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翻了半天都沒有查出來電話號碼,但是看着楊微正在氣頭上,我直接叫了吳安平一起過來查,但是我們兩個都沒有辦法,誰讓這該死的座機根本就沒有來電顯示呢!

“電話沒有來電顯示你們不會去移動公司查通話記錄嗎?”

楊微看起來是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這個人了,沒有辦法我和吳安平只能出發去查通話記錄了,查了通話記錄之後我們又順路查了一下這個號碼的主人,但是發現是一個一年前已經死了的人!

我和吳安平覺得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這個電話號的主人已經死了,但是電話號碼還在繼續使用,而且我們還接到了電話,裏邊一定有什麼我們還沒有弄清楚的事情。

吳安平跟我是一個想法的,他直接就拿起手機打過去了,但是打了幾次都是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現在這個提示已經很少了,這個電話號都能算得上是古董了。

我和吳安平兩個人一時都沒有說話,現

在電話打不通,而電話號的主人又是一個死人,死人才不會打電話,當然也不會威脅人,會不會是這個人的家屬?

我剛想要開口,但是看到吳安平同時給了我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知道我們想到一起去了,但是就算是我們倆想到一起去了也沒有辦法,畢竟我倆誰也不是警察!

雖然說我和吳安平想要查一個人很容易,可是又沒有辦法確定到底是不是,如果是的話還好,不是的話讓對方察覺了,反而對我們百利無一害。

這個時候吳安平的電話響了,當他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就是剛纔那個號碼的時候,吳安平臉上露出來了驚喜,當然除了驚喜之外還有那麼一點點的驚訝!

“聽說你們是在找我,真的是對不起了,你們想要找到我是沒有那麼容易的,再說了你們找到我又能做什麼呢?哈哈哈,告訴你們不該管的事情不要多管,上一次給了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怎麼不滿意?”

後來吳安平跟我說,他聽見那個聲音也有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但是怎麼也就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裏聽見過,這一點是跟我一樣的!

“你知道楊微差一點就被你撞死了嗎?教訓?我跟你說你這根本教訓不到我們!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反而讓我們更想要追查下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吳安平在說完這些話的時候生氣的跺了跺腳。

我看得出來其實吳安平在後悔,這麼說的話無疑是在激怒對方,可是吳安平真的是被她的話惹急了纔會沒想後果,現在話已經說出去了,想收回來也來不及了。

電話那頭聽了吳安平的話什麼都沒有說了,等了一分鐘之後才掛了電話!

“沒事的,以後我們小心一點就好了!早晚都要激怒他們的,不想要讓我們查下去的事情,我們偏偏要查下去,這纔是我們三個的性格……”

說完之後我看了一眼吳安平,我們兩個同時大叫了一聲“不好”!然後就直接打了個車就往家裏趕。

楊微現在和那個保姆在家裏,請保姆的時候我們並沒有調查過她的底細,只是想要找個人來照顧楊微而已。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對方已經被吳安平激怒了,如果那個保姆是對方的人的話,楊微這個時候肯定會有危險……

當我和吳安平趕到家的時候發現楊微正吃着零食捧着PAD看電影呢,我們兩個的心也就放了下來,楊微看到我們着急的趕回來,還以爲我們兩個查到了什麼呢,當她聽到我們兩個把對方惹怒了之後,就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現在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我們就要想想到底要怎麼處理了!那個人不是說不讓我們繼續嗎?那我偏要繼續,而且我還要調查個水落石出!你們兩個沒有別的意見吧!”

楊微這個時候像是一個女王一樣看着我們兩個,我們兩個哪裏趕有什麼意見,剛纔害怕楊微出事的時候,我們兩個的魂都快跑出去了……



對了,現在兇手已經確定就是自然老師了,楊微我們是不是也應該來商量一下我們的賭約到底是什麼時候完成了?”

我真的根本就沒有想到讓楊微給我洗衣服,更何況她現在還傷着呢,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急需要一個笑話來緩解氣氛,雖然說我知道這根本算不上是一個笑話,但是也總比這樣冷着的氣氛好很多!

