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聽了狐狸姐姐話,來不及多想,就朝存放屍體的冷櫃走去,並且伸手把那些沒有打開的冷櫃全部打開,可是等我把所有冷櫃全部打開之後,別說楚菡了,竟然連一具屍體也沒有!

匪夷所思!

狐狸姐姐在我肩膀上來回跳動“不可能,我剛剛都感覺到了有物體存在!”

是,我也覺得不可能,可是,現實擺在我眼前!

我呼吸很急促,腦子一片凌亂。

狐狸姐姐冷不丁的來了一句“快走,可能有人想要置我們於死地,這不過一種障眼法!”

“什麼?”

我回頭大聲問了一句。

“有人想要殺你!”

狐狸姐姐重複了剛纔的話。

“不是這句。”

我說完這句話,也算是回過味兒了,慌忙從揹包裏拿出一張神符握成一團直接塞進了嘴裏,然後咬破自己的食指照着自己眼睛抹了過去“奇門之術不分遠近,開我法眼見分真!”

在我最後一個字剛說出來,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變了,所有的冷櫃都開了不假,但屍體還在裏面,我急忙朝白小鵬的冷櫃走去,伸手就把裏面布了一層冷氣的楚菡抱了出來“楚菡!”我輕聲喚了一句。

楚菡身子收縮了下,下意識的哼了一聲,我趕忙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包在她身上。

我環顧四周,越發覺得這裏不能久留,收拾了一下東西,抱起楚菡就朝門口走去,我腦子一片空白,這一切弄得我很頭蒙。

楚菡出現在了白小鵬的冷櫃裏,但,白小鵬卻不見了

,他能去哪裏?整個陳屍間都是封閉式的,想要出去很難!

爲什麼這裏會有迷魂陣法?

難道又是針對我的?

那麼暗中的人,爲什麼不直接置我於死地?

還有那神祕的紙條!

種種疑問出現在我的大腦裏,感覺腦袋要炸開了!

我抱着楚菡出了陳屍間的門,穿過走廊,路過那間辦公室時,我忍不住扭頭看了看,卻發現門還是緊閉着,上面的那把三環鎖就像不曾動過一樣。

我心裏一陣吃緊,現在都有點想大罵出口的衝動。

狐狸姐姐在我前面帶着路,它似乎也發覺了什麼,走路很小心。

到了樓梯拐角處,我的心再次被揪起來,那雙黃紙鞋還在,但地上又多了一樣東西!

一件衣服!

楚菡脫下來的那件藍色的工作服!

依舊是疊放整齊的擺在地上。

夫人在拯救世界 我腦袋生硬的疼,死活都想不通這衣服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今晚上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個迷局。

身後走廊再次想起了腳步聲,我和狐狸姐姐迅速的回頭,卻什麼也沒看到,狐狸姐姐衝着黑暗露出鋒利的牙齒吼了吼,除了收穫了點回音,其他的什麼也沒有。

狐狸姐姐也很疑惑,明明感覺到有東西存在,但卻絲毫抓不住邊際,回頭看着我“這裏不簡單,似乎有人在這裏佈下了道場!”

我招呼狐狸姐姐急忙下樓,可是奇了怪了,殯儀館值班室一個人也沒有!

兼顧不了那麼多,狐狸姐姐回到了黑蓮花裏,我抱着楚菡衝出了殯儀館,剛出大門就碰到了一個我不想見到的人,李佳一!

一看就是來者不善,我沒搭理他,而他則伸手攔住了我“把小菡放下!”

靠!

我白了他一眼從他身邊走過去。

“呵!

李佳一面露兇光“你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吧!”他話剛說完,我感覺腿部猛然一軟,腳面則是像壓了百斤大石一半,一個重力不穩抱着楚菡栽在了地面上。

(本章完) 李佳一一個閃身就到了我旁邊,我看不到他表情,背後傳來的陰風我能感覺出來這小子是要下狠手!

在李佳一襲來的同時,黑蓮花一陣轉動,狐狸姐姐怒吼一聲直接朝李佳一面門撲過去。

李佳一觸不及防,被狐狸姐姐撲翻在地,手裏的一張黃紙人和一把泛着黑光的匕首掉在地上,狐狸姐姐立馬咆哮着張開血腥大口朝他脖子上咬了過去!

