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感覺到熟悉的氣息撲面,像海水一樣溫和的包裹她,雪暖歌身體一僵,她背對著他,此時整個人更加僵硬不已了!

「你,你穿上衣服了?」

雪暖歌咽了咽水,整個人有些不淡定。

世御華含著笑意的聲音淡淡而道:「你說呢?」低沉的猶如大提琴,令人回味無窮。

雪暖歌被這人厚臉皮給氣死,身上裸露的皮膚都染上淡淡的粉色,她 雪暖歌被這人厚臉皮給氣死,身上裸露的皮膚都染上淡淡的粉色,她

背著他用手指他:「快點把衣服穿上,不然,你、立刻給我離開!」

世御華一把拉過她白皙的手臂,一個轉身把她圈入懷中。

雪暖歌身體僵硬不已,下意識的往他完美精緻的身軀掃去,臉色一黑:「你這個混蛋!」原來他穿了褻褲!

「你害羞了。」

世御華低頭看著她,眼裡劃過一抹柔情愛意,猶如濃郁化不開的蜜糖。

不過,他還是點到為止,不然,真把懷中的小女人脾氣給點燃,就難收拾了。

只是,他在心裡重重的嘆了口氣,難道是他魅力不夠?為什麼眼前的小女人就是不撲倒他呢?

實在是可惜了不能鴛鴦浴。

她若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定會翻上一個白眼,這封建世界怎麼會如此不要臉之人?

雪暖歌看他離開,心裡鬆了口氣。本來想好好泡個澡,現在這個妖孽男人來了,她想,還是算了。

不然等等泡到一半,他突然闖進來,她的清白還要不要了。

世御華若知道他在她心中是這副模樣,定會哭笑不得,他有這麼禽獸?

雪暖歌簡單洗了個澡,繁重的頭飾與妝容卸下,只用一根羽絲帶將頭髮綁好。

「今天進宮,怎麼樣了?」

世御華低頭沉思,看見她來到,將她整個人抱在懷中,頭埋在她白皙的脖頸:「還好,還是小雪兒好聞。」

說到今天入宮,他眼裡閃過一絲戾氣,在看向懷中人兒時,眼裡的戾氣散去,只剩下滿滿柔情。

雪暖歌白了他一眼:「什麼叫我好聞,難道你還聞過別人?」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世御華委屈的看著她:「哪有,不過是今天進宮被胭脂水粉快熏死了。」

雪暖歌好笑的看著他,突然想起今早的事情:「對了,你給我轉這個數的紫金幣幹嘛呢?取整數五不好?」

她想到華夏網路數字語言,再想到他轉的「五二零,」心裡有些微妙,這是華夏數字語言,他應該不知道吧?

世御華整個人頓時變得不自然起來,他咳了聲:「難道你不喜歡?」

這還是他無意中從世雲煙的寶貝小書看到的,強大的記憶力令他記起,就想著轉「五二零」給她。

因為書上說,「五二零」等於「我愛你。」

他可以做一切有關「我愛你」的事情與行動,卻無法說出「我愛你」三個字。

哪怕是一個玩笑。

也許是多年來高傲的自尊心作祟。

卻不知道,有些話不說出來,會導致一方胡思亂想,你不說,她不知。

做了許多愛她的事情,卻唯獨沒告知一句,「我愛你。」

雪暖歌見他沉默許久未答,心裡有些淡淡的失落在瀰漫,也許是她想多了,他怎麼會知道「五二零」的字語呢?

