縱是仍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仍是不曾出聲言話。

娛樂帝國系統 兩人再度往前,速度極快,黑鷹則在思涵懷中窩著,腦袋高高揚起,小眼珠凌厲的直視前方,縱是一身成團的慵懶,但至少眼珠子則是傲慢凌厲,頗有幾分蒼穹搏擊的鬥志。

周遭冷風越發的盛了幾許,吹得各處濃烈的霧氣層層浮動。

思涵滿身清冷,陰沉往前,卻待與葬月終於即將抵達冷宮院落,卻在院外不遠,縱是周遭霧靄重重,但仍是瞧見了前方冷宮院落的方向竟是一片火光,陣狀極大。

瞬時,思涵瞳孔一縮,止了步,葬月下意識在思涵身邊駐足,目光緊緊的朝前方大片的火光掃視,待得片刻,脫口的嗓音極為難得的增了幾許壓抑,「前方並無殿落垮塌之聲,也無其餘太大之聲,陣狀也不大,想來,前方那冷宮,並未著火,而是……」

話剛到這兒,他眉頭一皺,突然不說話了。

思涵雙眼稍稍一眯,黑瞳中殺氣氤氳籠罩,開口陰沉的接話道:「冷宮並未著火,那些成片的火光,該是,執著火把的御林軍。」

葬月嘆息一聲,「長公主英明。」說著,憂心道:「許是皇上早已猜到長公主會去冷宮,是以差重軍將冷宮把守。如今那冷宮,我們,已是去不得了。」

思涵靜立原地,一身煞氣,並未出聲。

不得不說,如今那百里堇年,的確是已然翻臉,不將她顏思涵擒住便誓不罷休了。也難得大英太上皇一亡,他這剛剛徹底坐穩龍椅的帝王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擒她顏思涵,甚至不惜重軍搜查,冷宮冷厚,倒也是費盡心思呢。

呵,本是個翩躚風華的俊朗兒郎,如今,仍成了豺狼虎豹之人。

也是,帝王之家,何來真正會有識禮良善之人,就如她顏思涵,自也不是什麼真正善人不是?

「走!」片刻之際,思涵便極為乾脆的斂神收心,低沉的朝葬月道了句。

短促的嗓音一落,不待葬月反應,便已稍稍轉身,緩步往前,卻是剛行兩步,不知何處,竟陡然有吼聲響起,「那邊有聲響!」

短促的幾字,頓時在寂寂的夜空驟然突兀刺耳的滑過。

頃刻之際,周遭方,竟紛紛有大批腳步聲極快的朝這邊圍攏。

「長公主,這邊!」

葬月驚了一下,面容頓時因太過緊張與複雜而皺縮在了一起,他忙朝思涵道了一句,待見思涵下意識朝他望來,他則卯足了勁兒,抬腳便朝另一條小道衝去。

思涵神色微動,抬腳朝葬月跟隨,所行之路,仍是一條久經廢卻的小道,道旁灌木叢生,荒涼破敗,甚至因著太過荒涼,周遭連宮燈都無,方之中,一片漆黑。

思涵全然看不清方向,僅得憑著葬月的腳步聲方向而跟隨,待行不久,葬月在前壓著嗓子道:「長公主且忍忍,這條小道雖是荒蕪,但穿出去后,便是大英宮中的南面,再行一會兒,便可抵達御膳房。青竹認識一名常年為御膳房送食材的老頭兒,只要待得天明那老頭兒送食材入宮,我們便可藏那老頭兒的馬車出宮去。」

窮途末路,縱是今夜對青竹所說的逃跑建議無心採納,但如今思量著終還是與思涵言道了出來。

只是這話入耳,思涵瞳孔微縮,不待他尾音全然落下,便清冷道:「百里堇年不惜一切代價要將本宮擒住,又豈會容得本宮藏身那送食材的老頭兒車裡逃出宮去。葬月啊,你倒也是糊塗了。」

