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情急之下,幸虧我趕忙收回左腳,牢牢的抓住掛梯,要不然,我便也掉了下去,經過這一次,我走的越發的小心,自然動作了慢了許多,但無論如何,我終於是到了崖底。

崖底卻是一片漆黑,黑的我都看不見我自己的手。

“有人嗎?”我問,但我的聲音情不自禁的有些顫抖。

“有人嗎?”崖底根本沒有人回答我,只有我自己的回聲。

突然,寂靜的崖底有呼吸聲傳進我的耳朵,而這呼吸聲越來越重,還越來越多。

“有人嗎?”我的聲音越發的顫抖。

呼!

驀然,那呼吸聲在我面前,毫無預兆的,一雙鬼綠的眸子在我面前睜開,和我四目相對,幾近面貼着面。

我被嚇的差一點叫出聲來,但我還是有理智的,深呼吸開口:“你好?”

但根本沒有人回答我,那雙鬼綠的眼眸只是寒森森的盯着我,頂的我毛骨悚然。

“你——”我沒有辦法,只能伸手去觸碰他,但我一伸手,竟摸了一手的毛。

就在我滯愣的瞬間,一雙雙鬼綠的眼眸星星點點的在我周圍睜開,那數量就跟天空中的繁星,越來越多,到最後,原本黑暗的崖底竟變成了一邊鬼綠,而我在鬼綠中卻狠狠僵硬住了身體。

因爲,這一雙雙的鬼綠眸子根本不是人,而是一隻只齜牙咧嘴的狼,它們每一隻的提醒都有我三倍還要大,它們的面目猙獰,鋒利的獠牙暴露在外面,盯着我,流着口水。

我:“…..”

我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就差噶的一聲抽過去了,要是可以,我也寧願就這樣抽過去了,偏偏就是沒昏死過去,反倒還特別清醒,就是雙腿軟的根本動不了。

啪!

在我面前的巨狼,一滴口水從它的獠牙上低落到我的臉上,又稠又噁心。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狼面目猙獰的朝我衝過來,想要獨佔我,被別的狼一口咬住了,瞬時,狼羣便亂了起來,一隻只竟相互撕咬起來。

我見狀,這是我唯一餓逃生機會,我趕忙趁亂往掛梯爬去。

“嗚!”突然,方纔我面前的巨狼大吼,瞬時,狼羣便安靜了下來。

我見情況不妙,加快了動作,頭狼和狼羣都發現了我的偷跑,來勢洶洶的跑過來,將我的掛梯團團圍住。

我慌忙的往下爬,但越是緊張害怕,動作便越發的不聽話。

頭狼見我爬了有些距離,夠不着,便讓幾隻狼咬住掛梯,猛烈的搖晃,這一下,原本就很難爬行的掛梯,更難前行了。

我想要往上爬,但因爲劇烈的搖晃,我根本無法前行,只能死死的抓着掛梯,希望這掛梯不會被搖下去,但我的希望破滅了,隨着巨狼們猛烈的搖晃,原本就年久失修的掛梯咔嚓一聲,斷了。

掛梯和我一起摔了下去。

摔到地上的瞬間,頭狼張口巨盆大口朝我咬來,我絕望的閉上眼睛,腦海中竟劃過軒轅爵的模樣,那一瞬間,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

但不等我想個明白,整個人卻石化了。

只見頭狼正伸着它的大舌頭,大口大口的舔着我的臉,將我整張臉都舔的溼乎乎的。

我的腦子有些不夠用,難道,這頭狼是想在吃掉我之前,先把我舔乾淨。

嗚嗚!

後面的狼羣發出聲音,好似不滿。

頭狼瞥它們一眼,這纔有些不情願的走開,它一走來,後main一大羣巨大的狼便興奮的朝我圍攏過來。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霎那間,我嚇得雙腿軟綿綿的,我想,這一次,我估計連渣也不會剩下了。

我絕望的閉上眼睛,等待着狼羣的撕咬,卻不想,我整個人都落入了一片溼乎乎當中,只見狼羣們並未撕咬我,卻如頭狼一般爭先恐後的在舔舐我。

我:“…..”

難道這是它們的習慣,在吃之前先舔舔?

啪嗒!

正在此時,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過來,在這深淵中尤爲的清晰。

狼羣們卻驀然停止了舔舐,迅速的退開,竟還四肢跪地,低垂它們巨大的腦袋,不復方纔的兇狠,轉而恭敬無比。

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眼前馴服有靈性的狼不禁讓我想到了白廟寺裏的烏鴉,難道現在的動物都這麼的聰明有靈性?

