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終於忍不住了,說你還是想一想我們如何逃了小命的事兒吧。

屈胖三擡頭,望了我一眼,問:“怕死?”

我說怕你妹啊,只不過這樣拿雞蛋撞石頭,不是我的風格而已……

屈胖三嘻嘻一笑,說我只是說此刻弄不死她而已,但倘若是弄個重傷,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我瞧見那紅點已經衝到了雲層之上的警戒高度,忍不住把手伸進懷裏,然後拔劍拼死了,那傢伙卻把那一包袱的雷擊木灰渣交給了我,說你小子應該有地方放,且幫我收着——放心,不會有事的,並且記住一句話。

我問什麼話?

他嘿嘿地笑,說信大人,得永生。

說罷,他在我收起了雷擊木灰燼的那一刻,突然出其不意地朝着我肚子猛地蹬了一腳。

他明顯是控制了力道,使得這一腳並不重,甚至都沒有給我造成什麼疼痛,然而我卻在那一瞬間失去了平衡,被直接踢出了我們身處的樹洞之中。

我整個人朝着外面飛了出去,眨眼之間,人就飛出了十幾米。

強烈的失落感,讓我忍不住地揮舞着雙手,試圖抓住些什麼,然而在這半空之上,眼前只有光禿禿的樹幹,而且還相隔十幾米,我能抓到什麼?

這麼高的距離,就算是頂級的高手,只怕也得摔個七葷八素吧?

至於我,妥妥死定了。

重穿農家種好田 屈胖三,你這個千刀萬剮的熊孩子!

我心中悲鳴,目光卻不由自主地往下望去,卻瞧見那臨湖一族的族長釗無姬居然就在下方的不遠處,她本來正在飛速上爬,然而此時,卻發出了一聲驚悸尖銳的叫聲來。

她怎麼了?

很快,我就發現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就是我面前這棵堪稱偉大的巨樹,在那一刻,如同孩子堆砌的沙塔一般,轟然瓦解,崩塌了下來。

它並不是尋常樹木折斷一般的垮落,而是化作了各種各樣的碎木,朝着下方陡然砸落而去。

凌厲而果斷,豎直朝下,如整個天空都崩塌了一般。

這是一場災難。

如果要用什麼場景來形容現在我眼前所見到的一切,我覺得真的就是屈胖三所說的“大廈爆破”。

它幾乎不朝別的地方傾斜,而是直接砸落到了下面去。

這直入雲霄,佔地不知道有多大的生命古樹,總共能有多少的重量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覺得在最下面的人,基本上沒有什麼活路了。

泰山崩塌,有誰能夠倖免於難?

除非沒有被砸到。

然而這一切並非意外,而是被那個看似天真無邪,其實一肚子腹黑的小屁孩兒屈胖三操控,又有幾人能夠倖免逃脫呢?

都市有神王 只可惜,我得跟這幫人陪葬了……

我的心中慌張,然而就在我朝着下方驟然落下數十米的時候,卻感覺到有一股灼熱的氣息在朝着我快速接近而來。強大的風壓讓我睜不開眼睛,只是感覺到一片五彩斑斕,緊接着我的身子被人猛然一抱,下墜之勢在緩衝了十幾米之後,朝着遠方飛去。

我想要睜開眼睛,卻感覺到有一股力量讓我沒有辦法睜開,正要奮力掙扎,卻聽到屈胖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你別亂動啊,我也是第一次。”

呃……

這話兒,聽着怎麼那麼邪惡?

不過聽到了屈胖三稚聲稚氣的話語,我的心中頓時就是一陣安詳,感覺自己的身子正朝着遠處的林子裏滑翔而去,漸漸地降低了高度。

然而就在我感覺快要適應這種感覺的時候,突然間一陣颶風從古樹轟塌的方向驟然傳來。

緊接着是一股恐怖的轟塌聲。

轟!

我敢打賭,這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讓人恐懼的聲音,比之前碰見雜毛小道引雷的那種炸裂聲,還要恐怖十倍、百倍。

巨大的氣流讓屈胖三再也掌握不住平衡,兩人失去了重心,陡然朝下落了去。

不過他已經飛得很低,半秒鐘不到,我砸落道了樹林之中,密密麻麻的樹枝將我的衝勢給阻擋住,很快,我就砸落在了鋪着落葉的林子裏,雖然摔得鼻青臉腫,不過倒也是能夠很快地翻身爬了起來。

我一爬起來,就左右四處望,瞧不見屈胖三的身影,嚇得一陣驚慌,大聲喊道:“喂,屈胖三,屈胖三?”

