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慘叫聲凄涼,那覺真捂住丹田,縱天嘶吼。

他的臉逐漸猙獰,變得怨恨!

慧生主持念經,右手上轉動的佛珠,停滯了一剎!

他超然物外,認罪伏法的態度下,是沒有人知道的狠辣,今日之事,他知道不會善罷甘休。

微微停滯,他又再度轉動佛珠,跪在那裏繼續參禪念經。

這一切都在秦雲的觀察之下。

心中暗暗心驚,這老僧的定力有些恐怖。

「陛下,按照你的吩咐,已經廢了。」

「覺真今後,不可能作亂了。」豐老輕輕道。

秦雲嗯了一聲,瞥向地上昏迷,滲透血跡的覺真方丈,眼中帶着一絲冷漠的笑意。

幽幽開口:「慧生主持,你對朕的做法有怨言嗎?」

被忽然點中,慧生的牙齒不禁一咬,看向他雙手合十,淡淡道:「覺真言行有失,該罰。」

「陛下決策,並無過錯。」

秦雲饒有興趣一笑:「噢是么?朕不知道回了帝都,是不是朝天廟的各方信徒又要聯名上書,指責於朕。」

慧生裝傻,道:「貧僧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秦雲輕哼:「不管你明不明白。」

「朕今天都要當着這漫天佛像告訴諸位,有些紅線!」

「它就不能越!」

朝天廟眾僧,皆是一顫。

慧生目光閃爍,他總有種感覺,皇帝是另有所指,並不是說窩藏公孫瓚這件事。

「從今天開始,朕為保佛門清凈之地,能夠安寧,不被外人所干擾。」

「所以留下一支禁軍,維護秩序。」

「主持,可否同意?」秦雲忽然說道。

慧生心中更是一驚,隨後低眉垂眼,念了一個佛號:「陛下,貧僧聽您的。」

「那就好。」

「朕也不希望覺真的醜聞傳出去,所以主持多擔待一些。」

「朝中還有要務處理,朕得立刻趕回去。」

「這把香,就留着日後再來燒吧!」

秦雲說完,手中的香輕輕一揚,橫七豎八散落在慧生的面前。

而後極度霸道的邁著步子,離開天音殿。

來的多麼乾脆,走的就多麼的乾脆。

慧生抬起頭,看向漸漸消失的背影,手中的佛珠竟是被一手捏斷。

砰然一聲。

佛珠四散在地。

他的眼中折射出怒火,狠毒,不解!

有僧人看着散落在地的香燭,更是羞辱心暴漲,香還可以下次再燒的嗎?

這是威脅,這是羞辱!!

「主持,他根本就沒把咱們朝天廟放在眼裏,極盡羞辱,難道就……」

「閉嘴!」

慧生罕見的呵斥,指了指覺真凄慘的身體:「你也想要衝動,躺在那裏成為殘廢么?」 在蘇慕白的提醒之下,沈夢也察覺到了自己現在的情況,認為繼續呆在棺材之中也不是個事,就用雙手撐在紅色棺材的兩邊。

隨後手上一用力,沈夢就將自己的身體支撐了起來,爬出了棺材。

紅色棺材的周圍霧氣瀰漫,這是屬於蘇慕白的黑霧鬼域,並且鬼域的強度已經疊加到了六層。

與外界相比,棺材裏面就像是另一個世界一般,沒有絲毫霧氣涌動,所有的霧氣都被棺材之中的靈異力量給阻擋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之前沈夢才沒有被六層鬼域所影響,現在她一爬出棺材,立馬就被鬼域給影響了,靜靜的站在蘇慕白身邊,停止了行動。

這裏是高空,但沈夢卻依然沒有掉落下去,在蘇慕白的鬼域之中他就是主宰,只要蘇慕白不想,那麼沈夢永遠也不會掉落至地面。

「我倒是想要知道,六層強度的鬼域才能讓之顯現的紅色棺材裏面到底有着什麼東西。」

蘇慕白只是略微掃視了沈夢一眼就不在繼續關注她了,而是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了紅色棺材上面。

棺蓋已經打開,之前站在棺材之中的沈夢也已經走了出來,蘇慕白的目光望向了棺材裏面。

此時他的眸子閃爍著幽幽綠光,就像是眼睛裏面有着兩團幽綠色的鬼火在燃燒翻湧一般,給人一種十分滲人的感覺。

「嗯?」

蘇慕白的目光一凝。

棺材裏面並非是空空如也的場景,但同樣也沒有任何東西存在其中,最起碼蘇慕白的視線里沒有任何生物潛伏。

通過那打開的棺蓋,映入蘇慕白眼帘的是一片黑暗。

這種黑暗與蘇慕白的黑霧鬼域不同,這是一種更為純粹的黑暗,就連鬼眼也無法看透太遠的距離。

這一幕很詭異。

紅色棺材內部的空間明明沒有多大,但卻像是通往了無盡深淵一般,一眼望去看不到底。

以鬼眼自身的恐怖程度,視線大概只能看透那片黑暗十米左右的距離,十米之外的情景就無法看到了。

「這棺材是一處入口,裏面是一處非常古怪的靈異之地,光是入口的棺材就需要六層鬼域才能看到,真不知道入口對面的世界有着什麼東西。」

蘇慕白的目光閃動,他在思考,考慮要不要進入這口棺材之中,道最終他還是放棄了。

並非是蘇慕白怕了,而是沒有必要。

現在的他就是處在鬼畫的內部,隨時都有可能遭遇到鬼畫源頭的襲擊,所以並不想繼續進入一片未知的靈異區域冒險了。

而且靈異之地有的是什麼?