楊微沒有說話,用一副根本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表情看着我,吳安平這個時候人都不知道跑哪裏去了,怎麼會有時間給我作證?

“誰說兇手就是自然老師了?他後邊不是還有別人嗎?我跟你說,別以爲這樣我就會給你洗衣服,只能算是打平了!”楊微這個時候完全開啓了無賴模式。

“你……”

我被楊微說的無言以對,用現在網絡上一句特別流行的話說就是:“姑娘,你把天聊死了!”

楊微這麼說我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反正說這些的話,我還真的不是楊微的對手,這小丫頭片子總是能把無賴耍的特別圓滑,讓別人挑不出毛病。

這個時候我也開始想到底要怎麼追查下去了,雖然說對方不讓我們追查下去,但是不可能不追查下去,更何況我們已經把那個不知道是男還是女的人惹火了,就算我們不查下去的話,也不行了!

子彈已經上膛了,這槍不得不開,但是朝哪裏開,要怎麼開還真的是個問題。

晚飯的時候我和吳安平還有楊微都沒有說話,但是我們三個臉上的表情還都是很嚴肅的!我們三個一起露出這樣嚴肅的表情,那個小保姆飯都沒吃就被嚇的回房了……

她走了也好,現在我們要想想到底要怎麼辦了。

“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從自然老師身上下手,而且你不覺得嗎?自然老師其實就是一個替罪羊,雖然說他有罪這個是真的,但是他確實一個可有可無的小嘍嘍,他被抓了,但是那羣人還會繼續找和他一樣缺錢的人……”

楊微沒有把話說完,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如果不把幕後黑手找到的話,事情還是會繼續,雖然說我們並不是什麼有文化,有思想的高尚人士,但是我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孩子們就這麼被拐走!

“明天再去找自然老師一趟吧,明天我自己去,應該可以問出點什麼的,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吳安平這個時候說的話讓我們都緊張起來了。

後來我才知道每次吳安平說的他有不好的預感的時候,那就是我們的線人可能會遭遇不測的時候,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因爲今天的事情讓我們覺得更要小心了,所以不能讓楊微一個人留下,讓吳安平去找自然老師是最好的辦法,但是我還是會害怕發生在楊微身上的事情再一次的發生在吳安平身上,可是沒有辦法,這件事情必須要有一個人去做!

雖然我不想要承認,但是吳安確實平比我有經驗,所以最後還是讓他去了!

(本章完) 喊完之後,對著墨九狸就撲了過來,墨九狸輕輕一躲,躲開對方的攻擊,小金瞬間飛回墨九狸的體內,然後把墨九狸的身體包裹起來,看到小金的火焰回來。

岩漿怪物忽然間一愣,隨即有些害怕的停了下來,警惕的看著墨九狸身上的火焰,墨九狸察覺到對方似乎很忌憚小金的火焰似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岩漿怪物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墨九狸看著對方疑惑的問道。

「呵呵呵……我是什麼人?哈哈哈哈我是怪物啊,不然你以為我是什麼人?哈哈哈哈哈我是怪物,我是火焰獸啊!我是怪物啊!」岩漿怪物大笑的說道。

但是笑容裡面全是悲涼,就連墨九狸都有些於心不忍,這讓墨九狸感覺十分的詫異,她從來都不是喜歡多管閑事的人,也從來很少同情別人,除非自己親近的人,否則就算當初帝滄海和南宮藍,如果不是因為帝溟寒和寶寶,她都沒有那麼輕易原諒的……

可是,面前的岩漿怪物的笑聲,讓她心裡無端一陣的難過,這感覺很莫名,讓墨九狸有些煩躁,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她分明沒有來過葯谷的,為什麼會這樣呢?

