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拒絕了屈胖三的要求,然後給李家湖那邊打了一個電話,接到電話之後的李家湖表示知道,他現在就叫人去碼頭那邊接人。

簡單收拾了一下,我們離開了這棟大樓,然後走小巷離開。

走了幾十米,屈胖三看了一眼後面,說你們去那邊等出租車,我去收拾一下跟着的尾巴。

他轉身離去,而我拖着沫兒的行李箱往前走。

幾分鐘之後,屈胖三回來,告訴我事兒解決了,不過得快一點,免得沫兒被堵在碼頭,坐不了船。

上了出租車,我們送了沫兒到碼頭,這兒的關口是二十四小時開通的,乘船過香港,十分方便,我們沒有送進關口,而是與她在外面分別,然後又打的前往橫琴關口附近。

我們準備從這兒找地方游回大陸。

賭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那幫人即便是找到了我們的行蹤,也未必能夠正好堵着我們。

將俞百里解決之後,我們就沒什麼心思蹲在賭城這裏了,畢竟事兒鬧得有點大,我們卻沒有實力將對方給一口吞下,既然如此,那就退一步,海闊天空。

在半夜的時候,我們回到了橫琴,兩人十分疲倦,稍微收拾一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兩人都挺累的,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我打着哈欠爬起來,找到關機充電的,準備給李家湖打一個電話,詢問一下沫兒的情況,沒想到一開機,立刻就有數十個未接來電出現。

除了幾個是李家湖的,其餘的電話都來自阿峯。

他這麼急找我幹嘛?

我有些發愣,不過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先給李家湖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李家湖告訴我,說人已經接到了,現在正在酒店休息,他問我有什麼特殊要求沒,如果沒有,他就安排沫兒在他公司下面任職,先從文員坐起,如果表現合適的話,再作適當提拔。

我說你不用考慮我的意見,那小姑娘我也只是順手幫一下而已,彼此之間,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私人關係。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李家湖鬆了一口氣,說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着安排吧,反正不會讓她吃虧的。

我問昨天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意外,李家湖說沒有。

畢竟是正規場所,那幫人即便是打聽到消息,也還是會收斂的;再說了,沫兒不過是一個不相干的人物,這幫人的做法不至於太過於難看。

與李家湖簡單聊了一會兒,我掛了電話,又給阿峯那邊撥打了過去。

我打了兩遍,都沒有接通,於是發了一個短信給他,問他有什麼事情。

短信也沒回,我估計他在上班,又或者幹嘛,所以沒有理,而這時屈胖三也爬了起來,簡答洗漱一番之後,捂着肚子直叫餓,我便帶着他去附近找吃的。

兩人在附近找了一家館子,屈胖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跟剛從牢裏放出來的一般,狼吞虎嚥,風捲殘雲。

一邊吃,他一邊問我關於聚血蠱的事情。

他問我有沒有感覺強一點兒,我說暫時沒有試,不過似乎感覺經脈各處似乎都疏通許多,也有了一些精神。

這種狀況一天比一天好,顯然我與聚血蠱小紅是兩位一體的,它越強,我越強。

屈胖三對於我的變化十分感興趣,約我吃完了飯之後,兩人去附近的山裏或者無人的海灘處試一試,他幫我參謀一下,看看能不能弄出點兒新花樣來。

快吃晚飯的時候,阿峯打了電話過來。

我接通,說你什麼情況啊,大晚上的,打那麼多的電話過來,什麼事?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你是陸言?”

聽到這陌生的聲音,我先是一愣,然後變得嚴肅起來,冷冷說道:“你是誰?”

電話那頭的人平靜地說道:“你別管我是誰,今天下午五點,你趕到黃楊山水庫這裏來,如果沒有到,阿峯明天就會橫屍於此。” 隨著盤古威壓越來越重,景淵發現自己走的每一步都頗為艱難,如同自己背負著一座逐年加重的大山而行,他知曉這是剛剛形成的天道不允許他這樣的存在洪荒大地上晃悠,他對於如今萬物靈性閃現沒多久的洪荒實在是太有破壞性。

當然,這天道由洪荒所有有靈性生命的共同結成,甚至天道這二字也是他這個有著強大智慧的生靈所取,在大家都沒有多少智慧只靠靈性與直覺的情況下,如果景淵自己想,在沒有危害到他人利益的情況下,想要修改這種約束也是能夠辦到的,不過他離家許久,是時候回家。