我喊了好幾聲,有一個矮小的身影從草叢中走出來,氣急敗壞地罵道:“叫我大人,叫我屈大人,胖你妹的三啊!”

我被他一痛臭罵,心中卻高興極了,定睛一看,卻見他一對肉呼呼的雙手正掐着一根碧綠色的長蛇呢,那蛇的信子不斷吞吐,身子扭動,顯得十分兇惡。

不過說話間,他也是生氣,猛然一擰,居然將那蛇給掐成了兩段。

可見他對屈胖三這個稱呼,十分的不滿。

我死裏逃生,心中激動極了,笑着說道:“爲什麼叫你大人呢?”

屈胖三一愣,喃喃自語地說道:“對啊,我爲什麼叫做大人呢?我不是屈……老三麼,爲什麼又讓人叫我大人?啊,頭好疼……”

我瞧他抱着腦袋,疼得直皺眉,知道這是發高燒的後遺症,有一部分記憶缺失了,趕忙彌補道:“好,好,我以後叫你大人便是了,你就別想了——對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屈胖三捏着小拳頭兒,使勁地錘了幾下自己的腦袋,依舊沒有想起什麼,便也放下,聽到我問起,開口說道:“趁火怎麼能不打劫?走,跟我殺將回去。”

他意氣風發,而我想起那巨樹砸落而下,此刻那兒即便是沒有全體陣亡,必然也是哀鴻遍野。

在這樣的情況下,敵人最虛弱的時候,我怎麼能夠置之度外呢?

肯定還是得幫忙桶一刀、落井下石的嘛。 兩人快速趕往“車禍現場”,然而還沒有走到半途,就瞧見煙塵之中,有黑影從裏面躥了出來。

我下意識地拔劍警戒,而屈胖三則不鹹不淡地說道:“怕啥咧,是人的話,能有這麼快?”

他說的果然沒有錯,從煙塵之中衝出來的,居然是那些看守雷洞的霸王蠑螈。

這些原本兇惡無比的冷血爬蟲,此刻卻顯得有一些倉皇失措,大部分都是身上的鱗甲脫落,有的甚至尾巴都沒有了,在地上快速爬行着。

而即便是這樣慘狀的霸王蠑螈,能夠逃出來的也沒有幾個。

瞧見這些,我和屈胖三的心情都變得無比複雜。

事實上,在摧毀整棵生命古樹的時候,無論是我,還是屈胖三,估計都沒有想過這些霸王蠑螈的性命。

那個時候,釗無姬已經衝到了跟前來了,倘若是再晚下手幾秒鐘,我和屈胖三就不可能站在這裏。

這些霸王蠑螈有錯麼?

當然沒有,比起我們,比起釗無姬帶領的那一大幫子人,甚至比起俞千二來說,它們纔是這兒的土著,纔是最應該享受一切美好的生命,然而此刻,它們卻只有倉皇逃離,苟延殘喘。

俞千二有一句話,說得很對,有的時候,畜牲的確比人可愛。

幾頭劫後餘生的霸王蠑螈並沒有讓我們的殺意減輕,反而濃烈了數分,很快,我們就走到了生命古樹的範圍之中來,在一片煙塵之中,能夠瞧見這樹下的遍地狼藉。

無數倒塌的樹枝和碎木,將原本的地方堆成了一個小山丘。

這山丘是由無數木塊、樹枝、樹皮堆積而成的,而在這裏面,還有許多的血肉和屍骨。

大樹驟然崩塌,在下面的人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直接成爲了一灘爛肉。

不過當時在樹冠之下的人,還是能夠有一線生機的。

我和屈胖三在滿是煙塵的廢墟之中漫步,而那轟塌聲並沒有停歇,因爲這古樹的樹冠實在是太過於巨大,所以即便是主體垮落了,其餘的樹枝也還有殘留,屈胖三的符陣依舊還在起着作用,不斷崩塌而下。

當然,這些跟剛纔那一下比起來,簡直就是撓癢癢,餘韻而已。

走了沒一會兒,我聽到了呼救聲。

我和屈胖三快步走了過去,很快就來到了聲源的發生處,瞧見有一個人的下半身給一塊巨木壓在了下方,只有胸口以上探了出來。

他奮力地往前爬,然而卻根本沒有任何效果,反而是將自己的精力消耗一空。

我們走到了跟前來,瞧見此人,我忍不住喊道:“無悔長老?”

聽到我的話語,那人擡起頭來,先是一喜,又是一驚,緊接着臉色幾度變換,最終痛苦得幾乎扭曲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笑容來,對我說道:“陸、陸先生,煩請你伸出援手,把我拉出來——日後龍某定有厚報!”

