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慕錦航自己穿上了任務套裝,就算位面已經重啟了,但是核心的進程卻沒有變。

林雪初:「我現在要回去。」

在林雪初說的時候,她眼前的場景就開始變了起來。

小坑道:「宿主大大,你現在想做什麼?」

「我以前放棄的是我自己的善良。」林雪初說。

小坑:「宿主大大可以這麼想是一件很好的事。」

「不會這樣了。」林雪初看著前面說。

「其實有時候審視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小坑說。

林雪初搖頭:「我要跟他一起經歷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慕錦航的事已經成為了林雪初心中的遺憾。

之前的林雪初只把慕錦航當作小孩子,但是在後面,在那個晚上,他抱著自己的時候,林雪初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兩個人的心跳聲。

從那天之後,林雪初就沒有再主動的把慕錦航當作小孩子。

只是那些心思早就被林雪初藏了起來。

林雪初拉開門走了出去。

只是在上個位面里,算計已經成了蔓延進自己本心的東西,林雪初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會被他們同化。

最恐怖的是,在同化的時候不自知。

南瓜車與水晶鞋 「不管怎麼樣,安歲和的那句話是對的。」林雪初說。

小坑:「宿主大大想說什麼?」

「不能放棄一開始就以惡的想法去揣摩。」

說完,林雪初直接跨了出去。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挺瀟洒的,在罅隙之門被關上的時候林雪初還在想這件事。

不過下一個鼻腔里進去的水中斷了林雪初的思考。

萌妻追夫:壓倒腹黑總裁 「我為什麼會在水裡?」林雪初想叫叫不出來,只能由著自己往下沉。

「你走的時候就是在這個位置……所以現在……」小坑的聲音在水裡出現的時候其實是有些失真的。

但是這不妨礙林雪初跟他的心靈交流。

「那怎麼辦?我不能直接在這裡溺死吧?我不會游泳的!