景淵再次來到白銀峽谷,這邊緣處已沒有了熔岩,這裡不再被黑暗籠罩,日光月關輪流交替,為這裡帶來光明,雖時常有著隕星墜落,卻也沒有大礙。

景淵從腰間取下一灰色布袋,將其翻開,內部殘餘著滴點綠色,景淵用精神攝來一陣微風,將其上綠色輕柔地吹白銀峽谷之上。

「這裡的元氣更加平和,大地上的物質更易吸收,在這裡,你們會成長得更快更好,用不了幾年怕是就能布滿整個峽谷,而這也是我最後為你們做的了。」

景淵看著那些散落的顆粒,緩緩說道,似乎在與這些顆粒說話又似在和空氣說話。

這時星映捲軸從他腰間脫出,在景淵面前展開畫卷。

「有什麼怪異的事情么?」景淵問道。

星映圖上浮現白銀峽谷地圖,在山腳上有一顆綠點,代表景淵目前的位置,在綠點不遠處則是一個紅點,正在山間一個隱秘處。

當景淵將目光投到綠點上時,綠點所處位置也放大開來,星映圖上顯現出一個由黑灰色粗絲線組成橢圓體,這物體長軸足有百米,他下方有或綠或紅或藍的小點從大地深處湧出投入其內,那些小點卻是這峽谷本源。

「這是另一種類型的道胎?」元屠也好奇過來看看有些疑惑,他在洪荒這麼些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另一個道胎。

「是蛹吧?應該是天地變化后得了於澤那一點造化而形成的道胎,倒是有些期待其內會有什麼生靈」景淵有些期待,景淵一行走來都沒有見到成型的道胎,一來是時間尚早,二來則是白銀峽谷與他們血海一脈淵源頗深,這峽谷之下便是幽冥血海縫隙,日夜受血海轉換元氣吹拂,經年之下與血海之人頗為親近,再加上景淵曾勾連地勢畫出此地地圖與景圖,這兩圖也加深彼此的聯繫。

是以當白銀峽谷被這蛹攝取本源的時候會讓景淵等人有所感應,同時也是在向他求救。

「看來這蛹是外來的,卻不能看著他吞噬這銀色峽谷的本源,致使這片區域崩毀。」

洪荒天地每日都有大風,或是地勢導致或是隕星墜落,是以總有一些事物會從一處飄落在另一處,這些事物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那一線靈機誕生靈性而後衍化道胎,吸納外界力量而成長自身。

山川河流倘若失去本源就將瓦解,這卻是景淵不願看到的。白銀峽谷對於血海一脈有著重要意義,是血海向外的門戶,其地形地貌靈機都極其適合作為散發靈氣的出口,況且這些年景淵在外布陣改陣都是一這峽谷為核心,從峽谷散發平和元氣到外界,再由另一個通道吸納整合分類怨煞業力進入幽冥,完成一個大循環,白銀峽谷一毀就會導致他這些年的努力白費。 來人又是哪路人馬?

我聽到這聲音,心中一陣惱怒,不過倒也沒有失去理智,冷笑着說道:“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啊,我要先確定阿峯的安全,否則一切免談。”

那人說好,你等等。

如此過了十幾秒鐘,電話那邊又一次傳來聲音,卻正是阿峯,他在那邊高聲叫道:“陸言你別管我,我沒事的……啊!”

他似乎給打了一下,疼痛地叫了一聲,隨後就給奪了過去,那人在電話那頭淡淡說了一句,說你朋友的性命,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選擇了,記住,下午五點,你不來,我撕票。

說罷,他便沒有任何猶豫地將給掛掉了。

好堅決。

我感受到了對方話語裏強烈的自信,心底裏卻也憑空涌出了一股憤怒來。

這幫傢伙,做事太沒有底線了。

有什麼事情,衝我來就是,居然把我朋友抓來當人質,這事兒已經超出了我的容忍範圍了。

艹!

我心裏怒火中燒,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屈胖三在旁邊瞧出來了,眯着眼睛,說怎麼了?

我把剛纔電話裏的事情跟他講了一遍,聽完之後,屈胖三皺着眉頭說道:“你知道這傢伙到底是誰麼?”

我梳理了一下近些日子來的事情,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要麼就是俞百里那邊的人,要麼就是許鳴那個攪屎棍。

屈胖三說哦,沒有別的人麼?

我說我在這裏也沒招誰,也沒惹誰,哪裏還有別人?

屈胖三說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我聳了聳肩膀,說能怎麼辦,我在江城這邊就兩個朋友,一個給人捅死了,若這個再出了事兒,只怕我以後回到這裏來,可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了。

屈胖三眯着眼睛,說但如果是許鳴,又或者不管是誰,在那個地方必然是重重包圍,你有信心逃得脫?

我說有遁地術在,我還怕他們?

屈胖三說如果對方佈置得有法陣,又或者是定星鼎這樣的法器,你該怎麼辦?

意千重-國色芳華 我有些頭疼,說我總不能不管吧?

