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剛開始知道這個祕密的時候,第一反應也認爲永生者並不是修行的頂點。但是後來我發現一個問題:各界的永生者都在避世。

除了某些閒不住經常出沒的永生者以外,其他的永生者大佬呢?

他們都哪去了?

雖然修煉成永生者很難,但每個時代總有那麼一小羣天之驕子是有可能成功的。

修行界存在可以追溯至宇宙洪荒上古時代,那諸天萬界存在的永生者應該多的數不清纔對,可所謂的避世大佬們究竟在哪呢?

我懷疑他們多數已經死了!

而且是被天道殺死的!

天道和人類一樣是某種生物,但他們很有可能是我們從未聽說過的物種。

他們吞噬掉許許多多永生者吸取力量,鞏固自己掌控諸天萬界的能力!

所以我覺得想要成爲天道,靠修煉估計沒門,還很有可能會變成天道的食物。想要成爲天道,就要了解他們,必要的時候變成他們!”

唐牧北這個腦洞已經開了很久了。

今天終於有機會說出來,心裏別提多痛快了。

想想看,逮天道殺來吃變成他,刺激不?帶勁不?

主神的殘魂:Σ(°△°—)︴

我爲毛沒有想到這種可能性?

所以我纔會失敗?

難道我真的錯了?

如果當年與主帝等人一起誘捕天道的話……

主神的殘魂越想越興奮,他搓搓手兩眼放光盯着唐牧北,“真可惜你不是天使族而且修爲太低了些,我的傳承你只能得到一小部分。

不過這樣也足夠了,如果有一天你開始實施誘捕天道,逮住他殺了吃掉的時候,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加油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主神的殘魂哈哈大笑,隨即化作一束光源將唐牧北的神識籠罩住。

聖印中只剩下一片波瀾不驚的玉質湖泊。 “兩天了,要是牧店主還完成不了聖印的煉化,咱們就得強行打斷他。到時候我就全靠你了,小白!”小黑一直盯着端坐在樹下紋絲不動的唐牧北,心裏惴惴不安。

這兩天時間它一分鐘都沒休息,一直在給小白洗腦,讓它放棄完成任務的想法,跟自己走。

結果自然是很喜人的。

小白已經被成功的忽悠瘸了。

它甚至開始暢想搬到牧店主心竅內居住以後,怎麼跟貓娘和平共處。

畢竟,自己比小黑更怕癢……

“呼!”唐牧北呼出長長一口氣睜開眼。

兩棵小樹苗一黑一白忙探過來頭盯着他,“牧店主,怎麼樣啦?”

“成功了!”他感知一下完全在自己掌握中的聖印和聖殿,心情無限好,“沒想到吧?我只用了幾分鐘回答了幾個問題而已,哈哈哈!”

小黑和小白麪面相覷,隨即低聲提醒道:“牧店主,這都過去兩天了!咱們抓緊時間吧。”

兩天?

唐牧北忙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果然,自己只是在聖印中見了主神的殘魂一面說了幾句話,就特喵用了兩天!

得抓緊時間出去解決聖壇了。

他趕忙起身道:“小黑,快帶我回去!”

小黑和小白都爽快的應了一聲。

然後小白“嘿”了一聲,居然自斷生機!只剩下和小黑大小相同的樹髓,然後跳到他肩上施了一禮,“牧店主,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唐牧北:(′⊙ω⊙`)

這是什麼操作?

聖殿都是我的了,又不是不讓你住,自殺搞毛啊?

小黑見他目瞪狗呆的樣子,立即在心竅中悄聲道:“牧店主,這可是我這兩天勸解的功勞!

小白再有十幾天時間就完全成熟了,到那時魔界與聖殿的空間通道打開,就沒人能阻止得了小白。

我這是在爲您掃清障礙!”

唐牧北不禁啞然,多雞賊啊!

小黑奪舍失敗與自己完全成爲一體,它這是擔心到時候我鎮壓不住聖殿裏傳送來的邪魔大軍,萬一沒命它也就掛了。

看着歡天喜地紮根心竅的小白,小黑總算鬆了口氣。

還有個原因它連唐牧北都沒告訴。

別看現在小白傻兮兮很容易被忽悠瘸了,那是因爲它一開始沒有自己吸收的魔王血液多,靈智開啓度不夠。

可一旦小白成熟,它就會完全開啓靈智!