墨九狸皺眉看著瘋狂大笑的岩漿怪物直接說道:「我並非葯谷的人,我來這裡是為了尋葯,因為闖進來的時候,被葯谷的人追殺,不得已逃到這裡來,我不知道這頭頂是禁空的,所以才會掉了下來!」

「尋葯?呵呵呵……你以為我會信你嗎?葯谷存在第八天界星辰海中,一般人連星辰海都找不到,又怎麼可能找到葯谷?你說你不是葯谷的人,你覺得我會信嗎?」岩漿怪物看著墨九狸諷刺的說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沒必要騙你,我是陣法師,所以葯谷隱藏的再深,星辰海再難找,對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墨九狸看著岩漿怪物說道。

「陣法師?我不信,如果你是陣法師,那你為何說這裡是禁空的?這裡分明不是禁空的,而是一個巨大的負重陣法罷了!」岩漿怪物看著墨九狸鄙夷的說道。

「負重陣法?」墨九狸聞言一愣的說道,她還真沒注意,現在被對方這麼一說,墨九狸仔細一看,果然發現山心洞四周是有陣法痕迹的。

岩漿怪物看到墨九狸的視線,剛好是落在陣法的位置,微微一頓的看著墨九狸,疑惑墨九狸竟然真的看出陣法痕迹了,難道對方真的不是葯谷的人?真的是陣法師?真的是來尋葯的?

岩漿怪物沒有說話,墨九狸回神看向對方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想追問你的隱私,我想你很清楚,我的火焰想要滅了你,不過是我一句話的事情,你如果想死那麼我可以成全你!如果你不想死,就老實回答我幾個問題,然後我就會離開,不再打擾你……」

岩漿怪物聞言沒有說話。 第二天一早吳安平就出發去警察局了,但是沒有一個小時他就回來,當然回來的時候還起鬨哄的!

我和楊微不知道在公安局發生了什麼,就直接開口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自然老師已經死了!那也就說明線索斷了,我和吳安平兩個人都陷入了無限的無奈當中,但是楊微好像是很開心的樣子。

“你們兩個是不是傻!他還活着的話,我們要是見也就只能在警察局見到他,但是有很多話當着警察的面我們沒有辦法問,可是現在我們可以招魂啊!”

吳安平聽到這話的時候,眼前一亮,抓鬼、招魂這可是他的強項啊!

說幹就幹,天剛黑吳安平就準備好東西準備招魂了,但是半天也沒有個辦法!

“假瞎子,你是不是不行啊!”我很少直接張口叫吳安平假瞎子,但是這個時候他確實是需要一點刺激不是嗎?

吳安平沒有理會我的話,反而是直接給了我一個大白眼然後就繼續開始招魂工作了,慢慢在他擺的陣中間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我和楊微這個時候都開始激動起來了,這是快要成功,但是那個人影馬上就消失了!

隨着人影消失吳安平這個時候也吐了一口血!

我馬上就想走過去看看到底怎麼了,但是吳安平朝着我擺了擺手,我只好站在原地不動!

時間一秒一秒的走着,屋子裏安靜的只剩下我們三個人的呼吸聲,吳安平好一會才從地上站起來!不用看也能想出來,他這個時候的臉色肯定特別差!

“有人從中搗亂,那羣孩子應該不是被拐賣了,而是有別的用途!”吳安平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都在抖!

劍仙三千萬 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和楊微都沒有辦法繼續開口了,招魂都有人能從中間搗亂的話,那麼這件事情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而且吳安平本事到底有多強,我和楊微是見識過的,能讓吳安平吃這麼大虧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現在怎麼辦?”楊微沒有忍住還是開口了,其實這也正是我想要問的!

吳安平沒有說話,坐在那裏眼睛都沒有睜開!如果是別人的話,肯定以爲吳安平是不想要搭理我們兩個,但是我和楊微知道,他這個時候正在用他自己的辦法恢復元氣。

吳安平這邊沒有動靜,我和楊微不能就這麼幹等着!

突然間我腦子裏出現了一個想法,自然老師怎麼可能就奇奇怪怪的在鑑於裏邊死了呢?而且他前幾天纔剛被抓進去,按理來說這個時候應該是在看守所並不是在監獄,看守所裏邊怎麼會奇奇怪怪的死人呢?

自然老師那個時候看起來也並不像是有什麼大病的樣子,這裏邊肯定有什麼蹊蹺,而且他死了之後的魂魄我們都招不過來,還有人搗亂,看來這一次我們惹上了一個不好惹的人啊,部隊應該不只是一個人,很有可能是一個組織!