她心頭雖是陰沉緊烈,但卻並無慌亂。懷中抱著的黑鷹,也安穩的呆在她懷裡,乖巧的一動不動,著實聽話。

此番冷宮雖是被百里堇年之人把守,她雖也無法再與伏鬼匯合,但此番逃亡,她至少並非是慌亂無措,焦灼攻心。就如,此際飛身躍入高樹的頂端,藉助樹枝與濃霧遮擋身形,自然也是上上的躲避之策,是以,何足畏懼。方才跟著這葬月走來這裡,不過是聽了他那句『這邊』之話,她還以為這小子當真藏著掖著的還有一處極為隱蔽的藏身之處,不料竟是這般主意,竟還想領著她在如此嚴密搜查的局勢里一路穿過大半個大英禁宮而行去那御膳房等一個送食材的老頭兒,不得不說,此法無疑是極其危險,不可採納。

葬月心口越發一沉,回頭掃了一眼後方不遠迅速移動追來的大片火光,深吸了兩口氣,壓著嗓子道:「長公主,如今形勢危急,無計可施,我們只得冒險一搏的。」

「誰說無計可施的?周遭這霧靄,這樹,便是,計。」不待葬月尾音全然落下,思涵便低沉出聲,說著,足下一停,話鋒一轉,「過來。」

非吾所願

葬月怔了一下,當即應聲止步,猶豫片刻,終是轉身朝思涵行來,待稍稍站定思涵面前,正要出聲,不料到嘴的話還未道出,便一把被思涵捉了衣襟,隨即衣襟一緊,身子陡然往上,雙腳驟然離地。

身後不遠,火色由遠及近,縱是周遭霧靄重重,但卻遮不住那片迅速靠攏的火光溢散的暖黃之色。

思涵拎著葬月便躍身而起,落定在了身旁不遠那棵極高的樹上。這冷宮周遭的荒道,鮮少人來,是以樹木也毫無節制的瘋長,頗有幾分參天之勢,便是此番立在靠近樹頂的樹椏上,垂眸朝下一掃,借著不遠處那越來越近的火色光影,只見屬下一片霧氣氤氳,層層圍裹,著實是看不清屬下任何。

霧大,是以自然是最好的躲避屏障,只要她與葬月立在這樹上不發出任何聲響,自也容易躲過此劫。

相較於思涵的淡定,葬月無疑是驚得不輕,方才一切來得太過突然,再加之兩手筋脈並未康愈,雙手用不得力,無法親自抓住周遭樹枝穩住身形,是以只得立在思涵身邊不動,任由思涵捉著他的衣襟穩他身形。

待得起伏的心境稍稍平息一些,他才開始垂眸朝樹下觀望,隨即稍稍釋然了眼色,壓著嗓音朝思涵極低極低的道:「還是長公主英明。葬月方才,著實是有些慌亂無措了,不知緊急之中躍身上樹,也容易躲過追兵。」

他脫口的嗓音也染著半分不曾掩飾的釋然,思涵淡然而聽,卻並未言話。

緊急之中,亂得分寸本是自然,更何況,這葬月雖為聰明,但終究是鮮少經歷過如此追擊殺伐之事,是以一時半會兒不曾及時反應與應對也是正常,只是,此際站定在這樹上,也不過是只能躲個一時半會兒罷了,並不長久,畢竟,待得天明之際,霧氣全數散卻,那時候,無論如何躲藏,皆容易被御林軍發現。

說來,今夜殺大英太上皇,本是決心滿滿,也全然以為一旦太上皇轟然的消息方傳播,大英禁宮必亂,國都必亂,藍燁煜也會借著這人心惶惶的機會趁勢而起,領兵湧出地道而先行將這國都的禁宮徹底拿下,卻不料,今夜時辰已是過了大半有餘,不久便該天亮,但藍燁煜啊,竟似毫無動靜,倒也是有些奇怪了。

難不成,今夜大英太上皇死亡之事,並未傳到他的耳里?

思緒翻轉,越想,心神便也越發的跟著複雜幾許。

則是這時,那大片火光與厚重的腳步聲已從方而來,陣狀極大,其間伴隨著的,竟還有一道道怪異沉悶的嘶吼。

是的,嘶吼。

那吼聲並非陌生,遙想當初在行軍大英的途中,甚至在大英國都的獵場,她都曾近距離的聽過,是以對那嘶吼聲極是熟悉。

她面色也陡然一沉,心頭的所有起伏層層壓下,抑制不住的稍稍屏住呼吸,再度側耳而聽,滿身冷冽與戒備。

是獅子的聲音。

是厚重的腳步聲里,夾雜著,獅子低低的吼聲。

她眉頭一皺,雙目微微而眯,面色之上,驟然風起雲湧。隨即片刻,那些所有的火光皆朝她所在的樹下聚攏而來,而後不久,徹底大片大片的停在了她所在的樹下。

豪門龍婿 頃刻之間,那本還低低悶吼的獅子突然大聲吼哮,且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劇烈,同時之間,思涵所在的樹榦驀地劇烈搖晃,似有什麼東西在猛烈的抓扯與撞擊一般。