啪嗒!

不等我想出個所以然,狼羣竟一個個閉上了眼睛,就好像燭光一盞盞湮滅,深淵再次恢復一片黑暗。

啪嗒!

而腳步聲卻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我不禁有些害怕,這深淵裏住着這麼多的巨狼已經夠可怕的了,居然還住着能讓巨狼也如此可怕的東西,那,那又會是什麼?

啪嗒!

腳步聲一聲比一聲近,而每一步似乎都朝我走來,一步,兩步,三步……

啪嗒。

那腳步聲最終在我面前停下。

我的心臟有一瞬間是停止了的,因爲,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有一股氣息從黑暗中落在我的臉上,還是——冷的! 於此同時,跪在地上的狼羣睜開眼睛,黑暗的深淵又恢復了一片鬼綠。

“啊!”但當我看清站在我面前的東西的時候,失聲尖叫着倒在地上。

一片鬼綠中,只見我面前的東西匍匐在地上,用四肢爬行,它的身體很小,很瘦,骨頭和皮黏糊在一起,它的頭上長着很長的毛髮,全是白的,都垂落到地上了,它的身上包裹着什麼,但模糊中看不真切。

我被眼前的東西嚇的根本不敢動,但突然,那東西爬行着四肢,竟往我爬過來,我想後退,但我的雙腿和身體不知被什麼東西束縛住,跟石頭般無法動彈。

但那東西卻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我以爲她會停下,但它竟沿着我的身體,慢慢的爬上來。

我想讓它下去,想讓它離開,但我的聲音還未發出來,那東西已經來到我的胸口,瞬間,我屏住了呼吸,只能在鬼綠中看着眼前被包裹進一團白毛中的東西。

就在我努力平復心情,想看看身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一隻血紅,流着血的眼睛竟從白毛中露出來,寒森森的盯着我。

我本能的想要尖叫,但所有的聲音都被突如其來的恐懼吞沒了。

鮮紅粘稠的血緩慢的,不斷的從那隻眼睛裏流出來,濃郁的血腥味噁心的我想吐。

那東西卻驀然湊近我,霎那間,它的白毛都分散開去,和我面對面的瞬間我衝破恐懼,大聲尖叫。

旁邊的巨狼羣們都低垂下頭,用爪子將自己的耳朵搭拉住。

我繼續撕心裂肺的尖叫着,我這輩子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東西,真的從未見過。

只見它只長了一隻眼睛,那眼睛在額頭中央,鮮紅的血不斷的從眼睛裏流下來,它並沒有鼻子,只有兩隻鼻孔,深陷在皮膚裏,就好像被人用尖銳的東西砸進去的一般,那從眼睛裏流下來的血經過兩個鼻孔,一小半進入了鼻孔裏,剩餘的繼續往下流,全數被它吃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它的嘴巴跟人的很像,但它的牙齒卻是無比鋒利的,就跟野獸一般,它吃了血,卻盯着我,意猶未盡的舔舐脣角,我整個人都毛骨悚然,好似它隨時會撲上來將我撕碎的錯覺。

它在我的身上,它的四肢抓着我的肉,一片生疼。但它繼續湊近我,讓我將它的臉看的透徹,它不僅五官醜陋,奇特,它的皮膚更是噁心,整一張臉上沒有一處皮膚是好的,臉上的肉一道一道全部都往外翻,縱橫交錯,密密麻麻,當真是噁心醜陋的。

“小姑娘,不要害怕,這些小狼狼是不會傷害你的,它們只是想跟你親暱而已。”突然,那東西竟開口講話,聲音柔和且帶着娃娃音。

我被眼前詭異的畫面鎮住了,一時之間腦子有些空白。

“小狼狼,過來。”那東西用三肢抓着我的身體,另一隻朝巨狼揮揮手,頭狼見了,立刻朝我走來。

此刻,我倒覺得體形巨大,露着鋒利獠牙的巨狼並不可怕,反倒是眼前這個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並且會說話的東西,可怕極了。

“你看,小狼狼是很乖的,從來不咬人的。”那東西一隻爪子撫摸着頭狼的頭,頭狼敬畏聽話的任由其撫摸。

我在一片綠光之中,看着懸崖深處全是白森森的人骨,我:“….”