我一臉可惜地說道:“無悔長老,你我本無宿怨,爲何要召集手下,對我窮追不捨呢?”

華族的無悔長老賠着笑臉,說陸先生你肯定是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對你做什麼呢?一切都是誤會,你與我族如此友好,我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呢?

我眉頭一挑,說道:“那無悔長老你出現在這裏,又是爲了何事?”

他一時語塞,總不能說自己是過來旅遊的吧?

瞧見無悔長老啞口無言,我搖了搖頭,嘆氣說道:“無悔長老,對於你遭遇的一切不幸,我表示很抱歉,不過我並不後悔,因爲這都是你們逼的,不是麼?”

聽到這話兒,他渾身猛顫,哆嗦着嘴皮說道:“你、你……這古樹崩塌解體,竟然是你乾的?”

呃……

這事兒我倒是想幹,可惜我沒有這個本事,我瞧了屈胖三一眼,結果這小屁孩子嘻嘻一笑,說然也,現在知道踢黑腳踢到鐵板上面的感受了吧?

無悔長老滿腹怨恨陡然噴發,怒聲吼道:“你這殺千刀的,我手下精銳二十餘人,都毀於你手……”

我轉身離開,結果屈胖三卻最是喜歡這種場面,擠眉弄眼地笑道:“別提你那點兒破爛人手了,臨湖一族的精銳,估計都埋在這裏了,人家也沒有說什麼啊?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你說對不?”

他的話噎得無悔長老一陣哽咽,而我們則不再理會此人。

這人廢了,即便能夠活下來,估計也是下半身癱瘓,實在是沒有再刺激人家的必要。

我們繼續往前走,不是聽到呻吟和呼救聲,對待這些人,我也是區分開來,確定了對方臨湖一族的身份,我毫不猶豫地一劍捅去,破壞敵人的有生力量,而碰到別族的,則好言規勸一番。

勸過之後,我還送了他一句話:“祝你好運。”

呃……

不然呢,我又不是消防隊的,人家可是過來殺我的,上演農夫與蛇,我可不幹。

走了一段路,終於從廢墟之中爬出了一個重要人物來。

瞧見對方身上的氣場,就感覺是個高手,可惜的是我並不認識此人,應該是釗無姬或者無悔長老從別族找來的幫手,而他給這一陣山呼海嘯的崩塌給整懵了,根本就不認識我們,還跑過來跟我們打招呼。

一聊,纔想起來我之前跟着華族一起的時候,還路過他們部落。

這人是那個小部落的大長老。

我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坦然告訴他,說我就是釗無姬和無悔長老聯合追擊的那個傢伙,問他對我有什麼想法沒?

老頭兒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哭喊着扇自己嘴巴:“我也是鬼迷了心竅,竟然被三言兩語,就哄到這裏來送死了;我族中的那些個小夥兒,就這樣平白無故地陪着那幾個混蛋送葬了,我還報什麼仇呢?”

他把自己的臉都扇腫了,然後瘋瘋癲癲地跑開了去。

呃……

我還準備着一場大戰呢,結果這情況也太讓人摸不着頭腦了。

不過剛剛經歷過這樣一場災難,也沒有幾人的心情能夠平靜下來,所以對他的表現,我也能夠表示理解。

但該來的,終究還是回來,那老頭兒離去之後,我們終於碰上了第一個真正的對手。

一個身穿現代風衣的彪悍傻大個兒。

說是傻大個兒,講的是他的身高,有點兒姚明的意思,並不是說他蠢。

事實上,整個人的臉很兇,有種十惡不赦大惡人的感覺。

他是跟着金絲眼鏡王堂主一起過來的人。

這個傢伙居然沒有死,而且銳氣十足,在我們轉過一道溝壑的時候,悍然朝我們發動了進攻。

要不是我時刻都保持警惕,說不定就着了此人的道。

當對方即將接近我們的時候,我手中的破敗王者陡然而出,朝着那人的腦袋罩了過去,結果他卻毫無畏懼地雙手舉天,用雙拳封住了我的劍。

他的手上,戴着一對金屬拳套。

我凌厲的劍勢被封得死死,這才知道對方是一個兇猛的大力士,而那反彈的力量並非是勁力那麼簡單。

此人天生神力。

就在我與此人交手的那一刻,屈胖三居然朝着旁邊跳開了去,然後作壁上觀。

我與這蠻漢開始交手,兩人叮叮噹噹打得正歡,屈胖三那傢伙卻化身成了圍觀羣衆,在旁邊加油喝彩,弄得我一真鬱悶,說你特麼的能不能過來幫一下忙?