黑鷹小小的腦袋動了動,眼珠子驀地朝下盯著,翅膀也開始在思涵懷中蠢蠢欲動,大有朝下猛烈進攻之勢,思涵神色微變,一手抱緊了黑鷹,越發的將它鉗緊。這東西雖是天上霸主,但落得地面便是狗熊了,一旦躍下去定成群獅的口中之食。

且地面那些獅子,自也不是普通獅子,百里堇年控制之下的獅子,皆為蠱獅,不懼流血割肉,魔怔癲狂。

思緒至此,思涵心口再度緊了緊,只道是,此地不宜久留。

這般念頭剛在心口滑過,突然,樹榦越發的搖晃猛烈,下方不遠那霧靄之中,竟陡然冒出了一隻獅子腦袋。

那腦袋上,雙眼在火光中詭異的發這亮,猶如地獄中的烈火一般,令人頭皮發麻,葬月止不住的渾身一顫,下意識的道了句,「長公主,獅子爬上來了。」

思涵神色一變,不及反應,黑鷹已掙脫了她的鉗制,俯衝向下,那尖尖的爪子猛蠱獅眼睛抓去,瞬時,獅子不及反應,眼珠頓時被黑鷹極為精準的抓出,霎時血肉模糊,頃刻之際,獅子慘呼一聲,肢驀地一松,當即便墜了下去,再度被霧靄掩蓋。

「黑鷹,過來!」

思涵倒吸了一口氣,忍不住大喝一聲,卻是尾音未落,下方驀地傳來一道冷笑,「果然在這樹上!快躍上樹去,將東陵長公主擒下來。皇上指明要活的,莫要傷其性命!」

不及多想,思涵扯著葬月便躍身而動,猛朝霧靄中躍去。 「是啊,撐過來也是一種幸運,我這麼難都熬了過來你也一定可以。」

顧冥昔笑著說。

夏千尋傻傻的盯著顧冥昔,她覺得自己很難,可是顧冥昔的經歷比自己慘的太多了。

「你很優秀小昔。」

顧冥昔笑了笑,俊俏的臉上閃過一絲滿意。

「吃飯了。」

夏媽媽喊道。

「你湊合著吃,我們家沒有山珍海味。」

夏千尋說道,雖然知道他身世坎坷不平,但好歹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哪裡有吃得慣這種家常菜啊。

夏母聽到夏千尋的話也不由得思慮了一下,這男孩一身大牌子應該是個有錢的人,不然女兒也不會說出這種話,唉,早知道出去吃了。

「沒有,我以前可吃不到這麼一頓飯,全是盒飯,還有的時候忙的不吃飯,不會嫌棄不要多想。」

顧冥昔解釋道,他知道從小在困難家庭長大的夏千尋和以前的她不一樣,但自己也不是吃著山珍海味長大的人,不會在乎這些。

「那個,你叫?」

夏媽媽溫柔的問,在她眼裡這個孩子真的很討喜,沒有富家子弟的傲嬌。

「阿姨你叫我阿昔就可以了。」

顧冥昔說道,自從「她」離開后自己不是很愛笑,總是拒人千里之外,他不知道該如何表現的讓別人不尷尬。

「阿昔啊,你過來找我們小尋是?」

夏母最在乎的還是夏千尋的往後,不學習她以後該怎麼辦啊…

「我聽說了學校的事情,學校處理的不得當,我過來看看她,希望她可以回學校上課。」

顧冥昔如實回答,他雖然不在乎夏千尋的學業,但是絕對不能讓人欺負退學。

「阿昔,阿姨知道你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你能不能找找人讓我們小尋回學校啊?」

夏母懇求著,如果能讓她女兒回去怎樣都可以。

「媽……」

夏千尋無語的喊了夏母,這跟抱大腿有什麼區別?