“孽畜!滾開!”

隨着一聲大喝,狐狸姐姐被一道隱形的力量呼了出去,空中傳來一聲淒厲的哀嚎!

一身淺藍色道袍出現在我視野裏、是馮青!只見他拿着一把短桃木劍朝狐狸姐姐飛躍過去!

“狐狸姐姐!”

我驚叫一聲、這馮青絕對不是玄門正道!

狐狸姐姐虛幻的身影從黑暗的街道走出來,顯得異常的憔悴、虛弱,毛髮也是去了光澤,嘴角掛着一抹鮮血,它就站在不遠處,朝我搖了搖尾巴,而後昂頭看着前面的馮青,眼睛裏充滿了憤怒與仇恨!

“老師!”

李佳一看到馮青過來一骨碌的爬起來,站到他身邊瞪着前面的虛幻的白色物種“這是什麼狗東西?差點要害死我。”

“狐妖!”

馮青左手持劍,右手捋着鬍子,定眼看着前面的狐狸,眼睛裏閃現出驚奇和貪婪。他心裏感慨道,狐妖,多麼神祕的靈異物種,怕是千百年也不能一個修煉成精的吧,今天竟然在喧鬧的都市遇到了!

這是放在玄門江湖都惹眼的物種,千年難遇,但,眼前這個平凡的年輕人卻能擁有,馮青心裏一陣嫉妒和恨意,這年輕人又是何德何能?今天遇到了,就是自己的!

重生日常 “孽畜,我知道你能聽懂人話,現在你有兩條路:要麼乖乖降服於我,要麼我親自動手,希望不要逼我動硬!”馮青一副清高自傲。

狐狸姐姐眼睛死盯着馮青,面目突然猙獰起來,一股陰風席地而卷。

“你特麼就是作死,什麼狗屁東西,老師弄死它!”李佳一暴怒的伸手指着狐狸姐姐,對於剛纔的事兒他還

耿耿於懷,他本身就是一個記仇恨的人,說完這句話伺機躲在了馮青的身後。

“走啊,快點跑!”

我衝狐狸姐姐大聲吼着,馮青的意思很明確,他這是要強制收服它,馮青到底是一個人什麼樣的人,我不清楚。

但,我就知道現在他是一個無恥卑鄙的小人!

狐狸姐姐對着我搖搖頭,與馮青對峙着,而馮青本人則是昂着頭,似乎在想着什麼,並沒急着動手。

李佳一在一旁不停的催促馮青動手,這樣的話徹底惹怒了我。

“滾尼瑪的!”

我平生第一次這麼怒不可解的罵了句問心無愧的髒話,因爲這個人是李佳一。

李佳一聽到我罵他,回過頭眼睛裏再次射出陰冷的殺意“是你自己想死,怪不得別誰!”對於殺一個平常的人,作爲陰陽世家的少爺,他從來都不會眨眼,只要自己想讓誰死,就有人樂意效勞。

我對他已經咬牙切齒,雙腿像是被灌了鉛一樣,根本就動彈不得,我看着地上李佳一灑落在地上的黃之人和那把黑光匕首,心裏的恨意更濃了,老子纔不管你是誰,最終忍不住破口大罵:“李佳一,老子跟你什麼仇?竟然這麼陰毒,背地裏給我下毒咒!”

“呵。”

李佳一慢慢的朝我走過來,並且撿起了地上的黃紙人和黑光匕首,陰冷的看着我,又看看我懷裏的楚菡,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因爲你的存在,讓我很不舒服!”

我看着過來的李佳一,知道這小子一定會對我不客氣,我終究想不明白,和李佳一接觸很少,他是從哪個切入點給我下毒咒呢?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呼!”

馮青最終還是動手了,他身子出現一道幻影,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張靈符,嘴裏不聽的念着咒語,開始攻擊狐狸姐姐。

狐狸姐姐也不甘示弱,怒吼着撲向了馮青了!