在這個一妻多妾的年代,他一個王爺,能選她一生一世一雙人就已經很好了。

「乏了沒?我抱你上床睡覺。」

世御華不動聲色的跳過那個話題,關心的語氣說道。

「很晚了,你還是回羽王府吧,不然有人突然闖進來,那就麻煩了,你的形象也會一落千丈。」

雪暖歌這話,令人聽不出喜悲,世御華抿了唇,站了起來俯身在她眉間留下一個淡淡的吻:「晚安。」說完,人已消失不見。

「這個混蛋!走也不忘佔便宜!」

雪暖歌微微惱怒,靜了下來又想起剛有些不愉快的事,煩躁的扯著頭髮,攤在床上將被子蓋過頭就入眠而睡。

在她看不見的時候,世御華又在房中現身,他輕輕的坐在雪暖歌床邊,眼裡劃過一絲眷戀。

這個蠢萌蠢萌的丫頭,他怎麼會離開呢,也不捨得離開。

世御華搖頭輕笑,倚在她床邊一角睡了過去。

一夜無夢。

第二天早上,雪暖歌還未醒,就迎來了三位翩翩少年,白言軒這個話嘮擔當更是在院外就扯開喉嚨:「小七,快點起床開門。」

鳳影與安樂、安音在廚房忙活著早餐,聽這聲音,就明天三族公子又來了,安音扭過頭詢問鳳影:「怎麼樣?要開院門嗎?」

鳳影臉上呈現為難之色,可是想到小姐的吩咐,她定下心搖搖頭:「沒有小姐的吩咐,不開!」

於是,三個小丫頭又在廚房繼續忙活著雪暖歌的早餐,對於院門外的呼喊聲,充其不聞。

「別喊了,你喊破喉嚨也沒用。」

月淵澤聞到早飯的香味,這秋蓮閣三位丫鬟不是耳聾的,定聽到好友的呼喊,現在不開門,唯一原因就是小七吩咐下來,沒她允許不準開院門。

白言軒聽到好友的話,怎麼感覺這話怪怪的,好像有什麼東西亂入一般。

不過,他也聞到飯香了,停止了呼喊,在院門外靜靜的候著。

月淵澤俊俏的臉龐浮現一抹無奈:「曾幾何時,我也有一天被人拒之門外。」

天龍神主 玄淺觴瞥了他一臉:「說話能不能正常些,凈說些令人想入非非的話。」

「可不就是,月這話若被有心人傳了出來,我走在街上,豈不是被愛慕你的女子給撕成碎片。」

雪暖歌已經穿戴好,笑意吟吟的往院門走,給他們開門,鳳影三個聽到小姐的聲音,趕緊出房屋請安:「小姐早上好。」

她開了院門,將三個翩翩少年放了進來,雪暖歌看著鳳影三個,一臉無奈的說:「在我這裡,無須這麼多虛禮,趕緊上早餐,我肚子要餓死了。」

鳳影目含笑意:「是。」

「小七,你這秋蓮閣是不是太少侍女了。」

白言軒有些皺眉,以為她在鳳族並不得寵,他聽聞鳳族中的侍女說,三個侍女中有一個還是從小分支鳳家帶來的。

「我喜歡安靜些。」

雪暖歌坐了下來,也示意三位翩翩少年坐下。

月淵澤:「小七,昨天你去凰闕拍賣行,洗髓丹與愈靈藥劑都是出自你手?」

不是疑問,是肯定的語氣。

「是啊。」雪暖歌笑了笑,誠實的點點頭。

這三個天才少年,都是俊俏帥氣的公子哥。

一個嘴邊總喜歡噙著無害的笑容,實則是腹黑的狡猾狐狸,眼裡時刻閃爍算計的光茫。

別問她怎麼知道,因為她也只是這類人。⊙V⊙ 另外一個總是保持沉默,渾身散發生人忽近的氣息,讓人難以靠近。

還有一個則是三人行中的話嘮擔當,表面看最無害的則是月淵澤,其實,最無害的是話嘮二貨得不得了的白言軒。

但不管他們是怎樣的人,她心裡都跟明鏡似的,知道這三個出色的少年是真心關心她。

「月,你這是在說笑吧?小七再怎麼厲害也拿不出洗髓丹,更別說是藥劑了。」白言軒翻了個白眼,一臉的不相信。

說話這會,鳳影三人已經將早餐全都呈上來:「小姐,少爺們慢用。」

雪暖歌對鳳影幾人點點頭,扭頭看向白言軒,眯起水靈的雙眼:「你怎麼就知道我拿不出來呢?」

玄淺觴也望向雪暖歌,眼裡閃著著亮光。

白言軒二貨的哼了聲,傲嬌的不得不,一臉的胸有成竹:「你肯定沒有!賭石已經要超過我了,就不信你什麼都行……啊啊啊」

月淵澤眼裡閃過笑意,故作用手撩了下耳朵:「殺豬?」

玄淺觴也是皺眉看著好友,眼裡隱隱閃過嫌棄之色。

白言軒會發出「殺豬般」的叫聲,是因為雪暖歌剛衣袖撫過木桌上,就出現在一大瓶洗髓丹與一大瓶的愈靈藥劑。

「你,怎麼會!」

