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等你三個字,表達她心底最深的情感。

「若兒……」冥御煌忍住顫慄,從懷裡掏出一朵艷紅的彼岸花,「花不枯,健在。」

慕若看著那朵嬌艷如滴血一般的彼岸花,顫著手接了過來,使勁點了點頭。

「唔……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成了!」三歲一聲歡呼傳出,掌心的鱗片成功打入陣法內。

墨異候甩掉薄奚齊的糾纏,怒吼一聲,「住手——」

說時遲那時快。

三歲收回掌心之際。

轟隆隆——

整個月牙山抖了好幾抖,天地色變。

整個陣法已經開始坍塌。

冥御煌和慕若坐在崖底,直接被兩道金芒擊中。

月牙山的石頭,開始往崖下墜落。

一切都是眨眼之間的事情,崖底已經被所有亂石填平。

欻!欻!

兩道金芒,猶如流星一般,飛向天際,消失不見。

「二姐——」薄奚齊雙腳一軟,跪在懸崖邊。

三歲眨著大眼,雙拳緊攥,冷靜的看向天際。

希望,一切都能如他所願。

墨異候站在被填上的懸崖頂,臉上揚起猖狂的笑意。

「哈哈哈……」

雲層后的那個人,兩個卻異常的難看。

–該死!就這樣讓他們逃了。

憤怒的低吼聲,把墨異候嚇了一跳,全身僵直不敢動彈。

逃了?怎麼可能……

墨異候眼珠子轉了轉,把腦筋打在三歲他們身上。

–上仙,我去把他們殺了!

–不必,這個大動靜只怕已經驚擾許多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原本是想將慕若轉送離開,為他所用,當誘餌釣拓跋薄上鉤,沒想到……

墨異候的身體微顫,對著雲層懼怕的低下頭。

–趕緊滾回來!

這句話一出,黑霧便開始往空中飛散。

「你給我站住——」薄奚齊低吼一聲,便要追上去。

三歲連忙伸手抓住他,「舅舅……我害怕……」

三歲帶著哭音的語氣,頓時讓薄奚齊回了神。

「別怕,我現在去幫二姐他們報仇!」說罷,又要往上沖。

此刻,空中黑霧已經消散了,墨異候早已不知去向。

三歲見此鬆了手,臉上哪有一絲想要哭的表現。

轉身走到黑樺身邊,將它拿起,收入空間戒指中。

正往回趕的小狐,體內與慕若牽連居然被強行掐斷了。

有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難道主人……

它連想都不敢想,趕回來的時候,現場是剩下三歲和薄奚齊,還有躺在地上的雲離。

「這……主人呢?」小狐一轉身,幻化為人形。

三歲聳了聳肩,「出了一點事情,你送我們回聖靈學院吧。」

出了一點事情?什麼事情?

小狐有心想要追問,可是看三歲面色平靜。

又不禁思索,難道真的是一點事情?

身形轉動,再次幻為本體,落在三歲身側。

三歲看了薄奚齊一眼,「你去抱雲離。」

「我不抱,都是她,要不是救她,二姐他們才不會出事。」薄奚齊冷眼看向雲離,還隱約帶著殺氣。

三歲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這都是定數。

就算雲離不被抓,還有別人遭殃。

她只是倒霉被選中而已。

然而,這些他又不說得……

「三歲!」

三歲聞聲轉眼望去,居然是邪老頭。

「爺爺你怎麼……」

邪老頭因為極速趕路,額角還帶著一層汗漬。

「這,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剛才感覺到一股很大的力量……」轉眼掃視,「小若呢?」

國民老公抱抱我 薄奚齊聞聲,雙眼泛紅,指著懸崖,痛苦吼道:「二姐他們在下面,被碎石埋了……我去把他們挖出來!」

邪老頭心頭一驚,「什麼?」

「去!」三歲甩手將薄奚齊的手拍下來,心塞的瞪了他一眼,「挖,挖你自個去,別誤導其他人!」

薄奚齊一愣,低眉看著三歲,終於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你什……什麼意思?」

三歲撇嘴,沒好氣的回了句,「字面意思。」

轉身對著邪老頭道:「爺爺,我們快帶雲離回聖靈學院,她好像中毒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他。」

