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愣了一下,就看見商璟煜黑著臉,看著酒窩帥哥,如果眼神能吃人,酒窩帥哥已經被凌遲處死了…

「白流年,你活膩了是吧!」商璟煜說,語氣冰冷,聽得我都忍不住一個機靈。

「商…商先生,你誤會了,我們…」

我還沒說完,商璟煜回頭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雖然他沒說話,可我知道我這回可能也死定了…

「商璟煜,你瘋了,你幹什麼打我!」白流年鼻血直流,臉也腫了,真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打你?」商璟煜冷笑了一聲,我還要殺了你!」

眼看著商璟煜就要動手,我趕緊攔住他:「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受傷了我只是把他扶起來…」

「扶起來然後就抱在一起?」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凌安,我之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賤?嫌棄我就換個男人投懷送抱了?」

「我沒有!」

我的話商璟煜根本沒聽進去,他看了白流年一眼:「如果你不是我表弟,我就砍了你的手!「

白流年一個哆嗦:「表哥,你真的誤會了,小美…凌小姐只是看出我有問題,正巧我摔跤了,她來幫我的!」

白流年解釋的時候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也看了看白流年,說了句活該,拖著我就往外走。

沒錯,他就是用拖的,一點都不溫柔。

路過的時候,大家都在看我,眼神或探究或鄙夷,或幸災樂禍…

我被他不客氣的扔進了車裡,他依舊開著那輛騷包的跑車,依舊開的飛快…

「雖然路上我解釋了無數遍,可商璟煜卻像沒聽到一般。

到了別墅的時候,我的胃一陣翻江倒海,簡直快要吐了。

商璟煜一把拉著我就往別墅走,我披著的他的外套都掉了,商璟煜看了一眼周邊的保安,保安撇過頭,像是什麼都沒看見。

「商璟煜…我難受…放開我…」我感覺自己真的快要吐了!

商璟煜根本沒聽我解釋,他像一頭暴怒的獅子。

「放開我…」我甩開他就往衛生間跑,一陣翻江倒海之後,我把隔夜飯都吐了。

這才感覺舒服一點。

一回頭,商璟煜還站在門口,那眼睛簡直是要吃人。

「商先生,你聽我解釋,事情是這樣的…」我又把事情說了一遍。

商璟煜一點反應都沒有。

「商先生,事情就是這樣的,我什麼都沒做!」「我沒聾。」

商璟煜轉身就走,很快我聽到他打電話的聲音,應該實在詢問白流年事情的經過。

我有些無語,他不僅鬼品惡劣,而且性格太多疑。

等他回來,臉色才稍微好轉一點。

「起來!」他說。

我趕緊爬起來。

「記住,以後不許和我以外的男人有任何接觸,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商璟煜冷冷的說。

「商先生什麼時候客氣過!」我賭氣的說了一句。

「你說什麼?」

「我是說,我們只是雇傭關係,而且這個世界上除了女人就是男人,我還要給你找相親對象,怎麼可以不接觸男人?何況商先生不是已經有董小姐了嗎?董小姐漂亮端莊,和您很配…」

我把立場說清楚,否則以後還不知道商璟煜會怎麼樣。

老公求你放過我 聽完我的話,商璟煜只是冷笑了一聲。

「雇傭關係?」他嘲諷的問。

我點點頭。

商璟煜眯著眼睛把我從上倒下看了一遍:「你會和每個事主都上床?」

我一怔:「我又沒有和你…」

我自知失言,感覺好像我想跟他怎樣一樣。

「你想?」

「我不想!」

我覺得在商璟煜這樣狡猾的商人面前,我總是沒有道理。

「不管怎麼說,我會儘快給你找相親對象!」感覺到商璟煜的低氣壓,我越說越低聲。

等我說完了,他一把把我拎起來扔到床上。

「如果我們發生了別的關係,還算雇傭關係嗎?」他忽然問。

我一怔!