我心裏很擔憂,因爲它現在太過於虛弱,儘管吸食了王大娘和鬼嬰的屍靈,但還沒來得及消化!馮青又是一個道行幾十年的玄門中人,比厲鬼

還要厲害很多。

我擔憂很快被印證了,只是一個照面,狐狸姐姐就被馮青一桃木劍劈飛了出去,緊跟着他拿着靈符朝墜落在地上的狐狸姐姐追去。

“住手!”

我大叫一聲,可是,對於我的喊叫馮青卻絲毫不在意,當作了耳旁風,並且召喚出了一隻厲鬼作爲助手,合力之下控制住了狐狸姐姐。

馮青用手卡着狐狸姐姐的脖子拎起來,手裏拿着靈符在他的額頭不停的晃動“年輕人,我不動手殺你就好了,你何不跪下來求我,讓我饒你一條生路。”

“放開它!”我雙眼通紅的瞪着馮青。

“咔。”

我靠做菜獨寵後宮 李佳一用匕首直接卡在了我的脖子上“不然呢?”

“你們都會死!”平靜說完這話,手臂上的那條黑蛇開始快速遊動起來,我以爲又是一個危險的信號,誰知,它竟然在我雙腿間如電光般遊動,而我的腿也漸漸恢復了直覺。

“啪。”我直接一巴掌把李佳一呼在地上,並且抱着楚菡就地一滾,還沒等我站穩,就被快速奔過來的馮青一腳踹飛了出去,直接噴了一口血“作死!”

“老師,印屍咒對這小子沒用!”李佳一捂着嘴角,帶着恨意和驚恐,用匕首指着我“別以爲這樣你就能能逃了!”

我胸口如火在燃燒,難受至極,看到狐狸姐姐在馮青手裏無助的掙扎,再看地上陷入昏迷的楚菡,心裏異常的難受,我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們會付出代價的!”而後把手伸進了揹包裏!

放開那個漢子,讓我來 可就在我剛準備拿出血晶棺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一雙黃紙鞋從殯儀館的樓棟裏快速飛了出來,並且攜帶着一股白色的氣流,靜靜的落在了李佳一的腳旁。

馮青感覺身後有異樣,迅速扭過來頭,可是漆黑的夜裏他什麼也沒看到。

李佳一猛然打了個寒顫,忽然發現腳邊多了一雙黃色的紙鞋,想也沒想,擡腳就踢飛了出去。

“別動那個!”

等馮青一臉恐懼的扭過來頭大喝時,已經晚了,他眼睛睜得賊大,額頭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本章完) 可惜,一切都晚了!

在李佳一踢飛黃紙鞋的同時,一陣猶如地獄般的鬼哭狼嚎響徹天際,那些聲音像龍捲風一般從殯儀館裏蜂擁而來!

地上的黃紙鞋突然飄在半空中,並且朝前面邁出了步子。

李佳一愕然愣住了,眼前的鏡像讓他震驚而又恐懼!

“快走!”

馮青焦急的大喝一聲,這樣的場景他也震驚無比,這裏比他想象的還要詭異!

就在馮青伸手拉李佳一的時候,一道白影纏住了他,讓他左右顧不得。

“哼!”

馮青冷哼一聲,揮動手中的桃木短劍與白影糾纏在一起。

“老師。”

李佳一想跑,卻怎麼也動不了,被黃紙鞋一腳踹在臉上橫飛在我的腳下不遠處。

這發生的太過突然,腦袋有些接受不了!

以爲是幻覺,但看到李佳一臉上結實的紅鞋印,我確定這絕對不是幻覺!

黃紙鞋朝我這邊走來,並且發出了一陣熟悉的踏踏聲,我忽然瞅到地上楚菡,來不及多想,從揹包裏拿出一件東西就奔了過去,等我拿出來之後,一陣銀鈴響了起來,黃紙鞋猛然停止了動作,甚至把腳尖朝向我,但站着沒動。

我慌忙之中拿出了爺爺的手搖鈴,我有些懼怕,但顧不了那麼多,踩着地上的李佳一彎腰拽起了楚菡,她渾身一片冰涼,還在昏迷狀態,我心裏焦急萬分,有些埋怨薛博福還不快趕過來,又深怕這些東西攻擊我。

但等我把楚菡扶起來,那雙黃紙鞋還沒動,馮青與白影已經交織在一起,難解難分!