“自然老師死的時候很安詳,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樣!我問了他們幾句,還給他們塞了點錢才告訴我!”

自然老師並不是死了就馬上被發現了,而是在有一次提審的時候發現他在牀上躺着,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樣,走過去之後才發現人已經死了!原本跟他關在一起的還有一個盜竊的,但是因爲有人保釋,那個人一早就被放出去了!

“應該是在他睡着的時候硬生生的把魂魄抽出來的,人不會有什麼表現就跟睡着了一樣,但是最多一炷香的時間魂魄不回到主體的話,那麼這個人肯定就救不過來了!現在最可疑的那個人就是跟他關在一起的那個盜竊犯!”

吳安平的話讓我和楊微都仔細想了一下,吳安平說的這些事情不可能是在遠處進行的,必須是在一個房間裏邊的,確實也只有那一個人有可能,但是監獄就算是廁所都有監控的,他有這樣的動作的話不可能沒有被發現的啊!

“我當然也想到監控的事情了,抽生魂這件事情需要準備的東西很多,不可能一瞬間就完成的,就算是不馬上被發現,進行的過程中也一定會被發現的!可是那個人說了,當天晚上所有的監控都失去了信號,早上才修好!”

吳安平這個時候也皺着眉頭,我相信這也就是他所懷疑的事情吧,難道說這件事情在公安局裏也有人摻和了?

最後的結論就是我們先睡覺吧,等明天我再去公安局一趟,去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二天我到了公安局之後並沒有找別人,而是找了一個看起來很老實的新警察,雖然說新警察並不可能知道太多,但是新警察卻是最容易被賄賂的!

“警察先生,我想要跟你單獨談談,中午十二點半,對面的那家酒店107包房見!”

我只是在和那個警察擦肩而過的時候在他身邊小聲說了這句話,而他這個時候也只是停了一下之後又繼續走了,我知道中午他一定會來的!

走出警察局之後我有一種解脫了的感覺,真的太刺激了,以前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到,原來電影裏邊的情節這麼好用,原來那些什麼諜戰的電影多看看真的是有好處的啊!

我盯着包廂裏邊的時鐘,已經一點了,可是那個警察遲遲沒有出現!

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他終於過來了,而且這個時候腦袋上全部都是汗,應該是跑的吧!

“抱歉,有一點事情耽誤了,你有什麼想要跟我談的就說吧!”

“那個小學自然老師突然死亡的事情你知道嗎?放心我不是記者,別人委託我調查那些小學生失蹤的事件,我想我有必要給這件事情做個了結!”

我一直都不喜歡跟警察打交道,可能是因爲我小的時候經常打架的原因吧,所以在跟警察打交道的時候我儘量都讓楊微還有吳安平去,但是現在楊微還有吳安平受傷了,這件事情必須要我來做,而且我還必須得做的漂漂亮亮

的,因爲機會只有一次。

“我不是很瞭解,當天值班的人不是我!就算我瞭解我也不會說,這事警察內部的消息!我如果告訴你的話,那麼我就涉及泄密,我不會拿我的事業開玩笑!”

“哈哈……”

聽了這些話之後我直接就笑了起來,不要怪我,其實這些都是跟那些諜戰的電影有關係,而且還跟人的心裏有關係,當你越說你不知道的時候,你肯定就知道一些什麼!

但是我這個時候一定要沉住氣,如果說我這個時候說出賄賂的話,他肯定會威脅我,說讓我趕緊拿回去,不要觸碰到他離線之類的話,所以我根本不會這麼說。

小警察看着我什麼都不說就帶着一副饒富意味的笑容看着他的時候,他有點緊張的開始坐不住了,我臉上的笑容這個時候更好了,不錯要的就是他這個狀態。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從那些諜戰電影裏邊學出來的,還是我天生就有這個天分,反正不管怎麼樣我是真的把這個小警察逼急了,他轉身就要離開,在他手馬上就要碰到把手的時候我才拋出了這句話。