「哎呀宿主大大,你現在是狐妖啊,不不,是狐仙啊,你有法力的。」小坑說。

「法力?」

小坑:「你先捏個咒吧。」

林雪初沒再有什麼反應,而是閉著眼睛想了想自己之前在仙書上看的咒語。

然而,念完咒語后的林雪初只能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依舊在往下沉。

「為什麼沒用!」

小坑道:「我不知道啊!」

林雪初:「……」

一道光直接在水裡炸開了。

林雪初突然感覺時間就這麼被壓縮了。

在越來越模糊的視線之中,有個人一直在朝著自己游過來。

最後,像是把什麼東西覆在了自己的嘴上。

意識就是在這個時候覺醒的。

林雪初對上了法明的視線。

法明眼神緊閉,托著林雪初的後腦勺。

林雪初也不亂動了。

回到岸上后林雪初看著法明,林雪初突然覺得自己很想法明。

「道長你沒事吧!」林雪初開口。

法明淡淡的看著林雪初,眼神變了。

林雪初還沒見過這樣的法明,「道長你……」

「你這幾日去了哪兒?」法明問。

「我就是睡了一覺。」

「我還以為你……」法明不說了。

林雪初道:「我走的時候沒有告訴你,是我的錯,可是當時的事情很突然……」

「你說的,不管去哪兒,都帶著你。」法明直直的看著林雪初。

林雪初:「是這樣。」

「我也一樣。」法明朝著林雪初走了一步,身上還在滴著水,「你去哪兒的時候,也要帶著我。」

林雪初:「道長,你現在是不是……」

「聽到了嗎?」法明問。

林雪初點了點頭。

法明像是如釋重負一般往後退了一步:「回去吧。」

林雪初追上法明:「那天晚上最後怎麼了?」

法明說:「我趕到那裡的時候,陛下正站在河中央。我不知道你的去向。」

那天的法明也是像今晚這樣,在看見河裡的關山月後直接就從河裡跳了下去。

關山月站著一動不動。

法明在水下找了一圈都沒有林雪初的影子。

那個時候的林雪初已經不是之前的靈魂穿越,而是把林雪初整個人都穿了過去。

所以在林雪初失蹤的那幾天,是真正意義上的從這個世界蒸發了。

法明從來沒想到一直在自己眼前的一個人就這麼消失了。

不管用什麼辦法都召不回來。

不要說肉身了,就是連魂魄也不知道到了那個犄角旮旯里。

將關山月從水中救上岸,施術讓他沉睡之後,法明便一直在這河邊。

直到聽見有什麼從半空中從水中掉了進去。

然後就看見了林雪初。



這一刻,法明覺得自己的心臟終於重新開始跳動。

在水下看見林雪初的時候,在接觸到她的時候。

法明甚至就像像之前的自己跟她在那晚的星空下一樣。

那麼躺著,就不會有人發現了。

在水裡,也不會有人發現。

名門妻約 也不會被綱常發現,被戒律批判。

只是自己本身在享受這樣的感覺。

在終於貼近林雪初的時候。

「道長,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氣?」林雪初問。

法明道:「我很擔心你。」

「看出來了。」

一路上,林雪初一直跟在法明身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敢像之前那樣直接跟他並排走。

法明也沒有像往常一樣走走停停,而是一直朝著前面走。

「這件事就是我的錯……」

法明對自己的關心是自然而然的,所以在面對這樣的關心的時候,林雪初反倒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了。

快回到客棧的時候法明還是停了下來,轉身看著林雪初。

林雪初小跑了幾步后終於跟法明並肩了。

法明:「以後不要亂跑,不管去哪裡都要告訴我。」

林雪初:「道長剛剛一路上不等我不會就是在想這些事吧?」

本來林雪初只是隨便問問的,沒想到法明竟很實誠的點了點頭:「對,我還想了很多應該怎麼去找回你,或者你被丟失在哪個地方后我該怎麼辦。」

「要不道長也給我脖子上掛個牌子吧,上面寫著,這是道長的狐狸,撿到后立即歸還。」

法明站著原地想了想,最後道:「只需要一個字。」

「什麼?」

法明沒有回復林雪初,而是走進了客棧。

之前的戲說很快就被林雪初忘在了後頭。

「陛下在樓上,情緒不是很好,今早剛吃了粥。」法明開口。

林雪初:「那晚的陛下……」

「像夢遊,卻是被控制了。」法明走回了房間。

「說起這件事,道長有什麼想法?」林雪初問。

法明道:「你還記不記得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以為的換魂了?」

林雪初點頭。

法明道:「問題就出在這換魂上,若是換魂,那麼那個新來的魂魄會用陛下的軀體去做一些跟他自己有關的時候,可是陛下還是在朝著河裡走。」

(本章完) 「可是之前的夢,陛下也只是遠遠的望著前面的背影,甚至連她的臉都看不清。」

法明點頭:「所以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陛下直接朝著水裡走了?」

林雪初:「或許,那個夢到了這個階段以後需要陛下作出這樣的反應?」

「我想過這件事。」

只是沒有完全想明白的時候,林雪初就直接消失了。

現在法明可以這麼安穩的跟林雪初說著這些事,很大的程度還是因為林雪初已經回來了。

「然後呢?」林雪初問。

法明搖頭:「之後的事我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總覺得有什麼點很奇怪。」

大和四年伊始 「道長覺得,陛下為什麼會這樣,那個身穿紫色衣裳的人是誰?」

法明道:「我的猜測,是陛下的母親。」

「在陛下小的時候,我就認識了他。」

之後,林雪初給法明說了一些之前的事情,法明聽后道:「在那個過程中,陛下有沒有想過要回到這個地方?」

「小時候的陛下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去國都。」林雪初開口。

法明道:「這麼說的話,陛下那個時候想起了他的母親。」

「國都的信念應該是她傳給陛下的。」

說到這兒,林雪初突然想到關山月之前給自己說過的那句話:「可是我也不知道阿娘做的是對還是錯……他們都說她有錯。」

法明:「他們是誰?」

林雪初:「應該是這個村子里的人吧。」

法明:「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陛下親口說要來的。」

林雪初看向法明。

……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