突然,那東西轉過身:“小姑娘,你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

“鬼面崖。”雖然我極力在控制,但我的聲音依舊有些顫抖。

那東西逼近我,血紅的眼睛幾近貼着我的面,濃郁的血腥味讓我噁心的想吐,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字吐出:“你可知道,你來這裏要做什麼?”

“我,我來求解藥。”我被它詭異的話語震懾住,但依舊鼓起勇氣問:“你,你是誰?”

那東西卻驀然對我笑了,一笑,整張臉就跟被撕碎了一樣,那些被翻出來的肉都豎立起來,在空氣中隨着笑聲顫抖。

噁心洶涌的翻上來,我趕忙捂住嘴。

“我啊,就是鬼婆。”那東西笑呵呵的道。

這只妖怪不太冷 “你,你是人?”我好不容易止住了噁心。

“我當然是人,你看我哪裏不像人。”鬼婆理所當然道。

我看着鬼婆渾身上下沒有一點人樣,我:“…..”

鬼婆從我身上爬下去,從地上站立起來,我這纔看出她所謂的人樣。鬼婆很矮小,乾癟,她站起來也就勉強只有我的腿長,她的雙手和雙腳早已經沒有了人的樣子,就跟野獸是一樣的。

但確定鬼婆是人,我懸着的一口氣終於鬆了下來:“鬼婆,我是來找解藥的,我有個朋友中了白廟寺烏鴉的毒,有人讓我來這裏求解藥,說只要我來了,便會知道怎麼做。”

“你來對地方了。”鬼婆道。

“真的嗎,鬼婆,您有解藥嗎?”我眼前一亮。

“不是我有解藥,解藥在你的身上。”

“在我身上?”我詫異,隨即否定:“不可能啊,要是我身上有解藥,我怎麼會不知道。”

“他是你的什麼人?”突然,鬼婆問。

我反應過來,道:“一個朋友。”

鬼婆看着我,也不說話,只是在這樣一片綠光中,被鬼婆如此這般盯着,是瘮人的。

“那你爲了他能做到什麼地步?”鬼婆又問。

我笑了笑:“所有。”

鬼婆卻輕哼了一聲,不等我開口問,她的右手一動,一隻細小的蟲子從她的骯髒的指甲縫裏費勁的爬出來,揮着翅膀,竟進了我的嘴巴。

等我反應過來,我竟吃了一隻蟲子,我趕忙俯身嘔吐起來,想要將它吐出來,但不管我怎麼扣,根本就吐不出來。

“快回去吧,晚了,恐怕最後一面都見不上了。”鬼婆說着,轉身要離開。

我再也顧不上那小蟲子,拉住鬼婆:“婆婆,麻煩您能給我解藥嗎,我真的急救我的朋友。”

鬼婆不曾回頭,只道:“記住,你說過的話,會傾其所有救他。”

我以爲鬼婆是需要我做什麼,連忙道:“我記着,婆婆,不管你有什麼要求,我都一定做到,只要你能救救我朋友。”

“我說了,解藥在你身上,只是,凡是都是一物換一物,公平。”鬼婆說完,再次走進了黑暗,我想要追上去,原本棲息的巨狼羣起身,圍成了一睹牆,讓我無法過去。

我想,這一定是鬼婆的意思,我看着裏面的一片黑暗,想着鬼婆的話,她說,解藥在我身上,難道,解藥真的在我身上?

我不敢在停留,趕忙要上掛梯離開,但我才記起,掛梯已經被巨狼損壞了,根本上不去。

正在我着急怎麼辦的時候,我的身體一輕,我轉頭,卻見頭狼將一口咬住我的衣裳,不等我反應過來,將我用力一甩。

“啊!”黑暗和勁風將我整個包裹住,我尖叫着從黑暗的半空掉落。

砰!

我整個人掉落進水裏,我慌亂的撲騰,害怕身體會墜落下去,但不等我撲騰幾下,一股洶涌的水浪衝過來,將我整個人捲進水裏,我越發害怕的撲騰,掙扎,但一下,我竟站了起來。

我一愣,睜開眼睛,這才發現,我竟站在水中,而腳下的水非常的淺,只到膝蓋。

我猛然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爲我要死了。但當猛烈的陽光照射在我的臉上時,我卻整個人僵硬住了,現在是當天的餉午,還是,第二天的餉午?

