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死死瞪着他,想問他,他到底想幹什麼。

可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在扶起吳院長的時候,他湊近我,輕聲說了一句,“放心舒淺,只要你兌現你的諾言,我不會對這個女人如何的。”

話落,他扶着吳院長起來,溫和禮貌的樣子,和之前的陸亦寒,別無他樣。

我死死地咬住脣。

無論如何,先把吳院長送回孤兒院,纔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我只能裝作沒事人一樣,和葉凌一起扶着吳院長走出去。

走出破敗的海洋孤兒院,我們就看見,一輛黑色路虎停在路邊。

這輛車顯然是葉凌安排的,我們走近的時候,車門打開,他直接扶着吳院長走進去。

吳院長在他手裏,我沒有辦法,只好跟着上車。

可一進車裏,我就震驚地看見,駕駛位上坐着一個我意想不到的人。

是葉婉婉。

吳院長看到葉婉婉,微微一愣。

但葉婉婉馬上露出招牌式的溫和笑容,道:“您就是吳院長對麼?我是阿遠的朋友,我現在就送你們迴天空孤兒院。”

葉婉婉總有能力,給被人留下完美的第一印象。

吳院長果然笑呵呵地,道:“哎喲,謝謝你啦。不過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長得那麼好看的人呀。你說是不是啊,小淺?”

聽見吳院長突然問我話,我只好尷尬地扯了扯嘴角,應道:“是啊。”

葉婉婉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眼底閃過譏諷和不屑。

我卻沒空理會她,只是忍不住想到了容祁。

我之前給容祁打電話的時候,是葉婉婉接的電話,證明那時候他們倆還在一起。

一上到底 可現在葉婉婉一個人過來和葉凌匯合了。容祁呢?容祁又在哪?

但這個問題我顯然是不能問葉婉婉的,只好沉默。

一路上都沒有什麼人說話,半個多小時後,我們到達了天空孤兒院。

小張他們早就急壞了,一直等在孤兒院門口,看見我們回來,激動地眼淚直流。

我們拉開車門,讓吳院長先下去,我剛想跟着下去,可葉凌,突然拉住了我。

我的心,一下子跌到谷底。

“你們先照顧吳院長吧。”葉凌坐在車裏,道,“小淺剛纔受了點傷,我帶她去醫院看看。”

“小淺你受傷了?”依舊以爲葉凌是阿遠的吳院長,絲毫沒有起疑,只是趕緊道,“好好好,阿遠你趕緊和你的朋友,送小淺去看看。”

葉凌點點頭,就馬上把車門關上了。

車子裏,恢復一片死寂。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抖着嗓子問,擡眼看向眼前的這一對兄妹。

此時沒有外人,葉婉婉也懶得演戲了,臉上少了幾分平日裏的溫婉可人,多的是一種冷峻和淡漠。

或許,這纔是她最爲真實的面目。

她懶洋洋地靠在駕駛座上,冷笑着道:“你說呢,舒淺。你除了這一身血,還有什麼值得我們大動干戈的?”

葉婉婉這女人,真是什麼時候,都不忘刻薄和酸我幾句。

我咬着脣不說話,只是將手悄悄地放在了背後,捏住玉鐲。

我知道,今天如果真的讓葉婉婉和葉凌帶走了我,我這條小命,是不用想了。

豪門霸愛:薄情總裁的逃妻 可偏偏,我這點本事,根本逃不走。

所以,雖然希望渺茫,但我還是隻能和容祁求救。

但不想,我這個自以爲隱蔽的動作,還是被葉婉婉給看見了。

她嘴角的弧度更加不屑,直接拆穿我道:“舒淺,這種時候,你還指望容祁來救你?”

我臉色一白,身子僵住。

一旁的葉凌,這時微微蹙眉,突然開口問:“婉婉,容祁那裏你搞定了嗎?”

“放心。”葉婉婉不再理會我,只是看向自己的哥哥,笑得妖嬈,“他傷的太厲害,慕家人在給他看身體,一時半會絕對過不來。”

什麼?

我腦袋裏轟的一聲。

容祁傷的太厲害?

是因爲受傷,他纔沒有看見我玉鐲的傳喚嗎?

可爲什麼,容祁最近好像一直在受傷?

“葉婉婉!”我頓時也顧不上害怕自己的處境了,抓住葉婉婉的座位後背,大吼道,“容祁怎麼了?是不是你對他做了什麼!”