到那時候所有的利弊分析,自己就沒辦法再左右了。

而小白也就會明白過來,只要吞噬掉同宗同源的自己,它的能力就能更上一層樓。

吞噬掉自己的樹髓,諸天萬界能夠拿下小白的人屈指可數。

現在保命最要緊,哪怕把小白忽悠瘸了呢,爲了自己活命必須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哎,不對啊!”唐牧北正要被小黑包裹着回到懸崖邊上碾軋墮落聖壇,小白突然從心竅裏鑽出來驚叫一聲。

唐牧北和小黑心裏一沉。

得,它終於回過味兒來了!

要是樹髓小白想拼死一戰,現在的分身小黑和唐牧北還真不夠塞牙縫的。

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打算把識海中的大佬們一股腦全叫出來neng小白,誰知這個萌萌噠的小傢伙眨巴着大眼睛說道:“咱還不能走哩,我的本體鎮壓着一個特別強的人類修士。

咱就這麼走了,我的本體斷了生機很快就鎮壓不住,她會跳出來的!

到時候牧店主你可能打不過她!”

鎮壓着人類修士?

唐牧北望向小白的本體。

因爲是自斷生機,所以高大神聖的樹木已經開始快速的死去。

但與小黑的本體不同,通體晶瑩剔透的通魔樹即便是死了也是變化爲玉質一般,散發着盈盈光澤好看得不要不要的。

這種好看落在唐牧北眼裏,只有一個想法:肯定特別值錢!

哈哈哈,發財啦!

“趁着還能控制一部分本體,我先把她弄出來,咱們得帶走她!”小白當機立斷,“小黑,你到時候幫我一起用魔氣糾纏住她,那妞兒可厲害呢!”

小黑暗中鬆了口氣,點頭道:“放心吧,我會努力幫你鎮壓的。萬一咱倆壓不住,牧店主人脈強的很,就算是永生者都能找到好幾位幫忙哩。

能被你鎮壓住,對方實力肯定還沒有修煉成永生者。

到時候敢有一點異動,咱牧店主分分鐘碾壓她!”

一聽這話,小白立即變成星星眼,看着唐牧北一臉的崇拜神色。

隨後它施展法術,通魔樹開始劇烈震動,片刻後從地面升起一個黑色魔氣纏繞而成的大球。

“哎?”小白的語氣變得驚喜,“咱不用怕啦!

這傢伙被我磨了這麼多年終於撐不住了,她動用了保命神通,散去一部分元神化爲輪迴,剩下一個魂魄不全的軀體,沒什麼可怕的。”

說着它就將團團黑色魔氣解除掉,“這妞兒也不知道用什麼法子進到聖殿裏來的,一進來直接按住我狂揍!

她目標很明確,就是想通過我紮根的裂縫進入世界隧道。

可那樣的話我的根就會被斬斷的,所以我們大戰一場,她終究是低估了我,沒想我竟然是靈魔雙修!魔氣一出,打得她措手不及,最後還是被我鎮壓了……”

魔氣散去,一團團發着金光的靈氣不停流轉,像是一個巨大的繭一樣包裹着一個人。

唐牧北定睛一看頓時驚呼出聲:“蒹葭仙子?!”

小黑:0_0

小白:0_0

完蛋了!

他們居然認識!

陳情令之踏劍歸來 小白連忙用兩根枝條化作的小手遮住眼睛,看都不敢看唐牧北。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唐牧北哈哈大笑道,然後在識海中喊了一嗓子。

溯洄比誰跑的都快,躥出來一看果然是自家妹子,當即激動地一把摟住唐牧北使勁兒轉了幾圈,勒的唐牧北直伸舌頭。

“咳咳,前輩你別太激動。”他咳嗽着勸道:“你先把蒹葭仙子帶回小花園,咳咳咳,我得趕緊回去解決聖壇的問題,咳咳咳……”

溯洄激動地直搓手,忙點頭道:“好的好的,小朋友你先忙!

蒹葭這是處於自保的沉眠狀態了,我得幫她一把才能醒過來。

先告辭!”

話音還沒落,他就帶着蒹葭消失了。

小白這時候纔敢把小手挪開,小聲說道:“牧店主,我現在跟小黑一樣是你的寵物,你可得保護我啊!”

“保護,保護!”唐牧北心裏美滋滋回道:“放心,這件事我做主一筆勾銷,保證蒹葭仙子不會再找你麻煩的!

對了,你剛纔說的世界隧道是什麼東東?” “牧店主不知道世界隧道?”小白舒舒服服的擠在心竅裏紮了紮根,“我是聽主神提起過。

他說諸天萬界看似各自獨立,實際上相互之間有無數條隧道相連,其中各種能量在不停的相互置換。

主神說過,這就叫能量守恆!