隨即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縮了縮脖子往後就退:「你…你別亂來,你是鬼,我們是不能的…我…我會死的!」

「知道就好!」商璟煜冷漠的說完,跳上床,湊近我,在我耳邊輕聲的說:「還有幾天就可以了,別急!」

「你…你到底什麼意思?」

商璟煜根本不想回答我,只是冷冷的說:「我和董小宛沒有什麼,今天我只是為了看看你的反應!」

他話跳脫的太快,我有些反應不過來,良久我才想到,他是在跟我解釋嗎?

我看著他,他彆扭的別過臉。

我一個激靈,商璟煜是不是有些害羞了?還有他說的幾天後…

我有點欲哭無淚,坐在床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那是什麼鬼表情?」商璟煜似乎看出了什麼,臉上寫滿了不悅。

我茫然的搖搖頭:「商先生,我想我是不是有必要說明一下,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商璟煜一下變了臉語氣十分不善的問:「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雖然害怕,可還是鼓起勇氣說:「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咚!」商璟煜一腳踢翻了床頭的柜子。

「再說一遍!」

我咽了咽口水:「商先生,我們真的不可能!」

「如果我活著你還會這麼說嗎?」商璟煜的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如果商先生活著,像你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看上我?」

我安靜的等著商璟煜的下一次爆發,雖然這麼說會激怒商璟煜,可是我知道我必須要說清楚。

可是他一句話都沒說。

良久他冷笑了一聲。

「滾吧!」

我一怔。

商璟煜轉身走了。

我坐了一會兒,才明白他的話,爬起來往外走,走到門口又折了回來。

這是半夜11點了,而且又是城郊,根本沒車。

我死皮賴臉的賴在沙發上,等第二天走。

商璟煜也沒有來趕我,我不知道他說的滾是讓我今天就滾,還是以後都不想再看見了我了。

都市之異種降臨 如果是後者,我應該高興才對,可我心裡卻有種異樣的失落感。

我看了看樓梯,很安靜。

商璟煜或許是走了吧。

一直坐到天亮,我出了門,自己往外走。

可能穿的狼狽,我撿起商璟煜的外套披在身上,往山下走了半個多小時才打到一輛車。

司機看我的眼神古怪,估計是覺得我肯定昨晚被哪個有錢人包了。

我懶得解釋,自己看著窗外的風景。

回到念念,我有種久違的親切感,那天被打壞的東西已經從新換過。

我忍不住想,商璟煜不發脾氣的時候還是很細心的。

我去洗了澡,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這一覺我睡的很安心,醒來的時候已經傍晚了,我去樓下簡單吃了飯想繼續睡覺。

可是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每天習慣了商璟煜出現,他突然不出來我有種奇怪的失落感,我想人都是這麼賤吧。

所幸沒事,我就就打開電腦看電視劇,可本市的一條新聞卻先跳入了眼帘。

我仔細的看了看新聞,想起來上次和楚言在一起的時候她說的失蹤案,而這起本來很普通的失蹤案現在已經愈演愈烈,原因就是那個逃回來的女孩,她說的那句古怪的話:「不要剝我的臉…」

她說這句話后,就在昨天,她死在了自己的家中,臉皮被整個剝掉了,身上沒有一點傷,家裡也沒有翻動過的痕迹,最詭異的是她那沒有臉皮的嘴角,似乎還掛著幾分笑意…

此事是被一個小記者爆出來了的,記者一直蹲守在女孩家中,發現不對勁后第一個發現了現場,並且把死者的照片發布到了網上,還做了個系統的分析。

這樣這位叫趙然的記者瞬間大火。

我收回思緒,看著已經被打了馬賽克的女屍,不由的覺得後背一陣陣發冷,最近詭異的事情怎麼這麼多?

就在我想著這個的時候,手機響了一下,是楚言的。

自從上次后,他再也沒有聯繫過我,而我根本沒有臉再見他了。

何況,他現在和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楚言只是問我在哪。

我告訴他在念念。

楚言就提醒我要小心,說最近不太平。

回了個好字后,他就再也沒說什麼了。

放不下的是我愛你 我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有些無聊,又有點失落,不知道奶奶這次去了哪裡,還沒有回來。

而且商璟煜沒來,我幾乎天真的以為他真的放我走了。

第二天,我剛剛開門,就進來一個人。

我看了看,是個年輕的男孩子,看樣子最多20歲,他有些局促,臉也很白,一看就是很久沒有休息了,黑眼圈很重。

「你好,請問凌鬼婆在嗎?」他終於鼓足勇氣問。

「我奶奶不在,不過你有事可以找我!」

我知道一提凌鬼婆,就是和陰婚有關係的。

他看到我這麼年輕,猶豫了。

「你放心,我雖然年輕可我對這行很熟悉!」我給他倒了一杯水。

他猶豫了下接過,最後問我:「那你會給人配陰婚嗎?」

我點頭:「是給誰?」

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說:「活人和死人的!」

我一怔!