“當警察一個月賺不了多少吧,你放心我只是爲了追查下去,這些事情跟你沒有什麼關係,如果你告訴我,你可以得到一筆不小的報酬,當然我不會直接轉到你的卡里邊,可以是你家人的,也可以是別人,當然如果是現金的話也可以!”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我的錢包在抽痛,我不知道他會開出什麼價格,我也不知道我能給得了多少,畢竟那個校長給了我們一百萬,我們有必要用這些錢幫他查到一個真相。

“我要的不多,十萬!你們要查什麼我會幫你們查!”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小警察的女兒是先天性心臟病,他就急缺十萬塊錢給女兒做手術,要不然的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站出來幫我們的。

我跟小警察聊了一會之後就帶着他去銀行取了三萬塊錢,當成是定金先給他了,我要他查的也就只有兩件事情,第一爲什麼監控會無緣無故的失去信號,第二那就是那個盜竊犯到底是誰!

我回去的時候吳安平正躺在沙發上,一副活不下去的樣子,我直接走過去,然後推了推他,還吼了一聲:“讓開點,我要坐……”

我還沒等坐下,吳安平這個時候就吼了起來!

“我告訴你,我這可是工傷,工傷你懂嗎?你還讓我給你讓地方?這麼多位置你不坐,你偏偏要坐在我這!說吧,在警察局問到了什麼?”

我把我的計劃跟吳安平還有楊微說了之後,他們兩個一人給了我一個鄙視的眼神,誰也不搭理我了!

難道說我這個計劃不好嗎?而且在警察局有一個自己人的話,到時候如果有什麼想要查的東西會很方便的啊!

過了一會之後吳安平就直接遞給我一張紙條,告訴我出去買回來,然後就繼續躺在沙發上裝他的“屍體”了!

(本章完) 他很清楚墨九狸沒有說謊,這個丫頭身上的火焰,讓他忌憚不已,他根本不是怪物,如果不是被外面的混蛋害的,他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

現在變得人不人,怪物不怪物的,都是因為岩漿下面的火種,自己無聊不想殺了他,他才會變成這樣的,用這樣怪物一般的方式活到現在,如果他不答應對面這個丫頭的條件,可能很快就被這丫頭的火焰滅了。

他寧可忍受現在這樣的生活,也不願意去死,就是因為他還有心愿未了,有仇未報!所以才苟延殘喘活到現在……

想到這裡,岩漿怪物看著墨九狸說道:「我答應你,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墨九狸早就看透這個岩漿怪物裡面是人,究竟對方為何變成這樣,她不想去探查別人的隱私,那些事情她也沒興趣,她現在只想知道葯谷有沒有回仙草,她只是想快一點找到回仙草,來救自己的外公……

她不想這樣看著外公隕落!

「葯谷可有回仙草?」墨九狸看著岩漿怪物直接問道。

「回仙草?你怎麼會知道回仙草?」岩漿怪物聞言震驚的問道。

絕世戰神在都市 「我只想知道葯谷有沒有回仙草?」墨九狸看著對方問道。

「有,但是你根本拿不到!」對方看著墨九狸直接說道。

「在那裡?為什麼說我拿不到?」墨九狸聞言挑眉問道,得知葯谷有回仙草,她已經十分開心了,不管這回仙草在葯谷那裡,她要定了!

「葯谷的回仙草,也是葯谷的震谷至寶,你既然知道回仙草,那你應該知道回仙草並非九州天界的藥材,回仙草就算在上界也是至寶,並非凡品!

因此,這葯谷的回仙草原本是在我手裡保管的,可是也正是因為那一株回仙草,我變成了現在的模樣,妻女被殺,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所以說你又怎麼可能得到回仙草?不可能的,就算你走出這裡,你也無法在那些人的手裡得到回仙草的!」岩漿怪物看著墨九狸悲涼的說道。

「你只要告訴我,回仙草在誰的手裡,在什麼地方,就可以了!」墨九狸看著對方問道。

「葯谷的回仙草,在葯穀穀主的手裡,而葯谷的谷主現在已經是上界下來的人擔任,所以你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你的實力只是剛夠飛升到上界,可是對方卻已經是上界的強者了!你根本沒必要去送死的!」岩漿怪物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皺眉,她沒有想到這葯谷的谷主竟然真的來自上界,為什麼?為什麼上界的人,要來到葯谷呢?到底為什麼呢?

