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也知道,你們擔心什麼,不過,有本王親自帶隊出戰,你們大可放心,這一戰,我必定血洗飛豹帝國,殺死楊嘯,給死去的戰神,龍魁,還有三王子報仇,以振國威!」

眾人聽了,也是熱血沸騰,再次吼道:

「血洗飛豹帝國,殺死楊嘯,以振國威!」

……

大龍帝王再次揮手,眾人停止吼叫。

「出發前,我還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們,和你們並肩作戰的,不僅僅有我,還有我們大龍帝國的王族元老,雷神!」

大殿內,眾人聽了,瞬間一片靜寂,所有人都是內心一震,獃獃地看著大龍帝王。

雷神!

這個名字對於大龍帝國的將士們來說,簡直太熟悉了。

在所有人心目中,雷神簡直就是大龍帝國的象徵。

雷神是大龍帝王的親叔叔。

大龍帝王的父親和雷神是親兄弟,兩百年前,兩人叱吒巫星大陸,所向披靡,打下了現在大龍帝國偌大的疆土。

再一次狩獵中,兩兄弟進入深山,偶遇了一頭皇級境界的妖獸,在搏鬥中,一不小心,大龍帝王的父親被妖獸殺死。

雖然雷神殺死了妖獸,但是還是沒有能挽救回各個的性命。

哥哥在臨終前,將兒子託付給弟弟雷神。

雷神對哥哥情意深重,那個時候,現在的大龍帝王還年輕,並沒有資格繼承帝位,是雷神一手輔助他登上帝位,統領大龍帝國。

即便後來有戰神如此強悍的王族對手,依然沒有人敢覬覦帝位。

以前大龍帝王沒有下令開戰,大家也就勉強壓抑著內心的仇恨。

現在,楊嘯又殺死了三王子,大龍帝王盛怒之下決定開戰,眾人積壓在內心的仇恨也瞬間點燃,爆發出來。

大龍帝王滿意地看了一眼大殿內的眾人,大手一揮,大殿內頓時安靜下來。

「好!本王能夠看到你們依然如此有鬥志,有勇氣,感到很欣慰,這才是我們大龍帝國鐵軍該有的氣勢!

我也知道,你們擔心什麼,不過,有本王親自帶隊出戰,你們大可放心,這一戰,我必定血洗飛豹帝國,殺死楊嘯,給死去的戰神,龍魁,還有三王子報仇,以振國威!」

眾人聽了,也是熱血沸騰,再次吼道:

「血洗飛豹帝國,殺死楊嘯,以振國威!」

……

大龍帝王再次揮手,眾人停止吼叫。

「出發前,我還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們,和你們並肩作戰的,不僅僅有我,還有我們大龍帝國的王族元老,雷神!」

大殿內,眾人聽了,瞬間一片靜寂,所有人都是內心一震,獃獃地看著大龍帝王。

雷神!

這個名字對於大龍帝國的將士們來說,簡直太熟悉了。

在所有人心目中,雷神簡直就是大龍帝國的象徵。

雷神是大龍帝王的親叔叔。

大龍帝王的父親和雷神是親兄弟,兩百年前,兩人叱吒巫星大陸,所向披靡,打下了現在大龍帝國偌大的疆土。

再一次狩獵中,兩兄弟進入深山,偶遇了一頭皇級境界的妖獸,在搏鬥中,一不小心,大龍帝王的父親被妖獸殺死。

雖然雷神殺死了妖獸,但是還是沒有能挽救回各個的性命。

哥哥在臨終前,將兒子託付給弟弟雷神。

雷神對哥哥情意深重,那個時候,現在的大龍帝王還年輕,並沒有資格繼承帝位,是雷神一手輔助他登上帝位,統領大龍帝國。

即便後來有戰神如此強悍的王族對手,依然沒有人敢覬覦帝位。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哈哈哈,不要放過任何一個鎮子和縣城,全給我踏平!」

牛輔喪心病狂的笑容猙獰可怖,深深的印在在每個受到西涼鐵騎踐踏的人民心中,讓人不安的同時,已經有居民開始準備逃離這個飽經戰亂的長沙郡了

西涼鐵騎的威名赫赫,想來都是仰仗這樣的屠殺,個個血性十足,馳騁在長沙郡的領土之上無人可擋

「報告主帥,前往左側鎮子掃蕩的鐵騎分隊一直都沒有動靜,怕是碰到事情了!」

一個副將急匆匆的策馬而來,給牛輔彙報情況。

「小小鎮子能出什麼事情,莫不是他們得意之餘忘了軍規?」

牛輔面色微變,旋即冷笑一聲,這長沙郡還沒有能夠對付西涼鐵騎的勢力,根本沒得怕,要出事想來也是耐不住寂寞,見到漂亮女人了~

不過軍規森嚴,尤其是特帥兵種,更要嚴格要求,當下正了正面色,沉吟:

「唔,隨某前去看看,如若真是違背了軍紀軍規,定斬不饒!」

霸總裁情陷小新娘 像是為了殺一儆百,牛輔特意帶上了所有的特殊兵種,自己不僅要在天下人面前立威,更要在軍中立威!