屈胖三恬不知恥地將食指放在嘴邊,一臉天真無邪地說道:“可是,人家是小孩兒呢,怎麼能夠參加打架?”

呃……

我沒有辦法,只有加強攻勢,卻沒想到那個蠻漢沒有能夠佔到優勢,便以退爲進,退到了旁邊之後,隨手抓起一塊木頭疙瘩,就朝着我扔了過來。

我揮劍斬開,結果連綿不絕的木頭就朝着我的面門不斷飛射而來。

我防不勝防,一會兒擋,一會兒躲,可就是突入不進去,因爲那個蠻漢別看着一身肌肉,但腦子卻還是蠻好使的,居然與我一直保持着距離,不跟我近身。

雄霸南亞 酣戰之時,我開始計算起來,準備找個節點,突入他身旁,而就在這時,我聽到一聲讓人牙酸的聲音。

砰!

緊接着,諸般攻擊,驟然消失不見。

我擡頭望去,卻見那壯漢雙手捂住了胯間,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而在他的面前,則站着豆芽菜一般兒的屈胖三。

我一臉訝異地走到了跟前來,卻聽到那傢伙罵罵咧咧地說道:“罵了隔壁,你們打架就打架啊,有種就弄死那個傢伙,沒事誤傷什麼觀衆呢?大人我差點兒就給木頭砸到了。真的是,一點兒職業道德都沒有,打死你,打死你……”

他手上拿着一塊木疙瘩,如同板磚一般,使勁兒地拍在了那蠻漢的腦袋上。

一下、兩下、三下……

那蠻漢被拍得毫無還手之力,滿臉鮮血地倒落在地,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身後傳來一陣似哭一般的笑聲。

有人陰沉沉地說道:“好啊,你們居然使出了這樣見不得人的手段,毀我臨湖整整一代精銳,你們若是不死,我又有何顏面,面對列祖列宗?” 瞧見一身鮮血淋漓的釗無姬站在我們的面前,我的心中一陣狂跳不止。

此刻的她,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族長氣度,披頭散髮、滿臉鮮血和傷痕,就好像是剛剛從地獄裏面爬出來的惡鬼。

事實上,倒塌過後的大樹之下,也的確如同人間地獄一般。

我驚訝的,是我親眼瞧見這老妖婆從天空之上墜落而下的,那麼高的距離,她不但沒有摔死,而且還活生生地出現在了我們面前,即便是渾身鮮血,身受重傷,也足夠讓人爲之驚懼。

我扭過頭來,沒有說話,反倒是屈胖三搖頭嘆氣,說果然,我就說你肯定會重傷,死倒不至於。

釗無姬撩開被鮮血染得溼淋淋的頭髮,眼眸中投射出惡毒的恨意來,說道:“你就是他們找尋的那個轉世靈童吧?”

屈胖三拍着胸脯說道:“沒錯,叫小爺屈胖三、啊呸呸,屈大人吧。”

我噗嗤一笑,那驚慌的心情一掃而空,而屈胖三則回過頭來,怒氣衝衝地望着我罵道:“你大爺的,都是你,把我帶溝裏去了,回頭再找你算賬!”

釗無姬說道:“屈胖三……”

屈胖三大怒道:“屈你妹啊,叫屈大人!”

面對着屈胖三的無禮,釗無姬反倒是顯得十分坦然,開口說道:“不管你叫什麼,跟我都沒有關係了。你,我會拿住,然後交給那幫人換東西,至於你旁邊這個不識擡舉的傢伙,則肯定是死定了……”

我一臉無辜地說道:“等等,憑什麼啊?弄塌大樹的是他,拿我頂什麼鍋啊?”

釗無姬:“……”

無語的釗無姬看着我和屈胖三兩個人,宛如滑稽的小丑,然後猛然仰頭,發出了一聲穿刺天地的厲嘯來:“啊……”

一聲叫喊,下一秒,她居然就出現在了我的身後,猛然伸手,五指成爪,朝着我的腦袋抓來。

我頭皮一陣冰冷,沒有任何猶豫地往前一跨,直接出現在了百米開外,陡然回過頭來,卻見那釗無姬和屈胖三居然打成了一團。

釗無姬身爲族長,卻並不高大,估計也就一米六左右,不過相對於只有她一半不到身高的屈胖三來說,卻是個龐然大物。

她猛然一揮手,卻發現這小東西並不在她的攻擊範圍內。

這使得她不得不弓着身子揮手,又或者使出了一路連環腿,然而這種詭異的戰鬥方式,怎麼弄都覺得彆扭,反而是屈胖三面對着這一個恐怖的臨湖高手,顯得遊刃有餘。

真的,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我都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