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知道就算我那具身體爆炸,你也不會有事,所以8051,盡全力保護靈韻和楚玲吧。危急時刻,即便拋掉這具身體,以爆炸幹掉白惡也可以,我們不能再小瞧他了。”

“知道了。8051微笑着說道。” 秦苒點點頭,她朝後面看了一眼。

身後幾乎全是徐家的精英骨幹。

徐世影真的是存了破釜沉舟的想法,把徐家這些骨幹都送出來了。

秦苒一向自負,可這個時候也不敢拿整個家族的人冒險。

她能保住徐搖光一個,但不敢保證能把所有徐家人保住。

「三個人。」她收回目光,看向馬修的手下。

馬修手下認識程木,此時也不說什麼,直接點頭,「行,老大匆忙間安排了一個十人艙位,完全夠了,先上車。」

「上去,回國。」秦苒瞥向徐搖光。

徐搖光現在腦子都是徐世影,對馬修手下的出現有些懷疑,卻沒有多想。

三人上了車。

徐二叔才從震愣中反應過來,他連忙往前跑了一步,「秦小姐!卡羅大人都說了就算馬斯家族暫時都沒有辦法回國,你別……」

「能回。」秦苒定定的看他一眼。

然後「砰」的一下關上了門。

他說話間,馬修手下已經把車開走了。

車只剩下了尾氣。

M洲大大小小勢力不少,徐二叔並不了解M洲的局勢,也沒研究過馬修一方的勢力。

看到秦苒徐搖光被陌生車子帶走了,他不由看向卡羅,十分驚慌:「卡羅大人,小少爺他們不會有事吧?秦小姐還說能回國……」

但卡羅都說了短時間內不可能回去。

然而徐二叔說完,卡羅卻是頓了一下。

他看著車離開的方向。

卡羅沒說話,他身邊的伯特卻是滿臉淡定:「徐先生,你不用擔心,剛剛那人是馬修的人,若是他都沒有辦法讓人出M洲,整個M洲也就沒有其他人了。」

「馬修?」徐二叔跟徐家其他人又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M洲第三方勢力,國際刑警,」卡羅終於收回目光,他沉默了一下,「如伯特大人所說,如果連馬修都沒有辦法,那就也找不出其他人了,不過,秦小姐怎麼會認識馬修……」

兩人說話間,徐家其他人面面相覷,國際刑警馬修?

這又是個新名詞。

徐二叔聽到卡羅說秦苒他們真的能回京城,整個人就有些慌了,也來不及想秦苒跟馬修之間的關係,直接打電話給徐管家,通知了這件事。

**

機場。

馬修停在一架飛機前,等著秦苒。

馬修最近幾天鬍子颳得挺勤,只事這一次秦苒看著他,情緒並沒有太大變化,只滿臉冷意。

「你……」馬修看到她的表情,也不聊程雋跟Q的事,只擰了下眉,「沒事吧?」

秦苒在馬修這裡,因為Q當初幫助了一個花國人的那件轟動世界的事件,直接標上了好人簽。

最近兩年還幫自己破了不少案子。

兩人雖然說純屬合作關係,但因為又顧西遲在,情分也往上升了升,若秦苒真的有事,馬修不可能不幫忙。

「沒事。」秦苒抬頭,看著飛機的方向。

她說沒事,應該是能解決,馬修也不多問,他往後退了一步,「直接上吧。」

「謝謝。」秦苒同馬修說了一句,就上了飛機。

這會兒M洲已經將近凌晨了。

到達京城機場的時候,也恰好是凌晨。

秦苒在飛機上的時候就已經關了手機。

下了飛機,她低頭,打開飛機,程雋那邊她在M洲的時候就通過電話了。

程水直接在京城等她,「程金現在在醫院,」程水朝徐搖光點點頭,「徐老現在人在醫院,老大也看過了徐老,他現在在處理程家的事,不過顧先生在醫院,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程雋知道徐世影的消息,肯定會去看他。

然而一路上卻沒告訴她徐老的消息,還把顧西遲都請來了,秦苒不由握緊手。

「先去醫院。」她當機立斷。

**

凌晨沒什麼車。

不到半個小時,秦苒就到了醫院。

醫院,徐管家顧西遲都得到了消息,在大門口等秦苒。

看到秦苒跟徐搖光雙雙下車,他不知道說什麼,該說徐老沒看錯秦苒,還是該罵秦苒?