是厲鬼!

但現在的蘇慕白並不缺乏靈異拼圖,剛剛更是又成功入侵併駕馭了一隻鬼童,讓本來就已經快到到達上限的身體變得更加接近上限了。

現在蘇慕白所想的是,能不能將眼前這口紅色的詭異棺材帶走,等到解決了自身上限的問題之後,再進入棺材中的靈異空間。

他想要將這口棺材據為己有,裏面肯定有着不少的厲鬼存在,所以蘇慕白想要將其帶走。

「啪嗒!」

蘇慕白那漆黑的手掌抓在了紅色棺材的邊緣,入手一片冰涼,就像是摸在了一塊寒冰之上。

與此同時,蘇慕白的手掌用力,想要移動棺材,以此來確定自己能否帶走這口紅色的棺材。

蘇慕白的力氣很大,正常情況下抬起這口棺材應該會十分輕鬆才對,但事情卻並非如此。

不論蘇慕白使用多大的力氣,紅色棺材依舊是一動不動的聳立在空中,就像是扎了根一般,根本不為所動。

「不能移動么?」蘇慕白的眉頭一皺,又嘗試了幾次之後依舊無果。

他不是沒有想過用水鬼的積水將棺材吞沒,然後將其帶走,但這在他看來十分不現實。

水鬼的積水也是一種鬼域,並且強度也只相當於兩層鬼域的強度而已,就連蘇慕白這六層強度的鬼域都無法入侵,水鬼的鬼域就更無法入侵了。

「我就不信還奈何不了你了!」

蘇慕白那閃爍著幽幽綠光的眸子有些冰冷,鬆開了抓着紅色棺材的手掌,隨後抽出了腰間別着的軍刀。

這一刻,他有了種想要劈開這口詭異的紅色棺材的衝動。

軍刀十分恐怖,可以永久性的肢解厲鬼,這其中也包括了類似於紅色棺材這種靈異之物。

按照蘇慕白的想法,只要將棺材肢解成了數份,那麼棺材本身的靈異也會被大幅度削弱。

到時候再動手帶走,幾率就會大上很多。

刷!

老舊的軍刀劃破空氣,狠狠的砍在了詭異的紅色棺材之上。

「噗!」

利刃入體的聲音響起,讓人有些意外的是,紅色的棺材就像是一個活物一般,軍刀砍在棺材上面的觸感不像是砍中了木板等死物品,反倒像是砍中了一個人!

不僅如此,棺材被砍中的部位開始「涓涓」的流血鮮血,周圍的空氣中瞬間瀰漫起了一股血腥味。

同時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味,就像是六月天裏,老鼠的屍體發臭了一般,令人作嘔!

軍刀雖然看上去十分老舊,銹跡斑斑的,但是對於這種存在着靈異力量的物品卻是十分鋒利,一刀就砍出了一道將近一米多長的裂痕。

「嗯?」

蘇慕白蹙眉,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仔細的觀察著不斷朝外滲透著鮮血的詭異棺材。

就在剛才,軍刀砍中棺材的瞬間,蘇慕白就聽到了一聲十分凄厲卻又很是虛幻的慘叫聲。

那叫聲即便是他也無法形容,就像是有無數個人在同時慘叫一般,聲音有粗有細,有男有女,十分詭異!

「難道這口棺材並非是一件靈異物品,而是本身就是一隻厲鬼不成?」

在蘇慕白眼中,他之前一直認為這口棺材是一件靈異物品,是某個靈異之地的通道入口,就像是被沉入積水之中的鬼門一般。

但現在看來,蘇慕白認為自己可能是搞錯了,這口棺材本身就是一隻十分恐怖的厲鬼,棺材之中的靈異也許只是它拼圖的一部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之間又過了大概五六分鐘左右。

在這期間蘇慕白一直盯着不斷流血的棺材,沒有繼續揮砍,只是仔細的打量著,想要了解那道凄厲慘叫聲的來源。

但結果卻要令他失望了。

紅色的詭異棺材在一開始被軍刀砍中時發出了一聲慘叫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聲音發出,只有那傷口處的鮮血不斷滲出。

就連那不斷滲出的鮮血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少,那一米多長的口子正在緩緩複合,傷口在逐漸消失。

種種行為都表現出了紅色棺材的詭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