看着我心急如焚的樣子,葉婉婉笑了,但笑容裏透着一股怨毒。

“怎麼,舒淺,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空擔心容祁?”她諷刺道,“你還有臉怪我?他變成如今這樣,還不是你親手害的?”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葉婉婉說這番話的時候,秋水般的黑眸中似乎帶着幾分妒意。

“你在胡說什麼?”我蹙眉問,“告訴我,容祁到底怎麼了!”

容祁受傷和我有什麼關係?

“呵。”葉婉婉笑容更冷,“原來你還不知道?容祁這個蠢貨,爲了防止你受傷,使用了移星之術?” 我怔住。

移星之術?

那是什麼?

我心裏不知爲何,有一種很慌亂的感覺,彷彿心尖都在顫抖。

“夠了。”我剛想問葉婉婉什麼是移星之術,一旁的葉凌突然冷冷開口,“我們出發吧。婉婉,你把她眼睛蒙上,防止她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看見又如何?”葉婉婉不以爲然地說了一句,斜眼看我,“而且蒙什麼眼睛,我又更簡單的法子。”

說着,她直接一擡手,打在我腦袋上。

那一掌,絕對是用了相當大的力氣,我只覺疼得我頭要裂開一樣,眼前一黑,就這樣失去了知覺。

最後一個念頭就是——

媽的葉婉婉,算你狠!

……

不知道顛簸了多久,當我再次被腦袋上的疼痛給疼醒,掙扎地睜開眼,我就發現自己在一間巨大的倉庫裏。

這個倉庫非常的黑,放眼望去,四周都是黑暗。

而我,似乎在倉庫最中間的地方,我很快就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緊緊地綁着。

我拼命地掙扎,身體都不能動彈,我奮力低下頭,才發現自己是被鏈條綁在一根銅柱上。

這是一根古色古香的青銅,刻着精美的紋路,帶着濃重的歷史感。

我心裏一個激靈,立刻更用力地掙扎。

可這時,黑暗之中,響起一個清冷漠然的聲音。

“別費力了,就算你弄斷了這個鏈條,你也逃不出去。”

我身子一僵,擡起頭,就看葉凌緩緩從黑暗裏走出,身後跟着葉婉婉。

此時的葉凌,並沒有用陸亦寒的身體,而是以魂魄的模樣出現。

一身白袍清雅無雙,俊秀的面容上,帶着一種骨子裏偷出來的漠然。

無喜無悲,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

“你們要幹嘛!”我心裏怕得要命,顫抖着嗓子吼道。

葉婉婉立馬笑得妖嬈。

“當然是取你的血。舒淺你果然蠢得可以,這種時候,還問這種問題。”她低聲諷刺一句,就靠近我,亮出手裏的匕首。

“記得先將她的移星之術解開。”葉凌淡淡開口,“不然你是取不盡她的血的。”

“知道了,哥哥。”葉婉婉對葉凌顯然還是比較聽話,應了一聲,就突然捉住我的手。

她用力很大,我感覺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斷了,痛得驚呼一聲。

“葉婉婉你這個瘋女人在幹什麼!”我氣得大吼,低下頭,就看見葉婉婉竟然用那匕首,刺向我的手背!

就在匕首的刀刃劃破我手背的剎那,我的手背上突然閃起紅色的光芒!

那個紅色的八卦圖,又出現了。

葉婉婉眼底閃過一絲狠戾,手上一個用力!

眼看那匕首就要刺穿我的手背,可突然間,我感到手背一熱。

“啊!”

我驚叫一聲,就突然看見一道紅色的血光從我手背上的八卦印記之中射出,直逼葉婉婉。

頓時,葉婉婉踉蹌地倒退一步,跌坐到地上,手捂着胸口,嘴角滲出鮮血。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中,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葉婉婉掙扎地起身,憤怒道:“容祁這個瘋子!到底在這個移星之術上用了多少鬼力!”

我腦袋裏一片混沌,但還是隱約明白過來什麼。

我手背上的這個八卦印記,就是葉婉婉說的那個移星之術?

我之前就猜測,既然是八卦,應該是有人在我身上施了咒術。但我不知道,這移星之術到底有什麼用?

而且他們說,是容祁給我施下的?

他什麼時候給我施下的?

帶只天使去修仙 對了!

