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慕邇凡深深的皺著眉頭,那樣子認真又……可愛。

讓E國金字塔最頂端的男人有了挫敗感,甚至在她面前耷拉個腦袋,莘妤感到自己像個壞人。

有了負罪感的她走了回來,深深的看他一眼:「其實,談戀愛沒什麼,但是我不喜歡被管束。做了你的女朋友,會更沒有自由,所以……你還是讓我再考慮個七八年。七八年後我給答案?」

她帶著商量的口吻問他。

慕邇凡的兩片俊眉快湊到一起了:「七八年?老三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莘妤打包票:「不可能,然然說過,他們最快也要四五年後才有打算。咱們先就這麼著吧,你忙你的,如果有什麼不滿意,就當我今天沒來過。」

說完這番話,她一溜煙跑了。

慕邇凡看著她逃似的背影,搖搖頭。解決不了問題又溜,她的責任心被她自己給消化了嗎? 慕晨翊接到大哥電話的時候,正準備和老婆一起加班。

庄珞然看到電話微微一笑,把頭搭在了他的肩上。

慕晨翊嘆息一聲,接通了電話:「哥,今晚不忙?」

慕邇凡:「忙就不能給你打電話?」

慕晨翊:「不,有事您說話。」

慕邇凡:「你覺得我招人喜歡嗎?」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慕晨翊乾咳一聲:「大哥,我們都很喜歡你。」

慕邇凡:「不是家人的那種喜歡,是另外一種。」

慕晨翊一頭霧水:「另外是哪種?」

慕邇凡也解釋不清,兄弟倆你來我往聊了幾句也沒扯清。

在一旁的庄珞然,有些不耐煩了,抱住了身邊的人,額頭在他下巴上蹭了蹭,然後對上慕晨翊那快冒火星的眸子,用眼神示意道:就是這種喜歡。

慕晨翊恍然大悟,對電話里說道:「哥,我也不是莘妤,也不懂她想的啊?」

為這事,打擾弟弟的好事,大哥他心裡過意得去嗎?

但慕邇凡覺得,慕晨翊也可以站在外人角度看待他,於是繼續問道:「你對我有不滿意的地方嗎?」

想掛電話的慕晨翊閉了閉眼:「哥,是莘妤對你單方面不滿意吧?那沒折,喜歡人家這條路上,您得慢慢走,別操之過急。」

慕晨翊這會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主。

三兄弟中,只是有慕晨翊算得上經驗豐富,身為大哥也可以不恥下問的。

於是兩兄弟又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起來。

被冷在一旁的庄珞然,聽了好幾分鐘也覺得他們沒抓到重點,急了,對電話里大聲說道:「總是有了接觸,才會有地方令她不滿意,大哥仔細回憶回憶,難道心裡沒數嗎?」

慕晨翊拿遠了電話看向她,這種事你插什麼嘴?

慕邇凡那邊靜悄悄一點聲音也沒有。

庄珞然才不管身邊人的神情,想了想,補充一句:「哦,也是,記憶給你抹了,你也想不來。」

慕晨翊:……

幾秒后,電話那頭傳來慕邇凡憤怒的聲音:「老三,你敢開免提!」

慕晨翊硬著頭皮總結這段通話:「哥,原因已找到,太晚了,我睡了。」

掛斷電話的男人,眸色暗沉的看著庄珞然。

真香的小女人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她每一句話都是認真的:「看著我做什麼,我說的是事實。」

慕晨翊把人圈住:「你是不是希望大哥永遠記住你研製的噴霧劑曾經在他臉上試用過?」

心大的庄珞然感到害怕了:「大哥胸懷天下,不會斤斤計較吧。」

慕晨翊搖著腦袋:「難說,這個世界太危險,以後多黏著我。」

庄珞然皺皺眉,還沒想明白他這句話的含義,男人抬手熄了燈……

帝都一場熱鬧非凡的攀岩比賽正在如火如荼的舉行。莘妤屬於這塊的愛好者,她要向別人證明,自己不用細細的鋼絲,徒手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攀上三十米高的岩壁。

而莘妤因最近和慕總統那點不清不楚的事也讓人津津樂道,從報名到現在,受到的議論也不少。而參賽者們也並不會因為她比較特別,就在這場全國直播的賽事里謙讓她。 她被分到最後一組比賽,一共五個人。莘妤的身體條件在裡面算一般的。但她從小有被訓練,比這些半路出家的人,在技巧上更勝一籌。

