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應該高興,因為我兜里揣著那張被我揉的皺巴巴的彩票,腦子裡全是范進那句:『咦,好了,我中了!-

范進是中舉,我是中獎。范進瘋了,我沒瘋也差不多。

持之以恆的買了這麼多年彩票,終於見著回頭錢了。三等獎,三千元人民幣。

我來回看了幾十遍中獎號碼。喜悅的同時又在懊悔為什麼就不再選對兩個,那樣的話我真會瘋掉。

人歡沒好事,狗歡搶屎吃。就在我騎著車唱著歌美滋滋的去拐角彩票站兌獎的時候。在拐角處我遇到了她—一座肉山。

肉山,目測165左右,但體重卻有265左右。不看她的頭,肩膀寬度等同於身高—正方形。

多年的駕駛經驗,或者說是騎行經驗比較貼切。

多年的騎行經驗使我練的一手好技術。就在我的前軲轆離她的身體還有一個拳頭的距離,我及時的剎住了車子。

後來我經常回憶那個悲催的午後,以我對自己的了解。我當時完全可以在離她一米開外剎住車的,之所以我離她十公分的距離完全就是被她外貌給嚇得。

我知道我一直在說她的外表是一件很沒品的事。人家長得胖又不是她的錯。

可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長得胖確實不是她的錯,可她霸佔我就是她的不對了。

她就這樣看著我,我看著她。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見鍾情。

你見過色狼直勾勾的盯著美女的眼神嗎,沒錯。她就是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我。

不過,反過來說。女色狼直勾勾色眯眯的盯著我,眼神里滿是猥瑣。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女的猥瑣起來的樣子加倍可怕。就連手裡的冰淇淋掉在了地上她都渾然不覺。

我有一種要被強X的感覺,嚇得我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胸前。

她反應過來了,反應過來的她猛然倒了。

碰瓷!

不關我事,我壓根沒碰著她。於是我想開溜。

經過她身邊時她猛然抱住了我的腿,我感覺我的腿踩進了麵糰里。就算我會九陽神功也別想掙脫。

「來人啊!撞人啦!「

吃瓜群眾呼啦一下子圍了上來,要命的是有個人手裡真的抱著一塊西瓜。

「他,他撞了我。還想跑……「肉山指著我說,然後鬆開了手。我感覺我的大腿有一種從泥漿里拔出來的感覺。

「沒有,我沒有撞到她。是她自己倒了,她碰瓷。「

吃瓜群眾立刻不淡定了。

「你沒撞著人家,人家為什麼會倒下?「

「碰瓷?聽說過有找賓士寶馬碰瓷的,騎自行車碰瓷的還第一次見。「

他們攔著不讓我走,吃瓜群眾什麼時候這麼好素質了?

這時候手裡拿著塊西瓜的那人說話了:「年輕人,不管你撞沒撞。人家現在躺這兒了,你總該把人家扶起來吧。「

我看清楚了,吃瓜這小子尖嘴猴腮,和肉山一胖一瘦,倒是相得益彰。

「對,先把人扶起來。「

「就是,地下多涼。「

沒辦法,我只好停下車。蹲下身,一使勁,紋絲不動。

「來,兄弟。搭把手。「我沖吃瓜群眾一招手。

「呼啦!「一聲,人群立刻閃開一段距離,他們覺得離我越遠越安全。看來是我高估他們了,這年頭看熱鬧可以,誰也不想讓惹麻煩。

我只好再次使出吃奶的勁,蜉蝣撼大樹,肉山又在色眯眯的看著我。

我嘗試著換個角度,我抱著她的小腿往上抬。實際上我根本就沒分清楚哪是她的胳膊哪是腿,因為在我眼裡全是是白花花的一坨肥肉。我只是想換個角度去扶起她。

「他摸我的大腿!「肉山殺豬一樣鬼叫,然後抓小雞一樣一把抓住我的手摁在她的大腿上。

「咔嚓!咔嚓!「那是手機拍照的聲音。

吃瓜群眾們個個手裡抱著手機。

「《光天化日之下,年輕男子色慾熏心,摸上了女孩大腿。》這標題怎麼樣?「

「你這個不好,不夠吸引人。看我的,《男子撞女孩不施救,反而摸女孩大腿》「

「《重口味,男子慾火焚身,眾目睽睽之下摸女孩大腿》「

……

我發誓,我想把他們挨個整死。

「你們是一夥的!「我明白了。

碰瓷團伙!