在深淵底下,讓我完全不知道時間,但我的眼皮卻驀然跳動起來,一種強烈的不詳席捲上心頭。

只是越前龍馬 不會的,不會是我所想的那樣。

我再不敢停留,往客棧走去。

早上我出客棧的時候是看見了河的,而這條河,我看着河那條河有幾分相似,要是沒有錯,沿着這條河,一定能找到客棧。

我爬起來,大部往前走,果然,不出我所料,越是往前走,那些個景象也熟悉起來。

街巷上的人們見到我,都紛紛驚奇的回頭,應該是我渾身溼答答的樣子太過狼狽,但我管不了這麼多,三步並作兩步往客棧跑去。

“你知道嗎,今兒個日出後,死了個人。”

“啊,怎麼突然死了個人,我怎麼不知道,哪家的?”

突然,街巷旁兩個婦人的話傳入我的耳朵,我一僵硬,加快了腳步往客棧跑去。

可當我跑到客棧的時候,那小二在門口,一臉懊惱的模樣,一邊鎮上的一箇中年男人便拍了拍他肩膀:“小二,怎麼了,今兒個怎麼拉着一張臉。”

小二被男人一問,越發的煩:“別說了,真是開門不利,好端端的早上居然死了個人,現在掌櫃氣的不得了,要是弄不好啊,把我趕出去也是可能的。”

“死人跟你有什麼關係啊?”男人鬱悶。

“那幾位客觀是我接進來的啊,掌櫃自然是怪罪我。”小二說的,整個人都垂頭喪氣。

我的眼皮跳的越發的厲害,那股子不祥也越來越強烈,我往二樓跑去,可不等我上樓,就見那女娃娃帶着蛇正下樓來,見到我恍如見到空氣一般,擦肩而過。

“小妹妹,我把藥帶回來了。”我趕忙道,我想鬼婆說,解藥在我身上,我想,那應該就是在我身上。

小女娃卻只是冷冷的瞥了我一眼,繼續往樓下走。

我着急了,一把拉住小女娃:“小妹妹,你怎麼能走,你不是答應我救活他的嗎?”

小女娃笑的越發鄙夷:“對啊,我是答應救他,但你不按時回來,怪我?” 入骨相思知不知 小女娃話落,甩開我的手,徑直離開了。

我僵硬在階梯上,霎那間,整個客棧變得寧靜一片,二樓的屋子緊緊的關着門,在這寧靜過頭的客棧好像凝固了歲月。

我一步,一步的往上走,我的思緒跟隨着清風一樣遠去,我的腦子裏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此刻我在想什麼,但當我站在軒轅爵的屋子外時,我突然有些害怕,我不敢推開那一扇單薄的門。

清風從外面吹進來,我有些固執的站在外面。

吱嘎!

面前的門隨着風竟開了,原來,那門竟是不曾關上的,一吹,便徐徐打開了。

我站在外面,隨着風將門掃開,我看見軒轅爵睡在牀上,安靜的,沒有任何動靜。

我的腳不聽使喚的,一步一步走近他,可我的心卻不能控制的顫抖,害怕,我想要讓我自己停下來,但我的腳卻依舊往前走,一直到牀前,清楚的看見軒轅爵的臉龐,他的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平靜,可也平靜過了頭,變得清冷,猶如沒有生氣一般。

“皇上?”我輕聲呼喚。

但,沒有人回答我,只有寂寞的風,和牀上安靜躺着的軒轅爵。

“皇上?”我再次喊道,可,依舊只有清風撫摸過我的臉。

我閉了嘴,靜靜的凝視着軒轅爵,他的雙眸緊閉,肅殺的五官在此刻變得柔和了許多。

“軒轅爵。” 做你的夢中新娘 許久,我開口。

“軒轅爵,你該起來了?”

啪嗒!

我的話剛落,有什麼晶瑩的東西從我的眼睛裏掉下來。

啪嗒!

又是一滴,兩滴。

我擡手一抹,這才發現,我竟是流淚了。

我已經太久太久不曾哭泣,但,此刻我竟哭了,而我的胸口鑽心的疼,比那日割取心頭肉更疼痛。

我知道的,軒轅爵是死了,因爲我沒有在第二天的日出之前趕回來,但我不明白的是,我爲什麼會流淚,我又爲什麼會心痛。

我的目光凝視着軒轅爵,我的手情不自禁的撫摸在軒轅爵的臉上,觸摸到他臉龐的這一剎那,我才知道,原來這麼個看似冷漠的人,其實,臉上的觸感也是柔軟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