沿著一條蜿蜒古道行軍,兩邊寒土遍地,看不到一絲綠色的存在,時不時還有雪花從高空之中撲朔而來

「還沒到嗎?」

牛輔有些不耐煩,這左側的鎮子這麼遠?

「主帥,馬上就到了,這鎮子比較偏!」

副將連忙解釋道,自己也不知道失蹤的那隊人馬怎麼還沒回來,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終於,

一處城鎮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城門大開,像是西涼鐵騎這種重騎兵衝撞過後的痕迹,殘骸遍地,血腥味從城中飄了出來,空中的雪花彷彿都沾染上了幾分血色

副將心中的不安又多了幾分,當下連忙湊到牛輔身旁:「主帥不妨在此稍等片刻,末將先行入內,探查情況!」

「哼,你怕了?我西涼鐵騎乃是天下第一騎,何懼他陰謀陷阱,管他其中有啥,踏破便是!」

牛輔豪氣衝天,率領著這些西涼鐵騎讓他感覺無所畏懼,更別說眼前這個小小的鎮城了,絕對的實力在手,什麼都沒得怕

當下大手一揮就要率軍進去之時,突然面色大變

「轟!……」

地面,竟然在震動!

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在跺地一樣,這種未知的恐懼讓人有些無所適從,尤其是西涼鐵騎

忽然,西涼鐵騎之中的不少戰馬也開始顫抖了,微鳴著,不時一道嘶叫聲從軍中穿出,那是戰馬恐懼的信號!

那種跺地的節奏感越來越強,震感越來越近的時候,神秘面紗總算是揭開了

只見城鎮之中數道紫色身影浮現而出,周圍四面八方都有這些紫色的身影,恐怖的壓抑感跟隨那些身影從周圍籠罩而來,他們頭戴遮面紫盔,身負紫龍吞日鎧,手持紫雷閃龍槍,氣息統一達到紅品上將的同時,胯下的戰騎更是讓人感到猙獰可怖

如同麒麟般的身影,龍頭之上緊緊的鑲嵌著只留出鼻息和眼睛的曜金戰盔,鐵硬的戰盔也擋不住它們猙獰的面龐,噬人的凶光從它們眼中綻放,高大魁梧的體型之上還披掛著因為刻畫了詭異符號而變得異常沉重的鎧甲,像是城牆般厚重的鐵騎散發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每走一步,獸蹄都會在地上留下深深的印記,可見這些紫色重騎兵的強悍!

西涼鐵騎也是重騎兵,可如果讓西涼鐵騎一起衝刺,也不過是在地面上留下些裂痕罷了

可面前的這些騎兵,還未衝刺,僅僅是單個行走之時,地面便已經出現了深深地印痕,簡直不敢想象這些騎兵衝刺起來,會是什麼場景

「你……你們是何人!?」

牛輔感覺到胯下的戰馬都在顫抖,剛剛它就一直在顫抖了,自己還以為是大地在震顫,那些重騎兵停下來之後,還能感覺到胯下顫抖,自己這才意識到是戰馬恐懼了

不管如何,自己都是主帥,要是連喊話都不敢,那還如何統軍立威?

「犯吾大唐者,誅之!」

沉悶的響聲從地面上傳來,只見一員跨騎著更加高大威猛的麒麟獸的鬼面武將從城鎮中走了出來,冰冷的目光看向牛輔,厲聲道

「大唐?大唐何時有這麼恐怖的重騎兵!?」

牛輔驚駭道,若不是自己有十萬數量的鐵騎,早就撒腿跑了,可是儘管自己這西涼鐵騎數量十倍於敵軍,牛輔仍是感覺到不可敵,簡直不是一個等級,恐怕對方已經達到了高級特殊兵種的實力!

「全軍出擊!」

那鬼面武將也是果斷,當下手中長槍一拎,率眾而出,恐怖的波動在戰騎之下浮現,速度暴增,如同紫色閃電般衝刺而去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的紫麟鬼騎同時開始了向那些西涼鐵騎的衝刺!

「轟隆隆!」

牛輔大驚失色,連忙準備下令迎敵時,卻是聽到天空中一道炸響,緊接著那些鬼騎像是燃燒起來了一樣,渾身冒著紫色火焰,西涼鐵騎之中的戰馬都害怕的瑟瑟發抖,無法迎敵

當下是亡魂大冒

「紫麟鬼騎!」

那道閃電般的身影大吼一聲,風馳電掣般閃掠而來,同樣是重騎兵的西涼鐵騎在他面前卻像是紙糊的物什,一捅就破,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結合之下,都沒有被撞飛,直接被其貫穿了身形,紫色火焰沾染上血色更加恐怖猙獰了

「鎮屠八方!」

在場的所有紫麟鬼騎都像是受到了加成一樣,與之呼應后,氣息暴漲,前後左右貫穿而來

「啊!……」

恐懼的氣息在西涼鐵騎之中蔓延,從戰馬到將士,深深地感覺到被鎮壓了實力一樣,都慌了,開始掙扎反抗,亂走逃跑

可這四面八方衝刺而來的紫麟鬼騎卻是讓他們無路可逃,無處躲藏,直到一道龐大的足足有百米高的紫月麒麟獸的虛影出現在天地間,牛輔才明白自己遇到的根本不是高級特殊兵種,而是頂級!