白言軒滿臉不可置信,我的天,誰說女子不如男人,他眼前這個例子,就狠狠打了他們一巴掌,臉火辣辣的疼……

雪暖歌攤手:「現在信了吧?」

白言軒看著這兩大瓶的洗髓丹與愈靈藥劑,狗腿子的笑著:「嘿嘿,信信信,哪能不信啊!」

月淵澤翻了個白眼,對於好友二貨程度已經無奈到了一個極點,在他們面前丟人就算了,在小七面前也這麼丟臉…

玄淺觴沒說話,只是眼裡的嫌棄之色愈發明顯,明顯到白言軒這個神經大條的二貨也知道了。

他炸毛了:「觴,你這是什麼眼神?」

玄淺觴拿起放在面前晶瑩剔透的茶杯,這可是小七剛盛滿的,要好好嘗嘗。

他沒理會好友,只是給了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體會。

「你們這麼早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雪暖歌掩面一笑,看著這幾個大男孩之間的互動,不知道為什麼竟覺得好友愛。

「今天有一個「花船吟詩」活動,聚集的公子小姐都是四大世族八大世家十二名門的人,你回來帝都鳳族時間尚短,要去識一下人,免得弄出什麼烏龍。」

月淵澤咳了聲,一臉正色道。

「能弄出什麼烏龍,難不成我一個鳳族小姐還比不上那些世家名門的小姐?」

雪暖歌攏了攏眉心,挑起的柳眉掛上一抹不容忽視的傲氣。

白言軒特喜歡她充滿自信的時候,就好像會發光的小太陽:「當然不必怕他們,我們是誰?四大世族的人耶!族族相護。」

「那不就成了,我不去。」

雪暖歌對三位翩翩少年擺了擺手,吃著最愛的桂花糕,喝著暖胃的小米粥,這才是過日子嘛。

「可權貴圈,總要認識認識別人,也讓別人來認識一下你呀,你不知道,你要回帝都的信息已經在四大世族八大世家十二名門中傳開了。」

白言軒繼續勸道,他非讓她去,無非就是想那些所謂的謠言不攻自破!

不知道是誰那麼黑心,小七都還沒回帝都,就已經有人故意在權貴圈中傳開了來,說什麼鳳族七小姐是一個不能修鍊的草包,胸無點墨的醜八怪……

實在是氣到他了!

雪暖歌用毛巾擦了擦嘴,瞥了眼說的正嗨的白言軒,她回帝都的信息被人傳開,議論非非,如果今天去這「花船吟詩」的鴻門宴,豈不是被人當猴子,外星人一樣看待?!

一想到這個,她打了個冷顫,最怕這些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感覺被視-奸一樣。

「不去!」她拒絕的乾脆。

白言軒啞言,眼睛好像抽筋似的求救兩位好友。

玄淺觴終於開口說了句話:「你眼睛抽筋?要不要緊?」

白言軒一口老血差點吐了出來,眼神死死眸著好友!

有這樣說話的嗎?果然是損友!

一個不靠譜,他扭頭看向第二個,月淵澤剛想開口勸說,卻被門外一道悅耳的聲音給打斷:「小七!今天去「花船吟詩」吧!」

說話的正是族中排行第三的嫡字輩——鳳暖陽。

白言軒一聽,咦,有戲!

雪暖歌指尖揉著有些疼意的眉心,來了三個翩翩少年還不夠,現在又加上三姐與五哥兩人勸著去。

她該說什麼好,能拒絕嗎?!

最後的最後,雪暖歌還是認命的被鳳暖陽拖入房中,四個大男孩在外邊等候。

出來的時候,幾個人都被狠狠驚艷了一把,秋水明眸,朱唇齒白,滿臉的膠原蛋白羨煞旁人,宛如出塵的仙子落入人間。

「小七太美啦啦啦!!!」

白言軒忍不住要驚呼,怎麼會有這麼美的不像話的人存在這個世界?

「小時候大家玩一堆,大家都看好之媛比較多一些,小時候我們小七的臉是嬰兒肥,而之媛小小年紀就脫離了嬰兒肥,沒想到長大后我們小七竟然把之媛給比了下去,看來你們月族在帝都稱號為第一美女,可要換給我們小七了!」

鳳暖陽滿滿的自豪,看著自己的小七兒,可軟可萌可美可英氣…嚶嚶嚶,實在是美的不像話!

月淵澤不知道從哪變幻出一把山水扇,他搖著扇子,笑的坦然:「小七美過她,璃國帝都之城第一美女落在小七身上,實屬正常之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