邪老頭也是一頭霧水,不過見三歲這麼冷靜,暗想應該問題不大。

轉身走到雲離的身側,她的臉色已經發暗,好似中毒很重。

「得趕回聖靈學院找白雄。」

三歲狂點頭,指著旁邊的小狐,「我們坐它回去。」

邪老頭轉頭一看,微愕,「這,這是幻靈獸?」

「嗯哪,是我娘親的魂契獸,厲害吧?」三歲小小得意,翻身躍上小狐後背。

「嗷嗚——」小狐不滿的吼出聲。

薄奚齊也躍身而起,坐在三歲身邊,但是始終拉著臉,不說話。

尤其是看見邪老頭把雲離帶上小狐後背之後,更是扭頭看向別處。

三歲咂了砸嘴,這人怎麼比他還適合這三歲的名字,真是幼稚!

隨著一行人的離開,果不其然,又引來一眾隱藏的高手。

只是,原地除了碎石,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

聖靈學院。

房間里。

白長老手搭在雲離的脈搏上,認真的診脈。

半響之後,才斟酌道:「嘶……這不像是中毒。」

「不是中毒?」

「沒錯,應該是一種藥效很強的軟骨散。一般情況下只有藥丸才能將純粹的藥效發揮到極限,但是,煉製這個軟骨散的人,煉丹技術登峰造極。即便是普通的粉末,卻足以將藥效發揮到極致。」

什麼意思?難道不能救?

三歲擰著眉頭,看著雲離。

鱗片的事情還沒有問清楚,不能就這樣斷了吧! 「說這麼多,到底能不能救?」邪老頭不悅的問道,他又不是煉丹師,和他說這些有什麼用?

「呃……」白長老尷尬的笑了笑,「呵呵,職業病……職業病,救當然有的救,再怎麼說我也是高級一階的煉丹師啊!」

三歲嘴角抽搐,「那你倒是快救啊!」

白長老面色一僵,看了看邪老頭,又看了看三歲。

這一老一小,怎麼一個比一個著急……

擦了擦額角冷汗,掏出一瓶丹藥,倒出一粒丹藥,送進雲離口中。

「這個毒的藥性雖然很高,但是終究只是軟骨散。她服下這粒清心丸,便可很快恢復,只是醒來恐怕還需幾天時間。」

三歲鬆了一口氣,暗想,定然是他們不想驚動別人,所以才用了普通的軟骨散。

不然,只怕雲離性命不保!

「三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薄奚齊忍了一路,終於忍不住追問了。

隨著薄奚齊的話問出口,房間里的其他人都看了過去。

從剛才回來,沒有見到慕若和冥御煌開始,他們就知道定然是出事了!

三歲看了他們一眼,並沒有說出實情。

「這件事情你們就別管了,總之,他們暫時無礙。這段時間發生的任何異樣古怪的事情,你們都別管,別問。千萬別覺得我在說笑,因為那會要了你們的命。」

三歲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小小的身高,卻讓人無端相信他的話。

「少主,那主子……」

小狐的話還沒有問出口,就被三歲一個厲眼瞪了回去。

「我說了,什麼都別問!」

別看三歲平時嘻嘻哈哈很會討人開心,但是他綳著臉,也像那麼回事。

小狐心頭微寒,連忙低下頭。

對這個小主子,它第一次感覺到懼意。

其他人見此,自然也沒有再追問。

邪老頭看著三歲,眼底若有所思,似乎已經想到了什麼。

「行了,你們都出去吧!」

隨著邪老頭的一句話,其他人都出去了。

只是三歲和薄奚齊都站在旁邊,沒有動彈。

邪老頭坐在椅子上,悶頭喝了一壺冷茶,才出聲問道:「你們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三歲抿唇,嘆了一口氣。

「爺爺,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您真的想幫忙,那就是別幫忙。」

如果那些人知道聖靈學院插手,恐怕會毫不猶豫消滅聖靈學院。

他現在的實力不強,好不容易尋得的兩塊真身鱗片又丟了……

邪老頭定定的看著三歲,終究點了點頭。

「好吧,那你們以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