是那個藥丸。

我突然想到,在h市慕家的時候,離開前的一個晚上,容祁給我吃的那個藥丸。

就是吃了那個藥丸之後,我纔開始有這個紅色的印記。

但我一直以爲,這藥丸是救命的藥丸。可現在看來,那根本不是什麼藥丸,而是一個術法的引子?

“他自然是費了心思的。”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一直沉默着的葉凌突然淡淡開口,將葉婉婉扶起來,“不然,他也不會用移星之術。”

聞言,葉婉婉的臉上,突然露出極度嫉恨的表情,看我的表情,幾乎要噴出火來。

葉婉婉站穩之後,葉凌便放開了她,緩緩走向我。

我此時心裏雖然恐懼,但更多的是疑惑。

見葉凌在我身前站定,我劈頭蓋臉地就問:“到底什麼是移星之術?”

此時我被綁在銅柱上,比葉凌高出一些,他並沒有擡頭看我,只是捉住我的手,低頭將自己的手,覆在我的手背上。

“哥哥!”葉婉婉見狀,突然慌張起來,“你現在的狀態……會不會太勉強了?”

“來不及了。”葉凌倒是一臉平靜,“你以爲容祁昏迷,便不會趕過來?再不抓緊,恐怕我們就要錯失機會了。”

葉婉婉臉色一白,看我的表情,更加憤恨。

我聽得更疑惑。

什麼意思?

他們是在害怕容祁過來?

我心頭一顫。

所以說……容祁並不是不顧我死活?

雖然在這樣危機的時刻,我還是很沒出息的,感覺到一種竊喜。

但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用力地想從葉凌的手裏抽回我的手。

“你爲什麼要去掉這個術法!你鬆開!”我朝着他惡狠狠地喊道。

無論如何,既然這個術法是容祁下的,我信他不會害我。

見我掙扎,葉凌突然用力捉住了我的手,緩緩擡頭。

清澈的眸子裏,盡是冷意,看得我背後嚇出一層冷汗。

“爲什麼要去掉?”他慢條斯理地說,彷彿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因爲我討厭別的男人,在你身上留下印記。”

我原本一肚子火,但聽見這話,還是不由呆了。

我擡頭看向葉凌,發現他琉璃般的眼睛,帶着一股清冷的氣息。

我沒來由的,就想到了九百年前,我穿越到容無雙身上時,他看我的眼神。

不,不會的。

我在心裏默默搖頭。

葉凌不會知道我是容無雙的……

一旁的葉婉婉也是一怔,看向葉凌,“哥哥,你什麼意思……”

葉凌卻沒有要回答我倆的意思,只是猛地將手覆在我手背之上,一股磅礴的鬼氣宣泄而出。

與此同時,我手背上的印記也立馬做出了反抗,紅光閃耀。

兩股凌厲的鬼氣,立馬在我的手背之上對峙。 我能感覺到,我手背上發出來的那股紅光,其中的鬼氣是容祁的,十分霸道強勢。

然而讓我震驚的是,葉凌身上的鬼氣,竟然絲毫不甘示弱。

只不過,和容祁的鬼氣不同,葉凌身上的鬼氣雖然強大,但有些後勁不足的感覺,不過剎那,我就看見他的身形更加虛無起來,臉色慘白。

“哥哥!小心你的魂魄!”葉婉婉在後頭着急地喊道。

葉凌卻只是繃着臉,絲毫不退讓。

畢竟我手背上的這個咒符,不過是容祁所灌入的鬼氣生成的,灌入的鬼氣不可能無窮無盡,葉凌雖然到後期對抗得有些吃力,但最後好歹是等到我手背上的鬼氣徹底耗盡。

葉凌這才鬆開了我的手,腳步一個踉蹌。

“哥!”葉婉婉更着急,上前扶住他,一臉擔憂,“你現在還沒得到肉身,怎麼可以這樣隨便使用鬼力! 攻約梁山 萬一魂魄受損……”

“不礙事。”葉凌打斷了葉婉婉,“馬上,我就可以重新得會肉身了……”

話落,他擡頭看向我,眼神之中並沒有我以爲的陰狠或者貪婪,只是在淡然之中帶着一股佔有,彷彿在看什麼原本就應該屬於自己的東西一般。

我卻沒有心情管他們兄妹倆,只是低頭看向自己的手背。

手背上,那個紅色的八卦印記消失了。

我心裏一陣空落和慌張。 獵心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