吃瓜群眾們露出來你小子總算開竅了的表情。

「說吧,多少錢。「我自認倒霉,他們人多。

「那好,我給你兩條路。「肉山說,「要麼給我五千塊錢……「

「你乾脆去搶錢好了,你看我渾身上下值五千塊錢嗎?「我打斷她。

肉山冷笑一聲,終於甩開了我的手:「我知道你拿不出,所以我給你另一條路,你做我的男朋友。「

「我給錢。「我說,我再次看了眼肉山,我沒得選擇。

「這張彩票中了三等獎,三千塊。旁邊彩票站就能兌。我錢包還有七十二塊錢,我只有這麼多了。「

拿西瓜那小子把手裡的瓜皮一扔,接過彩票和我的七十二塊錢就閃進了彩票站。速度之快,我以為這小子會瞬移。

「不行,五千塊。少一分都不行。「肉山堅持。

「太特么欺負人了你們。我就這些錢了,要殺要剮隨你們便。「我現在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可我錯了,忘了他們也是光腳的。

肉山比我更橫:「那就沒辦法了,你只能做我男朋友!「

五分鐘后,西瓜哥回來了。手裡拿著一摞錢。我直勾勾的盯著那一摞錢,三千塊錢很薄,可那也是我的錢,我是說它本來是屬於我的。

我不想唱咱們的老百姓了,我想唱我的心太亂,心中一片空白,我難過的想哭卻怎麼也哭不出來。

西瓜哥看來很滿意,「這小子沒騙我們。「

「把錢還給他,他現在是我男朋友了。「

不帶這麼玩的,錢我不要了。

「我不要錢,讓我走。「

「不行,你給的錢不夠。你只能做我男朋友。「

天底下居然還有這種道理。

「你為什麼非得要我做你男朋友?「

「因為你長得丑!「

我被嗆到,這到底是個什麼人 「那你又知道我們是誰嗎?」老者故作深沉。

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嗎,我哪知道你們為什麼找我,你又是哪個王扒蛋,我心裡暗罵著。嘴上卻說:「不知道。」

老者似乎有些撓頭,大概在尋思怎麼跟我解釋,這與他先前給我的威嚴形象很不符。

「哈哈,我們是神仙,來到這裡是有一個重要的任務派給你。」旁邊的死胖子說到。

我看了眼死胖子,這傢伙拿我當猴耍呢。我明白了,這些人一定是精神病院出來的。神仙?你咋不說你是上帝呢。

我一本正經地:「是,我知道。你們都是神仙,就我是一凡人。」

我指著老者繼續道:「他是玉皇大帝,這些我都知道了。你們有什麼重要的任務儘管交給我,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老者愣了一下,他大概沒想到我居然會這麼回答。

「這個癟犢子,我就知道這招騙不了他。別說了,讓我剁了他!」身後西瓜哥拿著一把菜刀。要不是被胖子拽著,早就撲過來了。

「你敢!」葉纖纖居然擋在我身前護著我,我吃驚的看著她。

我害怕了,我不知道我剛才的回答哪裡錯了。我下意識的一縮,這群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瘋子殺人不用償命。

這瘦猴一樣的西瓜哥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以他這種精神病患者大腦里的思維,肯定覺得殺了我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淡定,淡定啦。」胖子死死的拽著西瓜哥,一邊安慰著。

「你不相信?」老者目不轉睛的看著我。

其他人還好說,沒一個正常的。這老者卻怎麼看起來都不像是個神經病。

我如果說相信,那個西瓜哥就會剁了我。我如果說不相信,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老者嘆了口氣:「唉,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什麼都瞞不過你。那我只有跟你實話實說了。」