我這時才發現整個殯儀館和大街上的路燈全部滅掉了,周圍全部陷入了一片昏黑,我們這個區域就像是被人隔絕了一樣!

“山村,死屍!”

我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若有若無的聲音,似乎來至於很遙遠的地方,單單這聲音就讓我起了一層冷疙瘩。

就在發愣的空隙裏,黃紙鞋腳尖一轉,指向了黑暗中的道路。

突然,幾道身影顯現出來,來的人不是別誰正是薛博福,那兩個人不認識,不過都是穿着青灰布褂,看樣子也是玄門鬼道中人。

“朗朗乾坤,還想害人性命!



薛博福大喝一聲,甩出了手裏明晃晃的手術刀,並且從罈子裏召喚出一直厲鬼,對身後的兩個人說道:“分開行動,我去幫馮師兄!”

那兩個人應了一聲,隨後也拿出了得手的兵器,召喚出了各自豢養的小鬼。

一場大戰就這樣廝殺起來,薛博福和馮青合力站在一起,那兩個人則是圍住了我這邊的黃紙鞋,黃紙鞋開始不停轉着圈跑,隨後那些鬼哭狼嚎的聲音又叫了起來,並且從殯儀館裏跑出了一些行屍,速度很快的就到了黃紙鞋周圍,並且把那兩個玄門衆人也給圍住。

薛博福瞅向我“龍小弟,帶着楚菡離開這裏!”

“還有我徒弟!”

馮青因爲薛博福的加入,終於不是這麼吃力了,得空也召喚出了自己最厲害的厲鬼。

“去你的!”

我抱着楚菡朝戰圈外跑去,並且回身對馮青罵了一句“把狐狸給我放了!”

“哼,自不量力,等我收拾了這些厲鬼孤魂,再來索你命!”

馮青指揮這厲鬼跟白影大戰,一邊對我惡語相加。

薛博福有些不明所以,但看到馮青腰部那藍色乾坤袋不停的扭動就猜出了八九不離十“你若是拿了他的東西,還請還給他!”

|“別以爲你幫我,我就應該感謝你,現在我來去自如,你可以滾了。”

馮青這次絲毫不給薛博福面子。

“你!”

薛博福氣臉色通紅“成,你有能耐,那我就袖手旁觀了!”

“薛師兄,你們鬥了幾十年就別鬥了,現在省城領導下命令了,還是團結一下爲好!”另外兩名玄門中人在這些行屍中來回穿梭,並且開口相勸。

薛博福袖子一揮轉身衝入了行屍中,另外一名玄門同行一看,搖着頭帶着自己的厲鬼去幫馮青。

索我命!

我心裏惱怒無i比,這馮青不是一般的卑鄙,我把楚菡放在路邊的草地上,匆忙打開揹包,狐狸姐姐絕對不能讓他帶走,我再次摸到血晶棺,難道要讓小薇出來?

不行,召喚小薇代價太高了,從上次古河村之後,血晶棺藍色的光芒暗淡了不少,小薇極有可能在古河村受到創傷,再說我召喚出小薇也是處於半

死的狀態,小薇不能一下子把他們全部殺死,要是這樣子是個物種就能了結我。

在我糾結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看到李佳一站立了起來,這傢伙命真硬!

我剛在心裏誇了他一句,就看到他再次被什麼東西撞飛了出去,隨着一股血腥的惡臭傳來,我看到了死去的白小鵬!

他身體開始了腐爛,每一下行動,就從身上留下一些黑水和腐爛的肉,並且他周身散發着絲絲的黑氣。

既見君子,何必矜持 這是屍毒!

我忽然想到了什麼,慌忙翻找揹包。

“龍空,你怎麼還不走!”

薛博福的聲音傳過來。

“馮青不還給我,我就不會走!”我沒有擡頭就回了一句。

“呵,那你就死在這裏吧!”

馮青惡毒的話再次傳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