莘妤環視一眼嘈雜的現場,沒有讓父母來現場給自己加油是對的。

裁判一聲令下之後,此起彼伏的加油聲不絕於耳,莘妤憑藉不錯的協調力和恰到好處的力度,順利把其他四個人甩在了身後,而且甩得有點遠。

眼看快到最後一個凸起障礙,這也是最後一個最有難度的凸起部分,只能能順利攀過,就能拿到冠軍。

這點小障礙絲毫不能放慢她的速度,在全場歡呼聲中,她順利爬過障礙物,眼看要頂點的時候,上面伸出了一個腦袋……全場寂靜了。

他們的總統先生站在那最高的地方,沒有一絲恐懼,低頭望著只差一步就是全場第一的莘妤。

帶著攝像頭的無人機靠近了兩人,雖不能聽清楚他們說什麼,但總統先生那張俊美如斯且帶著柔和之意的臉是拍得清清楚楚。

莘妤先是詫異,然後有些著急:「你擋著幹什麼?快讓開,我要上去。」

慕邇凡知道比賽規則,選手要站了頂峰才算完成這場攀岩,所以……他不打算讓。

「妤妤,對我負責吧。和我訂婚,我就讓開。」

莘妤好氣哦,在這個時候,他用這種方法逼婚,簡直不要臉。

慕邇凡也不管她現在的情緒,只提醒:「後面的快追上來了,你只有兩秒考慮。」

莘妤眼瞧著自己的優勢在慢慢消失,心裡著急得不行。

一咬牙,向慕邇凡點點頭。

慕邇凡,你往後的人生……慘了!

總統先生帶著泰然自若的微笑後退一步,對她伸出手。

莘妤攀上去后,拉住慕邇凡的手,從頂點處的小平台上跳到了安全地方。

冠軍誕生,全場歡呼。

但其中更加熱烈的呼聲來源於莘妤最後落到某人的懷裡。

慕邇凡一臉幸福加甜膩的笑:「所有人都看見你點頭了,不許反悔。」

莘妤臉上沒有一點勝利者的喜悅:「所有人都看見你逼婚了!」

慕邇凡的臉依舊雲淡風輕:「不許胡說,他們只看到我關心自己女朋友。」

無人機攜帶的攝像頭沒有話筒,所以也沒有人知道他她們那幾秒鐘的簡短對話內容。只能從慕邇凡那臉上的寵溺味道肯定,紀莘妤小姐正在被總統先生關心。

莘妤在慕邇凡紳士般的呵護下離開三十米高的攀爬地點。

甚至到了頒獎環節,總統先生都不願別人享有這份給冠軍頒獎的殊榮。

他把獎盃放到她手裡,又捏捏她的臉。

全場因這份狗糧再次恍惚了。

莘妤看看左右兩邊,除了獎盃還有吉祥物,怎麼到她這裡,就只有一個件東西了,於是不滿的問頒獎嘉賓:「她們有吉祥物,為什麼我沒有?」

慕邇凡氣定神閑的一笑,只接把人抱了起來:「這不就有了?」

不不不,太大隻了,她接受不了。

莘妤完全受不了這樣的慕邇凡,相比之下,她好懷念那個冷冷的,總是與人有距離感的男人。 慕邇凡在更加熱烈的沸騰聲中把人抱走了。

紀家夫婦出神的坐在電視機旁,久久不動。

而松宸郡內,最開心的當屬安蘇晗,抓著老公的手臂,使勁兒搖:「咱家的老大難,終於脫單了。老公,我好激動。」

慕景沛襟危正坐的拍著已經興奮到趴在自己肩上的女人:「嗯,這小子終於開竅了。看來咱家最棘手的是老二!」

慕晨翊一臉的閒情逸緻說道:「爸,大哥這麼不解風情的人都脫單了,二哥還遠嗎?」

慕景沛沒有說話。

庄珞然推推自己老公:「夠嗆吧。」

蘇晨昀那副比禁慾系男神還要過之的樣子,只怕他會孤獨終老。

慕景沛無意間提起的老二,恰好讓安蘇晗綜合了一高一低兩種情緒,她嘆息一聲,瞬間平靜了很多。

無心關注比賽的蘇晨昀,在YOR集團忙碌的工作中打了好幾個噴嚏:今天到底有多少人在想他!