「阿姨我知道你在乎夏同學的未來,但是就算她回去照樣還是會被同學欺負。她回學校不過是一句話的事,但我希望她可以成長,自己報仇。」

顧冥昔認真的說,他不喜歡家長這樣,沒錯回學校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但是回去了是被欺負還不如不回去。

「媽,他說的對,而且我沒有想回學校的意思,我打算去奶茶店打工了。」

夏千尋搶在夏媽媽前面說道。

「這…唉好吧。」

夏母失望的說,難道真的回不去了嗎?

「阿姨你放心等她有獨當一面的能力了我一定幫你勸她回學校,你要期待她的蛻變,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嘛。」

顧冥昔一邊吃一邊說,他可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大吃貨啊!

回到明朝開工廠 但是吧這胃不好,怕是要遭罪咯。

「謝謝你阿昔。」

夏母攥著顧冥昔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

而在暗處的顧七真是偷偷的替夏母捏了把汗啊,他家老大潔癖非常嚴重啊!

然而顧冥昔的舉動更讓顧七驚訝,眼珠子都掉地上了!

老大居然沒有嫌棄還安慰她,難不成老大喜歡老女人??

我天,一眨眼竟然看見老大笑了?十年了!老大終於笑了! 地風城,在宋國的城池裡,以易守難攻聞名。

這座城池位在連綿山脈的中斷處,兩側是直插雲霄的峭壁,城池便就坐落在其中,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地風城的險要,不止在於地形上,而是地風門駐紮於此,作為宋國的四大門派,不去選擇靈氣充沛的名川大山,而是將一座城池當做山門駐地。

這是因為,地風城不但是軍事重地,是前往魯國的咽喉要道,更是因為這裡地下有礦,有著兩座三品的靈石礦脈,那進口便就在地風城內。

時至深夜,天上層雲黯淡,星光若隱若現!

一陣陣狂風呼嘯而來,在峭壁峽谷間狂涌而來,宛若凶獸發出的怒吼,尋常百姓若是聽到,怕都要肝膽俱裂。

地風城的城池上,有著上千披金持銳的精兵守衛在此,即便已是夜半三更,但卻沒有人任何人有半點懈怠,俱都滿臉肅穆的神色,可見其戒備森嚴。

在城樓正中,卻是豎有一面戰旗,在狂風當中獵獵作響,隱約可見上面有一個字,在黯淡的月色閃現而出,卻是一個「地風」兩字。

在這面戰旗下面,大馬金刀的坐著一人,這是一位膀大腰圓的大漢,他上身完全的精赤,裸露出樹根盤結的肌肉,手持一面開山巨斧,看起來是威風凜凜。

這位將領不是別人,正是地風門主地風真君,宋國的十大高手之一。

地風城的百姓很少,只有寥寥不到十萬,可都是不怕死的勇士。

地風門的弟子不多,只有區區不到千人,可具都是驍勇善戰的死士。

加上城池堅固,城牆高二十丈,厚有三丈,城上遍布鐵甲連弩,連可射殺五階妖獸的床弩都有上百架,足以抵擋千軍萬馬。

所有,即便夜風再大,對方來勢再洶湧,地風真君都坐得很穩。

石震風?

不管你是誰?

不管有多麼厲害?

但有他地風真君在,地風城就穩如泰山,任何人休想在此撒野。

這時候,西北的狂風越來越急,發出咆哮般的呼嘯聲,可在地風真君穩如山嶽的心裡,卻始終是風平浪靜的。

忽然,他的眼皮一跳,似乎是有所發現一般,立即的抬頭望向遠方,目光似電一般的銳利,神色卻是疑惑起來。

不到千人?

這倒是奇怪,不是說有兩萬神武軍?

什麼?竟然都是築基以上修為,金丹真君都有十位以上?

地風真君的臉色難看起來,他手裡握著的那把開山大斧,此時也有些微微的輕顫起來,他完全都可以感覺得到,在那些金丹真君里,居然有三位金丹後期修為的,實力根本不在自己以下?

東鐵手,南金刀,北天譴!

居然是他們三位,這讓地風真君更加不解起來,這都不是一個陣營的人,不是本應該勢同水火,怎麼會聯袂前來地風城?

在疑惑間,夜空里光芒閃爍,上千道人影破空而來,好似劃破天際的流星,轉瞬間落在地風門的城門前,各種法器被祭出來,在夜色下五光十色的,明顯是透著敵意而來。

果然,這些人都是築基以上修為,金丹真君足有十位以上,打頭陣的三位金丹真君,可不正是東鐵手、南金刀和北天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