這種的陰婚其實也可以,不過不多,比如前些年台灣那個死了女朋友迎娶鬼魂的,那個是最著名的。但是我們這一行不提倡,畢竟活人和死人是兩個世界的,而且人心或許會變,但是鬼心難測,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遇到這樣的我們一般會勸活著的人放棄這個想法,可是如果人家執意要接,我們也不

會拒絕,畢竟誰會和錢過不去呢。

「你能那具體情況和我說一說嗎?」我問。

年輕人點頭,說道:「我叫夏君毅,前不久剛過完20歲的生日,高中時我談了個女朋友叫王莎莎,我們感情感情很好,我很愛她,可是後來…」

夏君毅眼眶有些發紅,嘴唇發抖,緊緊的攥著自己的手指。

「別緊張,慢慢說!」我寬慰。夏君毅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才說:「我們高中畢業后就沒在上學了,來到申城的一起打工,我在超市找了一份工作,莎莎本來也在那做收銀員,可是後來她經人介紹,找到了一份別的工作,就是這份工作害死

了莎莎…」

夏君毅再也忍不住捂著臉哭起來。

我給他遞了紙巾,他哭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說:「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

我搖搖頭:「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

等他情緒好一點我才問:「到底是什麼工作?」夏君毅說:「是在一家夜總會賣酒的,她在那掙的錢是以前做收銀的幾倍,錢多了,人就會變,莎莎也不例外,她開始不滿足我們的生活,覺得我給不了她想要的,我們整天吵架,後來一次,我們吵的很兇

,她摔門就走了!

我以為她會回來,可是沒想到她走了好多天,我忍不住去夜總會找她,我看到一個男人摟著她出來,她們一起上了一輛豪車,我跟到了酒店,看著他們進了房間…」

夏君毅哽咽的說不出話來,最後他才說:「很可笑吧,我在酒店樓下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她出來。看到我,她只有一點點驚訝,就跟我說,我既然已經看到了,不如以後各走各的!我不同意,可她鐵了心要分手,最後還從我們的房間里搬了出去!」 這種事不算稀奇,我只是靜靜的聽著。 獨愛毒辣小妻子 夏君毅說:「莎莎的離開讓我很難過,我也沒有心情工作,一個月後我準備辭職回老家的時候,突然接到莎莎的電話,她聲音很急促,似乎在害怕什麼,我不放心,就到了她所在的小區,可她的室友告訴我

,她已經兩天沒回來了。

我感覺她可能出事了,我找遍了所有的角落都沒找到她。

直到她自己回來…」

夏君毅看著我,很認真的說:「莎莎瘋了,她一直念叨著「不要剝我的臉…」

我一怔!

突然想起什麼:「新聞里前兩天死的女孩就是王莎莎嗎?」

夏君毅點頭:「莎莎死了…」

說完他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莎莎很愛美的,可是她的臉沒了,這兩天我總做夢,夢見她求我幫她把臉找回來,可我沒辦法,我找不回來,而且我愛她,不管她變成什麼樣,我都會娶她…」

我緩了好一會兒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新聞那個逃回來又死了的女孩就是你的女朋友?」我又問了一遍。

夏君毅已經哽咽的說不出話來,最後只是點點頭。

我緩了好一會兒,等他情緒穩定了。

我才開口:「夏先生,陰婚的事可不是鬧著玩的,你現在還年輕,將來有的是機會找到更好的,如果你配了陰婚,你這一輩子都要和王莎莎栓在一起了,而且…」

我頓了頓說:「而且我覺得她也不是很愛你,你是活人和她在一起,遲早會被她的陰氣影響送命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