「秦小姐,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老爺好不容易才把你們送到M洲,避開這次禍端,你怎麼不聽話?你再回京城,老爺要拿什麼保你?」徐管家抿了抿唇。

「他人怎麼樣了?」秦苒沒回徐管家,只問顧西遲。

顧西遲搖頭,在前面帶路:「不好,徐老身體內本身就有餘毒,跟程家那位體內的毒性差不多,又被人刻意拷問。」

顧西遲說的不樂觀。

秦苒沒說話。

他按了電梯。

徐校長的房間在19樓。

秦苒緊趕慢趕的,打開19樓的時候,徐校長正靠在枕頭上,嘴邊帶著微笑看她。

「我以為你不會趕回來的,真是糊塗。」徐校長搖頭,他看著秦苒,嘴角囁嚅著,說不出什麼話。

臉上還挺紅潤的。

秦苒心卻涼了。

這狀態,跟之前程老一摸一樣。

「歐陽薇?還是明海?」秦苒指尖掐入掌心,一雙眼睛通紅。 “來吧,來吧。”

就這樣漂浮在半空之中,空幻看着前方的【念力巖獸】,它再一次被逐步遠離的靈韻她們遠程擊散,此刻正如同之前數次一樣地,滾動着重新成形之中。

如果是從前的空幻,絕對會毫無後顧之憂地衝上去。

因爲,對於從前的空幻而言,雖然已經對自己重複了無數次‘要重視生命,要減少死亡’的自我勸告,但當死亡真成爲遊戲一般,可以幾乎無限的復活,那麼次數一多,人就不可避免地失去警惕心。

但現在的空幻卻知道,這個身體的生命是唯一的,死掉之後雖然會產生亡魂,但亡魂卻不代表安全,這裏是白惡的神殿領域,自己並不知道白惡對其到底有多深的理解,如果神殿領域能消滅亡魂呢?

(所以還是那句話,不能將希望寄託在敵人身上的說。)

而且,即便不能以神殿領域抹殺亡魂,白惡也只需要將那種讓巨石偏轉的強大念力,對着空幻的亡魂發動攻擊,到時他也會毫無還手能力。

“果然還是楚玲說的對,我太弱了嗎?”

全神貫注地盯着前方的念力巖獸,對方成形速度依然沒變,而爲了‘吸引’對方注意力,空幻則飛在裏對方不遠的低空。

8051她們三人的離開顯然不是明目張膽的,精神力和念力罩可以隔絕正神對領域內部情況的瞭解,這是在楚易的神殿之中試驗的東西,但石部落戰神神殿只是3級,對於這個4級以上的領域是否有用還未可知,但有總比沒有好不是嗎?

當巖獸再一次起身之時,它依然沒有任何猶豫地衝向了空幻,彷彿把8051幾人都當成了空氣。

(難道我的吸引力就這麼大,說起來,爲什麼白惡總是逮着我不放?真的只是因爲我是最弱的?但木曉呢?他沒興趣?哦,木曉已經消失了,難道是白惡的行爲?)

之前再怎麼說也躲了那麼多次,經驗什麼的不就是在不斷地重複之中積累起來的嗎?所以,當巖獸剛剛舉起手時,空幻就果斷地下沉。

如果不是爲了讓對方確定空幻並沒有離開,他也不會那樣大刺刺地飛在空中,但巖獸,或者說白惡對空幻的執念到底是怎麼回事?空幻無語地想着。

(難道是因爲夢境我給他的印象太深,所以他把我作爲首先排除目標?)

當岩石從遠處再一次迴旋之時,空幻已經降入了由高大樹木組成的森林之中。

“爲什麼總是對着我啊魂淡,白惡,你聽得到吧,這是什麼意思,派一堆石頭有什麼本事,不過是對付我這麼一個蛹化體,都不敢親自出來,難道,你在夢裏被我嚇破膽了,哈哈。”

這裏依然是在神殿領域,也就是說,森林阻隔什麼的,對白惡和白惡控制的巖獸都沒有任何影響,因此,伴隨着一陣劇烈的風壓從身後傳來的動作,空幻果斷地一個側躍,隨後,夾雜着樹木斷枝的岩石就掉在了地上。

(難道生氣了,這個拳頭看來他是不打算收回了。)嘴角抽搐的看了看前方的岩石,空幻泛起一個陰謀得逞的笑容。(越氣惱越好,這樣越不容易注意8051她們,等你被她們抓到……嘿嘿。)

的確,在空中躲避要比地面寬敞自由很多,但對於空幻而言,岩石的速度太快,更主要的是那種巨大石塊撲面而來的威壓,讓人很難做出及時反應。

而森林中卻不同了,這裏有大量的高大林木,岩石即便砸下來,也會被樹木消減速度。

並且,在岩石進入森林之時,狹小的環境導致岩石不得不與樹木接觸,其產生的聲音,就可以給空幻很好的提示,在加上空幻被神殿領域壓制到體外四米半徑的精神力擴散,要躲起來反而比空中好了很多。

