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想了片刻,趙小川忽然驚覺着似乎是蘭雨欣第一次開口…….

不過這個細節很快便被他拋到了腦後,開口問道:“你是他們的老大?”

“老大?”蘭雨欣微微皺眉,隨即點頭道:“老大什麼的實在是太難聽了,我根本不喜歡這個稱呼,至於他們不過是我和母親計劃中的棋子罷了。”

說這話時,蘭雨欣是用中文說的。

趙小川看着麥克和其他人臉上迷茫的表情,知道只有他聽懂了蘭雨欣的意思。

然而這讓他感到更加的迷惑,沉聲道:“母親?你是說夏雨青?她也在米國?你們究竟是什麼目的?”

面對着開門見山的直接詢問,蘭雨欣轉頭看了一圈,衝着他笑道:“趙小川,許久未見,不不覺得我們應該找個地方好好的坐下來聊聊麼?”

趙小川微微一愣,沉吟片刻,點點頭。

蘭雨欣見趙小川點頭,笑的更加開心,也不等他說話,轉身向着隧道里面走去。

趙小川跟着蘭雨欣行了一路,路上看到了許多裝甲車和飛機,還有一些武器。

不過這些裝甲車大多是破舊殘缺的,上面沾滿了血污,很顯然是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戰鬥。

蘭雨欣注意到了趙小川的目光,道:“自從五天前米國行屍病毒爆發之後,米國派遣軍隊就開始到處鎮壓行屍,只可惜米國的一些高級官員都中了病毒,所以到最後一場戰爭只能失敗。”

“最後全米國七成的軍力和八成的人口都變成了行屍,即使沒有變成行屍的人類,也各自爲政,形成了很多的小團體,像我們這裏就是母親和我通過短短的幾天而建立起來的。”

“你們倒還真有本事!”趙小川嗤笑道:“沒想到一個鬼物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鬼物?”蘭雨欣前進的步伐停了下來,看向趙小川。

四周的基因戰士們似乎察覺到了空氣中的凝重,慢慢將自己手中的槍擡起來對準趙小川。

“果然,你已經融合了殘魂?”

正當找小川以爲大戰一觸即發時,蘭雨欣笑道,衝着左右擺擺手。

左右的基因戰士,包括麥克都走了下來,而且傑克一夥人也被基因戰士們拖了下來。

一時間,一條路上只剩下了蘭雨欣和趙小川兩人。

“你這是什麼意思?”趙小川問道。

“你是再說我爲什麼要讓他們下去?還是在問我話的意思?”蘭雨欣道。

“都有!”趙小川道:“我想你應該明白。”

“明白,當然明白,因爲過去的事情,你對我們充滿了敵意。“蘭雨欣掩嘴笑了一會兒,臉色一凝道:“不過你也不必將你的敵意表現的這麼明顯,畢竟我們說不定以後還有合作的機會。”

“合作的機會?”趙小川眉頭一挑,道:“你什麼意思?”

“呵呵,趙小川看起來你還是不太瞭解現在當前世界的局勢變化啊?”蘭雨欣笑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一會兒母親大人會向你解釋清楚的。”

現在當前的局勢?

趙小船微微皺眉,關於當前的局勢他心中有些猜測,畢竟米國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片行屍帝國,所以對於世界來說肯定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只不過他想不通的是這一切和他有什麼關係?爲什麼蘭雨欣會那麼肯定自己將會和他結盟呢?

“好了,不要想這麼多了,當你信息不充足的時候,不論怎麼推導得出的答案都是錯誤的。”蘭雨欣說道:“有什麼想法還是等和母親交流之後在思考着吧!”

說完,一股冰冷的寒意從她的身上傳出,一瞬間冰凍了整條通道。

趙小川來不及反應便成爲了一塊大冰坨子,不過很快一道道裂縫從冰塊上裂開,趙小川打了個哆嗦,隨即怒道:“你想要做什麼?”

“果然比以前要強悍的多,以現在我的實力想要凍結他的靈魂果然是有些難度。”藍雨欣看到趙小川從冰坨中掙脫,小聲嘀咕道。

隨即她聽到趙小川的話,道:“發什麼火氣?我只是看米國的天氣有些熱,想要幫你降降溫,開個玩笑而已。怎麼?難道你還想殺了我不成?”

暴怒的趙小川聽到蘭雨欣這麼說,滿腔怒火頓時泄去。

收拾蘭雨欣?別開玩笑了,先不說眼下自己力量被封印着,在面對佔據地利的蘭雨欣母子面前很有可能就是自取其辱。

單單是想到蔣舟舟,趙小川就有些頭疼,他可是知道蔣舟舟是有多麼的喜歡蘭雨欣。

如果自己真的傷害到了蘭雨欣,說不定等蔣舟舟傷好了之後會怎麼埋汰自己呢!