「嘶~」

牛輔感覺眼前一道紫色火焰撲朔而去,自己的戰甲就轟然炸裂開來,殷紅的鮮血從胸口上洶湧的流淌而出,森森白骨隱約可見!

好快的速度,自己都還未反應,便被擊殺了?

意識迷離,從馬上一頭栽下,牛輔竭力看向那道一閃而過的身影,正是那鬼面武騎…… 第1251章

大龍帝王看了一眼身邊的龍傲天,說道:

「傲天,你跟我一起進入山洞裡面。」

「是,父王!」

兩人向半山腰的一處天然山洞飛去,在洞口落下。

龍傲天看一下周圍的環境,說道:

「父王,這山洞是什麼時候修建的?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山洞是天然形成的,是你雷神爺爺年輕的時候在此遊玩發現的,後來你雷神爺爺派人加以改造,成為了一處絕密的修鍊場所,

這地方除了我,沒有第二人知道了,走。」

龍傲天跟著父王走入山洞內,數米之後,裡面一片漆黑。

龍傲天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照明用的手電筒,打開手電筒,繼續前行。

兩人走了百來米,前面突然變得開闊起來。

突然,一扇石壁大門擋在了前方,石門上有一些古怪的符文,藍色的防禦光幕包裹著整個石門。

「父王,這是?」

「這是一道防禦石門,沒有正確的開門符文,即便皇級境界的人也難以打開。」

大龍帝王說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塊巴掌大小,上面寫滿古怪符文的玉牌。

大龍帝王將基因進化能力緩緩注入玉牌之中,玉牌上的符文開始閃現光芒,

然後,他將整塊玉牌方貼到了石門上的防禦光幕上。

整個防禦光幕頓時光芒大作。

片刻之後,只聽得「嗖」地一聲,光幕消失,石門呈現在眼前。

龍傲天走上前,想要用力去推開石門,推了一下,紋絲不動。

以他現在帝級高級巔峰的修為,這石門就算十萬斤重也是不在話下的。

大龍帝王笑道:

「這石門且是你能推開的?即便是我也推不開。」

說著,又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五角星形狀的黑色玉牌,放入了石門旁邊山體石壁上的一個同樣五角星形狀的凹槽中。

那黑色五角星玉牌放入凹槽之後,一道光華閃現,片刻之後,便聽到了咯吱咯吱的響聲,眼前那厚重的石門緩緩打開。

「傲天,這裡的一切都是你雷神爺爺親自請符文陣法大師設計的,可以抵抗皇級巔峰境界超凡強者的襲擊,等下進入石洞裡面,也要很多機關和陣法,你要跟著我,不能亂走動,更不要隨便去碰裡面的東西。」

龍傲天立即說道:

「是,父王!」

龍傲天跟著父王走入石門裡面,石門裡面做了一些簡單的裝修,還有照明燈光。

大龍帝王反手關上石門,再次啟動了防禦光幕,然後帶著龍傲天繼續往前走去。

大約走了幾十米距離,又遇到了同樣的第二道石門。

打開石門之後,裡面燈光昏暗,在遠處,依稀有個模糊的人影,盤坐在石洞地面,一動不動。

龍傲天剛要開口說話,被父王用手勢制止,並示意他站在原地不要動。

龍傲天點點頭,站在距離門口兩米的地方,看著石洞裡面。

修哥的病嬌江湖路 大龍帝王緩緩向前走了幾步,撲通一聲跪在了距離那個人像十幾米遠的地方。

「大龍帝國,帝王龍恆,攜兒子龍傲天,拜見雷神!」

龍傲天在遠處聽了,也立即學著父王的樣子,跪在地方。

龍傲天沒有見過雷神,但是卻經常聽父王提起這個恐怖的人物,在內心深處對於雷神是充滿了敬畏。

在昏暗的燈光下,那盤坐在地上的老者一動不動,猶如一尊石像一般。

在石像的身上,還有些許灰塵,彷彿一尊存放在石洞中幾十年的雕塑。

如果不知道真實情況,任何人看了眼前這個人像,都會把他當做真正的石像,而不會想到,這是一個人。

大龍帝王恭敬地跪在地上。

龍傲天還是第一次看到父王如此恭敬謙卑小心謹慎的態度,即便是每年祭祀大龍帝國歷代先祖的時候,也沒有見過父王如期恭敬的模樣。

盤坐在地上的老者沒有任何反應,彷彿已經死去多時。

龍傲天等了許久,便起身慢慢走到了父王身邊,悄聲說道:

「父王,他就是雷神?」

「跪下!」

都市之少年仙尊 大龍帝王看都沒有看兒子一眼,呵斥道。

龍傲天一哆嗦,跪在父王身邊,大氣都不敢喘。

可是,等了數分鐘之後,眼前那個老者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龍傲天忍不住抬頭偷看了一眼父王的神色,悄聲說道:

「父王,您確定雷神爺爺還活著?」

「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