所以,空幻一開始就打算依靠這塊不小的密林躲避來自巖獸的襲擊。

但很顯然,作爲一直關注着這裏的白惡,也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問題。伴隨着一連串沉重的腳步聲,空幻知道,那頭巖獸已經向自己衝了過來。

(這樣更好,哼,在這種密集狹小的區域,對付你這種大傢伙可是更加輕鬆些。)對於躲避巖獸的攻擊,空幻顯然自信滿滿。

而對付空中單位只能用飛拳,對付地面單位卻有十幾米高的龐大身軀的岩石巨獸,顯然對抓到空幻也自信滿滿。

伴隨着不斷的衝撞和斷裂聲,所有攔路的樹木都被撕裂推到,巖獸以一往無前之勢向空幻從來。

而空幻,卻還在思考着(只不過是夢境的問題,顯然不可能對我恨得那麼厲害啊?奇怪。)

而這時候的空幻,還依然停留在原地,一面關注着巖獸與自己的距離,一面思考着應對方法。

因爲自己的位置對白惡而言毫無祕密,他也不能使用念力屏蔽,所以,躲避什麼的,對白惡而言完全是無用功,還不如以保持距離來拖延時間更好,還能節省體力。

“突然想起了,白惡哦,你的那些語言啊、制度啊、算術啊之類的知識,好像都不是你自己想的了,實際上是從另一個人那兒學的吧?可到頭來,你自己卻被關在了這兒,哈哈,所以說……”

這些語言並不是空幻的自言自語,在這種領域內,白惡只要還關注着這裏,就絕對能聽到空幻沒有任何屏蔽的話語,而對於白惡是否在關注這兒,那頭跑動中的巖獸可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果然,聽到空幻這一次的話語,前方的腳步聲突然變得快速起來。

(該死,難道說了什麼不該說的?)空幻並不知道白惡此時的心情,但卻從巨獸的行爲上發現自己做了不好的事。

神情突然緊張起來,那頭巖獸小強可不是空幻此時能正面對抗的。

以剛剛蛹化的實力,面對這頭巖獸,空幻很清楚自己只有兩個選擇:戰、逃。

但這兩個看似很平凡的選擇,對於空幻而言卻麻煩多多。

戰?空幻此時只是普通的蛹化體,即便對能量的控制上稍稍有點自信,但先不說巖獸對電力攻擊的免疫,即便只拿來增幅自己,空幻費盡心機能幹掉對方一次,那頭巖獸也能輕鬆地活過來,繼續調戲你。而那時,空幻恐怕已經精疲力竭了;

逃?以空幻的經驗,在其它地方要逃過這頭地面速度,感覺起來比飛行的蛹化體還慢些的傢伙,並沒有任何難度,但先不說這裏是神殿領域,白惡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哪兒。如果空幻離巖獸太遠,也許白噁心情好,就散了那個巖獸……然後嘛,在空幻面前再組合一個就是,而而最關鍵的是,空幻的目的可是要拖住對方啊。

(這還要不要人活了!8051你們可要速度啊。)

縱身跳入一旁的密林之中,然後向一側高速跳動,嘎嘎猿時期的奔跑技巧在精神力擴散之下,即便背上帶着翅膀也能較好地施展。

身後傳來一陣陣的樹木倒塌之聲,空幻知道那是巖獸站在了自己剛剛所在地方,而那裏,現在恐怕已經變成一片平地。

心中一陣警兆,空幻立即向一旁跳躍,猝不及防之下,一頭扎入泥漿之中。

而他之前的所在地,則正被一塊巨石給壓塌。

(額,咱的臉……)

心有餘悸地看了看那塊碎裂的石頭,空幻在沾滿泥漿的臉上抹了抹,讓眼睛恢復視覺。然後,他深吸一口氣,不做任何休息地拔腿就跑。

果不其然,剛剛所在的泥坑再次泥漿飛濺,不過這次是巖獸的大腳踏入其中的原因。

(仔細想想,重視逮着我不放的原因肯定有夢境的原因,但是……難道?)想到這兒,空幻突然一驚。

“怎麼了,白惡,難道我說中痛楚了,所以要對我發泄?對了,對那個教導你的嘎嘎猿,你有沒有點感恩的想法呢?”

這時,空幻突然靈機一動,仔細想想,他似乎發覺了爲什麼自己會被特別關注的原因:“原來如此,白惡,你也看出來了吧,我和那個嘎嘎猿很像,無論是體型、年齡、聲音……不對,最像的是操控夢境的能力吧。我說嘛,不過對方還沒有蛹化是吧,難道,你是因爲害怕他,而弄的對我也感到害怕,所以不敢出來吧。”

輕笑幾聲,空幻看了看四周,空氣中似乎都瀰漫着一種詭異地氣氛。

前方巖獸的腳步聲似乎停了停,但還沒等空幻鬆口氣,他就發覺兩顆巨石從前方飛來,甚至在飛行途中被念力影響着躲開了樹木。

“我靠!你這是吃果果的作弊!”