考慮到慕家兩個孩子,一個要辦結婚典禮,一個要辦訂婚典禮,先後順序讓慕景沛夫婦有些不好決定。

庄珞然倒是個挺開朗的一個人,主動告訴兩個長輩,她要和莘妤一起舉辦婚禮。 唐朝工科生 反正他們的是補辦,什麼時候補也沒關係。

安蘇晗為難的看向慕晨翊。

慕晨翊只點點頭,什麼也沒說。昨晚上加班時,她已經說服他了。

慕景沛倒是能理解:「然然和妤妤即是親戚,又是一起長大的感情,她們想同一天就同一天吧。不過,拍婚紗的時間已經訂好,就不改了。」

老公兒子都沒意見,安蘇晗也同意了,於是慕家專心準備老大的訂婚典禮。

訂婚不同於結婚,且以慕邇凡的身份,官方應酬的含義更多。於是慕家同意訂婚宴在總統府辦,但一年多以後的結婚典禮,是要一定要在堒港市舉行的。

莘妤香檳色的小禮裙是紀家花重金託人手工趕製的,上面孔雀羽毛樣式的刺繡,是真絲與羽毛的混合絲線縫製。

慕邇發準備的訂婚戒指是一顆質量較重且產量極少的紅鑽。以慕家的實力,能找到這樣珍貴的鑽石也不足為奇。

訂婚天這天不僅邀請了親朋好友,還有不少帝都名流,連雲家也派了人來。

白若姀和庄珞然陪著莘妤在休息室補妝。但三個人中,最緊張的,不是莘妤,而是一直不停照鏡子的白大小姐。

庄珞然給莘妤整理著裙擺,望了鏡子那邊好幾次。

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后,對那邊的女人說道:「我們家瑜哥在乎的是內在本質,不是外貌品相。」

白若姀輕呵了一聲:我信你個鬼。

莘妤嫌棄的看了她一眼:「美麗動人的白小姐,我表哥在外面望來望去的,好像在找人。今天是總統府官宴,很多名媛千金都會到場,瑜哥他又風度翩翩…………」

話未說完,只聽到一陣關門聲。

莘妤搖了搖頭:「和她說話就是不能太認真。」

庄珞然抿唇而笑。

離開休息室的白若姀,逃過了父母的目光后出現在雲子瑜面前。

他正和一個女人淺談著,見到白若姀,他禮貌的結束了對方還想繼續和他交流的意思,轉而看向她。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鏈上,變得溫情脈脈。

想繼續和雲子瑜聊天的女人知難而退,無奈的對他笑了笑,走向了別處。

白若姀一雙瞳仁秋水笑盈盈的望著他。

雲子瑜左右看了看,幾步上前,握住她的手,悄無聲息的把人帶出訂婚現場。

總裁霸愛之追妻 等到總統先生的訂婚儀式正式開始的時候,白儲寧夫婦怎麼也找不到他們家頑皮的姑娘了。

雲子瑜把車鑰匙扔給白若姀:「給你一次拐走我的機會。」

相比雲子瑜第一次到訪,白若姀對帝都不陌生,拿到鑰匙的她意味深長的一笑:「去開房怎麼樣?」

雲子瑜雖然詫異於姑娘的直接,但他心理素質相當好,沒有任何反對意見,坐上了副駕駛位置。

白若姀果真把車開到了金碧輝煌的酒店門口。

在慕家連鎖企業紫雲台酒店的大堂,她打算用雲子瑜的證件開一間位於頂樓的專享套房。

前台小姐面有難色,白若姀只得拿出慕家人特別配置的卡片,自報家門,並提醒道:「你們有培訓過對客戶的保密課程?」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那位一言不發,眉眼如清風明月般的帥哥,心下會意,禮貌且專業的說道:「這位小姐請放心,我們是經過訓練的,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會泄露客戶的半點信息。」

屠魔工業 白若姀滿意的點點頭,拿了房卡,拉著雲子瑜上了樓。

相比她的淡定,雲子瑜內心翻騰不息,這是真的帶他來開房么?

他以為她開玩笑的。

早知道她真的要開房,直接去他住的酒店就好了,沒必要花兩份錢,還擔心被家裡人發現。

可他又一想,難道是這裡有什麼別緻的情調……啊,對,這種事情調也很重要。

她喜歡,應該順著她。

白若姀並不知道雲子瑜在想些什麼,帶著他輕車熟路的到了頂層,也不用找房間,直接去了他們的套房。

雲子瑜臉色有點沉:她難道經常帶人來這裡?

白若姀開了門,先行進去,留下雲子瑜揣著一顆撲騰撲騰心站在門口,他左右看了看,猶豫幾秒才進了房間。

白若姀輕鬆笑道:「你是不是第一和女人開房?這麼緊張。」

雲子瑜本想點頭的,但心中有疑問,他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慢慢的環視了房間一周:很大,設備也很俱全,甚至還有天台。

沒有發現什麼奇形怪狀的設施,他稍稍安心,有的東西他不會玩,萬一出糗,讓她笑話就不好了。

「你經常來這裡?」有的話不問不痛快。

白若姀點頭:「算經常吧,只要來帝都,晚上沒事的時候一個人就來。」

雲子瑜臉色好看些了:感天謝地,她是一個人來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