「今天是哪一年?幾月幾號?」老者突然問。

我現在又有點不太確定這老者是不是個精神病了。

「2017年12月6號。」我回答。

「2030年12月31日,元旦。肖明闖入魔法一號實驗室,將魔法時光機弄壞。造成時空扭曲,實驗室爆炸。」

「什麼?」我一臉懵逼。

「你,肖明。在2030年12月31日元旦,在魔法一號實驗室將時光機弄壞。造成實驗室爆炸。」老頭氣急敗壞了起來。

「我?時光機?」我指著自己,這些人的思維太過跳躍,我一時間跟不上他們的心路歷程。

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從懷裡掏出一個花生米大小的金屬物件。

「這個就是魔法時光機,能夠穿梭時空。這個機器能回到過去,能穿越未來。」

我順手接了過來,我看著這個花生米大小鬼知道是什麼機器零件上的的金屬物件。

我一把把它摔在地下,抬起腳用力的踩了上去。我實在受不了這群神經病的折磨了。

就你們這群奇形怪狀的傢伙還特么的神仙,就這個花生米大小的金屬零件還特么魔法時光機,你見過花生米大的時光機嗎。這些神經病科幻電影看多了吧。我要把它踩碎,看你們還穿越個屁。

就在我的大腳板子離著那顆鐵花生米零點零一公分的時候,我被凌空拽了起來。

我扭頭一看,一個身高馬大的傢伙,鐵青著臉。一言不發的抓著我的后衣領。

我認得這傢伙,吃瓜群眾之一。後來我一直叫他冷麵獸。這傢伙近兩米的個頭,自始至終一直冷眼旁觀。這是個不善言辭的人,我就沒見他說過話。所以一路上我都把他忽略了。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把我拎了起來,我忍不住就想破口大罵。

可一回頭,這傢伙鐵青著臉,目光中充滿了兇狠。正所謂咬人的狗不叫,人狠話不多。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剛罵到喉頭的一句話生生的咽了回去。

瘦猴兒西瓜哥看到我剛才的行為。先愣了一下,立刻又開始暴走了。

「又來了!我就知道這癟犢子死性不改。我要剁了他!放開我!我整死他!」最後一句話是向著抓著他的胖子說的。

不知道這顆鐵花生米和這隻瘦猴子有著什麼情緣,反正這隻猴子徹底炸毛了,要不是死胖子死死的拉著他,他手裡的菜刀早就砍將過來了。

他順了我的三千塊錢,還要剁了我。我恨他,所以我不想叫他西瓜哥了,我想叫他猴子。這傢伙上躥下跳,搖頭晃腦沒片刻安寧。我就叫他猴子,沒錯,這很像他。

「猴子!你敢動他一下試試!」纖纖擋在我身前,怒視著他。

我加倍的吃驚。我吃驚的不是西瓜哥和我心裡想的一樣,他真的叫猴子。我吃驚的是纖纖居然護著我。

「你還護著他!都怪他,要不是他,我們怎麼會成現在這個樣子,讓我整死他!」猴子居然帶著哭腔。

「都閉嘴!你殺了他有用嗎?」老者發話了,最後一句是對著猴子說的。語氣重帶著些許怒氣。

安靜了,老者不是蓋的。眾人對他很是畏懼,立刻就安靜了。

「我知道你現在把我們當成了精神病院出來的神經病,說這麼多你肯定什麼都不相信。」老者說著凌空一指。

空氣中出現了一個火球,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真的神仙。

等等,不過窗外的天空突然開始烏雲密布。原來老者指的是窗外的天空。

「咔嚓!」一個炸雷,我嚇得渾身一哆嗦。不單單是被這道閃電雷聲嚇得,主要的是對面這老者居然踏馬的,踏馬的,踏馬的會呼風喚雨。

老者隨手一揮,剎那間雲開雨停。

「神,神仙……」我徹底嚇呆了。這太不科學了,難道這傢伙真的是神仙?

「這個世上根本就沒有神仙,那是世人對無知世界的一種想象罷了。」老者給出了他的答案。

我有些釋然了,不過還是狐疑的看著他。

老者繼續說道:「這世上沒有神仙鬼怪,但魔法巫術卻是真實存在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