屈胖三嘆了一口氣,說這事兒管肯定得管,不過你得想清楚了,你不可能看着阿峯一輩子,即便是你能夠救得了這一次,那以後呢,你難道天天守着他?

聽到他的話語,我這才意識到自己跑到江城這邊來養傷,或許是一個錯誤。

此刻的我,與阿峯,以及之前的生活已經截然不同了,如果我還留着以前的心思,想要再回到從前的話,只怕不但融入不進去,而且還容易惹禍給別人。

一入江湖深似海,想要再出來,事兒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從今之後,我得認真與之前的生活告別了。

這樣不光是對自己好,對我之前的那些朋友,也是有好處的。

唉……

兩人感慨之後,屈胖三跟我分析了一會兒,告訴我吃過飯我們就出發,先行過去勘探一番,另外到時候就我一人露面即可,他躲在暗處張羅,以免到時候我被堵在裏面,毫無辦法。

說完這些,屈胖三衝我笑,說你自己可得給力一點兒,要我覺得情況太糟糕了,說不定會轉身就走呢。

這話兒說得我一陣苦笑,也知道他的本意並不是這般,而是提醒我萬事要小心。

這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傢伙。

吃過了飯,我們便乘車前往西區,黃楊山在井邊鎮以西,是一片有着豐富地貌的山林,這裏的山以奇詭著稱,雖然不算高,但是處處驚險,是許多戶外愛好者的樂園,而那黃楊山水庫則是西區人民的飲用水儲存地之一,是一個很大的湖畔。

我以前在江城上班的時候,曾經參加過公司組織的登山活動,所以對這兒並不算陌生,不過許久未曾來,到底還是有一些生疏。

不過這回的路線跟之前並不一樣,畢竟之前走的是比較成熟的路線,但很容易暴露,而現在爲了掩人耳目,就得獨闢蹊徑。

我和屈胖三大概是下午三點多的時候趕到的黃楊山水庫附近,兩人在林子裏搜尋了半天,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

對方似乎並沒有在這裏提前設伏、不過我們的行動對方應該是早有猜測的,所以我們即便是早來一些時間,也未必能夠瞧得見真相。

瞧着寂靜無聲的水庫,我的心中一陣沒底。

對方很神祕,很篤定,彷彿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一般,給我一種強大的壓力。

而且更讓我氣憤的,是對方居然綁架了阿峯。

這一點,太過分了。

如此一直等到了快五點鐘,我的響了,打來的正是阿峯的。

我接通了電話,問你們人在哪裏?

天才小葯妃 還是那人接的,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到了麼?”

我說我已經在附近了,等你露面呢。

那人說好,你知道到水庫側面兒的那棵槐樹下就是了,現在就過去。

我說等等,不確認阿峯安全,我是不會自投羅網的。

那人哈哈一笑,說你倒是挺謹慎的。

我說那是,對付你們這幫沒有底線的傢伙,我要是大大咧咧,一點兒心眼都不留的話,豈不是早就已經死了?

那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對我說道:“行吧,我讓人先把他帶過去,在那裏等你。”

電話掛了五分鐘之後,從那邊的林子裏走出了幾人來,其中一人蒙着眼睛,手腳給捆着,被人輕鬆地拎着往上,來到了水庫側面的那棵槐樹下。

我瞧見那人正是阿峯。

月明天下 我深吸了一口氣,朝着旁邊的屈胖三點了點頭,然後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我一邊走,一邊打量着對方,發現這些傢伙應該不是許鳴的人。

挾持着阿峯的人,都穿着青衣道袍。

這世間沒事兒穿着道袍穿街過戶的,雖然鬧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怎麼看都不像是許鳴的手下人。

到底是哪兒來的雜毛道士,居然做出這麼沒底線的事情?

我緩步向前走,越走心中越慌。

我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些人,是茅山的。

之前的時候,林齊鳴曾經跟我說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身負神劍引雷術的事情,已經從東海傳到了這邊來,他能夠聽到,自然也入了茅山宗的耳中。

神劍引雷術是茅山祕技,除了掌教真人和傳功長老之外,無人得知。

而我這身份,什麼都不是。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據說茅山宗現任的掌教真人符鈞都沒有學得此法,我一個跟茅山宗半毛錢關係都沒有的外人反倒是掌握了這門手段。

這事兒對於茅山宗來說,實在不是一件臉上有光的事情。

既然如此,茅山宗的出場也變得理所當然了。

只是他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爲什麼會抓着阿峯來威脅我,這事兒可就有值得探究的部分了。

我的心中默默想着,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跟前來,方纔發現其中有一個道人特別的眼熟。

他叫什麼名字來着?