已經沾滿泥漿和樹葉的空幻,再一次狼狽地躲過這兩顆巨石,突然感到身後傳來一股勁風。

爆發出全身的電力,不顧其帶來的痛苦,刺激着身體以幾乎原地橫移的姿態險之又險地避開,但還沒等空幻做出下一步動作,這塊巨石拳頭所連接的手臂,就將空幻如同拍蒼蠅般拍出十幾米遠。

然後,空幻一頭撞在一棵傲然挺立的大樹上。

噗!

噴出了好一口老血,空幻鬱悶地調節着身體,(內臟受傷了,還好不重,不過,好像停下來休息一下啊。)

但這時候,就算不能動也必須動。

他不能忘記自己的任務,拖延。

如果空幻只是這樣一味的躲避,恐怕過不了多長時間,白惡感到厭倦了,就會將注意力轉到其他地方。比如說,到現在還沒出現的另外三人。

不過要讓空幻不顧小命地衝上去戰鬥顯然不行,對方可是一拳就能讓自己掛掉的岩石巨獸,而且,空幻的目的又不是幹掉對方,何必和自己的小命過不去呢?

所以,爲了讓白惡不至於失去興趣,空幻就想到了語言,用語言抓住對方的心理,然後吸引對方。

(想來,主要原因就是我和我的分身很像……喵的,分身那傢伙到底幹了什麼,白惡下手這麼狠!)

據說很多主角,最強能力其實都是無敵的嘴炮,空幻不知道自己是否擁有這樣的能力,但他百分百肯定,自己的語言絕對有高等級的嘲諷作用。

看看自己的話都產生了什麼作用吧。

第一句話,對方沒反應,應該是無視自己,但實際上,當時巖獸正向空幻靠近,至於那顆飛下來的石頭,貌似和之前沒什麼差別(從一開始就被盯上的空幻淚目);

第二句話,巖獸衝鋒速度加了一倍多,讓空幻極度懷疑對方被施加了加速光環,然後暴走;

第三句話,巖獸停了下來,然後,非常給力地將整個手臂都砸了出來,要知道之前那可都是隻飛拳頭啊魂淡。

(要不要繼續說話捏?)這時候,空幻猶豫了,如果不繼續說話,好像就需要衝上去,英勇就義,和等一會兒再英勇就義……

(這個,說實話,咱對之前的猜想感到很好奇的說,還是多說幾句吧),於是,他忍不住再次張嘴,這種行爲,理論上被稱作M。

“白惡,告訴我吧,你和那人的關係,我和他可都是一個人的分身哦,也許大家有什麼仇恨啊,孽緣啊什麼的,我可以幫忙解決啦。”

妖孽世子百變妃 不過,剛剛說完這句話,空幻就察覺不對,心中頓時緊張起來,因爲,他感覺前面的巨獸又一次停了下來。

(這次不會暴走吧,對了,如果他和我的分身有惡,我這說出來不是找死嗎!我個⑨)OTZ

這時,空幻聽到了一陣岩石跌落聲,透過因爲被砸倒了很多,而變得稀疏的林木間隙,他看到了散落的巖獸。

(誒,難道他良心發現,所以不追我了,這可不行啊!我的目的可是……)

但很顯然不可能這樣,因爲在巖獸消失的同時,空幻突然發覺一股鋪天蓋地地危機感充斥全身,讓空幻幾乎不敢活動。

冷汗已經流了出來,這時候的空幻才發現,即便打分已經很高,但自己恐怕依然小瞧了白惡的能力。

“會死!” 徐校長抓著秦苒的手,「沒事,苒苒,這一切跟你沒關係,程老頭死的時候,我就知道我的時間也不長了。實際上我也有對不起你的點,當初你外公被趕出M洲,退出京城,又退出物理界,我們徐家袖手旁觀,我愧疚了幾十年,你外婆失望至極,死也不想回京城,如今終於找到了機會彌補…」

說到這裡,徐校長握緊了手,「我預料錯了,原本以為過了這麼多年,那些人不會再追究你,你繼承研究院只有方震博那麼一個敵人……」

「苒苒,你答應我,把你外公的研究完善並帶到全世界,你是他唯一的繼承人,不要衝動,衝動了,我們這麼多人的犧牲就白費了!」

「我本來就是該死,此時也算是解脫了。」徐校長嘆了一聲,「我就怕程雋不能保你,才讓你出國,可你偏偏又回來了,那就跟著程雋吧,我也只能相信他能把你保護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