「你也來自上界?」墨九狸看著對方問道。

「是的!」岩漿怪物聞言回道。

「為什麼?為什麼從上界來到這裡?」墨九狸看著對方問道。

「我在上界的家族讓我厭倦了,因此我帶著妻子和女兒,一路歷練尋葯走到了這裡,無意中闖入星辰海,發現了這個地方,所以就在這裡定居了下來!回仙草也是我從上界帶來的靈藥……」 打開吳安平給我的紙條之後發現上邊寫着:“黃紙200張,塑料布10米,拖布8把,公雞一隻,黑墨一盒!”

我出去買可以,黃紙、公雞、黑墨我知道是幹什麼用的,這塑料布還有拖把是要幹什麼?難道說是要打掃衛生?不對啊,現在打掃衛生都是保姆的活啊。

剛想要張口問,但是看吳安平躺在沙發上的樣子,一想還是算了,不就是要這些東西嗎?我給你買回來可以了吧!

買回來之後吳安平直接就把黃紙撲在地上,然後開始在上邊畫符,看着他這麼忙活,我也就只能在旁邊看着,可是我始終不知道拖布還有塑料布到底是幹什麼的?

“把這些東西全部貼在塑料布上,抓緊時間!”吳安平這個時候的口氣完全就是命令的語氣。

雖然說我很不爽,但是我知道吳安平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然後吳安平就拎着公雞去廚房了,之後就聽到了公雞一聲“慘叫”!想也知道肯定是用雞血了。

其實我知道吳安平準備這些都跟抓鬼有關,可是我們今天是爲了招魂,又不是爲了抓鬼!

吳安平準備好了之後就直接從他那個破布包裏拿出來了一個羅盤,放在了地上,然後又拿了幾張符,我直覺這幾張符肯定是有其他用處的,因爲明顯的感覺跟我手裏邊的不一樣,副上的字既然是藍色的,而且是那種天藍色!

拿出羅盤之後又拿出來了一根繩子,反正現在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吳安平那個袋子雖然是破的,而且看起來就已經是舊到可以的那種,但是裏邊真的是什麼東西都能拿出來,有的時候我還真的想要衝過去搶過來,看看裏邊到底裝了多少東西。

說歪了,吳安平這個時候拿着繩子就開始圍着他的羅盤走,然後拖布的作用就來了,他把一張畫着藍色圖案的符貼在了拖布上,拖布既然就直接立在了地上,當他全部弄完的時候,他既然已經滿身都是大漢了,可是拖布卻一個都沒有倒!

“吳安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看到這個現象的時候,真的是已經驚呆了,以前就知道吳安平是有本事的,但是現在看到這些之後覺得他哪裏是有本事,簡直就是個大仙啊!

“都貼完了吧,把符衝着外邊,然後貼在拖布上!”

我拿着塑料布走過去的時候既然發現,塑料布既然直接貼在了拖布的木頭把上,我的天這也太神奇了吧,如果牛頓看到的話一定會懷疑他以前提出來的地心引力這麼一說吧。

弄完了之後我看到吳安平還是一副很虛弱的樣子,他這個時候坐在沙發上不停的穿着粗氣,而且身上的汗一直都沒有停過!

“吳安平,你沒事吧?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大不了這件事情我們不查了!”楊微這個時候也坐到了吳安平的身邊!

其實我們雖然都是想要看到真相的,但是我們不想要以犧牲自己夥伴的前提下看到真相,

而且這個時候吳安平表現的真的是太不一樣了!

吳安平聽到了楊微的話之後搖了搖頭,但是什麼都沒有說,感覺好像是在死撐着的樣子。

太陽落山了,吳安平直接就走到了那個被塑料布圍着的陣法之中,我們沒有辦法看到吳安平現在的樣子,我和楊微也就更加擔心了,但是一晚上沒有開口的吳安平重新開口說話了,而我們也因爲他的話放下心來了!

“如果等一下你們看到塑料布瘋狂的在抖的話,就直接撲過來!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就一直等着好了,這個真相,我必須要看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