“算了,你還是快點帶我去見夏雨青吧!”趙小川語氣無奈的說道。

蘭雨欣看到趙小川的無奈的表情,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還想要繼續捉弄一下趙小川。

可這時,她的身體微微一顫,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好了,前面就是我母親所在的地方,你去前面吧!”

趙小川看着蘭雨欣冰冷的面孔,微微一愣,心中想到了“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這句話,然後隨即搖搖頭,掠過蘭雨欣,率先走到了前面。

面前是一堵牆,上面畫面了藍色的符文,根據趙小川從牧童那裏學習的粗略的符文知識判斷,眼前的這片牆壁上畫着的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傳送陣法。

“喂,怎麼進去?”趙小川注視牆壁半天,沒有找到怎麼進入的方法,轉頭對着蘭雨欣問道。

誰知蘭雨欣已經消失了蹤跡,他的身後根本空無一人。

“這下子可怎麼辦?”

趙小川見蘭雨欣消失,皺了皺眉頭,上前在牆壁上敲敲打打了半天,但卻並沒有任何作用,不由皺起眉頭,站在石壁前面仔細端詳起來。

過了片刻後,趙小川感到眼睛一花,竟然發現那些符文開始緩緩的蠕動起來,無數的符文如同蝌蚪一般遊走在牆壁上,逐漸組合成一個巨大的圓形符文。

幾乎同時,他的眼睛中浮現出和牆壁上完全相同的兩枚圓形符文,並且隨着圓形符文的組合,他眼中的符文飛快的旋轉起來。 聽到霍爾頓的話,秦穆然神情一愣,臉上掠過几絲驚愕的神情。

「我小姑有問題?」

秦穆然驚訝說道,一時間,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霍爾頓話中的意思。

「老大,我感覺霜姐這次回來后,整個人跟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僅性格抑鬱了許多,而且還經常,經常鬼鬼祟祟……好像,隱瞞了什麼事情……」

霍爾頓猜測說道。

「霍爾頓,你小子是喝多了在說胡話嗎?」

秦穆然詫異說道。

自己不在西方的這幾年裡,整個冥王殿的大小事務,幾乎都是由秦霜一手處理。

她不僅是自己的親人,更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他相信,即便秦霜真的隱瞞了什麼,也一定是為了冥王殿和自己著想。

「老大,我知道你不願意相信,但是霜姐這幾天的確很反常,性格也較之前有了很大變化……」

霍爾頓在電話中說道。

秦穆然沉默片刻,自己上次回冥王殿探望秦霜,發現她確實有這樣的情況。

當時,他並沒有太過在意。

「我知道了,你平常多注意一些我小姑,有什麼情況,隨時通知我……」

秦穆然叮囑說道。

霍爾頓的性格,自己很了解,他跟自己說這些,一定是已經發現了什麼,否則不可能這麼說。

「老大,我明白了,還有一個情報,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一下。」

霍爾頓說道。

「哦?什麼情報?」

秦穆然問道。

「據咱們冥王殿情報網傳回的消息,明天將會有兩個神秘大人物降臨格蘭塞堡城參加西方大賽,他們的身份保密度很高,具體身份我們沒有調查清楚……」

霍爾頓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兩個神秘大人物?

連冥王殿的情報網都查不清楚他們的底細,可見他們來路確實很神秘。

雖然,秦穆然並不知道他們的底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此神秘的兩個大人物,絕不簡單隻是來參加一場西方大賽那麼簡單。

秦穆然看了眼窗外.陰沉的天氣。

多年來的感覺告訴自己,一場腥風血雨似乎即將來臨。

晚上,七點鐘。

李伯走進秦穆然房間,此刻,秦穆然似乎正在沉思些什麼。

「秦會長,參加今晚堂會的華僑會兄弟們都已經到齊了,現在,就等你了。」

李伯恭敬說道。

秦穆然抬眼看了眼鐘錶時間,起身稍稍整理了下衣裝,這是自己初次在華僑會正式場合露面,總得注意下自己英俊的形象。

一切就緒。

在李伯陪同下,秦穆然徑直前往早已準備好的堂會大廳。

走進會廳,大廳內左右位列百十號人,他們都是華僑會中層以上的管理者。

周吳二老,也立刻迎了上來。

「秦會長,我們已經安排妥當,就等您來了。」

周老客氣笑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走到主桌坐下,環視兩眼眾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秦穆然。

「諸位,今天我們召開這次堂會,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重新任命華僑會內部人事結構,我的原則很簡單,只有一個。」

「按照實力說話,能者上,庸者下!」

秦穆然厲聲說道,在這種莊嚴的場合,他必須用這種口吻,說話間,周身都帶著強大氣場,壓得眾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決定,上官雷闕將繼續擔任華僑會副會長的職務,等小雷病癒后,華僑會的事務依舊由他代我全權處理……」