我走到了跟前來,那道人瞧見了我,朝着我拱手說道:“陸言,許久未見。”

我這時方纔想起來,此人叫做馮乾坤,是茅山刑堂長老手下的第一弟子,基本上已經算是掌握了刑堂的權柄。

我與此人交集不多,當初三堂會審的時候,他曾經出現過,對我還算是客氣。

如此說來,也是故人。

不過……

我的臉色有些陰沉,眯着眼睛打量對方,絲毫不理會對方的客氣,而是一字一句地說道:“堂堂茅山宗,居然已經下作到了這等地步,是不是有些太丟人了?”

馮乾坤聳了聳肩膀,說你是說抓你朋友這事兒?

我點頭,說對。

他揮了揮手,旁邊的青衣道士將阿峯身上的繩子給解開,然後把他的眼罩和堵在嘴裏的布條都給取了出來。

阿峯給人一放,眯了一下眼睛,然後看到了我,慌忙朝着我這邊跑來。

他顯然是有些嚇到了,跑到一半兒的時候,還跌一跤,摔了個大馬趴。

而即便如此,他還是骨碌一下爬了起來,躲在了我的身後。

馮乾坤揚起手來,說如果不是這樣,我們也未必能夠找到你——你且問問你朋友,這個過程中,我們有傷害過他麼?

阿峯拽着我的衣袖,大聲說道:“陸言,我跟你說,是咸寧廟姓王的那傢伙,那狗日的把我給誆出去,好傢伙,我們家裏每年都給他們廟裏上香捐錢,這撲街居然算計起我來……”

馮乾坤苦笑,說我們本來也沒有打算傷害你朋友——那麼我們接下來該談點兒正事了,你需要請你朋友先下山麼,還是?

我聽出了馮乾坤話語裏面的意思,沒有跟阿峯多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先走吧。

阿峯不肯,說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幫傢伙裝神弄鬼的,誰知道會鬧什麼幺蛾子呢,我不走。

我瞪了他一眼,說趕緊走,這裏的事情不是你能夠想象得到的。

阿峯給我一兇,沒了脾氣,說你自己小心點。

我目送着阿峯走下山道,而這個時候,馮乾坤在我的身後悠悠說道:“陸言,蕭克明現在在哪裏?” 白色絲線纏繞在一塊,靈光不斷從大地湧現並湧入白絲構成的橢圓體之中,在橢圓體外三尺之域又不斷形成新的白色絲線纏繞於其上,使得其體型越變越大,吸納靈光的效率更是不斷提升。

景淵一行幾步之間就跨越時空距離挪移到達目的地,看到的便是如此景象,隱隱還能從其中看到少陽衍化氣象。

景淵仔細打量,通過自己的孕育過程猜測,這蛹形成沒有多久,想要徹底成型不再吸納大地本源,怕是還需要數萬載,時間較短還是因為這先天魔神資質不高的緣故,雖有著命格在身,根基比起血海一脈與景淵伴身而出的元屠星映都不如。

混沌魔神是混沌諸多法則在無數時光中巧合下的具現化,先天魔神是景淵為這洪荒大地上誕生的生命取的稱呼,是景淵前世看的閑書里所得。

先天魔神與混沌魔神不同,洪荒之中法則被天道固化,少有誕生靈性,先天魔神多是一些有著具體形態的先天精華配合一點靈機造化而成,如風水火光等有著具體形態的元素。

景淵一接近這巨蛹便感應到一縷先天木氣,具體是那一道氣息卻是不得而知,木乃少陽,能夠輕易掠奪大地之氣,而白銀峽穀日夜吐納元氣,元氣源頭又是來自整個洪荒怨孽而成,導致此地是現如今元氣最為濃郁的區域,最天然的繁衍聖地。

景淵思慮片刻,展開星映圖,其中湧出星映儲存多年的元氣,自己再在其上刻畫陣法隔絕其吸納地氣本源的同時又為其純化元氣,如此操作之後,又從星映處拿出一塊來自血海之底沉積多年的血海紅泥精華防置在其上,供其成長。

血海紅泥可是血海不斷磨滅污穢后再無法磨滅的本質部分,乃是精華中的精華,蘊含諸多純粹本源,於污穢之中超脫而出再經業火凈化過無數遍,每年才能夠形成米粒大小的一粒,強過三光神水無數倍,當年景淵凝聚道胎靠的也是此物。

景淵如此下本錢,算是一番好意,不然為了保護白銀峽谷,他完全可以毀去這道胎,不過這巨蛹道胎雖是外來之物,卻是也是白銀峽谷之上的第一個本土生靈,與他血海也是有著關聯,不能輕易抹殺。

景淵如此好意,助這魔神成打造更好的位格,那巨蛹卻是不清楚這些,有著原始而懵懂靈性的他完全不清楚這些,只知道自己熟悉的食物被人奪走了,而面前那人對自己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在本能的驅使之下,他自然而然發揮出自己的天賦神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