而這些世界之間的隧道,就被稱之爲世界隧道。

從理論上來講,只要能夠進入世界隧道就可以從一個世界快速的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主神雖然這麼說,但他壓根就不知道,魔王大人種下我的時候,就是讓我紮根在一條很小的世界隧道裂縫中,那裏距離魔界非常近,魔氣充足可以讓我不費力氣吸收到足夠的魔氣。

只不過……

我的本體現在已經斷了生機,紮根的裂縫也被徹底堵住了。

除非擁有能打壞通魔樹本體的強大力量,否則就是普通的永生者都很難再將這條裂縫打開。”

唐牧北頓時恍然。

死靈界不就因爲是世界隧道的集中點,纔會被魔界攻打嘛!

原來小白紮根在隧道裂縫上。

這麼說來,小黑紮根的裂縫很有可能並不是魔界,而同樣是世界隧道!

只是水城的裂縫也已經被封印起來了。

看來蒹葭仙子應該是想通過這條裂縫進入世界隧道,也就是俗稱的“天道小黑屋”。

只是她沒想到這棵外表聖潔的樹,居然是黑心的!

防不勝防之下,蒹葭仙子被鎮壓住。

沒想到這次天堂之行居然收穫巨大,找到了蒹葭仙子,解決了一大樁心事啊!

唐牧北一想起溯洄前輩的承諾,心裏更是美滴很。

自己的本命武器玄機傘,終於有機會補全了!

小黑分身再次將唐牧北包裹住動用空間神通,片刻後他們降落在懸崖之上。

小離端坐在小黑高大的虛影之下,面色慘白嘴角不停滲出鮮血,顯然聖壇反抗力太強,他快支撐不住了;

天空中的幾位大天使也個個在強行支撐,就連聖光都黯淡不少;

小黑的投影更是淺到只剩下薄薄一層影子,很明顯這兩天時間它承受的壓力太大了。

“牧店主你趕緊走吧。”塞西爾大天使感覺到他回到懸崖上,睜開眼慘笑道:“你們盡力了。

這是天堂的災難,不應該由你們來承擔。

帶上那位小朋友一起走,你們的恩情我們記下,若有機會一定百倍回報!

快走吧,我們趁着還有最後的力量,要準備跟聖壇同歸於盡了。

死不可惜,只可惜天堂以後就沒了輪迴。

我們天使一族若不想滅族,以後只能墜落人間界了。”

唐牧北嘴角微微上揚笑道:“前輩言重了,以後天堂不會沒有輪迴的,只是輪迴要併入陰界。各位前輩都很累了,讓我來接手吧!”

說罷,他催動心竅中的聖印。

“嗡!”一聲輕響,一枚巴掌大小的聖印出現在半空中。

塞西爾感受到聖印的力量不由怔住,“你……居然獲得了主神的認可?”

只見聖印滴溜溜轉動,聖壇下方如投影一般的聖殿大放光明!

強烈的聖光遮蓋了塞西爾等幾位大天使聯手的力量,空氣中的魔氣都略微停滯片刻。

大天使們頓時肩頭一輕,原本聖壇釋放出來的威壓徹底被聖殿阻擋住。

小離也深呼吸一口氣終於能休息片刻。

小黑更是連忙收起自己的投影,神色萎靡回到唐牧北心竅中,“牧店主,我快死了……”

緊張的小白趕快上前用枝條變化出許多小手,不停地給它捏肩捶背。

“等解決完墮落聖壇我要前往一個祕地去探險,到時候你可以隨便補充魔氣來休養調整。”唐牧北安慰道:“你這次立了大功,我給你申請一筆靈石補償,你可以全都吞了好好補補。”

小黑軟軟癱在心竅裏,心說牧店主終於大方了一次,居然捨得讓我吞靈石了!

而此時的唐牧北正懟的開心。

聖壇原本是比聖殿更古老神聖的存在,畢竟涉及到輪迴之力,實力自然更強悍。

可如今它已經墮落魔道,迴歸聖壇懷抱的億萬天使拒絕被魔化,因此它表面看起來強的一批,內裏卻一直在不停爭鬥中。

此時沉寂萬年的聖殿再次出世前來鎮壓墮落聖壇,那些天使英魂自然鬥志昂然,一股股聖光不斷從聖壇內部向外撕裂,試圖與聖殿的光芒融爲一體。

內憂外患的聖壇實力直線下降,以至於只聽唐牧北催動命令,聖殿依靠自己的力量就把聖壇壓制的死死的。

“牧店主,助我一臂之力!”小離緩了緩神,看聖壇漏洞百出頓時信心大增,想要一舉融合輪迴之力。

唐牧北聞言控制聖印全力攻擊!

“轟!”

“砰砰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