秦穆然說道。

雖然,自己掛著一個華僑會會長的頭銜,但是小小一個華僑會,他懶得多費心思管理,所以將事務處理權,依舊讓給上官雷闕代為處理。

上官雷闕畢竟是華僑會的創始人,這樣做,一來可以讓華僑會的老人心服口服,二來也能讓自己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剩下的,我打算將華僑會的勢力和地盤劃分三分,李伯和周吳二老擔任三大堂主,各管其一……」

秦穆然繼而說道。

李伯是華僑會的老人,威望較高,周吳二老的實力,也都在古武者境界,他們三人擔任華僑會三大堂主的職位,這一點下面人自然都沒有什麼可反駁的。

「秦會長,大局已定,那剩下的人員您打算怎麼安排他們?」

周老言道。

隨同周吳二老一起投奔華僑會的,還有二十餘名強者,他們其中,不乏宗師強者。

「這個我也已經有了安排,這些人分到你們三大堂主麾下,這裡有一份我早已列好的名單,老頭兒,你給大家念一下。」

秦穆然言道。

李伯接過任命名單,站在秦穆然身旁,將整個華僑會中層職位,重新按照實力分到三大堂主麾下,並完全按照各自實力和能力劃分職務高低。

一切安排妥當后,秦穆然悠然起身,走到眾人面前。

「大家還有什麼異議嗎?」

「如果沒有的話,從今天開始,華僑會的結構按照我剛才任命的職務開始實行。」

秦穆然淡然說道。

四周華僑會的成員,竊竊私語議論一番后,並沒有人提出問題。

作為冥王殿的創始人,偌大的冥王殿他都能運行過來,區區一個華僑會的人員結構重組,對秦穆然而言,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秦會長,看來大家對你的安排並沒有異議,似乎都很滿意。」

李伯笑道。

「那就好,華僑會重組后,會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三大堂主了,有什麼問題可以先找小雷處理,如果他處理不了,再跟我說……」

秦穆然說道。

「明白,秦會長儘管放心,有我們三個老頭子在,華僑會不會出什麼大事情。」

李伯回道。

「那就好,小雷現在恢復的如何了?」

秦穆然問道。

「雷闕副會長現在恢復的很好,萊恩醫生說,應該過幾天就可以下床了。」

李伯說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等上官雷闕出院,整個華僑會的攤子,自己就可以全部丟給他。

這時候,一名華僑會成員,形色匆匆走了進來,看樣子像是出了什麼事情。

「秦會長,幾位堂主,不好了,外面出事情了,你們快出去看看吧!」

來者驚慌說道,說話間,來人噗通一聲已經倒在地上。

秦穆然定睛一看。

一隻黑色甲蟲,從來人身上爬了出來,渾身透著一股邪氣,不用想都知道,這是苗疆的產物。 嗡~

符文不斷在石壁上游走,組合成一張鬼臉大門,藍色的光輝閃現。

四周驟然一亮,變成一片幽藍的世界。

趙小川的臉一片碧藍,帶着圓形符文的眼睛掃過石壁,猶豫片刻,向着石壁伸出手掌。

譁~

石壁如同一片被湖面泛起的漣漪向着四周擴散開來,趙小川看着沒入石壁的手掌,瞳孔微微一縮。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股強大的力道從他的胳膊傳來,瞬間將他拉入其中。

眨眼間,趙小川消失在了原地,而在他消失後不久,那石壁上的光芒漸漸消退,四周恢復平靜,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噗通~

彷彿石塊掉入了水中,響起的流水聲在漆黑的空間中不斷迴響着。

“這是什麼地方?”

趙小川看着漆黑的四周,感到渾身溼漉漉的,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掉入了一片“潭水”之中,心中不由暗道。

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了,便發現一團巨大的藍色光源從自己的腳下升起,照亮着四周的一切。

這是一個陰冷的石窟,周圍天然的石鐘乳形成各種嶙峋的怪石在藍光的映照下閃耀着瑩瑩的綠色半點。

而正如他所料這是一個“水潭”,只不過這水潭中卻漂浮着一具具被泡的發白的死屍。

這些死屍臉上佈滿了驚恐的神情,身上都有着被咬合的傷口,傷口中一條條拇指大小的水蛭正在用它們的吸盤吸食着那些屍體的腐肉。

趙小川粗略掃了一眼,頓時感到胃部一陣翻騰,但他卻並沒有過多的時間來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爲他發現自己腳下的藍色光源正在攻擊自己…….

說是藍色光源也許有些不太具體,準確的來說,是一頭房屋大小,身上閃爍着顏色半點的八爪章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